裁判文书详情

张**与阳谷县公安局、阳谷县人民政府行政复议一审行政判决书

2015.12.08阳谷县人民法院(2015)阳行初字第33号

审理经过

原告张**不服被告阳谷县公安局作出阳公(李台)行罚决字(2015)00010号行政处罚决定书的行政行为及被告阳谷县人民政府作出阳政复决字(2014)第13号行政复议决定书的行政行为,于2015年9月8日向本院提起行政诉讼。本院于2015年9月8日立案后,于2015年9月9日向被告送达了起诉状副本及应诉通知书。本院依法组成合议庭,于2015年10月16日公开开庭审理了本案。原告张**,被告阳谷县公安局负责人许**、委托代理人徐**、潘**,被告阳谷县人民政府委托代理人李**、刘**,第三人王**、曹**及委托代理人陈**到庭参加诉讼,第三人曹久灵经传票传唤,无正当理由拒不到庭。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被告阳谷县公安局于2015年7月7日作出阳*(李*)行罚决字(2015)00010号行政处罚决定书的具体内容为:2015年6月7日7时30分许,李*派出所接110指令:辖区临河二村居民张**报警称同村的王**一家人到其家中将其殴打。经处警了解,王**系临河二村妇女主任,负责为本村秧歌队成员分发衣服,因张**未分到衣服双方口角继而发生冲突,过程中张**、王**二女曹**及王**五女曹**均不同程度受伤,经鉴定,张**损伤属轻微伤。以上事实由被害人陈述、违法嫌疑人的陈述和申辩、证人证言、法医鉴定等证据证实。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治安管理处罚法》第四十三条第二款第二项之规定,决定对张**处以行政拘留十日、罚款五百元的处罚。张**不服,向被告阳谷县人民政府申请行政复议,被告阳谷县人民政府于2015年8月31日作出阳政复决字(2014)第13号行政复议决定书,维持了阳谷县公安局的行政行为。

原告诉称

原告诉称,第三人三人共同殴打我致轻微伤,同爱井系现场目击人,不是公安机关和复议机关认定的只是曹**一人殴打;第三人提供的证人郭*自始至终未在事发现场,其证言不具有任何法律效力;证人武*甲在现场为曹**抱孩子,让曹**殴打原告,属于帮凶,其证言不能作为证据使用;原告为防止受到伤害拿着红缨枪,被第三人抢走,原告并未对曹**实施伤害行为,曹**未出具受到伤害的证明,认定原告导致曹**受伤无事实根据。请求人民法院撤销阳谷县公安局作出阳公(李台)行罚决字(2015)00010号行政处罚决定书和阳谷县人民政府作出阳政复决字(2014)第13号行政复议决定书。

原告为支持其诉讼请求,向本院提供了如下证据:

阳谷县公安局作出阳公(李台)行罚决字(2015)00010号行政处罚决定书和阳谷县人民政府作出阳政复决字(2014)第13号行政复议决定书。

武**的录音。录音中武**称:我没见她(曹**)打,我来的晚,到了我门前了还拉着哩,我就拉开了。及事后调解情况。

同爱景的录音及原告书写的证人证言一份。

武*科娘的录音。

被告辩称

被告阳谷县公安局及被告阳谷县人民政府辩称,公安局受理此案后迅速开展调查,证实:2015年6月7日7时许,临河二村居民张**因村委未发给她秧歌服而骂街,负责统计分发秧歌服的村妇女主任王**与张**互相吵骂,二人被围观群众劝开。后王**二女曹**(三级肢体人)到达现场与张**发生冲突,张**与曹**两人互相动手。经鉴定,张**损伤属轻微伤。

综合被害人陈述、违法嫌疑人的陈述和申辩、证人证言、法医学人体损伤程度鉴定书以及物证书证等证据,公安局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治安管理处罚法》第四十三条第二项之规定,对张**处以行政拘留十日、并处罚金五百元,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治安管理处罚法》第四十三条之规定,对曹**以行政拘留十日、并处罚金五百元。

