裁判文书详情

姚**与武汉市公安局公安行政管理-其他二审行政判决书

2015.12.03武汉市中级人民法院(2015)鄂武汉中行终字第00535号

审理经过

上诉人姚**因诉被上诉人武汉市公安局其他(公安)行政复议一案,不服武汉**民法院作出的(2015)鄂**初字第00133号行政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本院依法组成合议庭,对本案进行了审理,现已审理终结。

一审法院查明

一审法院审理查明,2014年10月4日,姚**驾驶车辆发生交通事故。同年11月20日,武汉市公安局江岸区交通大队(以下简称江**大队)作出武公岸认字(2014)第C350号《道路交通事故认定书》认定:姚**承担此事故的主要责任;湖北**有限公司承担此事故的次要责任;王**、李*、姚**不承担此事故的责任。姚**不服该认定,向武汉市公安局交通管理局提出复核。同年12月24日,武汉市公安局交通管理局作出武公交复字(2014)第088号《道路交通事故认定复核结论》,以江**大队对该事故事实未予查清,且未将湖北**定中心出具的《湖北军安(2014)痕鉴字第1460号》鉴定意见书送达当事人李*、姚**及湖北**有限公司为由,决定:责令江**大队对此事故进行重新调查及认定,并撤销原作出的武公岸认字(2014)第C350号道路交通事故认定书。2015年1月8日,江**大队作出武公岸重认字(2014)第C350-1号《道路交通事故认定书》,认定结论与上述武公岸认字(2014)第C350号《道路交通事故认定书》的认定结论一致。姚**不服该认定,向武汉市公安局申请行政复议。同年3月23日,武汉市公安局接收姚**的书面申请材料,经向姚**释明,姚**将江**大队和武汉市公安局交通管理局列为共同被申请人。次日,姚**以被申请人只应有江**大队一方为由,向武汉市公安局更换了行政复议申请书首页,并在该申请书的第四页签字注明。同月26日,武汉市公安局作出并直接向姚**送达武公复不受字(2015)1号《行政复议申请不予受理决定书》,对姚**的行政复议申请决定不予受理。姚**仍不服,向武汉市人民政府法制办公室申请行政复议。同年4月30日,武汉市人民政府法制办公室作出《行政复议告知书》,告知姚**:对行政复议决定不服不能再申请行政复议,可以向人民法院提起行政诉讼。

一审法院认为

一审法院认为,一、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复议法》第十七条第一款规定,武汉市公安局负责本行政区域内的行政复议工作,具有作出被诉不予受理决定的行政职权。二、本案中,姚**主张于2015年3月13日向武汉市公安局提出口头行政复议申请,但无证据予以证明,且武汉市公安局对该事实不予认可,对姚**的该项主张不予支持。武汉市公安局提交的证据及规范性文件证明,江岸交通大队作出的武公岸重认字(2014)第C350-1号《道路交通事故认定书》系鉴定结论,根据中华**公安部令第65号《公安机关办理行政复议案件程序规定》第二十八条第一款第(三)项的规定,对姚**提交的行政复议申请不予受理事实清楚,证据充分,适用法律、法规正确,程序合法。姚**的诉讼理由不能成立,其请求不予支持。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第六十九条的规定,判决驳回姚**的诉讼请求。

