裁判文书详情

许*与上海市公安局宝山分局交通警察支队行政公安其他二审行政判决书

2015.12.09上海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2015)沪二中行终字第498号

审理经过

上诉人许*因交通行政处罚决定一案,不服上海市宝山区人民法院(2015)宝行初字第57号行政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本院受理后,依法组成合议庭,公开开庭审理了本案。上诉人许*的委托代理人陈**,被上诉人上海市公安局宝山分局交通警察支队(以下简称“宝山交警支队”)的委托代理人马*、夏**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一审法院查明

原审法院查明:2015年6月7日17时46分,许*将号牌为沪LDXXXX的小汽车停靠在划有黄色禁停标线的一二八纪念路进高迎路西约90米路边。其停车位置旁边竖立有醒目黄底黑字的“停车行为违法/请立即驶离/电子警察监管(违法停车)”告示牌。2015年6月12日,许*到宝**支队指定地点接受处理,宝**支队对其进行了处罚事先告知,告知其违法行为基本事实、拟作出的行政处罚、法律依据及依法享有的权利,许*提出其并无拒绝驶离、不立即驶离行为,亦未妨碍其他车辆、行人通行的陈述申辩意见,宝**支队对其陈述申辩意见不予采纳,并于当日作出编号为XXXXXXXXXXXXXXXX的公安交通管理简易程序处罚决定,认定许*于2015年6月7日17时46分在一二八纪念路进高迎路西约90米实施机动车违反规定停放、临时停车且驾驶人虽在现场拒绝立即驶离,妨碍其它车辆、行人通行的违法行为,违反了《中华人民共和国道路交通安全法》(以下简称《道路交通安全法》)第五十六条、《中华人民共和国道路交通安全法实施条例》(以下简称《道路交通安全法实施条例》)第六十三条的规定,依据《道路交通安全法》第一百一十四条、第九十三条第二款的规定,决定予以罚款人民币200元。该公安交通管理简易程序处罚决定书送达后,许*不服,诉至原审法院,要求撤销上述行政处罚决定。

原审审理中,许*自称当日为接人在上述地址停留了5至10分钟。

一审法院认为

原审法院认为,依据《道路交通安全法》第五条第一款的规定,宝**支队负责本行政区域内的道路交通安全管理工作,其执法主体适格。宝**支队民警适用简易程序经事先告知、听取许*陈述申辩后,制作了处罚决定书并送达,其执法程序合法。本案证据证实,许*当时停放机动车的位置设有禁停标线,在其车辆边上即有“停车行为违法/请立即驶离/电子警察监管(违法停车)”的告示牌,许*在现场停留前后长达5至10分钟。对此,原审法院认为,告示牌的内容对违法停车的驾驶员起到了与《道路交通安全法》第九十三条第一款规定的指出违法行为、警告并责令立即驶离相同的告知和警示作用。告示牌位置醒目,周边无遮挡,内容清晰,许*的车辆就停靠在告示牌旁边,其称未看见告示牌,不予采信。许*在该处停留5至10分钟,已构成虽在现场但拒绝立即驶离的行为,宝**支队适用《道路交通安全法》第五十六条、第九十三条第二款、第一百一十四条,《道路交通安全法实施条例》第六十三条的规定,作出的被诉公安交通管理简易程序处罚决定,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处罚的种类与幅度亦在法定范围内,依法应予支持。同时《道路交通安全法》第一百一十四条明确规定,交通技术监控记录资料可以作为对交通违法行为实施行政处罚的依据,且本案告示牌中也明示由电子警察监管违法停车,故宝**支队依据交通技术监控照片对其违法行为进行处罚依法有据。综上,许*的诉称意见缺乏事实和法律依据,均不予采信。遂判决:驳回许*的诉讼请求。判决后,许*不服,向本院提起上诉。

上诉人诉称

上诉人许*上诉称:涉案路段的违法停车警示告示牌内容仅在其行车方向的反向车道才能看见,事发时上诉人并不能看到告示牌的内容;被上诉人未能举证证明涉案路段可以被设定为禁停路段的依据,故认定上诉人在禁停路段停车,适用法律错误;被上诉人在执法过程中并未对上诉人实施过劝离行为,据此认定上诉人有拒绝驶离的事实不清。原审判决错误,请求二审法院撤销原判,改判支持上诉人一审时的诉讼请求。