公安局在处理此案中,事实清楚、证据确凿、程序合法、处罚适当,请阳谷县人民法院依法维持公安局的处罚决定。

2015年7月15日,原告张**因不服阳谷县公安局阳*(李*)行罚决字(2015)00010号行政处罚决定书,以没有实施殴打行为和曹**的伤不是其造成的为由,提出复议申请,要求撤销对其的行政处罚。阳谷县人民政府于2015年7月16日,通知阳谷县公安局提出行政复议答复意见,于7月24日通知第三人王**、曹**、曹**参加行政复议。阳谷县公安局于2015年7月22日提交了书面答辩状及答辩材料一宗,第三人于2015年7月24日提交了答辩意见。

经审查申请人、被申请人及第三人提交的材料,本机关认定:张**因村委会未发给她秧歌服而和王**相互吵骂,被人劝开后,王**与曹**、曹**又在张**家大门口处与张**发生冲突,造成张**、曹**不同程度受伤,经法医鉴定,张**为轻微伤;曹**先在本村卫生室治疗,后在阳**民医院诊疗。有关此次冲突过程,有证人证实张**与曹**两人相互动手抓扯,且张**手持一杆长近两米的红缨枪,王**与曹**未参与动手。根据调查情况,综合被害人陈述、违法嫌疑人的陈述和申辩、证人证言、法医学人体损伤程度鉴定书及物证书证等,本机关认为,阳谷县公安局对张**处以行政拘留十日并处罚金五百元的处罚,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执法程序并无不当。因此,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复议法》第二十八条第一款第一项之规定,决定依法予以维持阳公(李台)行罚决字(2015)00010号行政处罚决定书。

综上所述,被申请人作出行政处罚决定书事实清楚、符合法定程序,阳谷县人民政府维持被申请人的行政处罚决定书是正确的,请贵院驳回原告的诉讼请求。

被告阳谷县公安局及被告阳谷县人民政府向本院提交了证明原行政行为合法性的以下证据、依据:

一、事实方面的证据材料有:

王**的询问笔录。称其6月7日早晨在街上碰到妇女说起给村里秧歌队做衣服的事,这时张**在旁边骂“日过他娘,不给我衣服,恁都穿着当孝衣去吧!”因为我是本村妇女主任,这次给村里秧歌队成员订做衣服的事就是我负责统计上报的,因张**不随我村秧歌队跳舞,所以没有她的衣服,为这相互骂了起来。后别人劝各自回家,张**回家后拿出一根红缨枪挑啊挑的,说我“草恁娘你过来。”这时我二闺女曹**过去问为啥骂人,被张**用红缨枪戳了一下,曹**往后倒墩地上了,我上前将红缨枪夺过来,张**和曹**相互抓扯对方的头发、扯衣服,后被分开。我们相互骂,曹**抱着孩子被张**在胳膊上挠了一下,骂了一阵子之后就散开了。

曹**的询问笔录。称其6月7日早晨,出门看到母亲与小*(张**)对骂,我问母亲为啥母亲说因发衣服的事小*骂她两三天了。说话间,小*回家拿着一根标枪朝我们走来,我也迎上去想问问因为啥骂我母亲,走对头后,我问她“你因为啥骂俺娘啊?”我刚问完,小*就用标枪朝我挥过来,标枪扫中我的后腰,我被扫倒在地,我母亲见我倒地上前将标枪夺了过去,小*摁着我抓我的头发,毛*(曹**)拉架过程中被小*朝胳膊上挠了一把有外伤,后被人拉开。

张**的询问笔录。称其6月7日早晨在街上与他人说话,说起秧歌服的事,王**将我说的“校服”理解成其他意思了,我和王**两人互相对骂,没人动手。第二次王**娘仨边骂边朝我走过来,我就赶紧跑回家,拿了一杆红缨枪站在家门口,我用左手拿着红缨枪在家门口站着没动,二伟(曹**)上前来抓住我的左手腕,然后王**把红缨枪从我手里夺过去了,王**娘仨都动手打我了,我没还手。

证人武*甲作出的证人证言。证明其听到小*(张**)骂街,出来后和起*的媳妇(郭*)将吵架的王**和小*劝回家,也回家给孩子准备饭,听到当街又嚷嚷起来了,出门看到王**把一杆标枪从小*手里夺过来,拿着标枪就回家了。之后,小*和王**的二闺女“瘸**”(曹**)抓挠在一起,我也没看到是谁先动的手,相互抓着对方的头发、扯对方的衣服,我和其他人把她们拉开。

