裁判文书详情

贺**与上海市公安局静安分局静安寺派出所治安二审行政判决书

2015.12.09上海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2015)沪二中行终字第626号

审理经过

上诉人贺**因治安行政处罚决定一案,不服上海市静安区人民法院(2015)静行初字第173号行政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本院依法组成合议庭审理了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一审法院查明

原审法院查明:2015年6月6日,上海市公安局静安分局静**出所(以下简称“静**出所”)民警接上海市公安局静安分局指挥中心指令,将在北京市中南海周边涉嫌实施扰乱公共场所秩序行为的贺**带回。当日,静**出所受案登记后,经向贺**调查询问,并结合北京市公安局西城分局对贺**的《训诫书》、上海市驻京工作组的《情况说明》及《劝返接回通知单》等证据,认定贺**于2015年6月4日在北京市中南海周边实施了扰乱公共场所秩序的违法行为。作出处罚前,静**出所告知贺**拟作出行政处罚决定的事实、理由及法律依据,因贺**拒绝在行政处罚告知笔录上签名,静**出所对拟作出的行政处罚进行复核,认为证据确凿、适用条款正确、处罚恰当,遂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治安管理处罚法》(以下简称《治安管理处罚法》)第二十三条第一款第(二)项的规定,于2015年6月6日作出沪公(静)行罚决字(2015)第XXXXXXXXXX号行政处罚决定,对贺**作出警告处罚,并当场向其送达决定书。贺**不服,向原审法院提起行政诉讼,要求判决撤销静**出所作出的上述行政处罚决定。

一审法院认为

原审法院认为:根据《治安管理处罚法》第九十一条之规定,静**出所依法具有作出治安管理处罚的法定职权,且作为贺**居住地的公安机关对本案进行管辖,符合《公安机关办理行政案件程序规定》的相关规定。静**出所立案后进行了调查询问,处罚前履行了事先告知义务,并对拟作出的行政处罚决定进行了复核,程序符合法律规定。静**出所经调查,认定贺**实施了扰乱公共场所秩序的违法行为,依据《治安管理处罚法》第二十三条第一款第(二)项规定,对其作出被诉行政处罚决定,并无不当。贺**的诉讼请求缺乏事实与法律依据,不予支持。原审法院遂判决:驳回贺**的诉讼请求。判决后,贺**不服,上诉于本院。

上诉人诉称

上诉人贺**上诉称:其于2015年6月4日在北京市中南海周边邮局寄信,并未实施扰乱公共场所秩序的行为,被诉行政处罚决定认定事实不清,适用法律不当。原审判决错误,请求二审法院撤销原审判决,支持其一审诉讼请求。

被上诉人辩称

被上诉人静**出所辩称:被诉行政处罚决定认定上诉人实施了扰乱公共场所秩序的违法行为,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被诉处罚决定作出前已对上诉人进行了相关告知,亦进行了复核,执法程序合法。原审判决正确,请求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本院查明

本院经审理查明,原审认定事实有受案登记表、行政处罚告知笔录、行政处罚复核审批表、行政处罚决定书、贺**询问笔录、北京市公安局西城分局训诫书、上海市驻京工作组情况说明、劝返接回通知单等证据证明,本院予以确认。

本院认为

本院认为,《治安管理处罚法》第九十一条规定:“治安管理处罚由县级以上人民政府公安机关决定;其中警告、五百元以下的罚款可以由公安派出所决定。”故被上诉人静安寺派出所具有作出被诉治安行政处罚的法定职权。依据《公安机关办理行政案件程序规定》第九条第一款的规定,被上诉人作为上诉人居住地公安机关,对本案具有依法查处的管辖权。被上诉人于2015年6月6日受案后,对上诉人进行了调查、询问,在作出被诉行政处罚决定前,向上诉人履行了事先告知义务,经复核,当日即作出被诉行政处罚决定,执法程序合法。《治安管理处罚法》第二十三条第一款第(二)项规定:“有下列行为之一的,处警告或者二百元以下罚款;情节较重的,处五日以上十日以下拘留,可以并处五百元以下罚款:……(二)扰乱车站、港口、码头、机场、商场、公园、展览馆或者其他公共场所秩序的;……”被上诉人提供的证据材料能够证明上诉人于2015年6月4日在北京市中南海周边地区非正常上访的事实,上诉人的行为已经构成扰乱公共场所秩序,被上诉人据此对上诉人作出警告的行政处罚,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综上,上诉人的上诉请求及理由缺乏事实证据和法律依据,本院不予支持。原审判决并无不当,应予维持。据此,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第八十九条第一款第(一)项之规定,判决如下:

二审裁判结果

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上诉案件受理费人民币50元,由上诉人贺**负担。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裁判日期

二〇一五年十二月九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