裁判文书详情

徐**与连云港市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江苏省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厅行政复议二审行政判决书

2015.12.03连云港市中级人民法院(2015)连行终字第00159号

审理经过

上诉人徐**因与被上诉人连云港市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以下简称市人社局)、第三人王**、孙**、孙**、孙**、连云**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宝**司)工伤行政确认及被上诉人江苏省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厅(以下简称省人社厅)行政复议一案,不服海州区人民法院(2015)港行初字第00085号行政判决一案,向本院提起上诉。本院受理后依法组成合议庭,公开开庭审理了本案。上诉人徐**的委托代理人刘*,被上诉人市人社局的委托代理人孟**、张*,被上诉人省人社厅的委托代理人张*,原审第三人孙**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一审法院查明

原审法院经审理查明,2011年10月19日徐**以其个人名义与连云**有限公司签订《宝翔财富广场第三项目部施工承包补充协议书》一份,约定由徐**对7#、8#、9#、11#、12#、13#楼及紧邻6#、10#楼地下室后浇带以北地下室土建(地下室底板由第一项目部承包)部分及地下室的水电安装工程进行施工。合同签订后,徐**组织人员进行施工。死者孙**于2013年6月由徐**招用至宝翔财富广场工地从事门卫工作。同年9月24日11时左右,孙**在宝翔财富广场工地值班时突发疾病,经抢救无效于当日死亡。经连云港市中医院诊断为心源性猝死。

原审法院另查明,孙**出生于1952年10月24日,户口性质为农业家庭户口。

第三人孙**、孙**以用人单位为连云**有限公司向市人社局申请工伤认定,市人社局于2013年10月12日受理了其工伤认定申请,并于同年1月7日作出连人社工认字(2013)519号《认定工伤决定书》,认定孙**的死亡属于工伤认定范围,予以认定为因工死亡,用人单位为连云**有限公司。连云**有限公司不服,向连云港市人民政府申请行政复议,连云港市人民政府法制办公室人员在调查取证时发现徐**系以个人名义签订的承包合同,与连云**有限公司无关,市人社局遂根据该调查取证情况以认定主体有误为由,于2014年6月撤销了其作出的连人社工认字(2013)519号《认定工伤决定书》。同年7月4日市人社局重新受理第三人孙**等对孙**死亡的工伤认定申请,依法于2014年7月30日向第三人宝**司送达了举证通知书。宝**司在规定期限内未提交书面证据及陈述意见,市人社局即根据调查取证情况于2014年8月19日作出391号决定书,并向第三人孙**、孙**、宝**司送达。宝**司在法定期限内未申请行政复议亦未提起行政诉讼。后第三人王**、孙**、孙**、孙**以宝**司为被申请人、徐**为第三人向连云港市劳动人事争议仲裁委员会申请仲裁工伤赔偿,2015年3月6日连云港市劳动人事争议仲裁委员会作出连劳人仲案字(2015)第28号仲裁裁决书,裁决宝**司和徐**承担连带责任,给付第三人王**、孙**、孙**、孙**各项费用612372元。徐**认为391号决定书与其有法律上的利害关系,遂于2015年4月9日向省人社厅申请行政复议,省人社厅受理后依法向市人社局送达《行政复议提出答复通知书》,同年5月11日作出35号行政复议决定书,并向徐**及市人社局送达。徐**不服,向原审法院提起行政诉讼。

一审法院认为

原审法院认为,《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第二十五条第一款规定,行政行为的相对人以及其他与行政行为有利害关系的公民、法人或者其他组织,有权提起诉讼。市人社局作出的对孙**予以认定视同工伤的具体行政行为与徐**有利害关系,故徐**有权就涉案具体行政行为提起行政诉讼。根据《江苏省实施﹤工伤保险条例﹥办法》第三十条规定“用人单位实施承包经营,使用劳动者的承包人不具备用人单位资格的,由具备用人单位资格的发包人承担工伤保险责任。”按此规定宝**司将工程发包给不具备用人单位资格的自然人徐**,应由发包人宝**司承担工伤保险责任。死者孙**在值班时突发疾病,经抢救无效于当日死亡,符合《工伤保险条例》第十五条第一项“在工作时间和工作岗位突发疾病死亡或者在48小时之内经抢救无效死亡的”之规定,市人社局和省人社厅认定孙**的死亡视同工伤符合法律规定。徐**主张其工程已结束,只是雇佣孙**看管工地材料,应按个人雇佣关系承担民事责任,因仅凭其提供的支付工程款凭证及承包协议书不能证明其主张,故对此不予采信。市人社局在受理第三人孙**等的工伤认定申请后,依法向第三人宝**司送达举证通知书,在调查取证后依法在法定期限内作出391号决定书,并向第三人宝**司及第三人孙**送达,决定书中告知了双方当事人申请复议和提起诉讼的权利,符合法定程序,省人社厅在受理原告徐**的复议申请后,依法向被申请人市人社局送达了《行政复议提出答复通知书》,在法定期限内作出35号复议决定书,并向徐**及市人社局送达了该复议决定书,复议程序合法。综上,市人社局作出的工伤认定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符合法定程序;省人社厅的复议决定程序合法。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第六十九之规定,判决如下:驳回徐**的诉讼请求。案件受理费50元,由徐**承担(已交纳)。

