裁判文书详情

上诉人魏**与被上诉人邓州市公安局为治安行政处罚纠纷一案二审行政裁定书

2015.12.09南阳市中级人民法院(2015)南行终字第00189号

审理经过

上诉人魏**与被上诉人邓州市公安局为治安行政处罚一案,不服南阳市卧龙区人民法院(2015)宛龙行一初字第00077号行政裁定,向本院提起上诉。本院受理后,依法组成合议庭公开开庭审理了本案。上诉人魏**,被上诉人邓州市公安局出庭应诉负责人杜*及委托代理人陈**、杨**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一审法院查明

南阳市卧龙区人民法院一审查明:2014年7月30日,魏**在北京市中南海周边地区非法上访,被北京警方扣留,被送到久敬庄。2014年7月31日魏**到中南海周边非法上访被北京警方送至马家楼救助中心,2014年8月2日魏**被邓州市信访局工作人员送至邓州市公安局,向原告送达了行政案件权利义务告知书,并对原告进行了询问,原告对其到北京中南海非访的事实予以认可,同时向原告进行了行政处罚告知笔录,于同日作出了邓*(治)行罚决字(2014)0675行政处罚决定书,认定:“2014年7月30日,魏**等十人在北京市中南海周边地区非法上访,被北京警方扣留,被送到久敬庄。2014年7月31日魏**到中南海周边非法上访被北京警方送至马家楼救助中心,2014年8月2日魏**被邓州市信访局工作人员送至邓州市公安局。”“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治安管理处罚法》第二十三条第一款第(二)项之规定,决定行政拘留十日”。并于同日向其原告送达决定书及被拘留人员家属通知书,原告拒签。原告对该决定书不服,于2015年6月24日向本院提起诉讼。

一审法院认为

南阳**民法院认为:**安部制定的《公安机关办理行政案件程序规定》第九条规定“行政案件由违法行为发生地的公安机关管辖。由违法行为人居住地公安机关管辖更为适宜的,可以由违法行为人居住地公安机关管辖,”原告经常居住地在邓州市,被告对原告的违法行为享有管辖权。修订前的《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第三十九条规定:“公民、法人或者其他组织直接向人民法院提起诉讼的,应当在知道作出具体行政行为之日起三个月内提出。”自2015年5月1日起施行的修订后的《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第四十六条规定:“公民、法人或者其他组织直接向人民法院提起诉讼的,应当自知道或者应当知道作出行政行为之日起六个月内提出。”2014年8月2日

原告收到被告作出的行政处罚决定书,于2015年6月24日向本院提起诉讼,无论依据修订前还是修订后的行政诉讼法关于起诉期限的规定,均已超过起诉期限。依法不应受理,已经受理的,应当驳回起诉。原告自称向邓州市人民法院提出诉讼,该院不予受理,但并未提交其曾经在起诉期限内向法院起诉的相关证据。该陈述不能认定。《最**法院关于执行〈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四十四条第一款第(六)项之规定,裁定:驳回原告魏**的起诉,案件受理费50元,退还原告。

上诉人诉称

上诉人魏**不服该裁定上诉称:2009年11月19日晚,上诉人之子魏*等人在饭店就餐丢车并被打,又遭逮捕,多年后,检察院作出了不起诉决定书,给予了国家赔偿,但上诉人要求追究张*等人的刑事责任,未果。上诉人到北京市上访被训诫后,当时就被放了,可被上诉人对上诉人进行拘留,明显是对上诉人的打击报复。邓州市人民法院在2015年5月1日前拒绝受理该行政案件,一审法院以诉讼期限过期为由驳回上诉人的诉讼请求显然违法,邓州市人民法院违反有案必立、违法必究的原则,应负主要责任。请求二审法院依法撤销一审判决,支持上诉人诉请。

被上诉人辩称

被上诉人邓州市公安局答辩称:上诉人因到北京**周边地区非正常信访存在违法行为,答辩人依法作出该行政处罚决定并已送达,上诉人于2015年6月24日向人民法院提起诉讼,明显已超过起诉期限。一审裁定正确,请求予以维持。

本院查明

本院二审查明的事实同一审法院相一致。

本院认为

本院认为:被诉行政处罚决定作出时施行的(修订前)《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第三十九条规定的起诉期限为三个月。该行政处罚决定明确告知“可以在收到本决定之日起六十日内向邓州市人民政府或南阳市公安局申请行政复议或者在三个月内依法向邓州市人民法院提起行政诉讼”。上诉人于2015年6月24日起诉至人民法院,显然已超过三个月的起诉期限,一审法院裁定驳回起诉并无不妥,本院予以维持。上诉人称曾向人民法院提起行政诉讼,没有提交证据支持,本院不予采信。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第八十九条第一款第一项之规定,裁定如下:

二审裁判结果

驳回上诉,维持南阳市卧龙区人民法院(2015)宛龙行一初字第00077号行政裁定。

本裁定为终审裁定。

裁判日期

二〇一五年十二月九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