裁判文书详情

崔**与商丘市人民政府行政复议决定一案一审行政判决书

2015.12.04周口市中级人民法院(2015)周行初字第110号

审理经过

原告崔**不服商丘市人民政府作出的商政复决(2015)70号行政复议决定书,于2015年7月30日向本院提起行政诉讼。本院于2015年8月6日受理后,于2015年8月12日向被告送达了起诉状副本及应诉通知书。因商丘市夏邑镇人民政府(以下简称济阳镇政府)和商丘市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以下简称商丘人社局)与被诉行政行为有利害关系,本院依法通知其为第三人参加诉讼。本院依法组成合议庭,于2015年9月16日公开开庭审理了本案。原告崔**及其委托代理人王奎道,被告的委托代理人郭**、张*,第三人济阳镇政府的委托代理人董*到庭参加诉讼。第三人商丘人社局经合法传唤未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被告商丘市人民政府于2015年7月19日作出商政复决(2015)70号行政复议决定书,该决定书认定的主要事实为:朱**生前系夏邑县济阳镇人民政府干部,2006年12月被招录为国家公务员。2014年9月8日20时10分,朱**从济阳镇政府院内出来从西向东行走时被车撞伤,经抢救无效于2014年9月19日死亡。经夏邑**警察大队认定,朱**不负事故责任。2015年1月5日,崔**向商丘人社局提交了工伤认定申请,商丘人社局认为朱**在值班执行领导安排的任务时意外受伤害。遂于2015年1月19日作出商人社工伤认字(2015)417号《认定工伤决定书》。济阳镇政府不服于2015年3月13日申请行政复议。商丘市人民政府认为,《工伤保险条例》第二条规定:“中华人民共和国境内的企业、事业单位、社会团体、民办非企业单位、基金会、律师事务所、会计事务所等组织和雇工的个体工商户应当依照本条例规定参加工伤保险,为本单位全部职工或雇工缴纳工伤保险费;中华人民共和国境内的企业、事业单位、社会团体、民办非企业单位、基金会、律师事务所、会计事务所等组织的职工和个体工商户的雇工,均有依照本条例的规定享受工伤保险待遇的权利。”该条内容明确了参加工伤保险的单位范围和享受工伤保险待遇的人员范围。根据该条规定国家行政机关不是法定参保单位,国家在职公务员不属于《工伤保险条例》规定的享受工伤待遇的职工。朱**系济阳镇政府干部,属公务员,且其单位并未为其办理工伤保险,故其死亡不能依照《工伤保险条例》申请工伤认定。商丘人社局作出商人社工伤认字(2015)417号《认定工伤决定书》,属认定事实不清,适用依据错误,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复议法》第二十八条第一款第(三)项第1、2目的规定,决定撤销商丘人社局作出的商人社工伤认字(2015)417号《认定工伤决定书》。

原告诉称

原告崔*芝诉称,2014年9月8日20时10分,原告丈夫朱**在值班执行领导安排任务时,从济阳镇政府院内出来从西向东行走时被车撞伤,经抢救无效于2014年9月19日死亡。经夏邑**警察大队认定,朱**不负事故责任。2015年1月5日,原告向商丘人社局提交了工伤认定申请,商丘人社局依法于2015年1月19日作出商人社工伤认字(2015)417号《认定工伤决定书》。该决定书认定事实清楚,程序合法,适用法律正确,故请求法院撤销被诉的行政复议决定。原告除被诉的法律文书之外未提供证据。

被告辩称

被告商丘市人民政府辩称,一、被诉的商政复决(2015)70号行政复议决定书程序合法。济阳镇政府于2015年3月13日申请复议,答辩人于3月16日立案,立案后向崔**及商丘人社局送达申请书副本。依程序向各方送达了有关法律文书,并举行了听证。因各方同意调解,中止了复议,后调解未达成一致恢复复议程序。于2015年7月19日作出被诉复议决定,并依法进行了送达。二、被诉复议决定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根据《工伤保险条例》第二条的规定,行政机关不是参保单位,公务员不属于该条例享受工伤范围。朱**系公务员其所在单位未为其办理工伤保险,故不能认定工伤。商丘人社局的工伤认定事实不清。适用依据错误,答辩人依法予以撤销。综上,请求法院依法驳回崔**的诉讼请求。

被告在法定举证期限内提交以下证据:第一组(1)公务员登记表。(2)夏邑县人社局证明。(3)朱**身份证明。(4)行政复议听证会笔录。该组证据证明目的是朱**系公务员。第二组(1)行政复议立案审批表。(2)行政复议申请书。(3)商人社工伤认字(2015)417号工伤认定书。(4)济阳镇法人代表证明。(5)济阳镇政府机构代码证。(6)济阳镇政府委托书、公函。(7)行政复议受理通知书。(8)提出答复通知书。(9)第三人参加复议通知书。第三组(1)行政复议答辩书。(2)法人代表证明。(3)委托书。(4)人社局提交的复议时提交证据材料。第四组(1)复议听证通知书。(2)听证签到单。(3)听证会笔录。(4)中止申请。(5)中止审判表。(6)中止通知书。(7)恢复审理审批表。(8)恢复审理通知书。第五组(1)复议决定发文稿。(2)复议决定书。第六组(1)送达回证。(2)EMS详单。以上第二至第六组证据证明目的是复议程序合法。

