裁判文书详情

合山市河里镇羊樟村上羊角屯第3村民小组、合山市河里镇羊樟村上羊角屯第4村民小组等与合山市林业局资源行政管理-林业行政管理二审行政判决书

2015.12.28来宾市中级人民法院(2015)来行终字第65号

审理经过

上诉人上羊角屯第3、4、5、6村民小组因林业行政许可纠纷一案,不服合山市人民法院于2015年10月15日作出的(2015)合行初字第7号行政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本院于2015年11月26日立案受理,依法组成合议庭审理了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一审法院查明

一审法院经审理查明,被告曾经于2015年3月24日、25日向第三人黄**发放合山市采字(2015)0318001至0318005、0324010至0324019号林木采伐许可证,上述15份许可证均系合山**办公室人员谢**填具并在证上的发证人栏签署其名。第三人黄**因采伐准备工作准备不足,担心无法在有效期限内完成采伐,于2015年4月13日向被告提出注销上述15份《采伐许可证的申请》,被告于同年4月14日依法向第三人下达了《林木采伐许可证收回注销通知书》,并依法对已核发的上述《林木采伐许可证》予以收回注销。2015年5月15日,第三人向被告提出林木采伐申请,并按规定提交了《林木采伐申请审批表》、《林木采伐申请表》、《林木权属证*》、羊**民委的《证*》、《合同书》、《补充合同》、《合山市河里镇羊樟村上羊角屯2015年伐区调查设计说明书(工业原料林主伐)》等相关申请材料。被告经形式上审核,认为林木权属清晰,无土地和林木权属纠纷,有负责伐区调查设计单位、乡镇林业站签署同意意见,符合给予办理采伐许可证条件,即按程序到林地所在村委进行为期7天的公告公示,至2015年5月28日公告期满后,无人提出异议。2015年6月4日,被告林*资源管理机构负责人即签署“申请材料齐全,拟同意申请,报局领导审批决定”,被告单位领导于2015年6月5日在《集体(个人)林木采伐申请审批表》上的“领导审批”栏签署“经局领导班扩大会讨论决定,同意采伐申请。”被告下属的合山**办公室人员依据经被告领导审批的《集体(个人)林木采伐申请审批表》等材料,填制合山市采字(2015)0610025号至(2015)0610038号以及(2015)0609034号共15份《林木采伐许可证》,因电脑设计在林木权属栏只有“国有”和“集体”二个选项,点击为“国有”,在林权证号(证*)上,因无林权证,经办人未填。上述许可证通过电脑打印出来后,在相应的格式栏加盖了“广西壮族自治区林业厅林木采伐管理专用章”,“合山市林木采伐管理专用章”,因当时谢**公休,鉴于当年3月份发给第三人的15份砍伐证系谢**经办发放,其科室人员韦**在发证人栏签写上谢**名字。2015年6月10日,在向第三人送达上述15份《林木采伐许可证》时,第三人只亲自签名领取0610034号一本证,其余14本证均由其委托的代理人覃**签名领取。2015年6月29日,原告召开本组村民会议,认为被告发放的林木采伐许可证违法,应予撤销,承包合同违法、无效,会议达成了推举各小组长、委托律师通过诉讼解决问题的意见。2015年7月6日,原告书面向被告作出《关于请求收缴涉及上羊角屯第三、四、五、六组林地林木采伐许可证并中止采伐的意见书》,认为林地权属存在争议,被告发放林木采伐许可证违法,请求收缴已发放林木采伐许可证并中止采伐直至问题解决清楚为止。同年7月15日,被告向原告作出书面答复,以被告发放《林木采伐许可证》具体行政行为合法、有效,所审批砍伐的林地、林木权属明确,不存在争议为由,不予撤销和收缴上述林木采伐许可证。原告不服该答复意见,遂诉至法院。本案庭审中,原告因被告已在本案诉讼前收回注销了2015年3月24日、25日向申请人第三人发放的15份林木采伐许可证,当庭表示放弃对该15份许可证的诉请。

