裁判文书详情

上诉人王国庆与被上诉人南京市建邺区人民政府莫愁湖办事处、南京市建邺区城市管理行政执法局行政强拆行为违法一案的行政裁定书

2015.12.16南京市中级人民法院(2015)宁行终字第00427号

审理经过

上诉人王国庆因诉被上诉人南京市建邺区人民政府莫愁湖办事处(以下称莫愁湖街道)、南京市建邺区城市管理行政执法局(以下称建邺区执法局)行政强拆行为违法一案,不服南京市建邺区人民法院(2015)建行初字第73号行政裁定,向本院提起上诉。本院于2015年10月10日受理后,依法组成合议庭,于2015年11月10日公开开庭审理了本案。上诉人王国庆及其委托代理人晏**,被上诉人莫愁湖街道的负责人丁**、委托代理人朱**,被上诉人建邺区执法局的负责人周**、委托代理人张**、赵*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一审法院认为

原审法院认为,公民、法人或者其他组织对行政行为不服,应当在法定的起诉期限内向人民法院起诉。《最**法院关于执行﹤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四十一条第一款规定:“行政机关作出具体行政行为时,未告知公民、法人或者其他组织诉权或者起诉期限的,起诉期限从公民、法人或者其他组织知道或者应当知道诉权或者起诉期限之日起计算,但从知道或者应当知道具体行政行为内容之日起最长不超过2年。”原告王**建于南京市建邺区玉塘村车鹏南1号北的房屋于2012年11月10日被拆除,原告于当日知晓房屋被拆除的事实,应当适用2年的起诉期限,但其迟至2015年3月30日才向人民法院提起诉讼,超过了法定的起诉期限,且无正当理由。故依照《最**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三条第一款第(二)项之规定,裁定驳回原告王**的起诉。

上诉人诉称

上诉人王**诉称,1、一审法院认定事实不清、适用法律不当,根据《行政处罚法》第三十九条规定,一个完整的具体行政行为的内容必须包括行政主体、行政相对人、违法事实和证据、处罚的种类和依据、处罚的执行方式和期限、救济的途径以及作出具体行政行为的日期。本案中上诉人仅是知道涉案房屋被拆除并不能视为其知晓具体行政行为的内容。因此,本案应当适用《最**法院关于执行﹤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四十二条的规定。2、上诉人向原审法院提起诉讼未超过法定期限,涉案房屋被拆除后,上诉人一直通过上访途径寻找作出具体行政行为的行政机关,直到2014年4月11日莫**工委出具《关于王**上访事项的调查情况答复》,上诉人才明确知道涉案房屋是被被上诉人莫愁湖街道拆除的。3、二审法院应当将本案指定给辖区内其他基层人民法院管辖,上诉人认为被上诉人莫愁湖街道、建邺区执法局均属于建邺区人民政府下属的职能部门,由建**民法院审理本案,可能会受到相关部门干预,致使上诉人的合法权益无法得到实现,故提起上诉,请求二审法院撤销一审裁定,依法改判。

被上诉人辩称

被上诉人莫愁湖街道答辩称,上诉人主体不适格,本案争讼的建筑物是原审第三人刘**翻建的“清淳龙虾馆”,上诉人对该建筑物不享有所有权,不是涉案行政行为的相对人,不享有诉权,并且被上诉人已经于2012年4月11日与上诉人王国庆就翻建前的房屋达成补偿协议,给予上诉人10万元补助。上诉人所称其不知道作出具体行政行为的行政机关与相关事实不符,上诉人在涉案建筑被拆除后一直通过信访渠道向被上诉人主张赔偿,其应当知道拆除涉案建筑的主体。综上请求二审法院依法驳回上诉人的上诉,维持原裁定。

被上诉人建邺区执法局答辩称,涉案建筑的拆除主体是莫愁湖街道,被上诉人建邺区执法局未参与涉案建筑的拆除行为,与本案没有利害关系,上诉人将被上诉人建邺区执法局列为被告没有事实和法律依据。请求二审法院依法驳回上诉人的上诉,维持原裁定。

