裁判文书详情

上诉人刘**与上诉人陈**、吴**婚约财产纠纷一案二审民事判决书

2010.06.02济源中级人民法院(2010)济中民三终字第72号

审理经过

上诉人刘**与上诉人陈**、吴**婚约财产纠纷一案,刘**于2008年8月22日向济**民法院提起诉讼,请求判令陈**、吴**返还彩礼22000元。济**民法院于2008年10月25日作出(2008)济*一初字第2275号民事判决。刘**、陈**、吴**均不服该判决,提起上诉。本院于2009年5月31日裁定撤销原判、发回重审。济**民法院经重审,于2009年11月19日作出(2009)济*一初字第1751号民事判决,刘**、陈**、吴**均不服该判决,提起上诉。本院于2010年3月10日受理后,依法组成合议庭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上诉人刘**、上诉人陈**、吴**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一审法院查明

原审法院经审理查明:刘**与陈**经人介绍相识,于2006年7月举行结婚仪式,未办理结婚登记即同居生活,后自动解除同居关系。刘**给陈**、吴**拿彩礼23000元,陈**的嫁妆价值约6000元。

一审法院认为

原审法院认为:吴**认可收到刘**彩礼23000元,该院予以确认。刘**与陈**未办理结婚登记便以夫妻名义同居生活,后又自动解除同居关系,双方同居前刘**拿彩礼23000元,由于双方同居时间短,根据有关法律规定,陈**、吴**应当返还刘**彩礼,故刘**要求陈**、吴**返还彩礼,理由正当,予以支持。陈**、吴**称嫁妆价值20000余元,与刘**的彩礼折抵后互不返还,因未提供充分有效的证据予以证明,刘**亦不予认可,故对嫁妆的价值以刘**认可的6000元为准。因刘**不认可陈**的嫁妆,无法确定嫁妆的种类,不能返还原物,故该院决定在刘**的彩礼中予以扣除。结合本案具体情况,扣除陈**的嫁妆后,该院酌定由陈**、吴**支付刘**7000元。根据《最**法院关于适用若干问题的解释(二)》第十条第一款第(一)项之规定,判决:陈**、吴**在判决生效后10日内给付刘**7000元。案件受理费350元,由刘**负担150元,陈**、吴**负担200元。

上诉人诉称

刘**上诉称:刘**的原一审代理人张**在录音中所说陈**、吴**陪送价值6000元家具,不能作为认定案件事实的依据,因为:1、录音时刘**不在场;2、陈**、吴**未购买过陪送嫁妆,刘**也从未向张**提起过有无嫁妆之事;3、张**在谈话录音时提到的家具,只是在重复吴**的谈话核实陪送家具情况,并不表示认定陪送家具价值6000元;4、因张**是一般代理,不能全权代表刘**。综上,一审法院认定陈**、吴**有6000元嫁妆错误,请求改判陈**、吴**返还刘**彩礼22000元。

被上诉人辩称

陈**、吴**答辩称:其只收到10000元,其未见过刘**又补充的录音资料。

陈**、吴**上诉称:1、一审法院根据录音材料认定陈**、吴**收到刘**彩礼23000元程序违法。刘**第一次整理的录音材料仅3页,后经一审法院要求又整理的长达8页的录音材料在原一审质证录音时尚未形成,陈**、吴**始终未见到后来整理的录音材料。另外,陈**、吴**在录音中并未认可收到彩礼23000元,只是说办婚事总共花有二万二三。2、刘**提供的提货单和三包凭证不是付款凭证,不能证明彩电等物品由刘**付款购买。证人高ⅩⅩ的证言足以证明彩电等物品是由陈**、吴**付款购买的,证人李*Ⅹ、陈**、李*Ⅹ的证言能够反映客观真实情况,应当作为认定案件事实的证据。3、一审法院不审理陈**、吴**收到的彩礼花到何处剩余多少,便随意酌定由陈**、吴**支付刘**7000元,偏离了案件事实。综上,请求撤销原判,改判驳回刘**的一审诉讼请求。

刘**辩称:原先对录音整理的书面材料不完整,后补充完善后交到法院了。当时买物品时,只有提货单和三包凭证,未开发票。原审判决正确,请求维持原判。

本院查明

本院经审理查明的事实与原审查明的事实相同。

本院认为

本院认为:对吴**的录音是直接证据,刘**先后对该录音整理的书面材料只是用于方便他人了解录音内容的材料,认定相关案件事实应以录音证据为根据,刘**先后对该录音整理的书面材料原先简略随后详尽并不改变录音的内容,对案件事实的认定未产生影响。刘**一审提供的对吴**的录音显示,吴**在录音中认可刘**给其家拿有二万二三,对刘**的一审代理人张**提出的其家花刘**二万三,也未提出异议,一审认定刘**拿出彩礼23000元,证据充分。关于嫁妆问题,根据当地风俗习惯,女儿出嫁父母一般都要陪送嫁妆,且刘**的一审代理人张**在与吴**进行谈话录音时,明知自己正在录音,其讲话应是谨慎的,在谈话中其转述别人关于家具价值6000元的话,并且提出在二万三的基础上扣除家具款的调解方案,说明张**在谈话时认可吴**家陪送有嫁妆;张**是刘**的一审代理人,其在吴**对录音不知情的情况下所做的对刘**不利的陈述,具有较高的可信性;陈**、吴**在诉讼中主张的嫁妆价值,证据不足。因此,一审根据谈话录音的有关内容认定嫁妆价值6000元,并无不当。一审法院结合案件具体情况,扣除嫁妆价值后,酌定由陈**、吴**支付刘**7000元,属依法行使司法裁量权,裁量结果并无明显不当之处。综上,刘**和陈**、吴**的上诉理由均不能成立,对原审判决本院予以维持。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五十三条第一款第(一)项之规定,判决如下:

二审裁判结果

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二审案件受理费350元,由刘**负担175元,陈**、吴**负担175元。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裁判日期

二○一○年六月二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