裁判文书详情

安徽省**术合作公司与宿州市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行政确认二审行政判决书

2015.12.08宿州市中级人民法院(2015)宿中行终字第00073号

审理经过

上诉人安徽省**术合作公司(以下简称宿州**公司)因其诉被上诉人宿州市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以下简称宿州市人社局)工伤行政确认一案,不服安徽省宿州市埇桥区人民法院于2015年6月10日作出的(2015)宿埇行初字第00046号行政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本院于2015年8月3日受理后,依法由审判员潘**担任审判长,与代理审判员戴**、代理审判员程*组成合议庭,于2015年9月23日公开开庭审理了本案。上诉人宿州**公司的委托代理人余继承、被上诉人宿州市人社局的委托代理人崔**、原审第三人姚**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2015年1月20日,宿州市人社局作出编号为宿工伤认字(2015)1号的《认定工伤决定书》。该决定书载明:2014年12月26日受理姚**工伤认定申请后,根据提交的材料并经调查核实情况如下:2008年8月1日,姚**之子姚*与安徽省**术合作公司签订《劳务外派协议》,外派至境外从事远洋捕捞工作,2008年9月5日,“稳发626”号船在“S00-45.6、E155-45.7”海域航行作业时,姚*在船尾左舷绑滑轮时被海浪冲落海中,经搜寻72小时未发现其踪,2009年8月31日,安徽**民法院宣告姚*死亡。姚*受到的事故伤害,符合《工伤保险条例》第十四条第一项之规定,属于工伤认定范围,现认定为工伤。并告知如对工伤认定决定不服的,可自接到本决定书之日起60日内向宿州市人民政府或安徽省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行政部门申请行政复议,也可在3个月内向宿州**民法院提起行政诉讼。

一审法院查明

一审法院查明:2007年8月1日,宿州**公司与姚**之子姚*签订一份《劳务外派委托协议》。协议签订后,姚*即被外派到稳强**限公司(住所地为台湾高雄)“稳发626”号船上从事渔工工作。2008年9月15日,“稳发626”号船在“S00-45.6、E155-45.7”海域航行作业时,姚*在船尾左舷绑滑轮时被海浪冲落海中,经搜寻72小时未发现其踪,2009年8月31日,安徽**民法院宣告姚*死亡。因姚*未得到赔偿,2009年9月1日,姚**向宿州市人社局提出申请,要求对姚*的死亡认定为工伤。同日,宿州市人社局向姚**送达了《工伤认定申请材料补正通知书》,通知其补充能证明姚*与宿州**公司之间存在劳动关系的劳动合同文本或劳动仲裁、人民法院确认劳动关系的法律文书。后姚**向宿州市人社局提供了《劳务外派委托协议》、《外派劳务项目说明》、《外派人员名单》、姚*的身份证明、(2009)宿劳仲不字第22号《不予受理决定书》。2009年9月7日,宿州市人社局对姚**的申请作出宿工伤认字(2009)35号《工伤认定申请不予受理通知书》,姚**不服,申请行政复议。2013年11月13日,宿州市人民政府作出宿复决字(2013)131号《行政复议决定书》,维持了宿工伤认字(2009)35号《工伤认定申请不予受理通知书》。姚**仍不服,向埇**民法院提起诉讼,请求撤销宿工伤认字(2009)35号《工伤认定申请不予受理通知书》。2013年12月13日,埇**民法院作出(2013)宿埇行初字第00082号行政判决,判决撤销宿工伤认字(2009)35号《工伤认定申请不予受理通知书》。宿州市人社局不服,提起上诉。2014年12月5日,宿州**民法院作出(2014)宿中行终字第00017号行政判决,驳回上诉,维持原判。2014年12月8日,宿州**民法院向宿州市人社局发出司法建议函,建议宿州市人社局依据国内工伤保险待遇确定姚*死亡补偿标准。2015年1月20日,宿州市人社局作出宿工伤认字(2015)1号《认定工伤决定书》,认定姚*受到的事故伤害,符合《工伤保险条例》第十四条(一)项之规定,属于工伤认定范围,认定为工伤。

