裁判文书详情

喻**、喻**等与嵊州市人民政府行政复议一审行政判决书

2015.12.07绍兴市中级人民法院(2015)浙绍行初字第65号

审理经过

原告喻**、喻**、喻**、喻**、俞**、喻**、俞**因不服嵊州市人民政府行政复议一案,于2015年9月17日向本院提起行政诉讼。本院于2015年9月23日立案后,于法定期限内向被告送达了起诉状副本及应诉通知书。本院依法组成合议庭,于2015年11月12日公开开庭审理了本案。原告喻**、喻**、喻**、喻**、喻**、俞**及七原告共同委托代理人姜旭日,被告嵊州市人民政府委托代理人赵**及该单位负责人的委托代理人赵**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被告嵊州市人民政府于2015年9月5日对喻**、喻**、喻**、喻**、喻**、喻**、俞**等提出的行政复议申请作出《行政复议告知书》[嵊**(2015)35号],告知载明:1.信访和行政复议是两种不同的救济途径,分别受《信访条例》和《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复议法》调整。2015年6月6日,喻**通过政府信息公开申请的形式,要求嵊州市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以下简称嵊州市人社局)告知是否受理认定其为受父母冤案株连子女的申请。2015年6月18日,嵊州市人社局根据绍兴市人民政府2014年10月10日作出的《关于喻**信访事项复核意见书》,以《信访事项不再受理告知单》[嵊人社信告(2015)2号]的形式答复喻**。2015年8月10日,嵊州市人民政府根据查明的事实认定,喻**咨询的要求认定其为受父母冤案株连子女的事项,属信访已处理事项。故嵊州市人社局作出的告知行为属于依据《信访条例》处理信访事项的行为,不属于《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复议法》第六条规定的行政复议范围。2.嵊州市人社局系针对喻**的申请事项所作的答复,并未涉及喻**、喻**、喻**、俞**、喻**、俞**等六人,故上述六人亦不是本案适格的行政复议申请人。3.原告所述与公安机关、粮食局等行政机关正在进行行政复议或行政诉讼,嵊州市人民政府认为可以待案件处理完毕并获得可以认定原告为受父母冤案株连子女所需的证据后,与有关部门联系处理该事项。综上所述,原告的行政复议申请不符合《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复议法实施条例》第二十八条第(五)项规定的受理条件。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复议法》第十七条第一款的规定,嵊州市人民政府不受理原告提出的行政复议申请。

原告诉称

原告诉称:1.被告不受理行政复议申请的理由自相矛盾。被告一方面认识到“信访和行政复议是两种不同的救济途径,分别受《信访条例》和《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复议法》调整”,另一方面却将原告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复议法》规定的行政复议申请当作信访事项不予受理,原告申请的事项属于被申请人的职责范围。2.被告不予受理决定适用的事实依据错误。原告向被申请人嵊州市人社局提出履行法定职责的申请,嵊州市人社局作出的具体行政行为所产生的法律后果应由所有原告承担,原告当然享有行政复议和诉讼的权利。3.被告适用法律错误。《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复议法》第二十七条规定,行政复议机关在对被申请人作出的具体行政行为进行审查时,认为其依据不合法,复议机关有权处理的,应当在三十日内依法处理;无权处理的,应当在七日内按照法定程序转送有权处理的国家机关依法处理。处理期间中止对具体行政行为的审查,故被告认为原告正在与公安局、粮食局等行政机关进行行政复议和行政诉讼,认为“可以待案件处理完毕并获得可以认定你们为受父母冤案株连子女所需的证据后,与有关部门处理该事项”暴露了被告欺骗原告的真实目的。综上,被告作出的涉案行政复议决定违法。请求判令撤销被告嵊州市人民政府《行政复议告知书》[嵊**(2015)35号];判令被告承担案件受理费。

原告喻**、喻**、喻**、喻**、喻**、喻**、俞**向本院提交的证据有:

