裁判文书详情

上诉人伊**、张**与被上诉人张**、任**婚约财产纠纷案二审民事判决书

2015.08.07信阳市中级人民法院(2015)信中法民终字第1139号

审理经过

上诉人伊**、张**因与被上诉人张**、任**婚约财产纠纷一案,不服潢川县人民法院(2015)潢民初字第00581号民事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本院受理后依法组成合议庭,公开开庭审理了本案。上诉人张**及其委托代理人黄**,上诉人伊**的委托代理人汪**,被上诉人张**到庭参加了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一审法院查明

原审查明:2012年,伊银涛与张**介绍相识后建立婚约关系,2013年农历12月16日,双方按农村习俗举行结婚仪式后同居生活,未办理结婚登记手续。婚约期间,张**收受伊银涛见面礼2000元、订亲彩礼10001元、送日子彩礼10000元、结婚彩礼10000元、三金首饰(价值6600元)、猪肉半只(价值1000元),合计39601元;张**陪送的嫁妆有笔记本电脑一台、被子三床及其他生活用品。同居生活期间,伊银涛与张**因家庭生活琐事,时常发生争吵。2015年农历正月,两人再次发生矛盾,双方分居生活至今。

一审法院认为

原审认为,给付彩礼是我国的民间婚俗,是男女双方以将来结婚为目的而为的给付,从法律性质上是一种以结婚为成就条件的赠与行为。本案中,伊**与张**在未办理结婚登记情况下,按习俗举行结婚仪式,其同居关系不受法律保护,故伊**要求退还彩礼的诉请予以支持;彩礼的收受人为张**,故应由张**承担返还伊**彩礼的责任,张**、任**不承担返还责任;但考虑伊**给付的39601元的彩礼款中有部分为购买礼品的人情往来,属伊**自愿赠与行为,应当从中扣除,且伊**与张**同居生活有一年多的时间,双方有必要的共同生活开支,加之张**亦有陪送的嫁妆,也应折款从中扣除。综合以上因素,酌定张**返还彩礼12000元为宜;张**主张的青春损失费、精神损失费等于法无据不予支持。依照《中华人民共和民法通则》第一百零六条第一款、第一百三十四条第一款第(四)项、《最**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婚姻法﹥若干问题的解释(二)》第十条第一款第(一)项之规定,原审判决如下:一、张**于本判决生效后十日内返还伊**彩礼款12000元;二、驳回伊**的其他诉讼请求。如未按本判决规定的期间履行相应的给付金钱义务,应当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平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五十三条之规定,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本案受理费800元,由伊**负担500元,张**负担300元。

上诉人诉称

上诉人张**上诉称:伊银涛给付张**39601元,是伊银涛赠与行为,且用于生活开支,张**不应当返还。请求依法改判。

上诉人伊**上诉称:原审法院判决张**返还12000元彩礼款过低,且张**、任**应与张**承担连带返还责任。请求依法改判。

本院查明

二审查明的事实与一审查明的事实相同。

本院认为

本院认为:最**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婚姻法》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十条规定:当事人请求返还按照习俗给付的彩礼的,如果查明属于以下情形,人民法院应当予以支持:(一)双方未办理结婚登记手续的;(二)双方办理结婚登记手续但却未共同生活的;(三)婚前给付并导致给付人生活困难的。伊银涛与张**按照习俗举行婚礼,但未办理结婚登记手续,原审法院判决张**返还伊银涛部分彩礼款正确,本院予以支持。张**称伊银涛给付彩礼是赠与行为,且用于生活开支,不应当返还的上诉理由不能成立,本院不予采纳。伊银涛称原审法院判决张**返还12000元彩礼款过低,且张**、任**应当与张**一起承担连带返还责任的上诉理由,因没有充分的证据证明,本院不予支持。结合本案实际情况,张**返还伊银涛8000元彩礼款较为妥当。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七十条第一款(一)、(二)项的规定,判决如下:

二审裁判结果

一、维持潢川县人民法院(2015)潢民初字第00581号民事判决第二项;

二、变更潢川县人民法院(2015)潢民初字第00581号民事判决第一项为:张**于本判决生效后十日内返还伊银涛彩礼款8000元

一审诉讼费按原审判决执行,二审诉讼费100元,由伊银涛、张**各承担50元。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裁判日期

二〇一五年八月七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