另查明,1991年11月,上羊角屯与被告合山市林业局签订了一份《土地入股合同书》,另有《林场与有关村屯无偿用工规定》、《联营林场多方职责》,约定上羊角屯将本屯林荒山荒地加入被告林场股份,各农户投工投劳折价入股。2007年12月3日,作为乙方的第三人黄**与作为甲方的原告合山市河里乡羊樟村村民委上羊角屯签订了土地承包合同,合同约定:甲方将本屯现有工程林地承包给乙方营造速生桉林,承包金按实际造林面积计算,承包金单价为每亩每年15元,承包期为2009年1月1日起至2028年12月31日止;乙方在现有工程林股份分红资金基础上补足资金,给羊樟村上羊角屯修筑一条路面宽度3.5米,厚度18厘米,长2.5公里,从羊**民委到上羊角屯的水泥路。合同附有上羊角屯工程林林地承包位置图和上羊角屯各屯农户代表同意林地承包签名表。2008年12月12日,双方签订了一份补充合同,约定承包金自2012年1月1日开始计收。2009年初,第三人按合同约定将水泥路修好,并投入人力、物力、财力在承包地上种植桉树。2012年8月18日,原告给第三人出具一份凭据,凭据上载明第三人承包的林地南面以上羊角屯与下羊角屯地界为准,北面以到原河里矿风井为准,总面积为880亩,年承包金为13320元。2012年8月19日,第三人将2012年1月至2014年12月共三年的林地承包金39960元交给原告。2013年4月,第三人欲砍伐已成材的尾叶桉,但在办理砍伐证时,原告方的部分村民以承包合同无效为由,阻止第三人办理砍伐证。被告以承包林地存在纠纷为由,未批准颁发砍伐证。双方纠纷经合山市河里乡人民政府调解未果。第三人认为与原告签订的合同有效,遂向一审法院提起请求确认合同有效的诉讼。一审法院受理后,于2014年6月18日作出(2014)合民初字第22号民事裁定书,认定第三人与原告签订的合同依法成立生效,在未经人民法院或者仲裁机构撤销或者确认无效之前,应推定该合同有效,在合同相对方即本案原告没有提出不履行合同,也没有对该合同的效力提出异议的情况下,第三人和原告签订的林地承包合同并不存在民事纠纷,第三人诉请对有效的合同要求确认效力,不属于人民法院受理案件范围,因此依法驳回了第三人的起诉。2015年8月5日,被告向原告作出《关于羊**民委上羊角屯群众反映集体土地入股未见分红情况的答复》,认可原告所反映的土地入股事实,还说明被告于2008年开始采伐林地上湿地松林木,并足额支付了上羊角屯的土地入股分红款8.38万元,该分红款虽然没有直接给上羊角屯,但是由第三人直接领用于修筑水泥路,该水泥路于2009年修筑好并交付使用。由于原告各农户投工投劳情况无证据证明,被告无法认定原告投工投劳作价入股部分的分红返还。又查明,至今合山市人民政府至今尚没有制定相关可以证明林木权属的有效材料规定。