一审法院另查明:2009年9月1日,姚**等向宿州市劳动争议仲裁委员会申请仲裁,宿州市劳动争议仲裁委员会作出(2009)宿劳仲不字第22号决定书,认为不属于劳动仲裁受理范围,决定不予受理。2009年9月5日,姚**起诉至宿州**民法院。2011年2月28日,宿州**民法院作出(2009)宿埇民一初字第3675-2号民事判决,判决:1、姚**之子姚*与宿州**公司之间存在劳动关系;2、宿州**公司于判决书生效后十日内赔偿姚**等可得保险利益损失12万元;3、宿州**公司于判决书生效后十日内给付姚**等抚恤金3000美元;4、驳回姚**等其他诉讼请求。姚**等和宿州**公司均不服,提起上诉。2011年11月21日,宿州**民法院作出(2011)宿中民二终字第00252号民事裁定,裁定:1、撤销(2009)宿埇民一初字第3675-2号民事判决;2、驳回姚**等对宿州**公司的起诉。该裁定认定,宿州**公司与姚*之间不存在劳动关系。姚**等不服,向安徽**民法院申请再审,安徽**民法院于2012年11月5日作出(2012)皖民申字第00152号《民事裁定书》,驳回姚**等的再审申请。

一审法院认为

一审法院认为:宿州**公司与姚*之间虽然不存在劳动关系,但双方签订的《劳务外派委托协议》的内容符合1992年《**动部关于外派劳务人员伤、残、亡善后处理问题的复函》的精神,宿州市人社局依据姚**提供的证据,认定姚*受到的事故伤害,符合《工伤保险条例》第十四条第一项之规定,认定其为工伤,并不违反相关的法律、法规的规定,宿州市人社局作出的宿工伤认字(2015)1号《认定工伤决定书》事实清楚,程序合法。宿州**公司诉称理由,法院不予支持。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第六十九条的规定,判决驳回原告安徽省**术合作公司要求撤销被告宿州市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于2015年1月20日作出的编号宿工伤认字(2015)1号《认定工伤决定书》的诉讼请求。案件受理费50元,由原告安徽省**术合作公司负担。宿州**公司不服,提起上诉。

上诉人诉称

宿州**公司上诉称:一、一审判决认定事实错误。(2011)宿中民二终字第00252号民事裁定已经认定,“对外劳务合作公司与被派出人员形成中介服务合同关系”。姚**向安徽**民法院申请对该裁定书再审,安徽**民法院作出的(2012)皖民申字第00152号民事裁定书,驳回了姚**的再审申请。因此,宿州**公司与姚*之间仅系中介服务合同关系,而非劳动关系。一审判决未认定宿州**公司与姚*之间系中介服务合同关系属认定事实错误。二、一审判决适用法律错误。(一)适用1992年《**动部关于外派劳务人员伤、残、亡善后处理问题的复函》的精神错误。该复函仅仅是**动部针对个案的复函,不属于法律法规,也不属于规章,不能作为审理行政案件的依据;(二)适用《工伤保险条例》错误。《工伤保险条例》适用的对象为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内的用人单位与和用人单位建立劳动关系的劳动者。姚**之子姚*的实际用人单位为台湾稳**限公司,该公司为境外企业。且一审判决已确认宿州**公司与姚*之间不存在劳动关系。因此,本案不应适用《工伤保险条例》。三、一审判决和宿州市人社局作出工伤认定均采信了宿**院的司法建议函,该函内容导致案件未审先判,有司法干预行政之嫌。综上,一审判决认定事实不清、适用法律错误。请求撤销一审判决,依法改判。