1.《恢复待遇申请书》,拟证明原告在2015年5月11日通过邮寄方式向嵊州市人社局提出书面申请,请求事项是要求认定各原告为因父母冤假错案受到牵连的子女,各项待遇予以补足;

2.《信访事项不再受理告知单》,拟证明原告申请行政复议行为;

3.《行政复议申请书》,拟证明原告在法定期限内依照行政复议法的规定提起行政复议申请,请求事项为“撤销被申请人2015年6月18日作出的《信访事项不再受理告知单》[嵊人社信告(2015)2号]和“要求认定各申请人为错假冤案牵连的子女”;

4.《行政复议告知书》,拟证明被告作出的具体行政行为不合法性;

5.会刊杂志文章《我的父亲喻**》,拟证明原告的父母亲是当年属于地下革命工作者,当年如何开展地下工作,冒着生命危险,证明当年的革命工作者非常不容易;

6.原浙江省劳动人事厅《关于部分受株连子女在农村劳动期间工龄计算问题的通知》[浙劳人教(1988)118号](系打印件),拟证明嵊州市人力资源和保障局认定受冤案的子女是由政府文件规定,相关事项不需要咨询,可以由原告提出申请。上述证据初证据6均为复印件。

被告辩称

被告嵊州市人民政府辩称,被告作出的涉案行政复议告知书适用法律、法规正确、证据确凿、程序合法。具体理由详述如下:1.原告向嵊州市人社局提出的请求事项系要求认定其为受父母冤案株连子女的事项,该事项已由嵊州市人社局于2014年5月27日作出《信访事项答复意见书》[嵊人社信答字(2014)29号],给予了明确答复,该答复已经被告及绍兴市人民政府复查、复核,分别作出《关于喻**信访事项复查意见书》[嵊政信查(2014)6号]和《关于喻**信访事项复核意见书》[绍市政信核(2014)44号]。据此,原告咨询的事项,属信访已处理事项,不属于《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复议法》第六条规定的行政复议范围。2.被告受理原告提出的行政复议申请后,被告在查明事实的基础上,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复议法》及《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复议法实施条例》,作出不受理其提出的行政复议申请程序合法,适用法律正确。3.嵊州市人社局系针对喻**的信息公开申请事项所作的答复,并未涉及喻**、喻**、喻**、俞**、喻**、俞**等六人,故上述六人亦不是适格的行政复议申请人。综上,请求依法驳回原告的诉讼请求。

被告于法定举证期限内向本院提供了作出被诉具体行政行为的证据、依据:

1.嵊**(2015)31号行政复议材料补正通知书、决定书、受理通知书、答复通知书及相关送达回证,拟证明被告作出《行政复议决定书》[嵊**(2015)31号]符合法定程序及本案行政诉讼中原告的目的是提出政府信息公开申请。

2.喻**在嵊政复(2015)31号行政复议案件中提供的行政复议申请书系信息公开申请书。

3.嵊州市人社局在嵊政复(2015)31号行政复议案件中提供的答复书、挂号信复印件、信息公开申请书、《信访事项不再受理告知单》[嵊人社信告(2015)2号]及送达回证、《信访事项答复意见书》[嵊人社信答字(2014)29号]、《关于喻**信访事项复查意见书》[嵊政信查(2014)6号]、《关于喻**信访事项复核意见书》[绍市政信核(2014)44号]。证据2-3拟证明下述事实:(1)被告作出嵊政复(2015)31号行政复议决定证据确凿。(2)喻**申请公开的事项系其向嵊州市人社局咨询是否受理认定其为受父母冤案株连子女的事项,业经嵊州市人社局信访答复,被告信访复查和绍兴市人民政府信访复核处理,故嵊州市人社局以《信访事项不再受理告知单》形式对喻**的相关申请进行告知,并无不妥。(3)《信访事项答复意见书》[嵊人社信答字(2014)29号]表明,嵊州市人社局已于2014年即已履行对喻**等人所提出申请进行审查的职责。(4)嵊州市人社局就喻**的信息公开申请书作出的《信访事项不再受理告知单》[嵊人社信告(2015)2号],已履行了信息公开的职责。