证人郭*的证人证言。证明其听到小*因村秧歌队发衣服没有她的份骂街,与王**发生争吵,后被拉开。王**娘仨就往小*家去,小*就从家里拿出一杆标枪头子出来,和王**娘仨相互吵骂,我看到二伟墩地上了,如何墩的没看清,因为二伟瘸,毛*(曹**)上去扶二伟的时候,小*用手打、抓扯二伟和毛*,毛*胳膊上被小*抓挠破了流血了,二伟腰疼在家躺着输液。

证人武*乙的证人证言。证明那天早上去我正抱着孩子在街里玩,看到张**家门口聚了一些人,我过去看到王**的两个闺女正分别抓着张**的一条胳膊,旁边有好几个妇女也正在拉她们,她们没有动手打在一块,王**拿着红缨枪在旁边站着,没有参与动手,我喊了一嗓子,她们就分开各自回家了。

曹**在本村卫生室治疗的证明。内容为:曹**因头晕、恶心、腰疼、走路无力在我处输液(2015年6月7日-6月11日)治疗,另有中成药若干,至今药款未还(750元)。

曹**住院病历。证明曹**于2015年6月12日-16日在阳**民医院住院治疗,诊断为脑外伤综合症、腰部软组织损伤、双侧上颌窦炎、L4/5间盘膨出、小儿麻痹后遗症。

曹**叁级人证复印件。

二、程序方面的证据有:

受案登记表。证明公安机关依法受理该案件。

受案回执。证明公安机关依法告知受害人家属。

3、行政处罚告知笔录。证明公安机关对拟作出行政处罚的事实、理由、依据进行了告知。

4、行政处罚审批表。证明该行政处罚按办案程序进行了逐级审批。

5、行政处罚决定书及回执。

6、暂缓执行行政拘留审批表、暂缓执行行政拘留决定书及担保人保证书。

被告阳谷县人民政府向本院提交了证明复议程序合法性的以下证据、依据:

行政复议申请书,2、阳谷县公安局的决定书,3、申请人提交的材料,4、被申请人的行政复议答辩状,5、被申请人提交的材料,6、第三人的行政复议答辩状,7、第三人提交的材料,8行政复议受理通知书,9、提出行政复议答复通知书,10、参加行政复议通知书,11、行政复议决定书,12送达回证,13、行政复议申请立案审批表,14、行政复议决定书审签表。证明复议申请人申请复议的过程。

第三人述称,原告张**在诉状中所述内容与事实不符。事情起因在于村里搞娱乐活动发衣服,在发衣服之前,原告一直没有参加本行政村组织的跳舞活动,发衣服是省卫生厅的驻村干部捐款购置,数量有限,发放原则是尽量给本村村民在本村参加统一活动人员的。原告之前从未在本村广场跳过舞,按照她本人的说法是她一直在临河一村跳舞,临河一村已经给她发衣服了,当时组织报名的杨**也给她说过发衣服的事,她没有报名,但原告对发衣服的这事一直耿耿于怀,在本次事件发生之前,她多次在不同场合对答**进行辱骂,因为答**作为村妇女干部和杨**组织发衣服的事情,有人给答**说过,但答**没有上心注意。直到2015年6月7日早上,答**去本村邻居家摘油麦菜,遇到本村村民郭**和张**在街上玩,郭**开玩笑说:“秀*发衣服怎么没给我,我说:当时你在广场怎么不报名,衣服是谁报名谁有,她笑笑说:我有病,我不能跳,所以我不要,这时张**开始对答**进行辱骂,说“我们发衣服都是穿孝衣,一人一身。”越骂越难听,大部分妇女都听不下去了,答**就和她理论:问她:你骂谁呢,她就说“我就是骂你的,让你穿孝衣,谁让你不给我衣服。”大约有五分钟,后来被人劝开就散了。这时答**女儿曹**(第二答辩人)来喊答**吃饭,见到人们议论这事,就问答**怎么回事,答**就和女儿曹**说了事情的经过,曹**看见原告还在胡同口骂,就说:“我去跟她说说”,就向她家走去,答**边走边劝,快到张**家的胡同口时,张**手拿红缨枪站在她家门口叫骂,说你过来我捅死你,第二答辩人曹**说:“你这是干嘛,我来就是给你说说,又没别的”。谁知张**快步走过去把第二答辩人曹**一枪打倒在地,答**意识到了危险,紧跑几步把张**的凶器夺过来,这时候答**的小女儿曹**也赶到了,就和邻居一起拉架,答**和答辩人曹**都没动手打张**,这一点答辩人方证人和原告张**提供的证人都证明了,反而是张**动手将抱着六个月大孩子的曹**给打伤了。曹**因先天发育不全,身体不可能对张**造成伤害,由于她那一枪,曹**软组织受伤到现在未愈,曹**先在村卫生室输液治疗,不见好转后又在阳**民医院住院治疗,由于经济条件有限,好转后在家中休养治疗至今不能工作。