第三人夏*镇政府述称,一、被诉复议决定书程序合法,事实清楚,应予维持。二、朱**是公务员,不适用《工伤保险条例》,商丘市人社局作出的工伤认定事实不清,适用法律错误,证据不足应予撤销。第三人夏*镇政府提供如下证据:(1)2014年中秋节值班表;证明朱**不在晚上值班。(2)交通事故责任认定书;证明朱**受伤的时间和地点不属于工作时间和地点。(3)夏*县政府的复函;证明朱**同志不是工作时间,不属于工作内容,不属于工作场所。

经庭审质证,本院对各方当事人提交证据作如下确认:第三人夏邑镇政府提供的第(1)、(3)证据,因本案被诉复议决定内容不涉及朱**是否属于值班时间问题,复议决定只是从适用法律方面撤销了工伤行政认定,对该事实部分未认定,现本院对此证据不应加以认定,在重新处理中由复议机关进行认定。除上述证据之外,本案当事人提供的证据,符合证据的合法性、真实性、关联性,可以作为认定本案相关事实的依据,本院予以确认。

本院查明

经审理查明,原告崔**丈夫朱**生前系夏邑县济阳镇人民政府干部,2006年12月被招录为国家公务员。2014年9月8日20时10分,朱**从济阳镇政府院内出来从西向东行走时被车撞伤,经抢救无效于2014年9月19日死亡。经夏邑**警察大队认定,朱**不负事故责任。2015年1月5日,崔**向商丘人社局提交了工伤认定申请。商丘人社局认为朱**在值班执行领导安排的任务时意外受伤害,遂于2015年1月19日作出商人社工伤认字(2015)417号《认定工伤决定书》。济阳镇政府不服于2015年3月13日申请行政复议。被告商丘市人民政府于2015年7月19日作出商政复决(2015)70号行政复议决定书。原告不服遂于2015年7月30日向本院提起诉讼。

本院认为

本院认为,本案的主要争议焦点问题在于朱**的公务员身份是否适用《工伤保险条例》。现行《工伤保险条例》第二条虽然没有强制性的把公务员纳入到必须参加工伤保险的范围,但该条例并未禁止公务员参加工伤保险,实践中一些省、市早已把公务员纳入到了工伤保险的范围,特别是《中华人民共和国社会保险法》实施以来,把公务人员纳入到工伤保险中来,实行社会统一的社会保险是当前社会发展的一个趋势和立法本意。河南省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厅和河**政厅于2015年3月25日联合下发了豫人社办(2015)25号《关于河南省机关公务员和参照公务员管理的事业单位工作人员参加工伤保险有关问题的通知》该通知已经把河南省国家机关以及参照公务员管理的事业单位工作人员纳入工伤保险制度实施范围,该通知自2015年1月1日起执行。河南省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厅2015年4月24日作出的豫人社工伤(2015)3号《关于省直机关和参照公务员管理的事业单位参加工伤保险有关问题的通知》第二条第(六)项规定:“机关工作人员于2014年12月31日前因工作遭受事故伤害或者患职业病,未超过《工伤保险条例》规定申请时限的,按照《条例》规定办理工伤认定。”《工伤保险条例》第十七条第二款规定:“用人单位未按前款规定提出工伤认定申请的,工伤职工或者近亲属、工会组织在事故伤害发生之日或者诊断、鉴定为职业病之日起1年,可以直接向用人单位所在地统筹地区社会保险行政部门提出工伤认定申请。”本案中,朱**事故伤害发生在2014年9月8日,其近亲属申请工伤申请期限为1年,崔**申请工伤认定时间为2015年1月5日,未超过工伤申请的期限,参照豫人社工伤(2015)3号文的规定,可以按照《工伤保险条例》办理工伤认定。综上,被告商丘市人民政府以朱**系济阳镇政府干部,其单位并未为其办理工伤保险,不能依照《工伤保险条例》申请工伤认定为由作出被诉行政复议决定,属于适用法律错误,依法应予以撤销,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第七十条第(二)之规定,判决如下:

裁判结果

一、撤销被告商丘市人民政府于2015年7月19日作出的商政复决(2015)70号行政复议决定书;

二、责令被告商丘市人民政府在本判决生效之日起六十日内重新作出行政复议决定。

案件受理费50元由被告承担。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判决书送达之日起十五日内提起上诉,向本院递交上诉状,并按对方当事人的人数递交上诉状副本,上诉于河南省高级人民法院。

裁判日期

二〇一五年十二月四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