一审法院认为

一审法院认为,被告系合山市林业行政主管部门,具有核发辖区范围内《林木采伐许可证》主体资格,负有对申请人提交的相关办证材料作形式审查的职责。在程序方面,纵观本案被告核发给第三人林木采伐许可证过程,被告接到第三人提交的林木采伐申请表后,经审核第三人提交的《合同书》、《补充合同》、村委、镇政府、镇林业站等的证明,审查提交的伐区调查设计材料符合形式要件要求后,进行公示及公告,经内部各相关部门负责人审批,最后交由负责发证的林证管理人员打印发证,并将许可证颁发给第三人及其委托代理人签收,程序合法。在主要证据及事实方面,第三人虽然没有林权证,又没有合山市人民政府制定有相关可以证明林木权属的有效材料的情况下,根据《森林法》第二十七条第四款规定,以《合同书》为主要权属来源依据,并参考当地村民委、镇政府林业站、镇政府出具的《证明》等依据,综合这些系列材料作为《林木权属证明》,合理合法。原告系本案林地所有人,又与第三人存在承包合同关系,系与本案有利害关系人,其有本案诉讼主体资格。原告称没有得到与被告签订的《土地入股合同书》中约定的土地入股分红款,既不是事实,也与本案所涉林木权属来源的《合同书》无关;本院(2014)合民初字第22号民事裁定书,驳回第三人要求确认其与原告签订的《合同书》有效的诉讼请求,并不等于确定合同无效,这在该裁定书中已作了充分说明,故原告称与第三人签订的承包合同无效,不予支持。第三人已按合同规定履行了修路、交付承包租金等义务,不存在不履行合同事实。因此,原告所诉事项均不涉及本案林木权属问题,不存在林木权属纠纷,在有充分证据可证明本案林木属于第三人个人所有的情况下,虽然《林木采伐许可证》存在误填为林木权属为“国有”、发证人员与签名人员不是同一人等瑕疵,但并不影响所发放给第三人林木采伐许可证的行政行为的合法性。在法律法规依据方面,被告实施本案行政行为与《森林法》、《广西壮族自治区林木采伐管理办法》及《广西林业厅复函》相适。综上,被告核发给黄**的林木采伐许可证的行政行为主体合格,证据确凿,适用法律、法规正确,符合法定程序。原告诉请撤销被告核发给第三人的林木采伐许可证,于法无据,理由不充分,不予支持。判决驳回原告合山市河里镇羊樟村上羊角屯第3、4、5、6村民小组的诉讼请求。

上诉人诉称

上诉人上羊角屯第3、4、5、6村民小组上诉称,1、一审法院判决查明与事实不符。判决书上对多处事实的认定没有证据证明,也没有得到上诉人的认可;2、一审法院在程序上认定被上诉人发证程序合法是错误的。所颁发的采伐证上发证人员的签名是假冒的;采伐证上的填写存在错误并漏填证号证明等;3、第三人没有林权证,一审法院承认第三人提供的证据存在瑕疵却又作为定案依据;4、一审法院判决违法,在第三人向被上诉人申请采伐证时没能提供林木权属证明的材料的情况下,仍认定被上诉人的行政行为合法等,请求二审法院撤销一审法院判决。

被上诉人辩称

被上诉人合山市林业局答辩称,1、被上诉人向第三人黄**核发的采伐许可证事实清楚,依据充分,一审法院认定事实及判决充分体现了“以事实为依据,以法律为准绳”的原则,第三人按规定提交了完整的申请材料,经被上诉人审核,符合核发采伐条件;2、上诉人上羊角屯第3、4、5、6村民小组提出的所谓异议,与涉案林木的权属无关,也未能提出任何相关异议的有效证据,所称争议地在承包责任制时已分得没有任何有效证据证明;3、上诉人所主张承包合同的问题不是本案审理的范围,不影响到承包林地的林木权属问题;4、被上诉人给第三人核发林木采伐许可证符合法定程序,被上诉人依据相关法律法规对第三人的申请材料进行了核准,程序合法,所颁发的采伐证是真实有效的等,请求二审法院予以维护一审法院的判决。

一审第三人黄**未作答辩。

本院查明

经审查,本院确认一审判决认定的证据合法有效,可作为定案依据。据此,本院查明的事实与一审判决查明的事实一致。

本院认为

本院认为,被上诉人合山市林业局具有作出本案被诉具体行政行为的主体资格。被上诉人合山市林业局根据第三人黄**的申请和提交的申请材料,按照相关法定程序进行了核对审查,确认第三人黄**所申请砍伐的林木权属清楚,没有纠纷争议,并进行了公示和公告,虽然被上诉人合山市林业局在采伐证的内部制作程序上存在一些瑕疵,但并不影响被上诉人核发给第三人黄**的林业采伐许可证的有效性。上诉人上羊角屯第3、4、5、6村民小组上诉所称被上诉人合山市林业局的颁证程序违法,没能提供充分证据予以证明,其上诉理由不成立,依法不予支持;一审法院判决驳回上诉人上羊角屯第3、4、5、6村民小组的诉讼请求正确,依法应予维持;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第八十九条第一款第(一)项的规定,判决如下:

二审裁判结果

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本案二审案件受理费50元,由上诉人上羊角屯第3、4、5、6村民小组负担。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裁判日期

二〇一五年十二月二十八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