上诉人诉称

上诉人徐**不服原审判决,提出上诉称,原审法院判决认定事实不清,适用法律错误。1、死者孙**上诉人个人雇佣,在从事雇佣活动中突发疾病经抢救无效死亡;2、上诉人雇佣孙**从事看管上诉人个人所有的剩余建筑材料,是在施工结束后,此时上诉人与宝**司之间的建设工程施工协议书已经履行完毕,死者孙**与宝**司之间不存在任何关系,市人社局将宝**司认定为用人单位并认定孙**的死亡构成工伤缺乏事实和法律依据。综上,请求二审法院依法撤销原审判决,撤销391号工伤认定决定书和35号复议决定书,维护上诉人的合法权益。

被上诉人辩称

被上诉人市人社局答辩称,391号工伤认定决定书认定事实清楚,证据确凿,程序合法,适用法律正确。1、宝**司将项目工程发包给不具备用人单位资格的自然人徐**,应承担工伤保险责任,工伤认定的用人主体无误;2、宝**司于规定期限内未向被上诉人举证,应承担举证不能的法律后果;3、死者孙**在值班时突发疾病经抢救无效于当日死亡,符合《工伤保险条例》第十五条第一项之规定,综上,请求二审法院维持被诉工伤认定决定书和原审判决。

被上诉人省人社厅答辩称,被上诉人于2015年4月15日依法受理上诉人的行政复议申请,于4月21日作出行政复议决定书,维持了391号工伤认定决定书。35号行政复议决定书的作出符合《行政复议法》的相关规定,原审判决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程序合法,请求维持。

在原审法院审理过程中,市人社局向原审法院提供了作出被诉工伤认定决定书的证据、依据:第一组证据:证据1.工伤认定申请书(2013年10月12日受理的519号)。证据2.工伤认定申请书(2014年7月4日受理的391号)。证据3.第三人孙**身份证复印件。证据4.第三人孙**身份证复印件。证据5.第三人王**户口本复印件。证据6.死者孙**户口本复印件。证据7.公证书。证据8.第三人孙**、孙**授权委托书。证据9.案外单位连云**有限公司工商登记信息查询。上述证据用以证明第三人向被告提出的工伤认定申请;第二组证据:证据10.第三人孙**、孙**出具的《调取证据申请书》。证据11.孙**借记卡复印件。证据12.孙**借记卡明细查询显示结果。证据13.被调查**为王**调查笔录一份。证据14.案外单位连云**有限公司出具的《关于孙**、孙**申请对孙**进行工伤认定一案的意见》。证据15.案外单位连云**有限公司的企业法人营业执照。证据16.案外单位连云**有限公司的组织机构代码证。证据17.案外单位连云**有限公司出具的法定代表人身份证明书。证据18.市法制办调取的《建设工程施工合同》。证据19.市法制办调取的收据(江**公司宝翔财富广场第二项目部城建的3#4#5#楼工程款)。证据20.徐**在行政复议期间向市法制办提供的2013年6-9月份考勤表。证据21.市法制办调取的《宝翔财富广场第三项目部施工承包补充协议书》。证据22.市法制办行政复议调查笔录(被调查人王**)。证据23.市法制办行政复议调查笔录(被调查人陈**、徐**)。证据24.市法制办行政复议调查笔录(被调查人王**)。以上证据用以证明死者孙**与宝**公司的关系及事发经过;第三组证据:证据25.新海派出所出具的证明。证据26.连云港市中医院门诊病历。证据27.连云港市中医院心电图。证据28.连云港市中医院化验报告单。证据29.居民死亡殡葬证、死亡医学证明书。证据30.火化证。以上证据用以证明死者孙**值班期间突发疾病死亡;第四组证据:证据31.连人社工认字(2013)519号工伤认定申请举证通知书。证据32.连人社工认字(2013)519号认定工伤决定书。证据33.送达回执及快件查询结果。证据34.关于撤销连人社工认字(2013)519号认定工伤决定书的通知。证据35.送达回执。证据36.连人社工认字(2014)391号工伤认定申请举证通知书。证据37.送达回执。证据38.连人社工认字(2014)391号认定工伤决定书。证据39.送达回执。证据40.(2015)苏人社行复第35号行政复议决定书。以上证据用以证明工伤认定程序合法。出示作出被诉具体行政行为所依据的规范性文件:1.《工伤保险条例》;2.《工伤认定办法》;《江苏省实施﹤工伤保险条例﹥办法》。

