裁判文书详情

刘**与昌乐县公安局行政处罚二审行政判决书

2015.12.10潍坊市中级人民法院(2015)潍行终字第244号

审理经过

上诉人刘**因诉昌乐县公安局治安行政处罚一案,不服山东**民法院作出的(2015)乐行初字第12号行政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本院受理后依法组成合议庭,于2015年11月19日公开开庭审理了本案。上诉人刘**及其委托代理人张**,被上诉人昌乐县公安局委托代理人田宝金、王**到庭参加了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案经一审法院审理确认以下事实:原告自2011年起,因拆迁纠纷多次到北京**周边地区非正常上访被北京警方查获并训诫。2015年3月7日,刘**明知北京**周边地区不是信访接待场所,又到该地区非正常上访被北京警方查获,扰乱了该地区的正常秩序。以上事实有对刘**、齐某某、李*等人的询问笔录、山东省驻北京分流劝返组证明等证据证实。3月8日9时15分,昌乐县公安局城西派出所口头传唤刘**至派出所接受调查,刘**拒绝签字,于3月8日10时20分离开。同时有齐某某、李*等人的询问笔录及山东省驻北京分流劝返组证明及北京市重点地区外围上访人员报告单予以佐证。3月7日昌乐县公安局城西派出所立即作为行政案件予以受理,制作受案登记表,当日,被告昌乐县公安局城西派出所告知原告刘**,鉴于其于2015年3月7日在北京从事的上述信访活动构成扰乱公共场所秩序,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治安管理处罚法》第二十三条第一款第(二)项的规定,拟对其作出行政处罚,并告知其有陈述与申辩的权利,但原告刘**在行政处罚告知笔录上拒绝签字。被告昌乐县公安局随后作出乐*(西)行罚决字(2015)0049号行政处罚决定,认定原告刘**的行为构成扰乱公共场所秩序,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治安管理处罚法》第二十三条的规定对其作出行政拘留10日的处罚,送昌乐县拘留所执行。同时,被告昌乐县公安局将《行政处罚决定书》向刘**送达,刘**拒绝签字。原告刘**拘留期满后不服,于2015年4月2日提起行政诉讼。

一审法院认为

一审法院认为,《中华人民共和国治安管理处罚法》第七条规定:“**务院**安部门负责全国的治安管理工作。县级以上地方各级人民政府公安机关负责本行政区域内的治安管理工作。治安管理的管辖由**务院**安部门规定。”《公安机关办理行政案件程序规定》(**安部令第125号)第九条第一款规定:“行政案件由违法行为地的公安机关管辖。由违法行为人居住地公安机关管辖更为适宜的,可以由违法行为人居住地公安机关管辖,但是涉及卖淫、嫖娼、赌博、毒品的案件除外。”被告作为违法行为人居住地公安机关,根据《公安机关办理行政案件程序规定》第九条第一款的规定,针对原告的违法行为作出行政拘留的处罚更为适宜,并不违反《中华人民共和国治安管理处罚法》第七条的规定,亦不违反《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处罚法》第二十条的规定,被告有权对原告的违法行为进行处罚。《信访条例》第十八条第一款规定:“信访人采用走访形式提出信访事项的,应当到有关机关设立或者指定的接待场所提出。”2014年5月1日施行的《国家信访局关于进一步规范信访事项受理办理程序引导来访人依法逐级走访的办法》第四条第二款规定:“对跨越本级和上一级机关提出的信访事项,上级机关不予受理,并引导来访人以书面或走访形式向依法有权处理的机关提出,同时将相关情况及时通报下级有关机关。”《中华人民共和国治安管理处罚法》第二十三条第一款第(二)项规定:“有下列行为之一的,处警告或者二百元以下罚款;情节较重的,处五日以上十日以下拘留,可以并处五百元以下罚款:(二)扰乱车站、港口、码头、机场、商场、公园、展览馆或者其他公共场所秩序的。”原告前往非信访接待场所的北京市天安门地区,采用走访形式提出信访事项,违反了《信访条例》的上述规定,其行为扰乱了北京市天安门地区的秩序,被告以扰乱公共场所秩序对其作出行政拘留十日的处罚,并不违反《中华人民共和国治安管理处罚法》的上述规定,且被告在对原告刘**进行行政处罚的过程中,履行了受案、传唤、调查取证、告知、作出处罚、送达等行政程序,符合法律规定,并无不当,不违反法定的处罚程序。

昌乐县公安局根据刘**的违法事实,对其作出行政拘留10天处罚,处罚幅度亦无不当。因被诉主体行政行为合法,原告刘**附带的行政赔偿诉讼无事实和法律依据,不予支持。

综上所述,被告昌乐县公安局于2015年3月8日对原告刘**作出的乐公(西)行罚决字(2015)0049号行政处罚决定认定事实清楚,证据充分,程序合法,适用法律、法规正确,依法应予维持。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治安管理处罚法》第二十三条第一款第(二)项、《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1989年)第五十四条第(一)项、最**法院《关于审理行政赔偿案件若干问题的规定》第三十三条,参照《公安机关办理行政案件程序规定》第九条第一款之规定,判决:一、维持被告昌乐县公安局2015年3月8日对原告刘**作出的乐公(西)行罚决字(2015)0049号《行政处罚决定书》;二、驳回原告其他诉讼请求。案件受理费50元,由原告刘**负担。

