裁判文书详情

庆元县淤上乡坑口村第五村民小组与庆元县人民政府、丽水市人民政府行政复议一审行政判决书

2015.12.04丽水市中级人民法院(2015)浙丽行初字第12号

审理经过

原告庆元县淤上乡坑口村第五村民小组不服被告庆元县人民政府山林纠纷处理决定及被告丽水市人民政府行政复议决定,向本院提起诉讼。本院受理后,依法组成合议庭,于2015年10月29日公开开庭审理了本案。原告庆元县淤上乡坑口村第五村民小组(以下简称坑口村第五组)的代表人周**及其委托代理人吴**,被告庆元县人民政府的委托代理人姚**、吴**,被告丽水市人民政府的委托代理人陈*、李**,第三人庆元县淤上乡坑口村第六村民小组(以下简称坑口村第六组)的委托代理人周**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被告庆元县人民政府于2014年10月29日作出庆山林(2014)6号处理决定,认定争议山场土名“水井湾”,四至上岗,下合水,左小岗,右小湾,是一条小插岗右半边的全坡,树种为阔叶林,申请人坑口村第五组主张左至小岗为界,被申请人坑口村第六组主张右至小湾为界。被告庆元县人民政府经调查,决定争议山场四至范围内的山林权属归被申请人坑口村第六组所有。坑口村第五组提出复议后,被告丽水市人民政府于2015年4月8日作出丽政复决(2015)7号行政复议决定,维持了被申请人庆元县人民政府所作的庆山林(2014)6号处理决定。

原告诉称

原告坑口村第五组诉称:原告有一片山场土名“水井湾”,四至为上庙后山顶、下坑心湾、左坑小岗直上为界、右下坑心纸塘头岗直上庵岗分水为界,该片山场是原告组员周**的自留山,事实清楚,有山林权属清册、山林所有权证、自留山使用证等证据为证。第三人组员周**山场与原告组员周**山场相邻,周**无理挑起事端,强行把原告左至相邻的小岗山场争为己有,双方为此发生纠纷。被告庆元县人民政府决定书认定双方山林所有权证重登,并以双方当事人组员的自留山使用证中的四至来认定双方界至,是极其错误的,没有任何法律依据。综上,请求人民法院依法撤销庆元县人民政府的庆山林(2014)6号山林纠纷处理决定。

原告提供的证据有:1、庆元县人民政府庆山林(2014)6号山林纠纷处理决定书,待证被诉处理决定;2、丽水是人民政府丽*复决(2015)7号行政复议决定书,待证被诉复议决定;3、山林权属清册;4、庆证字第006号山林所有权证;5、庆证字第0035、庆证字第0026号自留山使用证,6、证明两份,证据3、4、5、6待证纠纷山场是原告方的山场。

被告辩称

被告庆元县人民政府辩称:本案争议山场土名“水井湾”,争议双方在1981年林业“三定”时,双方当事人登记的山林权属证清册的相邻左右界至均为“坑小岗直上为界”,而原告登记的山林所有权证的左至为“坑小岗直上为界”,第三人登记的山林所有权证的右至为“湾”,双方出现了山林所有权证重登现象。1983年,原告将该山场分给本组组员周**,登记为自留山,左至“坑”;第三人将该山场分给本组组员周**,登记为自留山,右至“湾”;双方当事人相邻左右界至正好吻合。1990年完善林业生产责任制时,原告组员周**登记的自留山,左至“大发山下坑上湾为界”,第三人组员周**登记的自留山,右至“大李山下坑上以右湾合水为界”。双方当事人相邻左右界至正好吻合,以上客观事实表明,双方当事人在林业“三定”时,发现山林所有权证重登的情况下,在83、90年双方当事人自留山使用证登记时进一步明确固定到小湾为界。综上,庆山林(2014)6号处理决定认定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适用法律、法规正确,处理程序合法,原告的诉讼请求无事实依据,请求人民法院驳回原告的诉讼请求。