原审被告莫愁湖街道向原审法院提交的证据有:

证据1、申请报告;证据2、照片一张;证据3、照片四张;证据4、(2013)宁民终字第349号民事判决书;证据5、情况说明;证据6、住建局回复;证据7、补偿协议;证据8、收条。

原审被告建邺区执法局未向原审法院提交证据。

原审原告王**向原审法院提交的证据有:

证据1、申请报告;证据2、1997年10月7日莫愁**事处出具的证明;证据3、国有土地使用权证以及缴费发票;证据4、房屋照片;证据5、房屋租赁合同;证据6、(2013)宁民终字第349号民事判决书;证据7、房屋被拆除后的照片四张;证据8、关于王**上访事项的调查情况回复;证据9、南京市人民来访接待室函;证据10、建邺区人民政府信访事项复查告知书。

原审第三人刘**向原审法院提交的证据有:承诺书一份。

上述证据均以随案移送本院。

本院查明

本院经审理认定,原审质证、认证符合法律规定。本院根据确认的合法有效证据认定的事实与原审裁定相同。

本院认为

本院认为,《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第二十五条第一款规定:“行政行为的相对人以及其他与行政行为有利害关系的公民、法人或者其他组织,有权提起行政诉讼。”本案中,被上诉人莫愁湖街道拆除了原审第三人刘**翻建的“清淳龙虾馆”,虽然“清淳龙虾馆”不属于上诉人所有,但原审第三人刘**与上诉人王国庆之间当时为房屋租赁关系,且上诉人王国庆已经于2010年6月7日取得了涉案土地的国有土地使用权证,与本案具有利害关系,依法享有诉权。《行政诉讼法》第二十六条第一款规定:“公民、法人或者其他组织直接向人民法院提起诉讼的,作出行政行为的行政机关是被告。”被上诉人建邺区执法局不是拆除涉案建筑的行政机关,建邺区人民政府《信访事项复查告知书》中已经明确告知上诉人,位于建邺区玉塘街车棚南1号的“清醇龙虾馆”是被莫愁湖街道拆除的,故上诉人王国庆将建邺区执法局作为被告主体提起行政诉讼,缺少相应事实依据。

公民提起行政诉讼应受起诉期限的限制。《最**法院关于执行﹤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四十一条第一款规定:“行政机关作出具体行政行为时,未告知公民、法人或者其他组织诉权或者起诉期限的,起诉期限从公民、法人或者其他组织知道或者应当知道诉权或者起诉期限之日起计算,但从知道或者应当知道具体行政行为内容之日起最长不超过2年。”2012年11月10日,被上诉人莫愁湖街道拆除了上诉人王国庆位于南京市建邺区玉塘村车棚南1号北的房屋,上诉人于当日知晓涉案房屋被拆除的事实。被上诉人莫愁湖街道强制拆除事实行为是被诉具体行政行为的主要内容,而上诉人王国庆在本案所诉的正是这一强制拆除的行政事实行为,应当适用2年起诉期限的规定,起诉期限的起点计算时间为上诉人王国庆知道房屋被拆除的当日即2012年11月10日,但上诉人迟至2015年3月30日才向原审法院提起诉讼,超过了法定的起诉期限。上诉人王国庆通过信访等维权的行为,亦不能作为其对抗行政诉讼制度关于起诉期限规定的理由。故原审法院裁定驳回上诉人王国庆的起诉符合《最**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四十四条第一款第(六)项之规定。

综上,上诉人王国庆的上诉请求和理由缺乏事实和法律依据,本院不予支持。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第八十九条第一款第(一)项之规定,裁定如下:

二审裁判结果

驳回上诉,维持原裁定。

本裁定为终审裁定。

裁判日期

二〇一五年十二月十六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