裁判文书详情

廉*谦诉被告南召县公安局、南召县人民政府公安行政处罚纠纷一案一审行政判决书

2015.12.08南阳市宛城区人民法院(2015)宛行初字第88号

审理经过

原告廉*谦诉被告南召县公安局、南召县人民政府公安行政处罚纠纷一案,本院受理后依法组成合议庭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原告廉*谦、被告南召县公安局委托代理人刘*、刘**、被告南召县人民政府委托代理人席囯阳到庭参加了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被诉具体行政行为为:2013年6月21日,被告南召县公安局以原告廉德谦到北京中南海附近非正常上访为由作出了召*(治)行罚决字(2013)第2553号《行政处罚决定书》,决定对原告行政拘留十日。原告不服,向南召县人民政府申请行政复议,南召县人民政府于同年9月5日作出了召政复决(2013)3号《行政复议决定书》,决定维持原行政行为。

原告诉称

原告诉称:2013年6月20日上午,原告与王**、刘**、秦**、许**,到北京国家规定的上访机构正常上访,行走途中被北京市公安局西城分局工作人员叫到其办公地点,问明情况后,并指导如何上访,后被被申请人等领到马家楼,说回家解决问题,又被送回县当地,送回后在没有证据证明原告等人非正常上访的情况下,非法将原告及秦**拘留10天,并给予行政处罚决定书,为此原告不服,提起行政复议,后经南召县人民政府复议后,再次作出维持召公(治)行罚决字(2013)第2553号行政处罚决定,原告仍感不服,认为被告南召县人民政府在受理原告申请复议过程中,应通过双方到场,进行双方举证听证,质证程序,确认案件事实后,方可作出行政复议决定,但南召县人民政府却违反程序,暗箱操作,未通知双方到场举证、听证、质证,捷径违反法定程序作出行政复议决定,为此原告认为南召县人民政府所作出的具体行政行为认定事实不清,证据不足,程序违法适用法律错误,对此实感不服,特向贵院提起行政诉讼,望依法作出公平、公正的裁决为感,否则继续上访上告,不达维权誓不罢休。故提起诉讼,请求宛城区人民法院依法撤销召公(治)行罚决字(2013)2553号行政处罚决定,及召政复决(2013)3号行下复议决定;赔偿原告被非法限制人身自由的误工费、精神损害抚慰金等计一万元的损失费;本案诉讼费及代理费和由此引起的一切费用由被告负担。

原告向法庭提交的证据为证人李大伟书面证言复印件一份、北京市公安局西城分局政府信息公开接待室登记回执复印件两份(被答复人秦**)。

被告辩称

被告南召县公安局辩称:2013年6月20日,廉**和秦*强到北京中南海周边地区非正常上访,扰乱了该地区的公共场所秩序。以上事实有廉**本人陈述、秦*强的陈述、北京市公安局西城分局训诫书、南**访局赴京非正常上访人员依法处理建议书等证据证实。综上所述,我局对该案处理程序合法,事实清楚、证据充分,依据法律正确;另,廉**的诉讼请求已超过了提起行政诉讼的期限。原告起诉无法律依据,故请求法院依法判决驳回原告诉讼请求。

被告南召县公安局向法庭提交的证据为南召县公安局治安大队对廉**扰乱公共场所秩序一案的行政处罚案卷一份,主要包括受案登记表、常住人口信息、对廉**的询问笔录、非正常上访人员依法处理建议书、廉**训诫书、行政处罚告知笔录、行政处罚决定书、被拘留人员家属通知书、执行回执等。

被告南召县人民政府辩称:2013年7月8日,廉**向南召县人民政府申请行政复议,请求撤销南召县公安局2013年6月21日作出的召*(治)行罚决字(2013)2553号行政处罚决定书。南召县人民政府于2013年7月12日依法立案。2013年7月15日,南召县公安局向南召县人民政府提交了行政复议答复书及行政执法案卷。经审查,南召县人民政府认为,南召县公安局作出的行政处罚决定认定事实清楚,证据充分,程序合法,内容适当,适用法律依据准确,依法应予维持;申请人廉**称被申请人非法限制人身自由的说法于实不符,南召县人民政府不予采纳;其要求赔偿损失、赔礼道歉的要求,于法无据,南召县人民政府一并予以驳回,不予支持。2013年9月5日,南召县人民政府下发召政复决(2013)3号行政复议决定书,决定维持南召县公安局2013年6月21日召*(治)行罚决字(2013)2553号行政处罚决定书,并告知:如不服本决定,可自接到本复议决定书之日起15日内向南**民法院提起行政诉讼。综上所述,南召县人民政府做出的行政复议程序合法,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依据准确,请予以维持,并请驳回原告廉**的诉讼请求。

南召县人民政府向法庭提交的证据为南召县人民政府(2013)召政复决字第3号行政复议案件卷宗一份,主要内容为立案登记表、行政复议申请书、行政处罚决定书、申请人身份证明、批示复印件、受理通知书、答复书、行政复议决定书、送达回证等。