4.行政复议告知书[嵊政复(2015)35号]及送达回证,拟证明被告作出嵊政复(2015)35号行政复议告知符合法定程序。

5.喻**在嵊政复(2015)35号行政复议案件中提交的行政复议申请书、身份证明复印件、信访事项不再受理告知单[嵊人社信告(2015)2号],拟证明喻**提起行政复议的事实。

6.嵊州市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作出的《信访事项答复意见书》[嵊人社信答字(2014)29号]、被告作出的《关于喻希亭信访事项复查意见书》[嵊政信查(2014)6号]、绍兴市人民政府作出的《关于喻希亭信访事项复核意见书》[绍市政信核(2014)44号],拟证明被告作出嵊**(2013)35号行政复议告知证据确凿。

本院查明

经庭审质证,本院对上述证据认证如下:一、对原告提交的证据。证据1中申请事项包括要求认定申请人系受冤案株连子女,与证据2告知喻**等人请求认定受冤案株连子女的事项相一致,被告对该证据的真实性没有异议、关联性有异议,本院对上述两证据证明的事实予以确认;证据3、证据4,被告无异议,本院予以确认;证据5,被告对该证据的真实性没有异议,但认为与本案不具有关联性,本院认为,该证据系原告喻**所撰写并刊登于机关杂志,就其关联性本院不予确认。证据6,被告对其真实性、关联性有异议,本院认为,原浙江省劳动人事厅下发的《关于部分受株连子女在农村劳动期间工龄计算问题的通知》的事实应予以确认,但该通知系对受株连子女在农村劳动期间如何计算工龄问题的答复,故该证据不能证明原告提出的认定为受父母冤案株连子女的申请具有法律依据,且原告提交的系打印件,内容的真实性无法核实,对该证据不予确认。二、对被告提供的证据。原告以被告行政机关负责人未出庭,出庭人员不具有出庭资格为由,对被告提供的证据不予质证。本院认为,被告提交的证据系在举证期间依法向法院提交,证据提交程序合法。关于出庭人员的问题,《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第三条第三款规定:被诉行政机关负责人应当出庭应诉。不能出庭的,应当委托行政机关相应的工作人员出庭。因此,行政机关负责人不能出庭的,应当委托行政机关相应的工作人员出庭。本案中,嵊州市人民政府法制办副主任赵**受行政机关负责人指派出庭,且在被告嵊州市人民政府提交的《指派书》中,对负责人不能出庭的原因进行了说明,符合《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第三条第三款规定。除被诉行政机关负责人外,被告还委托了代理人出庭参加庭审,且被告代理人手续齐全,不存在原告述称出庭人员不具有出庭资格的问题。本院就行政机关负责人出庭问题当庭向原告进行了释*。原告在本院释*后仍拒绝对被告提交的证据予以质证,应视为放弃质证。证据1、证据2、证据3系嵊州市人民政府嵊政复(2015)31号复议案件相关资料,对该事实,本院予以确认。但与本案不具有关联性,不予采信。证据4、证据5、证据6具备证据三性,可以证明相关待证事实,予以采信。

经审理查明,2015年8月28日,七原告喻希朝、喻**、喻**、喻**、俞**、喻**、俞**向被告嵊州市人民政府申请行政复议,请求撤销《信访事项不再受理告知单》[嵊人社信告(2015)2号],并责令嵊州市人社局认定七原告为父母冤案株连子女。2015年9月5日,被告嵊州市人民政府作出《行政复议告知书》[嵊**(2015)35号],以七原告的行政复议申请不符合《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复议法实施条例》第二十八条第(五)项规定的受理条件为由,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复议法》第十七条第一款的规定,不受理喻希朝、喻**、喻**、喻**、俞**、喻**、俞**的行政复议申请。

