裁判文书详情

广元市朝天区朝天镇仇坝村一组诉广元市朝天区水务局行政许可一案二审行政判决书

2015.12.04广元市中级人民法院(2015)广行终字第39号

审理经过

上诉人广元市朝天区朝天镇仇坝村一组(以下简称仇坝村一组)因与被上诉人广元市朝天区水务局及第三人广元市**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碧**司)、广元市**发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凯**司)行政许可及行政赔偿一案,不服四川省旺苍县人民法院(2015)旺苍行初字第11号行政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本院于2015年8月19日受理后,依法组成合议庭,于2015年10月23日公开开庭审理了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一审法院查明

原审法院查明,羊木河流经广元市朝天区朝天镇,其仇坝段、吴**河道,在原告仇坝一组境内。1952年土地改革时,该河段内有原告仇坝一社村民的河滩地。1958年涨洪水后该河段的河滩地逐年演变为河道。2009年,朝天区人民政府决定将朝天区境内羊木河、卢家河上段、卢家河下段、石家坝、陈**、仇**处的砂石开采权,以公开招标拍卖的方式出让,并委托广元**有限公司依法拍卖。2009年11月4日,广元**有限公司发出关于朝天区河道砂石开采权拍卖出让公告。2009年11月25日,在拍卖会上,第三人碧**司以720万元的最高价竟得位于羊木河右岸仇坝河坝段的采砂权。2009年12月3日,碧**司缴清了拍卖价款720万元。2009年12月10日,广元**务农机局向碧**司颁发了川准采证字(2009)第0104031号河道采砂许可证。

2012年1月17日,因朝天区工业园区堤防建设需要,朝天区人民政府决定,将羊木河朝天镇仇坝村到明月村公路以上到吴**的砂石资源配置给凯**司。据此,朝天水务局于2012年1月17日向凯**司颁发川准采证字(2012)第0704002号采砂许可证。

上诉人诉称

砂石资源拍卖、配置后,被告朝天水务局先后与第三人碧**司、凯**司签订了河道采砂权有偿出让合同。随后,第三人碧**司、凯**司先后进场作业。在此期间,原告以采砂损毁其树木、土地,抽水设施、河堤等为由,多次向相关部门反映情况,相关部门主持召开了专门会议,并就此作了回复。原告认为第三人的采砂行为是由朝天区人民政府批准的,遂于2014年8月11日(经广**级法院指定管辖)向本院提起行政诉讼,要求确认朝天区人民政府的行政行为违法、赔偿损失509万元并恢复河道、土地、河堤、堤灌原貌。本院审理后于2014年11月6日依法裁定驳回原告的起诉。原告不服本院裁定,向广元**民法院提起上诉,广元**民法院于2015年1月16日裁定驳回上诉,维持原裁定。2015年5月29日,原告又以朝天水务局为被告,向本院提起行政诉讼,要求确认朝天水务局颁发的采砂证的行为违法并承担赔偿责任。

原审法院认为,《中华人民共和国矿产资源法》第三条第一款规定u0026amp;amp;ldquo;矿产资源属于国家所有。u0026amp;amp;hellip;地表或者地下的矿产资源的国家所有权,不因其所依附的土地的所有权或者使用权的不同而改变u0026amp;amp;rdquo;。本案讼争的仇坝河河道的砂石资源是矿产资源的一种,是属于国家所有的自然资源,原告仇坝村一组对其并不具有所有权。《中华人民共和国矿产资源法实施细则》第五条第一款规定u0026amp;amp;ldquo;对矿产资源的勘察、开采实行许可证制度,u0026amp;amp;hellip;u0026amp;amp;rdquo;。《中华人民共和国水法》第三十九条第一款规定u0026amp;amp;ldquo;河道采砂实行许可制度,u0026amp;amp;hellip;u0026amp;amp;rdquo;。《中华人民共和国河道管理条例》第五条第一款规定u0026amp;amp;ldquo;国家对河道实行按水系统一管理和分级管理的原则u0026amp;amp;rdquo;、第三款规定u0026amp;amp;ldquo;其他河道由省、自治区、直辖市或者县的河道主管机关实施管理u0026amp;amp;rdquo;。本案中,被告朝天水务局作为朝天区的水务行政管理机关,对其辖区内的羊木河依法享有管理职权,其对羊木河道内的沙石开采权进行审查并颁发许可证的行为,是其依法履行职责的行为。被告朝天水务局在为第三人颁发采砂许可证的过程中,按照规定程序,进行了公开拍卖、资源行政配置等程序,签订出让合同、依法收取了第三人的资源有偿使用费、保证金后,才为第三人颁发许可证,其许可程序合法。原告要求确认被告颁发采砂许可证的行为违法,缺乏事实和法律依据,本院不予支持。要求被告赔偿其损失的诉讼请求,因被告朝天水务局的行为并未违法,其请求本院不予支持。原审法院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第六十九条,判决驳回原告广元市朝天区朝天镇仇坝村一组的诉讼请求。