原告提交的李**书面证言系证人证言,依法证人应出庭作证,本案中证人李**没有出庭接受质询,且书面证言为复印件,故该证据本院不予采信。原告所提交的其他两份证据系复印件,根据证据记载内容,也是有关机关针对案外人的申请出具的回复,与本案行政争议无关,故该部分证据本院不予采信。被告南召县公安局、南召县人民政府提交的证据为系行政机关在执法办案过程中制作的案件档案资料,原告虽对部分证据提出了异议,但没有提供相反证据推翻被告所举证据的证明效力,因被告提供的证据为国家机关依职权制作的公文文书及档案资料,在没有其他证据推翻的情况下,其证据效力本院予以认定。

依据有效证据及当事人当庭陈述,本院确认以下法律事实:

2013年6月20日上午10时43分,原告廉**在北京市中南海附近非正常上访被北京市公安局西城分局府右街派出所民警查获。该局于同日针对原告廉**的违法行为作出了(2013)第201306200262号《训诫书》,对原告的非法行为予以训诫。当天晚上,原告被南阳驻京信访工作人员接回南召。同年6月21日,原告回到南召县。

2013年6月21日,南召县信访局以原告赴京非正常上访为由建议公安机关对原告予以处理。同日,被告南召县公安局决定立案处理,并对原告进行了询问,制作了询问笔录。在公安机关询问时,原告认可自己到**安部、国**访局等地区上访的事实以及被北京市公安局西城分局府右街派出所民警查获的事实。当日,被告南召县公安局告知原告拟处罚的内容及原告享有的相关权利,并制作了行政处罚告知笔录,原告拒绝签字。当日,被告南召县公安局作出召公(治)行罚决字(2013)2553号《行政处罚决定书》,决定对原告行政拘留十日,并将决定书送达给原告,原告拒绝签字。被告南召县公安局办案民警以电话通知方式通知了原告家属其被拘留的事实,并于当日将原告送交南召县拘留所执行行政拘留。

同年7月8日,廉德谦向南召县人民政府申请行政复议,请求撤销南召县公安局2013年6月21日作出的召公(治)行罚决字(2013)2553号行政处罚决定书。南召县人民政府于2013年7月12日依法立案,并向原告及南召县公安局出具了《行政复议案件受理通知书》。2013年7月15日,南召县公安局向南召县人民政府提交了行政复议答复书及行政执法案卷。南召县人民政府于同年9月5日作出了召政复决(2013)3号《行政复议决定书》,决定维持原行政行为,并向原告及被告南召县公安局送达了该决定书。

本院认为

本院认为:《公安机关办理行政案件程序规定》规定,行政案件由违法行为地的公安机关管辖,由违法行为人居住地公安机关管辖更为适宜的,可以由违法行为人居住地公安机关管辖。本案中,原告廉**的住址为河南省南召县皇后乡郭庄村大庄组460号,该区域属于被告南召县公安局的公安行政管辖区域,其可以依法对廉**涉嫌违法的行为行使行政管理职权。根据本案查明的案件事实,原告廉**在北京市中南海周边地区上访,扰乱了该地区的公共秩序,这一事实有北京市公安局西城分局的训诫书足以证实,原告的该违法行为依法应予制裁。《中华人民共和国治安管理处罚法》第二十三条第一款第(二)项规定,扰乱公共场所秩序的,处警告或者二百元以下罚款;情节较重的,出五日以上十日以下拘留,可以并处五百元以下罚款。根据该法规定,原告廉**在中央国家机关驻地北京市中南海周边地区上访属于严重扰乱当地公共秩序,被告南召县公安局依据原告的违法事实及法律规定,对其处以行政拘留十日的行政处罚事实清楚、证据充分,符合法律规定。被告南召县公安局在作出本案所涉及的行政行为时,依法履行法定的告知义务,充分保障了原告的陈述及申辩权利,行政处罚程序经本院审查未发现不当之处。原告廉**不服处罚决定,依法申请行政复议,是其依法维护自身合法权益的合法行为,被告南召县人民政府依法应予受理并作出复议决定。本案中,被告南召县人民政府依法受理了原告廉**的行政复议申请,并通知了作出原行政行为的行政机关提出答复意见。根据行政复议法规定,行政复议机关对复议案件原则上采取书面审查的办法进行审理。被告南召县人民政府依法进行书面审查并作出维持原行政行为的行政复议决定符合法律规定。原告要求撤销原行政行为及行政复议决定的诉请,没有事实及法律依据,其诉讼请求本院不予支持。由于行政机关的行政行为时经本院司法审查,没有发现违法之处,因此,原告要求人民法院依法撤销被告的行政行为并判令被告赔偿损失的诉讼请求没有事实依据,也没有法律依据,故原告的该项诉讼请求本院不予支持。

综上,原告诉请没有事实及法律依据,本案经合议庭合议,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治安管理处罚法》第二十三条第一款第(二)项、《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复议法》第二十二条、《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第六十九条之规定,判决如下:

裁判结果

驳回原告廉德谦的诉讼请求。

案件受理费50元,由原告廉德谦承担。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判决书送达之日起十五日内向本院递交上诉状,并按对方当事人人数提交副本,并交纳上诉费50元,上诉于河南省**民法院。

裁判日期

二〇一五年十二月八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