裁判文书详情

陈**与绍兴市上虞区公安局行政处罚一案一审行政判决书

2015.12.08绍兴市柯桥区人民法院(2015)绍柯行初字第162号

审理经过

原告陈**不服被告绍兴市上虞区公安局(以下简称“区公安局”)治安行政处罚一案,于2015年7月30日向绍兴**民法院提起行政诉讼,该院于同日立案受理。因原告申请异地管辖,经该院报请,绍兴**民法院裁定案件由本院管辖。本院于2015年9月16日立案后,于当月21日向被告送达了起诉状副本及应诉通知书等。本院依法组成合议庭,于2015年11月13日公开开庭审理了本案。原告陈**及其委托代理人鲍**,被告区公安局的负责人王**及其委托代理人阮**、丁**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被告区公安局于2015年6月26日作出绍**(新)行罚决字[2015]10043号行政处罚决定书,查明:2015年4月28日以来,陈**使用牌号为浙D的黑色现代牌轿车、牌号为浙D的黑色中华牌轿车及另一辆白色轿车多次堵住浙江**限公司施工地东西两扇大门,阻止浙江**限公司施工方车辆进出,严重影响施工进度,造成浙江**限公司一定损失。后被公安机关查获。该局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治安管理处罚法》第二十六条第(四)项之规定,决定给予陈**行政拘留十四日的行政处罚。

原告诉称

原告陈**诉称,原告系浙江**限公司的职工,在正常上班时间将车辆停放在公司场地内,但被告以堵住浙江**限公司施工东西两扇大门,作出行政处罚决定书,将原告行政拘留十四天。原告认为,在公司场地上从事相关作业,并未违反法律法规,如真影响到浙江**限公司的施工,也是民法上的相邻关系,可以由相邻双方协商解决,但原告及原告所属公司均未接到相邻一方的请求。原告认为被告擅自用公权力的影响,对原告实施行政处罚的做法,完全背离了依法治国的本意,公权力不得恣意干涉私权利,故依法提起行政诉讼,要求撤销被告绍**(新)行罚决字[2015]10043号行政处罚决定,本案的诉讼费用由被告承担。

原告未在庭审中向法庭提交证据。

被告辩称

被告区公安局辩称:一、被告对原告陈**的处罚事实清楚,证据确凿。经被告调查,2015年4月28日以来,原告陈**使用车牌号为浙D的黑色现代牌轿车、车牌号为浙D的黑色中华牌轿车及另一辆白色轿车多次堵住位于杭州湾上虞工业园区的浙江**限公司施工地大门,阻止浙江**限公司施工方车辆进出,严重影响施工进度,造成浙江**限公司一定损失,后被公安机关查获。以上事实有原告的陈述与申辩,证人鲁*、曹*、于*、秦*的证言,现场勘查记录及照片,接受证据清单及材料,抓获经过,户籍资料等证据证实。二、被告对原告陈**的处罚适用依据正确,程序合法,内容适当。被告于2015年6月26日上午接到浙江**限公司施工人员鲁*报案,称该公司门口多次被车辆堵门、致使车辆无法正常进出,严重影响公司的正常生产经营,后于当日受案。被告所属新区派出所民警在现场发现原告陈**后对其进行了传唤、询问。经调查证实,原告陈**自4月28日以来,多次使用车辆堵门,阻碍浙江**限公司施工车辆进出,其行为已构成寻衅滋事,且情节较重。被告于当日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治安管理处罚法》第二十六条第(四)项之规定,给予原告陈**行政拘留十四日的处罚并依法予以执行。三、原告在起诉状称其是浙江**限公司职工,在正常上班时间将车辆停放在公司场地内从事相关作业,并未违反法律法规,即使影响到浙江**限公司也属于民法上的相邻关系,称被告擅自用公权力干涉私权。但经被告调查,该公司位于杭州湾工业园区的土地、房屋、建筑物、构筑物、地上附着物、附属设施及机器设备等已于2012年12月25日经拍卖由浙江**限公司买受,由上**民法院于2013年1月7日裁定财产所有权并完成过户。因原告的停车拦门行为,浙江**限公司曾向盖北镇人民政府、上虞区公安局、上**民法院等单位反映要求处理,故原告在起诉状所称无事实依据,其在他人公司门口多次停车拦门,系无因滋事的行为。综上,被告认为,被诉行政处罚决定主体合法、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定性准确、适用法律正确、办案程序合法、处罚决定适当,要求驳回原告的诉讼请求。

被告区公安局向本院提交了证明行政行为合法性的证据、依据:

1、行政处罚审批表(电子签章)、行政处罚决定书各一份,证明2015年6月26日经审批决定对寻衅滋事的陈**处拘留十四日的事实;

2、送达回执二份,证明2015年6月26日将行政处罚决定书送达给陈**及鲁*的事实;