张**报警后,阳谷县公安局李台派出所按照法定程序进行调查,在查明事实的基础上,依法作出了阳公行罚决字(2015)00010号行政处罚决定书是完全正确的。张**又对阳谷县公安局阳公行罚决字(2015)00010号行政处罚决定书,向阳谷县人民政府申请复议。阳谷县人民政府作出的阳政复决决字(2014)13号行政复议决定书是在对事情的经过进行全面了解,细致的审查后做出的。认定事实清楚,程序合法。

原告张**在复议申请中编造事实,张**口口声声说不要衣服,事实上没给她衣服一事,不在自身找原因,而是主观上认定答辩人王**故意不给她,一直对答辩人王**心怀不满,整天辱骂,王**作为一名村干部,一直不和她计较,张**得寸进尺、肆意妄为,进一步挑衅,百般辱骂,是引起这件事情的发生的主要原因。张**将自己包装成一名受害人,并说阳谷县公安局处理不公,复议机关认定事实错误,居心何在,答辩人王**与曹**一直拉架,防止事态进一步扩大,她反而说我们三个一起打她,张**在复议机关、本次行政诉讼中提到的证人证言仝爱井(同爱景)系现场目击人,仝爱井本人陈述当天打架因腿疼在家看孩子根本不在现场。张**在复议机关提供的仝爱井证人证言是虚假的,也歪曲了事实经过。

综上所述,张**歪曲事实,恶意诉讼,无非是将清水搅浑,望法院依法查清事实,驳回原告的诉讼请求。

第三人向本院提交了以下证据:

1、第三人曹**与同爱井的录音,证明同爱井不在当时的案发现场,原告在行政复议时提供的证人证言是虚假的。

2、李台镇凤凰台村0001号村民孙**的录音,证明原告经常和别人发生争执。

3、阳**民医院普外科的证明一份,证明曹**被打伤后,在村卫生室治疗不佳,来县医院就诊情况,因为日期打错,所以进行了修改,让县医院做了说明。

经庭审质证,针对原告提交的武*丙的录音,被告阳谷县公安局和阳谷县人民政府认为这段录音应该是在武*丙不知情的情况下的录音,所以不具有合法性;公安局在当时对武*丙进行了调查,他当时陈述是到现场晚,没有看到前一段的冲突过程,所以应不予采信。针对同爱景的录音及原告书写的书面证人证言,被告公安局认为在侦查过程中原告没有提供同爱景这个人的在场情况,是在行政复议的过程中提交的证据;被告阳谷县人民政府认为这份证据是原告在7月25日向复议机关提交,当时也让原告签字,确认是原告本人代笔书写的,由于这份证言陈述的内容和公安局机关其他证人证言矛盾很大,且其他证人证言证明同爱景不在现场,所以复议机关对这份证据不予采信。第三人认为因这个证言是原告本人书写,同爱景没有出庭作证,根据证据规则,不能作为证据使用。并提供第三人曹**与同爱景的录音一段,证明同爱景不在当时的案发现场,原告在行政复议时提供的证人证言的是虚假的。

原告张**对被告阳谷县公安局及被告阳谷县人民政府的证据有异议,称证人武*甲是曹**的邻居,当时他抱着曹**的孩子,让曹**打原告;有录音证明证人郭*不在场;曹**住院是因为腰间盘突出住的院,跟其没有关系;对本村卫生室治疗的证明,认为曹先根与曹**是是同族关系,有利害关系。各方当事人对被告阳谷县公安局及被告阳谷县人民政府的程序方面的证据没有发表质证意见。

