裁判文书详情

原告瓮*付诉被告张*、张**、张**婚约财产纠纷一审民事判决书

2015.07.22息县人民法院(2015)息民初字第620号

审理经过

原告瓮*付诉被告张*、张**、张**婚约财产纠纷一案,本院受理后,依法适用普通程序,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原告瓮*付及其委托代理人方振云、被告张*、张**、张**及其委托代理人张**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现已依法审理终结。

原告诉称

原告瓮新付诉称:原告瓮新付与被告张*在外务工时相识,2014年农历2月16日按农村习俗举办婚礼,未办理结婚登记手续。在此期间,被告借婚姻先后向原告索要彩礼等款项8万元,为此给原告家庭生活造成极大困难。婚后月余被告张*以打工为名一去不返,经多方联系被告张*不愿意和好。为维护我的合法权益,故诉至法院,要求被告退还彩礼款8万元。

被告辩称

被告张*辩称:我与原告自由恋爱,举行结婚典礼后,我一直在原告家中一起生活,2014年7月因生气原告撵我出走。压线10001元和彩礼66000元是原告自愿赠予被告,我的父母不存在索要,属于无偿赠予财物,不存在返还。原告自愿赠予被告的钱款又被原告和我花去,不剩分文。其中压线10001元存在我的银行卡上,原告从中取走8000多元,剩余1000多元也和原告共同花去的。我嫁到原告家中也把66000元彩礼带到原告家中。3万元现金在原告衣柜中,被原告陆续取走。我的农行卡中被原告取走8800元,银行卡里工资也被原告取走2000元。我父母没有保管和使用过该彩礼款,原告起诉我父母返还彩礼于法无据。

被告张**、张**辩称:我们夫妇长年在建筑工地上扎钢筋,靠自己勤劳双手养家糊口,家庭殷实,不存在借婚姻向原告索取财物。张*通过网聊认识原告确定关系,张*已满18周岁,办理结婚典礼期间的行为由其自己承担。对于彩礼我们未保管彩礼和使用,都在张*拿着,还从我们手中拿走10多万元。2014年6月为了为原告看病,花了16000元,还拿了2000元路费。

张*举行典礼时未到20周岁,希望你们能和好,生活在一起。

本院查明

经审理查明,原告瓮新付与被告张*在外务工时相识,2014年农历2月16日按农村习俗举办婚礼并开始同居生活,未办理结婚登记手续。原告瓮新付与被告张*于2014年7月因感情不合开始分居生活。原、被告相识期间,原告瓮新付按农村习俗给付被告方压线10001元、彩礼款66000元、露水衣1000元,以上77001元款是通过媒人王**、张**、居新华给付被告方的,给付钱款时三被告均在场,是被告张**、张**将钱清点后收起来的。以上事实有证人王**、张**、居新华出具证明材料予以证实。

本院认为

本院认为,原告瓮*付与被告张*未办理结婚登记手续,其同居关系不受法律保护。因婚约而给付彩礼的行为属于以结婚为目的的赠予,是一种附条件的赠予行为,而不是无偿的赠予,原告瓮*付与被告张*在同居期间缺乏沟通和交流,矛盾不断激化,致使双方分居,现双方登记结婚已无可能,故原告瓮*付要求返还彩礼的请求,符合法律规定,本院予以认定。原告方诉求中的压线10001元、彩礼款66000元、露水衣1000元、三金及衣服8000元被告方认可,本院予以采信。原告给付的收封子钱、露水衣和三金买衣服钱数额较小,应认定为赠予性质。被告辩称压线和彩礼款等款项被原告取走或花去,但未提交相关证据予以证明,其辩称不予采信。由于双方共同生活时间较短,原告方给予的彩礼款66000元、压线10001元数额较大,给原告方的家庭带来了一定的经济困难,应当酌情返还。被告张*跟随其父母张**、张**共同生活期间接受

的彩礼,被告张**、张**应当负连带返还责任。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婚姻法》第三条、《最**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婚姻法﹥若干问题的解释(二)》第十条之规定,判决如下:

裁判结果

一、被告张*、张**、张**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七日内返还原告瓮新付彩礼款53000元。

二、驳回原告瓮新付的其他诉讼请求。

本案受理费1800元,由原告承担600元,被告张*、张**、张**承担1200元。

如果未按本判决指定的期间履行给付金钱义务,应当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五十三条之规定,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

如不服本判决,可于判决书送达之日起十五日内向本院递交上诉状一式五份,并预交二审上诉费,上诉于河南省**民法院。

裁判日期

二〇一五年七月二十二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