上诉人诉称

上诉人刘**上诉称:上诉人不存在扰乱公共场所秩序的违法行为。北京市公安局西城分局没有收集和制作上诉人扰乱公共场所秩序的违法证据,既然违法行为地的公安机关没有上诉人的违法证据,那么居住地公安机关不能确定上诉人存在扰乱公共场所秩序的违法行为。既然北京市中南海周边地区不是信访接待场所,那么上诉人到该地方就不是上访。山东省驻北京分流劝返组不是政府机关和行政机关,其无权出具证明,其出具的证明无法律效力。证人齐某某、李*没有亲眼见到其所陈述的“上诉人在中南海周边上访,被北京警方查获,扰乱该地区的正常秩序”的事实,他们的证言不能作为有效证据使用。最后,被上诉人作出处罚的程序违法,没有保证上诉人应当享有的陈述、申辩的权利。因为被上诉人作出的违法处罚行为,致使上诉人被违法拘留10天,该违法拘留对上诉人造成身心伤害,造成了巨大的经济和精神损害。综上,被上诉人作出的处罚决定无事实和法律依据,一审法院据此作出的判决明显错误。请求二审法院查清事实,判决:1、撤销一审判决;2、撤销被上诉人作出的乐公(西)行罚决字(2015)0049号行政处罚决定;3、责令被上诉人赔偿上诉人因被违法限制人身自由遭受的经济损失和精神损害抚慰金计10万元,并由昌乐县公安局法定代表人在知名媒体上公开向上诉人赔礼道歉、为上诉人恢复名誉。诉讼费用由被上诉人承担。

被上诉人辩称

被上诉人昌乐县公安局答辩称:昌乐县公安局对刘**作出的乐公(西)行罚决字(2015)0049号行政处罚决定认定事实清楚,证据充分,程序合法,适用法律正确,处罚适当。请求二审法院依法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各方当事人在一审中提交的证据和依据已随案移送本院。经庭审质证,本院同意一审判决对证据的认证意见及据此确认的案件事实。

另查明,因刘**多次到北京中南海及天安门周边地区非正常上访,并被北京警方查获后训诫,昌乐县公安局曾于2011年3月31日、2011年10月19日、2013年11月11日、2014年11月8日分别对其作出过乐*(西)决字(2011)第1061号、第1179号、乐*(西)行罚决字(2013)00214号、(2014)0172号行政处罚决定。

本院认为

本院认为,被上诉人昌乐县公安局依法具备管理涉案治安案件的法定职责。《中华人民共和国治安管理处罚法》第二十三条规定:“有下列行为之一的,处警告或者二百元以下罚款;情节较重的,处五日以上十日以下拘留,可以并处五百元以下罚款:……(二)扰乱车站、港口、码头、机场、商场、公园、展览馆或者其他公共场所秩序的;……。”第二十条规定:“违反治安管理有下列情形之一的,从重处罚:……(四)六个月内曾受过治安管理处罚的。”据此,县级以上公安行政管理机关对有扰乱公共场所秩序行为的,有权处警告或者二百元以下罚款;情节较重的,有权处五日以上十日以下拘留;六个月内曾受过治安管理处罚的,从重处罚。本案中,上诉人刘**反映问题应当依法有序进行,但其违反有关规定,多次到北京非法上访。在上诉人明知北京中南海周边地区不是信访接待场所的情况下,其于2015年3月7日又到该地区上访滞留,并被北京市公安局西城分局府右街派出所查获。被上诉人昌乐县公安局根据查处的上述事实,认定上诉人刘**到北京中南海周边地区上访被查获,扰乱公共场所秩序,作出乐公(西)行罚决字(2015)0049号行政处罚决定,决定给予上诉人刘**行政拘留10日的处罚,事实清楚,证据充分,适用法律正确,且处罚适当。被上诉人作出行政处罚决定,履行了立案、告知等法定程序,作出处罚决定后依法送达了上诉人,因上诉人拒绝在处罚告知笔录及处罚决定书上签字,被上诉人两名公安民警向其宣读后签字予以注明,被上诉人的办案程序符合《中华人民共和国治安管理处罚法》及**安部《公安机关办理行政案件程序规定》的相关规定,程序合法。上诉人关于被上诉人没有告知其享有陈述和申辩权,因此被上诉人属于程序违法的主张,缺乏事实根据,本院依法不予支持。上诉人关于其无任何扰乱公共场所秩序行为的主张,无事实根据,本院不予采信。因被上诉人对上诉人作出的行政处罚决定合法,故上诉人关于要求被上诉人赔偿其经济损失和精神损害抚慰金、公开赔礼道歉、为其恢复名誉的诉讼请求于法无据,本院依法不予支持。

综上,原审判决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裁判结果正确,依法应予维持。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第八十九条第一款第(一)项之规定,判决如下:

二审裁判结果

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二审案件受理费50元,由上诉人刘**负担。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裁判日期

二〇一五年十二月十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