被上诉人省人社厅向原审法院提供了作出被诉复议决定的证据、依据:证据1.(2015)苏人社行复第35号行政复议决定书。用以证明被告省人社厅作出的行政行为;证据2.行政复议申请书及相关材料。用以证明原告向被告省人社厅申请行政复议;证据3.行政复议提出答复通知书((2015)苏人社行复第35号)。用以证明被告省人社厅依法受理原告的申请;证据4.行政复议答复书;证据5.连云港市人社局提交的证据清单。用以证明被告市人社局依法向被告省人社厅提供了相关材料。出示作出被诉具体行政行为所依据的规范性文件:1.《行政复议法》;2.《行政复议法实施条例》。

上诉人向原审法院提供了如下证据:证据1.认定工伤决定书。用以证明市人社局作出的工伤认定,认定第三人宝**司作为用人单位承担工伤保险责任,徐**作为死者的雇主不服该工伤认定书,提起行政诉讼;证据2.连云港市劳动人事争议仲裁委员会仲裁裁决书。用以证明该裁决书认定第三人宝**司作为用人单位与徐**个人连带承担工伤保险责任,徐**与工伤决定书有利害关系,有权就该工伤认定书提起行政复议或行政诉讼;证据3.行政复议决定书。用以证明徐**不服市人社局的工伤认定书,向省人社厅提起行政复议,省人社厅作出维持市人社局的工伤认定的复议决定,徐**不服该复议决定,提起行政诉讼。

第三人孙**、孙**向原审法院提供以下证据:证据1.2014年8月19日工伤认定决定书。用以证明连云港市人社局作出的连人社工认字第(2014)391号认定工伤决定书所依据的《工伤保险条例》第十五条第一项及《江苏省﹤实施工伤保险条例﹥办法》第三十条的规定,完全符合法律规定;证据2.2014年4月17日市政府法制办的工作人员徐**、徐*作为调查人、记录人将江**司副总经理陈**、徐**、王**作为被调查人的调查笔录;证据3.连云港市人民政府法制办公室出具的《关于对我办投诉事项办理情况的答复》。以上证据用以证明1.孙**的死亡时间、死亡地点为宝翔工地建设中,孙**在上班时间死亡。2.徐**认可与宝**司签订合同系承包关系,(2014)391号认定工伤决定书按法律规定认定,合理合法。3.调查笔录明确了调查的时间及地点为宝翔工地,证明当时宝翔工地正在建设中。

上诉人提起上诉后,原审法院已将上列证据和依据随案一并移送本院。

本院查明

经本院开庭审理,原审法院对本案证据的认定意见正确,本院依法予以确认。根据确认的证据,本院认定的案件主要事实与原审判决认定的事实相同。

本院认为

本院认为,《江苏省实施﹤工伤保险条例﹥办法》第三十条规定:“用人单位实施承包经营,使用劳动者的承包人不具备用人单位资格的,由具备用人单位资格的发包人承担工伤保险责任”,本案中宝**司将工程发包给不具备用人单位资格的上诉人,上诉人招聘孙**至宝翔财富广场工地从事门卫工作,孙**于值班时突发疾病,经抢救无效于当日死亡,符合《工伤保险条例》第十五条第一项之规定,被上诉人市人社局和被上诉人省人社厅认定孙**的死亡视同工伤符合法律规定。上诉人提出其与孙**为雇佣关系,应按民事法律相关规定承担雇主赔偿或者补偿责任,孙**与宝**司不存在劳动关系,被诉工伤认定决定书将宝**司认定为用人单位属认定事实错误的上诉主张不能成立,本院不予支持;关于上诉人提出孙**的死亡发生于其与宝**司的施工合同结束后,孙**的死亡不能适用《江苏省实施﹤工伤保险条例﹥办法》第三十条规定的上诉主张,本院认为,当事人对自己的主张应当提供证据予以证实,上诉人提出了主张,却未提供任何证据予以证实,应当承担举证不能的法律后果,对其该项主张,本院不予采信。原审判决中“徐**主张其工程已结束,只是雇佣孙**看管工地材料,应按个人雇佣关系承担民事责任,因仅凭其提供的支付工程款凭证及承包协议书不能证明其主张,故对此不予采信”有误,支付工程款凭证及承包协议书是被上诉人市人社局于原审中提供的证据,并非上诉人徐**提供,本院依法予以纠正。综上,原审判决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上诉人的上诉理由不能成立,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第八十九条第一款第(一)项之规定,判决如下:

二审裁判结果

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二审案件受理费50元,由徐**负担。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裁判日期

二〇一五年十二月三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