被告庆元县人民政府向本院提交了以下证据、依据:1、要求调处山林纠纷的申请报告一份,待证原告申请调处的事实;2、《山林权属举证情况登记表》,待证原告和第三人在调处过程中提交了相关证据;3、山林权属清册,待证原告和第三人在1981年林业“三定”时登记了土名“水井湾”山场山林权属清册的事实;4、庆证字第006号山林所有权证,待证原告在林业“三定”时候的山场登记情况;5、庆证字第0035号自留山使用证,待证原告林业“三定”时自留山登记情况;6、庆证字第0026号自留山使用证,待证原告90年自留山登记四至情况;7、答辩状,待证第三人对争议山场进行答辩的事实;8、庆证字第007号山林所有权证,待证第三人在林业“三定”时候的山场登记情况;9、庆证字第0008号自留山使用证,待证第三人林业“三定”时自留山登记情况;10、庆证字第0054号自留山使用证,待证第三人90年自留山登记四至情况;11、土名“水井湾”纠纷山场示意图,待证山场纠纷情况;12、山林纠纷案件受理表、受理案件通知书、调解山林纠纷通知书、调查笔录二份、调解笔录一份等程序证据,待证被告庆元县人民政府立案后,召集双方当事人进行询问,组织调解的事实。

被告丽水市人民政府辩称:1、丽*复决(2015)7号行政复议决定程序合法。原告2015年2月15日申请复议,答辩人按照《行政复议法》相关规定,2月15日立案受理,4月8日审理终结,并作出行政复议决定,程序合法;2、原告主张左至小*为界,第三人主张右至小湾为界。查阅双方的集体山林权属清册、山林所有权证,1983年自留山证、1990年自留山证的记载,原告方权证上的界址表述是:左坑小*直上为界、左坑小*直上为界、左坑、左大发山下坑上湾为界;第三人方权证上的界址表述是:右坑小*直上为界、右湾、右湾、右大李山下坑上以右湾合水为界,被告庆元县人民政府根据勘察情况及山林权属证明,裁定双方界址以小湾为界,认定以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综上,答辩人所作的丽*复决(2015)7号行政复议决定正确,请求人民法院依法驳回原告的诉讼请求。

被告丽水市人民政府向本院提交了以下证据、依据:1、行政复议案件立案审批表1份,待证本案行政复议受理程序合法;2、行政复议案件结案审批表1份,待证本案行政复议结案程序合法;3、送达回证4份,待证行政复议决定送达程序合法。

第三人坑口村第六组述称:1、双方山场左右界应该以“小湾”为界,而不是以原告主张的“小岗儿山”。答辩人持有的1981年山林所有权证右至是以“湾”为界,1983年原告自留山登记为左至“坑”,答辩人自留山登记为右至“湾”,1990年完善林业生产责任制时,原告登记的自留山左至“大发山下坑上湾为界”,答辩人登记的自留山右至“大李山下坑上以右湾合水为界”,从上述证据来看,双方山界明确以“小湾”为界;2、从经营现状来看,几十年来双方在山界范围内各自管业,从无纠纷。近年来,原告组员周**看到答辩人山场内毛竹茂盛,认为有利可图,故意混淆是非。2009年,原告组员周**盗伐了答辩人的山场80多支毛竹,坑口村委会对原告组员周**盗伐毛竹行为进行查处,并出具证明要求庆**林分局纠纷办处理。综上,庆元县人民政府作出的山林纠纷处理决定认定事实清楚,请求人民法院驳回原告的诉讼请求。

第三人提交的证据有:1、庆元**口村委会出具的证明一份,待证2009年,原告组员周**盗伐了第三人组员周大发山场内80多支毛竹的事实。

经庭审质证,原告对被告庆*县人民政府提交的证据真实性无异议,但认为庆*县政府没有适用组与组之间的大证来认定山界,而是用第五、六组个人之间的自留山证作出决定不当。丽水市人民政府和坑口村第六组对被告庆*县人民政府提交的证据无异议。对被告丽水市人民政府提交的用以证明复议程序合法的证据,各方均无异议。对原告提交的证据1、2、3、4、5,各方无异议,对原告提交的证据6,各方均质证认为认定山林界至不应以清册为准,原告组员提交的证据也不能用于证明山林归原告所有。对第三人提交的坑口村证明,原告认为证明内容不实,其未在别人山上砍伐毛竹,被告庆*县人民政府及丽水市人民政府质证认为不能作为认定山林权属的依据。