被上诉人辩称

被上诉人宝山交警支队辩称:涉案路段设置了多块有明确醒目警示内容的违法停车告示牌,包括面向上诉人行车方向及与上诉人行车方向同向的两种情况,上诉人认为仅在其行车方向的反向车道才能看见警示内容与事实不符;涉案路段有禁止停车标线,上诉人在该处停车违反法律规定,且被上诉人已经通过告示牌的形式告知了上诉人停车行为违法,并要求其立即驶离,上诉人仍在该处停车构成了拒绝立即驶离,被上诉人所作被诉行政处罚决定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执法程序合法。原审判决正确,请求二审法院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本院查明

本院经审理查明,原审法院认定事实由被上诉人在原审中提供的违法停车照片、交通违法行为处罚事先告知书/确认单、公安交通管理简易程序处罚决定书等证据证明,双方当事人亦均无异议,本院予以确认。

本院认为

本院认为:《道路交通安全法》第五条第二款规定:“县级以上各级人民政府交通、建设管理部门依据各自职责,负责有关的道路交通工作。”《道路交通安全违法行为处理程序规定》第六条第一款规定:“对违法行为人处以警告、罚款或者暂扣机动车驾驶证处罚的,由县级以上公安机关交通管理部门作出处罚决定。”故被上诉人宝山交警支队具有作出被诉公安交通管理简易程序处罚决定的职权。被上诉人在作出被诉行政处罚决定前对上诉人进行了事先告知,并听取上诉人的陈述和申辩,执法程序并无不当。根据被上诉人提供的证据及上诉人在原审中的陈述,能证明2015年6月7日17时46分,上诉人将车牌号为沪LDXXXX的小型轿车停在本市一二八纪念路进高迎路西约90米处约5至10分钟,该涉案路段街沿上设有黄色禁停标线,道路沿线设有双向黄**字的“停车行为违法/请立即驶离/电子警察监管(违法停车)”的警示告示牌的事实。《道路交通安全法实施条例》第六十三条第(一)项规定,“机动车在道路上临时停车,应当遵守下列规定:(一)在设有禁停标志、标线的路段,在机动车道与非机动车道、人行道之间设有隔离设施的路段以及人行横道、施工地段,不得停车;……”据此,被上诉人认定上诉人实施了机动车违反规定停放、临时停车,妨碍其他车辆、行人通行的违法行为,并无不当。《道路交通安全法》第九十三条第一款、第二款规定,“对违反道路交通安全法律、法规关于机动车停放、临时停车规定的,可以指出违法行为,并予以口头警告,令其立即驶离。机动车驾驶人不在现场或者虽在现场但拒绝立即驶离,妨碍其他车辆、行人通行的,处二十元以上二百元以下罚款,……”同时,该法第一百一十四条规定,“公安机关交通管理部门根据交通技术监控记录资料,可以对违法的机动车所有人或者管理人依法予以处罚。对能够确定驾驶人的,可以依照本法的规定依法予以处罚。”本案中,公安机关交通管理部门系根据交通技术监控记录资料认定上诉人实施违法停车的行为,该行政管理方式是利用现代技术手段对交通违法行为进行远程监控与治理,契合当前上海交通管理的现状和要求。被上诉人在涉案道路沿线设置的多块警示告示牌标志醒目,内容上亦告知了停车行为违法,要求违法行为人立即驶离之意思表示,同时还明示了电子警察监管的情况,内容清晰明确,对驾驶员起到了告知和警示的作用。上诉人在明示禁止停车路段,仍停车5至10分钟,构成了违反道路交通安全法律、法规关于机动车停放、临时停车的规定,被上诉人依据《道路交通安全法》第九十三条第二款之规定,对上诉人作出被诉行政处罚决定并无不当。关于警示告示牌设置方向的争议,上诉人认为,该路段警示告示牌内容仅有与其行车方向反向的驾驶员才能看见。对此,本院认为,根据上诉人在二审中提供的部分照片显示,其停车位置旁设有一块警示告示牌,警示内容方向与上诉人行车方向一致,但同时该些照片亦显示,在该停车位置前方路边另设有一块警示告示牌,该告示牌黄**字面朝向上诉人车辆驾驶座位方向,内容清晰可见,据此,对上诉人关于事发时不能看见警示内容的主张,本院不予采信。上诉人就涉案路段禁止停车标线设置提出的异议,不属本案审查范围。综上,上诉人的上诉请求及理由缺乏事实证据和法律依据,本院不予支持。原审判决正确。据此,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第六十一条第(一)项的规定,判决如下:

二审裁判结果

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上诉案件受理费人民币50元,由上诉人许*负担。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裁判日期

二〇一五年十二月九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