被上诉人辩称

宿州市人社局答辩称:一、一审判决认定事实正确。本案属于《工伤保险条例》适用范围。姚*与宿州**公司签订了《劳务外派委托协议》,该协议载明,公司代收姚*大部分劳动报酬为其管理,待姚*回国后再予以结清,并为姚*购买人身意外伤害保险,姚*参加宿州**公司的相关培训,工作中每次出海作业靠岸时,应主动与宿州**公司直接联系,反映船上情况等。从协议内容可以看出,宿州**公司对姚*的整个外派务工过程从劳务报酬结算、业务培训及平时务工情况等方面进行跟踪管理服务,姚*与宿州**公司之间并非中介合同关系。姚**向宿州市人社局提出工伤认定申请时已提交了姚*与宿州**公司签订的《劳务外派委托协议》等材料,该材料完整,符合受理的条件。综上,姚*受宿州**公司派遣至国外从事远洋捕捞工作期间落水失踪,后被法院宣告死亡,并且未得到国外相关赔偿,其伤害情况属于《工伤保险条例》第十四条(一)项规定情形,认定为工伤也符合《**动部关于外派劳务人员伤、残、亡善后处理问题的复函》精神。二、一审法院适用法律正确。1992年《**动部关于外派劳务人员伤、残、亡善后处理问题的复函》以及《工伤保险条例》均为现行有效的规范性法律文件,宿州市人社局依据上述文件作出工伤认定并无不当,一审法院适用上述规定正确。三、宿**院的司法建议仅是确定了姚*的死亡补偿标准应依据国内工伤保险待遇,并未代行认定工伤的职权,不存在司法干预行政的情况。综上,宿州市人社局认定工伤的事实清楚,适用依据正确。请求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姚**陈述称:宿州市人社局认定姚*为工伤正确。请求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本院查明

经审理查明:一审判决查明案件基本事实清楚,本院予以确认。

本院认为

本院认为:根据《工伤保险条例》第五条第二款之规定,县级以上地方各级人民政府劳动保障行政部门负责本行政区域内的工伤保险工作。本案中,宿州市人社局作为市级人民政府劳动保障行政部门,有权受理姚**的工伤认定申请。根据《工伤保险条例》第十八条第一款之规定,提出工伤认定申请应当提交工伤认定申请表、与用人单位存在劳动关系(包括事实劳动关系)的证明材料、医疗诊断证明或者职业病诊断证明书(或者职业病诊断鉴定书)。本案中,姚**在申请工伤认定时提交了工伤认定申请表、姚*与宿州**公司签订的《劳务外派委托协议》等材料,其申请符合法律规定的条件。

根据《工伤保险条例》第十四条(一)项规定,职工在工作时间和工作场所内,因工作原因受到事故伤害的,应当认定为工伤。根据1992年**动部对青岛市劳动局作出的《关于外派劳务人员伤、残、亡善后处理问题的复函》的意见,外派劳务人员在国外发生伤、亡后,应该按照因工伤亡对待,国外没有赔偿金的,按国内工伤保险待遇处理。本案中,宿州**公司与姚*之间签订的《劳务外派委托协议》的内容符合上述复函的精神,姚*作为外派劳务人员在国外死亡,应对其按照因工伤亡对待,因其在国外没有获得赔偿金,应对其按国内工伤保险待遇处理。姚*系在工作时间,在其从事捕鱼工作时,因工作原因导致死亡,应当对其认定为工伤。

综上,宿州市人社局作为市级人民政府劳动保障行政部门,依据姚**提供的证据,认定姚*受到的事故伤害符合《工伤保险条例》规定,认定其为工伤,并不违反相关的法律、法规的规定,其作出的宿工伤认字(2015)1号《认定工伤决定书》事实清楚,程序合法,依法应予维持。宿州**公司的上诉理由不能成立,本院不予支持。一审判决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依法应予维持。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第八十九条第一款(一)项之规定,判决如下:

二审裁判结果

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二审案件受理费50元,由上诉人安**术合作公司负担。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裁判日期

二〇一五年十二月八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