裁判文书详情

原告刘**、刘**被告芦**、李**婚约财产纠纷一案一审民事判决书

2013.05.08信阳市平桥区人民法院(2013)平民初字第503号

审理经过

原告诉被告婚约财产纠纷一案,本院受理后,依法组成合议庭,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原告刘**、刘*及其委托代理人罗**,被告芦**及其委托代理人张**、被告李**均到庭参加了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原告诉称

二原告诉称,2012年4月份通过媒人刘、李介绍,原告刘*与被告芦**认识,之后按农村习俗,原告付给被告芦**看家费10400元及“三金”款8000元,当年农历7月19日在双方举行婚礼前,二原告又给被告李**彩礼(现金)82000元。

原告刘*与被告芦**举行婚礼后,被告拒绝登记结婚。共同生活不到一个月,被告芦**不辞而别,并表示不再与原告刘*共同生活。

综上,被告不以真正结婚为目的,而以婚姻索取彩礼且数额较大,给其家庭生活造成了较大经济困难,为此诉至法院要求二被告返还彩礼101100元。

被告辩称

被告芦梦丽辩称,一、原告的起诉没有道理,应依法驳回其诉讼请求。因为根据我国习俗,男女双方缔结婚姻都有聘礼,原告给她聘礼是其完全自愿给付,属一般赠与性质,她没有向原告索要彩礼,所以不应支持原告要求返还彩礼的请求。我国婚姻法没有规定男女双方结婚是否必须送或不送彩礼,但送彩礼是普遍存在的社会现象。关于彩礼发生纠纷如何处理,在司法实践中,返还彩礼是有条件的即以是否缔结婚姻关系为依据。她与原告刘*已按习俗举行了结婚仪式,虽没有领取结婚证,但已共同生活,构成了事实婚姻。原告刘*自身有病,不能过正常夫妻生活,原告的病治好了,她与原告还可以作为夫妻,她也愿与原告刘*登记结婚,现在刘*反悔不愿与她登记结婚,其要求解除同居关系并返还彩礼是不讲道理的。同时她与原告刘*已举行婚礼,亲朋好友也知道她结婚了,原告提出分手,坏了她的名声、误了她的青春。如真要解除同居关系,原告刘*应对她予以赔偿。二、原告所诉彩礼的数额不对,原告给她的彩礼为80000元。对月礼,买首饰的8000元这是属赠与性质,不能算彩礼范围。她母亲也给原告刘*两次钱,共计1200元,这属于礼尚往来。三、结婚时,她娘家陪嫁的物品有“小刀”牌电动车一辆、床上用品若干,价值10000元;该陪嫁物品都是用礼金购买的,同时她为购买服装也花了几千元。加上原告刘*不与她见面的几个月的生活开支所需的钱,彩礼钱也所剩无几。

综上,原告的诉讼请求不合常理,违背风俗习惯,严重伤害了她的感情,按照司法惯例,应驳回原告的诉讼请求。

被告李**辩称,芦梦丽是她女儿,她女儿与刘*是经媒人介绍认识的。她女儿到刘*家看家时,原告给付8000元看家费;双方举行婚礼前,原告给付彩礼80000元。

本院查明

经审理查明,2012年4月初,原告刘*经媒人刘、李介绍与被告芦**认识,双方确立恋爱关系。庭审中媒人刘证实原告刘*与被告芦**认识后她陪同被告芦**到原告处看家时,原告除给被告芦**8000元看家费外还给另外6名陪同人员每人400元的红包一个;媒人李证实,原告刘*与被告芦**举行典礼前经他手付给二被告礼金82000元。对媒人所述事实,二被告当庭予以认可。被告芦**认为原告给她的8000元现金用于购买“三金”即金耳环、金项链、金戒指了,2400元红包她没得到;82000元中的2000元系原告给付购买服装款,另外她出嫁时,陪嫁的物品有小刀牌电动车一辆及七件套等生活用品,价值10000余元。对于被告所称,原告认为被告芦**购买“三金”的款系另外给的钱,不是从被告所称的8000元中支付的;他另外还给被告芦**购买一部价值1800元的“联想”牌手机;被告购买的陪嫁物品价值不足10000元。

还查明,原告刘*与被告芦**认识近三个月后,双方就按当地习俗举行了结婚典礼,双方没有在民政部门登记结婚。举行结婚典礼一个月后,原告刘*就到信阳打工,并更换了手机号码,原告没有把打工的地点及变更后的手机号码告知被告芦**,被告芦**联系不到原告刘*后遂回其母亲家生活。庭审中,原、被告均认可典礼后双方没有同居。原告刘*表示不愿意与被告芦**共同生活下去;被告芦**认为双方没有同居是由于原告刘*有病,她愿意与刘*共同生活。

本院认为

本院认为,婚姻自由,禁止包办、买卖婚姻,禁止借婚姻索取财物是我国婚姻法的基本原则。依照法律规定,我国实行婚姻登记制度,本案原告刘*与被告芦**虽按习俗举行了婚礼,但没有依法登记,双方只是非法同居关系,现原告刘*表示不愿与被告芦**共同生活下去,要求解除非法同居关系,并要求二被告退还彩礼的请求符合相关法律规定,依法应予支持。关于被告收取原告的彩礼礼金的数额根据庭审查明事实可认定为90000元(即82000元+8000元)现金;对于原告称2400元的6个红包,原告无证据证明此款给予了被告,所以原告要求退还此款的请求不予支持,同时对于被告芦**购买“三金”首饰8000元的款项来源,原告也无相应证据证明该款系原告另行付给被告,所以原告诉称其另行给付被告芦**8000元购买“三金”首饰的说法不成立,被告应退还给原告购买“三金”的款项8000元。根据农村习俗被告芦**为出嫁购买相应的陪嫁物品也是实情且原告也无异议,原告虽对陪嫁物品的价值提出异议,但没有相应证据证明其异议成立,故被告芦**的陪嫁物品的价值可认定为10000元,该陪嫁品除属于被告芦**的衣服等生活用品外归原告所有;对于被告芦**辩称剩余礼金用于日常生活的开支的说法,本院认为芦**作为完全民事行为能力人,有劳动的能力,可以以自己劳动所得以支付日常生活的开支,且被告芦**也无证据证明其日常生活中有大额支出的证据,所以被告芦**的此辩称理由不成立,但考虑到原告刘*外出打工不告知被告芦**打工的地点及联系方式,会造成被告芦**在一定时间内不能安排自己的劳动和生活,根据农村的消费支出水平,故可从返还的礼金中酌定扣除5000元作为被告芦**的生活费用。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六十三条、第六十四条,《中华人民共和国婚姻法》第三条,并参照最**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婚姻法〉若干问题的解释》(二)第十条第一款(一)项之规定,判决如下:

裁判结果

一、被告芦**、李**在判决生效后的十日内退还给原告刘**、刘*现金75000元。

二、驳回原告的其他诉讼请求。

如未按本判决指定的期间履行给付金钱的义务,应当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五十三条的规定,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

本案受理费2320元,二原告负担645元,二被告负担1675元。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判决书送达之日起十五日内向本院递交上诉状,并按对方当事人的人数提出副本,上诉于河南省**民法院。

裁判日期

二○一三年五月八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