3、行政拘留执行回执一份,证明自2015年6月26日至2015年7月10日对陈**执行拘留处罚并通知其家属的事实;

4、受案登记表及受案回执各一份,证明被告于2015年6月26日受理案件的事实;

5、公安行政处罚告知笔录一份,证明2015年6月26日向陈**告知处罚的事实、理由、依据及陈述申辩权,并听取其陈述和申辩;

6、现场勘验检查工作记录及照片、证据保全决定书及证据保全清单各一份,证明2015年6月26日上午,位于杭州**业园区纬九路的浙江**限公司东西两处大门被人用车堵住的事实;

7、陈**询问笔录二份,证明2015年5月前后陈**使用车辆将浙江**限公司大门堵住的事实;

8、鲁*询问笔录一份,证明2015年4月28日以来陈道钢使用车辆多次将浙江**限公司大门堵住的事实;

9、于某询问及辨认笔录各一份,证明2015年6月初以来浙江**限公司东西大门多次被陈**用车堵住的事实;

10、曹*询问及辨认笔录各一份,证明2015年5月前后,浙江**限公司东西大门多次被陈**用车堵住的事实;

11、秦*询问笔录一份,证明2015年4月28日以来陈道钢使用车辆多次将浙江**限公司大门堵住的事实;

12、接受证据清单一份及相关材料复印件一组,证明自2013年1月6日以来,浙江**限公司位于杭州湾上虞工业园区的土地、建筑、机器设备等所有权系浙江**限公司合法所有的事实;

13、抓获经过一份,证明陈**因涉嫌违反治安管理,被告于2015年6月26日将其口头传唤到案的事实;

14、110案件信息一份,证明浙江**限公司曾于2015年6月3日被人堵门而报警的事实(报警电话1381622,机主陶**);

15、呈请发还审批表及情况说明各一份,证明因本案扣押车辆发还情况;

16、户籍资料六份,证明陈**及有关证人的身份情况。

法律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治安管理处罚法》第二十六条第(四)项规定。

经庭审质证,对被告区公安局提供的证据,原告经当庭质证认为,证据1、2、3、4三性无异议;证据5,有异议,当事人应当获得的权利被告没有告知,例如申请复议、诉讼、陈述申辩等权利均未告知,并且上面没有当事人的签名;证据6,三性无异议;证据7,记录内容没有异议,参与询问的警官没有出示警官证或者执法证,并且也没有当事人的签名;证据8、9、10、11三性均无异议;证据12,证据本身没有异议,但是拍卖的是48亩,实际土地是70亩左右;证据13、14、15、16三性均无异议,但对于证据15,说明一下,车子的所有权人是浙江**限公司,只是其中有一辆中华车是原告的,所以原告的行为是公司行为。

本院结合原告质证意见对上述证据认证如下:证据1-4的三性因原告无异议,应确认其证明力;证据5行政处罚告知笔录系对拟作出行政处罚决定相关事项的告知,因原告在庭审中认可被告办案民警在制作该笔录时已向其告知拟处罚内容,故对该证据的真实性,本院予以认定;证据6的三性因原告无异议,应予认定,可以证明2015年6月26日原告陈**将三辆轿车停放在案外人浙江**限公司门口的事实;证据7因原告对记录内容没有异议,故应确认其证明力;证据8-11的三性因原告均无异议,应予认定,可以证明原告曾多次使用车辆堵住案外人浙江**限公司大门阻碍其施工车辆进出的事实;证据12因原告无异议,应确认其证明力;证据13-16的三性因原告均无异议,应予认定。

本院查明

经审理查明,2015年6月26日上午9时50分,被告区公安局民警接到案外人鲁*报警后到达位于杭州湾上虞工业园区纬九路1号的事发现场,经现场勘验检查,系原告陈**在浙江**限公司(原浙江**限公司)东门横向停放一黑一白两辆轿车,西门停放一辆黑色轿车,影响了该公司施工车辆正常通行,遂口头传唤原告至公安机关接受询问查证。后经向原告、报案人鲁*、证人于某等人询问、调查,查明原告陈**以其所在的浙江**限公司与案外人浙江**限公司存在土地权属纠纷为由,从2015年4月28日起,多次使用牌号为浙D的黑色现代轿车、牌号为浙D的黑色中华轿车及另一辆白色轿车堵住案外人浙江**限公司大门阻碍其施工车辆进出。在对原告予以事先告知后,被告区公安局于2015年6月26日作出绍**(新)行罚决字[2015]10043号公安行政处罚决定书,决定给予原告行政拘留十四日的行政处罚,现已执行完毕。原告不服,故提起行政诉讼。

本院认为

本院认为,《中华人民共和国治安管理处罚法》第七条第一款规定,**务院公安部门负责全国的治安管理工作。县级以上地方各级人民政府公安机关负责本行政区域内的治安管理工作。第九十一条规定,治安管理处罚由县级以上人民政府公安机关决定;……。故被告区公安局作为负责本行政区域内治安管理工作的公安机关,具有对违反治安管理的行为人作出处罚的法定行政职权。《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第二十六条第一款规定,公民、法人或者其他组织直接向人民法院提起诉讼的,作出行政行为的行政机关是被告。故原告以区公安局作为被告提起行政诉讼,符合法律规定。

通过庭审调查,原被告对原告多次使用车辆堵住案外人浙江**限公司东西大门这一事实陈述一致,主要焦点有:1、被告将原告行为定性为寻衅滋事是否正确?2、被告对原告作出的行政处罚是否符合法律规定?