另查明,原告喻**、喻希朝曾向浙江省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厅反映要求落实受株连子女政策的信访事项,2014年5月19日该厅将该信访事项转至嵊州市人社局处理。嵊州市人社局于2014年5月27日作出《信访事项答复意见书》[嵊人社信答字(2014)29号],以申请人没有提供从城镇下放到农村的户籍迁移证,不予认定申请人为受冤假错案株连的子女。喻**不服该信访事项答复意见,向嵊州市人民政府申请复查,嵊州市人民政府于2014年7月21日作出《关于喻**信访事项复查意见书》[嵊政信查(2014)6号],决定维持嵊州市人社局作出的《信访事项答复意见书》[嵊人社信答字(2014)29号],喻**不服该复查意见,向绍兴市人民政府申请信访复核,绍兴市人民政府于2014年10月10日作出《关于喻**信访事项复核意见书》,决定维持嵊州市人民政府《关于喻**信访事项复查意见书》[嵊政信查(2014)6号]并明确本意见为该信访事项处理的终结意见。

本院认为

本院认为:《信访事项不再受理告知单》[嵊人社信告(2015)2号]告知对象为喻**等,因此该《信访事项不再受理告知单》告知对象并不仅限于喻**一人,结合被告提交的《信访事项处理意见书》、《关于喻**信访事项复查意见书》、《关于喻**信访事项复核意见书》及原告提交的《恢复待遇申请书》等证据,足以证明嵊州市人社局的告知对象为喻尧天子女即本案的七原告。据此,被告作出的《行政复议告知书》[嵊**(2015)35号]中认定“嵊州市人社局系针对喻**的申请事项所作的答复,并未涉及喻**、喻**、喻**、俞**、喻**、俞**等六人,故上述六人亦不是本案适格的行政复议申请人”与事实不符,本院不予支持,并对认定的事实应予指正。本案中,七原告亦明确曾为解决要求认定受父母株连子女问题进行过信访,嵊州市人社局、被告、绍兴市人民政府针对原告喻**提出的信访事项,已依据《信访条例》、《浙江省信访事项复查复核办法》作出信访处理。七原告申请行政复议的请求事项之一为要求撤销《信访事项不再受理告知单》,该告知系行政机关按照《信访条例》对已经出具终结意见之信访事项作出的告知,系行政机关履行信访处理的职责;请求事项之二为责令被申请人受理申请人提出的认定各申请人为受父母冤案株连子女,因该请求事项属落实政策问题,故不属于《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复议法》第六条规定的行政复议范围。《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复议法实施条例》第二十八条规定:“行政复议申请符合下列规定的,应当予以受理:……(五)属于行政复议法规定的行政复议范围;……”,因上述七原告行政复议申请不属于行政复议法规定的行政复议范围,据此,被告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复议法》第十七条的规定,告知七原告喻**、喻**、喻**、喻**、俞**、喻**、俞**对其行政复议申请不予受理,于法有据。综上,原告喻**、喻**、喻**、喻**、俞**、喻**、俞**诉请于法无据,本院不予支持,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第六十九条之规定,判决如下:

裁判结果

驳回原告喻**、喻**、喻**、喻**、俞**、喻**、俞**请求判令撤销被告嵊州市人民政府作出的《行政复议告知书》[嵊**(2015)35号]并由被告嵊州市人民政府承担案件受理费的诉讼请求。

案件受理费50元,由原告喻**、喻**、喻**、喻**、俞**、喻**、俞**负担。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收到本判决书之日起15日内,向本院递交上诉状,并按对方当事人的人数提交副本,上诉至浙江省高级人民法院。在递交上诉状时,应预交上诉案件受理费50元至浙江省高级人民法院(开户行:中国农业**行营业中心;户名:浙江省财政厅非税收入结算分户;账号:19000101040006575401001。汇款时应同时注明一审案件案号)。在上诉期限届满之日起7日内仍不预交并且未在上诉时依法申请司法救助的,按自动撤回上诉处理。

裁判日期

二〇一五年十二月七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