裁判文书详情

新疆国瑞经贸**治州国土资源局、第三人博尔塔拉蒙古自治州阿拉山口林业局不服采矿权行政许可及行政赔偿一案行政再审裁定书

2015.12.02新疆维吾尔自治区高级人民法院(2015)新行监字第66号

审理经过

再审申请人新疆**限公司因与博尔**治州国土资源局、原审第三人博尔塔拉蒙古自治州阿拉山口林业局采矿权行政许可及行政赔偿一案,不服博尔塔拉蒙古**人民法院(以下简称博州中院)(2015)博中行终字第5号行政赔偿判决书,向本院提出再审申请。

再审申请人称/抗诉机关称

再审申请人新疆**限公司申请再审称,一、被申请人颁发及延续采矿许可证的行政行为内容违法、程序违法。1、依据原审第三人提供的公益林设计图,博**业局出具的《关于新疆国**任公司阿拉山口1号砂石料矿有关问题的说明》以及原审第三人在(2012)博中民二初字第4号案件庭审中所作的确认等证据,可证明,阿拉山口重点公益林管护工作在2004年就开始实施,涉案采矿区位于公益林范围内。被申请人在涉案矿区拍卖前未与相关林业部门协调,亦未经过审批占用林地。2、根据《新疆维吾尔自治区国家级公益林管护办法》第十六条,《新疆维吾尔自治区矿产管理条例》第三十五条的规定,被申请人拍卖不允许采矿的公益林用地的行政行为违法。3、根据《森林法实施条例》第十六条第一项规定,开采矿藏需要占用林地的,用地单位应当向县级以上人民政府林业主管部门提出用地申请,未经林业主管部门审核同意的,土地行政主管部门不得受理建设用地申请。据此,被申请人在未征得林业部门审核同意就单方挂牌拍卖,程序上不符合法律规定。4、《森林法实施条例》第十六条第二项规定,“勘察、开采矿藏等需要占用、征用林地面积70公顷以上,由**务院林业主管部门审核。”本案涉案矿区面积为521公顷。被申请人在未履行审批手续的情况下无权处置涉案矿区,被申请人组织拍卖并颁发采矿许可证的行为系越权行为。5、被申请人作为国家行政机关,具有公信力,其委托拍卖的标的物应当无瑕疵且具有可操作性。在拍卖资源程序不合法、权利本身具有瑕疵的情况下,在拍卖文件中要求竞买人自行办理相关手续系属无效,不能以此为由证实行政行为的合法性。6、再审申请人基于被申请人的违法行为不能实现合同目的,要求被申请人返还拍卖款及费用合情合理。二、原审判决认定事实有误,适用法律不当、理由牵强。1、根据相关森林管理法律法规,占用林地就应当履行审批手续。被申请人应当举证证明涉案矿区所依附土地并非林地,或提供其履行审批义务的证据。2、再审申请人并未采挖涉案矿产,现场可以为证。并且本案审查的是被申请人的行政行为是否合法有效。即便有局部采挖或者再审申请人起诉动机系经营不善,都不能成为再审申请人行政行为违法和不承担赔偿责任的抗辩理由。3、早在2009年,阿**林业局就已经明确禁止在该矿区开采。根据原审第三人出具的说明以及《关于新疆**限公司阿拉山口1号砂石料矿有关问题的现场调研情况及处理意见的报告》,最起码在2010年,阿**林业局在该区域实施了营造林(封育)项目。二审判决认定在第一个采矿期林业局未禁止再审申请人开采不符合事实。4、在第二个采矿期,林业部门并未书面通知再审申请人办理矿区征用林地相关手续并进行采矿,再审申请人也没有拒绝签收通知书并不予办理。原审认定该事实无依据。且阿拉山口林业部门的事后通知行为不能证明被申请人的行政行为合法。综上,被申请人的违法行政行为严重侵害了再审申请人的合法权益,请求高院依法撤销博**院(2015)博中行终字第5号行政赔偿判决书,对本案依法提起再审。

本院认为

本院认为,(一)本案系当事人在提起行政诉讼的同时一并提起行政赔偿的案件,法院在审理时,应当首先对行政行为的合法性进行全面审查。再审申请人主张被申请人颁发涉诉采矿许可证的行政许可行为违法,原审法院应当从被申请人实施行政许可是否符合法定的权限、条件和程序等诸方面审查被诉行政行为的合法性。被申请人对作出的行政行为负有举证责任,再审申请人有权举证证明该行为违法,但不因此免除行政机关的举证责任。原审仅对国**司关于涉案采矿许可证有瑕疵、事实上无法开采的理由进行了分析认定,而未对被诉行政行为的合法性进行审查,审查方式明显不当。

(二)在行政赔偿诉讼中,行政机关的行政行为违法且对相对人的合法权益造成损害的,应当予以赔偿,但赔偿的损失与行政机关的违法行政行为之间应当存在因果关系。行政行为的相对人应当对其主张的损失数额承担举证责任,行政机关有权提供不予赔偿或者减少赔偿数额方面的证据。

(三)行政行为不违法,但事实上不能履行的,行政机关应当给予补偿。行政机关作出行政许可,相对人有理由相信该行政许可可以依法实施,即实施该许可不存在法律上的障碍,其获得的许可利益可以得到法律上的保障。如因客观情况,相对人获得的许可事实上无法履行,或者相对人获得的许可事实上已经被改变,致使相对人的信赖利益得不到保障,行政机关对此应当承担补偿责任。

另外,根据《最**法院关于审理行政赔偿案件若干问题的规定》第三十五条的规定,“人民法院对单独提起行政赔偿案件作出判决的法律文书的名称为行政赔偿判决书、行政赔偿裁定书或者行政赔偿调解书。”本案系一并提出的行政赔偿案件,文书的名称不应适用上述规定。

综上,原审判决认定事实不清,适用法律错误,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第九十一条第(三)、(四)项的规定,裁定如下:

再审裁判结果

一、本案指令博尔塔拉蒙古**人民法院再审;

二、再审期间,中止原判决的执行。

裁判日期

二〇一五年十二月二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