仇坝村一组上诉称,朝天区水务局颁发的(2009)第0104031号采砂许可证违法、超越行政许可权限;(2012)第0704002号采砂许可证是以工业园区回填为借口由私人老板在河道内采金;(2012)第0704002号采砂许可证到期后,被上诉人又以该证及两份《会议纪要》文件为依据,对土地资源进行二次变卖,对原告土地及财产造成破坏;一审法院程序违法,上诉人起诉的是土地侵权,但一审未确定河荒地的土地权属关系。故请求:1、撤销旺**法院(2015)旺苍行初字第11号行政判决;2、确认川准采证字第(2009)第0104031号采砂许可证许违法;3、确认川准采证字(2012)第0704002号采砂许可证超期使用;4、判令被上诉人赔偿土地资源损失费800万元、树木损失费9万元、维权误工损失28000元、从信访到行政诉讼期间的代理费、误工费、车旅、文印费等25000元;5、判令被上诉人恢复土地原貌、河堤、抽水设施、过河问题;6、由被上诉人承担全部诉讼费用。

被上诉人辩称

被上诉人朝天区水务局辩称,水务局颁发采砂许可证行为合法,上诉人的起诉已超过法定起诉期限,请求驳回上诉请求。

本院查明

二审中,双方未提交新证据,对一审查明的事实予以确认。同时查明,川采证字(2012)0704002号采砂许可证的采砂期为2012年1月至2012年4月。2012年4月许可到期后,凯**司对因采砂占用的上诉人的土地进行了补偿,对占用的河荒地进行了恢复,2012年5月,包括上诉人代理人本人在内的村民代表、仇坝**员会在凯**司河道验收及保证金退领申请表上签署u0026amp;amp;ldquo;恢复满意u0026amp;amp;rdquo;u0026amp;amp;ldquo;恢复合格u0026amp;amp;rdquo;字样。2012年11月,上诉人认为凯**司持川采证字(2012)0704002号采砂许可证再次采砂,遂在采砂现场进行阻工并就凯**司持过期采砂许可证非法采砂及其引起的过河难、引水难问题向广元市朝天区人民政府、朝天区水务局、信访局等相关部门反映、投诉。另查明,一审行政起诉状的落款时间为2015年1月29日,本院于2015年4月17日作出(2015)广行管字第10号指定管辖决定,将该案指定旺苍县人民法院管辖。

本院认为

本院认为,本案的争议焦点为仇坝村一组的起诉是否超过起诉期限。本案中,川采证字*(2009)0104031号采砂许可证作出时间为2009年12月10日,川采证字*(2012)0704002号采砂许可证的作出时间为2012年1月17日,2012年4月该证到期后,凯**司对占用的上诉人的河滩地进行了恢复,2012年5月,包括上诉人代理人本人在内的村民代表对河道恢复进行了签字确认,2012年11月,上诉人又以凯**司持过期采砂许可证非法采砂引起的过河难、引水难问题向广元市朝天区人民政府、朝天区水务局等部门反映、投诉,综合上述事实可以认定上诉人至迟在2012年5月底前应该知道川采证字*(2012)0704002号采砂许可证的内容。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第四十六条u0026amp;amp;ldquo;因不动产提起诉讼的案件自行政行为作出之日起超过二十年,其它案件自行政行为作出之日起超过五年提起诉讼的,人民法院不予受理u0026amp;amp;rdquo;以及《最**法院关于执行﹤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四十一条u0026amp;amp;ldquo;行政机关作出具体行政行为时,未告知公民、法人或者其它组织诉权或者起诉期限的,起诉期限从公民、法人或者其它组织知道或者应当知道诉权或起诉期限之日起计算,但从知道或者应当知道具体行政行为内容之日起最长不得超过2年u0026amp;amp;rdquo;的规定,上诉人至迟应在2014年12月10日前对川采证字*(2009)0104031号采砂许可证提起诉讼,在2014年5月底之前就川采证字*(2012)0704002号采砂许可证提起诉讼,上诉人在2015年1月29号之后才就两证一并提起诉讼已超过法定起诉期限。一审法院未对上诉人起诉是否超过起诉期限进行审查属于认定事实不清。

上诉人在二审中提出的关于确认川准采证字(2012)第0704002号采砂许可证超期使用系二审中新增加的诉讼请求且属于民事纠纷,不属于本案审查范围;本案系行政许可纠纷,土地权属亦不属于本案审查范围,上诉人关于一审法院未就土地进行确权属于程序违法的主张不能成立,不予支持。

综上,一审法院认定事实错误,应予改判,上诉人的起诉不符合法定条件,应予驳回,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第八十九条第一款第(二)项、《最**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三条第一款第(二)之规定,裁定如下:

二审裁判结果

一、撤销旺苍县人民法院(2015)旺苍行初字第11号

行政判决;

二、驳回广元市朝天区朝天镇仇坝村一组的起诉。

本裁定为终审裁定。

裁判日期

二〇一五年十二月四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