上诉人诉称

姚**不服一审行政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称:一、武汉市江汉区人民法院(以下简称江**法院)作出的鄂**初字第00133号行政判决载明,“原告主张于2015年3月l3日向被告提出口头行政复议申请但无证据予以证明,且被告对该事实不予认可。本院对原告的该项主张不予支持。”这是不公正的。l.被上诉人对该事实不予认可,但没有出示任何证据;2.上诉人在法庭调查中提出武汉市公安局办事大厅值班窗口有录像可查,但武汉市公安局没有提供;3.在同年3月13日的一周后,上诉人的书面行政复议申请无法交到武汉市公安局法制办公室,直到3月23日才接受申请。二、江**法院作出的鄂**初字第00133号行政判决称,“被告提交的证据和规范性文件能够证明江**大队作出的武公岸重认字(2014)第C350-1号《道路交通事故认定书》系鉴定结论”是错误的。江**大队作出的武公岸重认字(2014)第C350-1号《道路交通事故认定书》是行政文书。不能因为江**大队作出的武公岸重认字(2014)第C350-1号《道路交通事故认定书》的内容中含有证据、鉴定(湖北军安(2014)痕鉴字第1460号),就改变行政文书的性质。在庭审中,武汉市公安局没有提供证据证明武公岸重认字(2014)第C350-1号《道路交通事故认定书》是鉴定结论。综上,江**大队作出的武公岸重认字(2014)第C350-1号《道路交通事故认定书》不是鉴定结论。武汉市公安局对上诉人的行政复议申请不予受理是错误的。请求:1.撤销江**法院(2015)鄂**初字第00133号行政判决书;2.撤销武汉市公安局作出的武公复不受字(2015)1号《行政复议申请不予受理决定书》;3.本案诉讼费用由被上诉人承担。

被上诉人辩称

武汉市公安局辩称:2015年3月24日,被上诉人收到姚**提出的行政复议申请,被申请人为江岸交通大队。具体请求为,“l.依法撤销武汉市公安局江岸区交通大队作出的武公岸重认字(2014)第C350-l号《道路交通事故认定书》;2.对该事故的原因及当事人的责任重新作出认定,依据事实和法律规定,认定湖北**有限公司负此次交通事故的全部责任。”复议理由为,“《道路交通事故认定书》对湖北**有限公司的违法事实表述不完整、不准确,定责适用的法律条款不全、责任划分不正确。”经审查,被上诉人认为:姚**请求撤销的武公岸重认字(2014)第C350-1号《道路交通事故认定书》属于交通事故的鉴定结论。根据中华**公安部令第65号《公安机关办理行政复议案件程序规定》第二十八条第一款第(三)项的规定,对处理火灾事故、交通事故以及办理其他行政案件中作出的鉴定结论等不服的,不属于公安行政复议范围。2015年3月26日,被上诉人作出武公复不受字(2015)l号《武汉市公安局行政复议申请不予受理决定书》,对姚**提出的行政复议申请决定不予受理,并于2015年3月26日将该不予受理决定直接送达姚**。综上,被上诉人作出的不予受理决定认定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适用法律正确,程序合法,处理公平、公正、适当。请求法院驳回姚**的上诉,维持一审判决。

本院认为

本院认为,武汉市公安局负责本行政区域内的行政复议工作,具有作出被诉行政复议申请不予受理决定的行政职责。2015年1月8日,江岸交通大队依法重新作出武公岸重认字(2014)第C350-1号《道路交通事故认定书》,姚**不服该道路交通事故认定,向武汉市公安局申请行政复议。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道路交通安全法》第七十三条、全国**法工委《关于交通事故责任认定行为是否属于具体行政行为,可否纳入行政诉讼受案范围的意见》(2005年1月5日,法工办复字(2005)l号)的规定,道路交通事故认定书仅是作为证据使用,不具有行政可诉性。中华**公安部令第65号《公安机关办理行政复议案件程序规定》第二十八条第一款第(三)项规定,对交通事故的鉴定结论不服的,不属于公安行政复议范围。武汉市公安局对姚**提出的行政复议申请不予受理符合上述法律、法规和规章的规定。据此,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第六十九的规定,一审法院判决驳回姚**的诉讼请求并无不当。姚**的上诉理由不能成立,其请求依法不予支持。一审判决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法规正确,程序合法。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第八十九条第一款第(一)项的规定,判决如下:

二审裁判结果

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本案二审案件受理费人民币50元,由上诉人姚**负担。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裁判日期

二〇一五年十二月三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