本院对上述证据认证如下:被告庆元县人民政府提交的证据,各方对真实性无异议,本院予以采信,作为认定本案事实的依据;被告丽水市人民政府提交的证据,各方质证均无异议,本院予以采信;原告提交的证据1、2系被诉处理决定和复议决定,予以采信,原告提交的证据3,4,5系与被告庆元县人民政府重复提交,已予采信作为证明本案事实的证据,原告提交的证据6,系村委的证明及村民小组成员的证明,不能用以证明山林权属的直接依据,本院不予采信。第三人提交的村委会证明,因森林公安最终未作处理,尚不能以此判定原告存在盗伐林木的行为,不能佐证纠纷山场属于第三人所有,本院不予采信。

本院查明

经审理查明,争议山场土名“水井湾”,四至上岗,下合水,左小岗,右小湾,树种为阔叶林。原告坑口村第五组与第三人坑口村第六组山场左右毗邻。1981年林业“三定”时,双方当事人登记的山林权属证清册的相邻左右界至均为“坑小岗直上为界”,而原告登记的庆证字第006号山林所有权证的左至为“坑小岗直上为界”,第三人登记的庆证字第007号山林所有权证的右至为“湾”。1983年,原告将该山场分给本组组员周**,登记有庆证字第0035号自留山证,左至“坑”;第三人将该山场分给本组组员周**,登记有庆证字第0008号自留山证,右至“湾”。1990年完善林业生产责任制时,原告组员周**登记有庆证完善字第0026号自留山证,左至“大发山下坑上湾为界”,第三人组员周**登记有庆证完善字第0054号自留山证,右至“大李山下坑上以右湾合水为界”。原告与第三人就本案纠纷山场发生纠纷后,申请被告庆元县人民政府处理,被告庆元县人民政府于2014年10月29日,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森林法》第十七条和《浙江省森林管理条例》第四十三条之规定作出了庆山林(2014)6号山林纠纷处理决定。原告不服,向被告丽水市人民政府申请行政复议,丽水市人民政府于2015年4月8日作出丽政复决(2015)7号行政复议决定,维持了被申请人庆元县人民政府所作的庆山林(2014)6号处理决定。原告仍不服,向法院提起行政诉讼。

本院认为

本院认为,确定森林、林木、林地的权属,应以县级以上人民政府在林业“三定”时按规定核发的权属证书为依据。合法的权属变更,应当予以确认。本案原告与第三人在山林权属清册中登记的左右界至虽然均为“坑小岗直上为界”,但在林业“三定”实际领取的山林权属证中,第三人登记的庆证字第007号山林所有权证的右至已经改变为“湾”,因此,本案中山林清册登记的界至,其效力已被林业“三定”核发的权属证书所替代,山林清册登记的界至不能作为确定界至的依据。从林业“三定”登记的情况看,原告的左至为“坑小岗直上为界”,第三人的右至为“湾”,确实存在登记不一致的情形。但双方各自将山林作为自留山分给各自的组员后,从自留山登记的情况看,原告方从原先登记的左“坑小岗直上为界”更改为左“坑”、1990年完善林业生产责任制时更进一步登记自留山证为左“大发山下坑上湾为界”,与第三人1990年完善林业生产责任制时登记的自留山证右“大李山下坑上以右湾合水为界”指向了同一条界至,即周大李山场下坑上到右湾合水为界。因此,双方自留山证的界至可以视为双方在实际经营管理过程中对林业“三定”确定的界至所作的进一步明确。在此情形下,被告庆元县人民政府作出纠纷山场归第三人所有的庆山林(2014)6号处理决定,认定事实清楚,处理结果适当,被告丽水市人民政府复议予以维持并无不当。原告诉请要求撤销理由不充分,本院不予支持。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第六十九条之规定,判决如下:

裁判结果

驳回原告庆元县淤上乡坑口村第五村民小组的诉讼请求。

一审案件受理费50元,由原告庆元县淤上乡坑口村第五村民小组负担。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判决书送达之日起十五日内提出上诉,向本院递交上诉状,并按对方当事人的人数递交上诉状副本,上诉于浙江**民法院。上诉人应向浙江**民法院预交上诉案件受理费50元,在上诉期满后七日内仍未交纳的,按自动撤回上诉处理(浙江**民法院户名:浙江省财政厅非税收入结算分户,帐号:19000101040006575401001,开户银行:农业银行杭州市西湖支行)。

裁判日期

二〇一五年十二月四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