本院对上述证据认证如下:

证人武*甲、郭*、武*乙的证人证言系案发后公安机关调查的第一手材料,具备证据的真实性、关联性和合法性,可以作为案件认定事实的依据。曹*维系三级人及曹*维先在本村卫生室治疗后住院治疗的证明以及阳**民医院住院治疗病历本院亦予以认定。原告提交的武*丙的录音证实的内容与其在公安机关所作陈述基本一致其录音内容予以采信;对同爱景的录音及原告书写的书面证人证言,在公安机关进行调查时,各方当事人及证人均未证明其在现场,且与第三人提供的同爱景的录音内容相矛盾,故该证据本院不予认可。程序方面的证据各方当事人均未提出异议。

本院查明

经审理查明,2015年6月7日7时许,临河二村居民张**因未发给她秧歌服装与村委会负责统计分发秧歌服的村妇女主任王**互相吵骂,二人被围观群众劝开。王**与曹**(三级肢体人)、曹**又在张**家大门口处与手持红缨枪的张**发生冲突,曹**摔倒在地,张**、曹**相互抓扯,造成张**、曹**不同程度受伤,张**经鉴定损伤属轻微伤,曹**伤后先在本村卫生室治疗,后转入阳**民医院住院治疗,经诊断为脑外伤综合症、腰部软组织损伤、L4/5间盘膨出。阳谷县公安局根据违法嫌疑人的陈述和申辩、证人证言、法医学人体损伤程度鉴定书以及物证书证等证据,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治安管理处罚法》第四十三条第二项之规定,对张**处以行政拘留十日、并处罚金五百元;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治安管理处罚法》第四十三条之规定,对曹**处以行政拘留十日、并处罚金五百元,均未具体实施。原告张**不服对其处罚,于2015年7月15日向阳谷县人民政府提起行政复议,被告阳谷县人民政府于2015年8月31日作出阳政复决字(2014)第13号行政复议决定书,维持了阳谷县公安局的行政行为。张**于2015年9月8日向本院提起行政诉讼,本院于9月8日立案审理。

本院认为

本院认为,《中华人民共和国治安管理处罚法》第四十三条第二款第(二)项规定:有下列情形之一的,处10日以上15日以下拘留,并处500元以上1000元以下罚款:“殴打、伤害人、孕妇、不满14周岁的人或者60周岁以上的人的。”经审查,阳谷县公安局根据被害人陈述、违法嫌疑人的陈述和申辩、证人武*甲、郭*、武*丙的证人证言、曹**住院病历、人证等证据对张**处以行政拘留十日并处罚金五百元的处罚,认定事实清楚,证据确凿,适用法律正确,符合法定程序,原告提供的武*丙在录音中的陈述与其在公安机关的询问笔录基本一致,能够证实双方抓扯在一起的事实,故原告的诉求本院予以驳回。原告提供的同爱景、武良科娘的录音,根据双方当事人的陈述和证人证言,不能证明同爱景、武良科娘在双方争执时在案发现场,与第三人提供的同爱景的录音内容相矛盾,且录音系原告与对方的对话,原告存在诱导性的语言,故其视听资料本院不予采信;阳谷县人民政府作出阳政复决字(2014)第13号行政复议决定书认定事实清楚,复议程序合法,原告要求撤销的诉求本院亦予以驳回,但行政复议决定书中“(2014)第13号”年号有误,应为“(2015)”,予以更正。据此,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第二十六条第二款、第六十九条之规定,判决如下:

裁判结果

驳回原告张**要求撤销阳谷县公安局于2015年7月7日作出的阳公(李台)行罚决字(2015)00010号行政处罚决定书及阳谷县人民政府于2015年8月31日作出阳政复决字(2015)第13号行政复议决定书的诉讼请求。

案件受理费50元,由原告张**承担。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判决书送达之日起十五日内向本院递交上诉状,并按对方当事人的人数提出副本,上诉于山东省**民法院。

裁判日期

二〇一五年十二月八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