关于第一个争议焦点,被告将原告行为定性为寻衅滋事是否正确?本院认为,寻衅滋事从字面上理解系一种故意找事挑衅、惹事制造纠纷,破坏社会正常秩序的行为。本案中,原告以其所在的浙江**限公司与案外人浙江**限公司存在土地权属纠纷为由,本应当遵守国家法律法规,通过理性合法的方式解决,而原告采用多次停车拦门的行为不仅影响了案外人浙江**限公司的正常施工,引起新的矛盾纠纷,客观上也扰乱了社会正常秩序,故被告认定为寻衅滋事,定性正确。

关于第二个争议焦点,被告区公安局对原告陈**作出的行政处罚是否符合法律规定?

首先,被告将原告作为处罚对象是否正确?原告认为其用于堵门的其中二辆车辆系案外人浙江**限公司所有,故其主张停车堵门的行为是公司行为,然从被告办案民警对原告制作的第二份询问笔录中显示,当被问及“有无人叫你去厂门口停车”时,原告对此予以否认,且原告陈**既非案外人浙江**限公司的法定代表人,也未能提供其他合理且合法的依据证明其行为系受公司的指示,故对原告的该项主张,本院不予采信,被告认定其存在违反治安管理的行为并对其作出处罚并无不当。

其次,被告对原告作出的行政处罚内容是否适当?《中华人民共和国治安管理处罚法》第二十六条规定,有下列行为之一的,处五日以上十日以下拘留,可以并处五百元以下罚款;情节较重的,处十日以上十五日以下拘留,可以并处一千元以下罚款:(一)结伙斗殴的;(二)追逐、拦截他人的;(三)强拿硬要或者任意损毁、占用公私财物的;(四)其他寻衅滋事行为。被告因原告多次、较长时间停车堵门认定其已构成寻衅滋事,且情节较重,据此对原告处以拘留十四日的处罚符合《中华人民共和国治安管理处罚法》第二十六条第(四)项之规定。

最后,被告作出行政处罚决定前有无向原告履行告知义务?《中华人民共和国治安管理处罚法》第九十四条规定,公安机关作出治安管理处罚决定前,应当告知违反治安管理行为人作出治安管理处罚的事实、理由及依据,并告知违反治安管理行为人依法享有的权利。违反治安管理行为人有权陈述和申辩。……《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处罚法》第四十一条规定,行政机关及其执法人员在作出行政处罚决定之前,不依照本法第三十一条、第三十二条的规定向当事人告知给予行政处罚的事实、理由和依据,或者拒绝听取当事人的陈述、申辩,行政处罚决定不能成立;当事人放弃陈述或者申辩权利的除外。故,公安机关在作出行政处罚决定前应当告知违反治安管理行为人作出行政处罚决定的相关事实、理由及依据和陈述申辩权利,否则,行政处罚决定不能成立。庭审中,原告承认被告提供的询问笔录及其他证据材料所记载的内容均属实且其均不配合签名,而其中行政处罚告知笔录被告已明确载明“告知笔录已于2015年6月26日19时18分向陈**宣读,但陈**拒绝签字捺印”,故原告关于被告在作出行政处罚决定前未向其告知相关权利之主张,本院不予采信。

综上,被告区公安局作出被诉行政处罚决定事实清楚,证据充分,适用法律正确,且受案后,依法履行了传唤询问、调查取证、处罚告知、作出处罚决定并送达当事人等工作程序,程序合法。据此,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第六十九条之规定,判决如下:

裁判结果

驳回原告陈**要求撤销被告绍兴市上虞区公安局于2015年6月26日作出的绍**(新)行罚决字[2015]10043号治安行政处罚决定的诉讼请求。

案件受理费50元,由原告陈**负担。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收到判决书之日起十五日内,向本院提交上诉状,并按对方当事人的人数提出副本,上诉于浙江省**民法院[在递交上诉状之日起7日内先预缴上诉案件受理费50元,款汇至绍兴市非税收入结算分户,帐号:0913-9008,开户行:绍**行营业部。逾期按自动撤回上诉处理]。

裁判日期

二〇一五年十二月八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