裁判文书详情

上诉人程**与被上诉人方城县公安局为治安行政处罚纠纷一案二审行政判决书

2015.12.09南阳市中级人民法院(2015)南行终字第00196号

审理经过

上诉人程**与被上诉人方城县公安局为治安行政处罚一案,不服南召县人民法院(2015)南召行初字第00028号行政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本院受理后,依法组成合议庭,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第八十六条之规定,书面审理本案,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一审法院查明

南**民法院一审查明:2015年4月10日原告在北京市中南海附近信访,被北京市公安局西城分局府右街派出所训诫。2015年4月11日方城县公安局以原告程**扰乱公共秩序立案调查。同日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治安管理处罚法》第二十三条第一款第(二)项之规定,对原告做出方*(杨)行罚决字(2015)0240号行政处罚决定书,对其行政拘留十日。被告当日向原告送达该行政处罚决定书。原告不服该行政处罚决定,于2015年6月19日向本院提起行政诉讼,要求依法撤销被告方城县公安局做出方*(杨)行罚决字(2015)0240号行政处罚决定书,并要求被告赔偿原告的人身损害2197.20元、精神损害损失5000元,并向原告赔礼道歉。

一审法院认为

南**民法院一审认为:2015年4月11日,被告方城县公安局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治安管理处罚法》第二十三条第一款第(二)项之规定,对原告做出方*(杨)行罚决字(2015)0240号行政处罚决定书,事实清楚,程序合法,适用法律适当。原告要求撤销被告的具体行政行为理由不足,其要求撤销该处罚决定书的诉讼请求本院不予支持。原告诉请的要求赔偿人身损害2197.20元、精神损害损失5000元以及向原告赔礼道歉,缺乏事实根据和法律依据,该诉讼请求本院不予支持。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第六十九条之规定,判决:驳回原告程**的诉讼请求。本案诉讼费50元,由原告负担。

上诉人诉称

上诉人程**不服该判决上诉称:上诉人提交的登记回执及政府信息不存在告知书,证实上诉人申请获取的在中南海周边地区上访扰乱公共秩序的相关法律手续的信息及移交方城县公安局的相关信息,北京市公安局西城分局并未制作。北京**出所向上访人作出的训诫行为不是一种行政处罚,训诫书证明上访人没有违法,没有违法就是合法,所以训诫书是行为合法的证据,不能用来作为对上访人进行行政拘留的证据。北京市公安机关认为上访人在北京违法了,必定会履行自己的职责依法处罚。即使上访人违法应该有北京公安机关处罚,当地公安没有处罚权。请求二审法院依法撤销一审判决,判令被上诉人大度认错,诚恳道歉,赔偿上诉人的一切经济损失。

本院查明

本院二审查明的事实同一审法院相一致。

本院认为

本院认为:**安部制定的《公安机关办理行政案件程序规定》第九条规定“行政案件由违法行为发生地的公安机关管辖。由违法行为人居住地公安机关管辖更为适宜的,可以由违法行为人居住地公安机关管辖”。上诉人经常居住在方城县,被上诉人对上诉人的违法行为享有管辖权。《信访条例》第十八条规定:信访人采用走访形式提出信访事项的,应当到有关机关设立或者指定的接待场所提出。北京中南海地区不是信访接待场所,不接待信访人走访也不允许信访人员滞留或聚集。2015年4月10日,上诉人到北京中南海附近非信访接待场所上访,扰乱了该地区的公共秩序,此有北京市公安局西城分局训诫书、上诉人的陈述等证据在卷佐证,被上诉人对上诉人作出该行政处罚决定并无不妥,上诉人请求撤销的理由不能成立,本院不予支持。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第八十九条第一款第(一)项之规定,判决如下:

二审裁判结果

驳回上诉,维持南召县人民法院(2015)南召行初字第00028号行政判决。

本案二审诉讼费50元由上诉人程**负担。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裁判日期

二〇一五年十二月九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