裁判文书详情

杨**与杨**、杨*丙婚约财产纠纷一审民事判决书

2014.07.30丹江口市人民法院(2014)鄂丹江口民初字第00585号

审理经过

原告杨*甲诉被告杨*乙、杨*丙婚约财产纠纷一案,本院于2014年3月24日受理后,依法组成由审判员袁**担任审判长并主审,代理审判员白**、人民陪审员王**参加的合议庭,于2014年7月17日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原告杨*甲及其委托代理人杨*、唐**,被告杨*乙及其委托代理人杨**,被告杨*丙及其委托代理人聂*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经合议庭评议,现已审理终结。

原告诉称

原告杨*甲诉称:其与被告杨*丙经媒人杨**介绍于农历2013年正月订立婚约,并于农历2014年正月17日按当地习俗举行了婚礼,在此期间原告曾多次向被告杨*丙提出办理正式的结婚登记手续,但被告杨*丙及其父亲杨*乙(同为本案被告)还要求原告家再另支付其3万元彩礼(“接亲”时,原告家已向二被告支付过3万元彩礼),由于原告家为原告杨*甲的婚事已欠下沉重债务,实在无力再满足二被告的此项要求,结果被告杨*丙在与原告举行婚礼的第三天到其父母家“回门”后,就不再回原告家了。自原告与被告杨*丙订立婚约到双方分手,原告先后支付给二被告彩礼款共计达83200元(含礼品折款)。二被告借婚姻索要巨额财物后,之后被告杨*丙又不愿意与原告登记结婚并共同生活,导致原告本已贫困的家庭又负债累累。为此,特向法院提起诉讼,要求依法判令二被告向原告返还彩礼款83200元以及原告给被告杨*丙买的钻戒、项链、手镯等物品(共计价值6000元),本案的诉讼费用由二被告承担。

原告杨**为支持其诉讼请求,向本院提交了以下证据:

本院查明

证据1:原告杨**的居民身份证复印件1份。拟证明:原告杨**的诉讼主体资格。经质证,二被告对该证据的真实性无异议。本院对该证据的真实性和证明效力予以确认。

证据2:丹江口市大**河村民委员会(以下简称:杨峪河村)出具的证明1份。拟证明:被告杨**在与原告举行婚礼后,因索要彩礼未果,后被告杨**未与原告办理结婚登记手续,并且原告家因向被告杨**及其父母给付彩礼以及办理婚事导致全家生活困难。经质证,二被告对该证据有异议,认为杨峪河村出具的证明内容不属实,被告杨**与原告没有办理结婚登记的责任不在被告方,而是原告方的过错造成的。本院对该证据的真实性予以确认,对该证据的证明内容和证明目的以及二被告提出的质证意见将结合本案的其他证据和庭审查明的事实予以综合分析认定。

证据3:证人杨**出具的证明1份。拟证明:农历2014年正月17日(被告杨**与原告举行婚礼的当天),原告向二被告支付彩礼款3万元。经质证,二被告对该证据无异议,被告杨**亦认可收到了该款。本院对该证据的真实性予以确认。

证据4:证人李**、杨**出具的证明各1份以及二人当庭作证的证言。拟证明:原告2013年在新疆打工期间先后分两次给被告杨*丙汇款共计7500元,用于购买房屋和手机;农历2014年正月初八,被告杨*丙以买衣服为由向原告索要彩礼款2600元。经质证,二被告对该证据有异议,认为证人李**并不能确认原告把2600元钱给了被告杨*丙;证人杨**亦不能证明原告给被告杨*丙汇款7500元的事实,亦无具体的汇款凭证。本院认为:证人李**、杨**对各自证明的原告向被告杨*丙交付现金以及汇款的事实经过陈述不详,被告杨*丙对此亦不予认可。本院对该证据的真实性、证明效力以及二被告提出的质证意见将结合本案的其他证据和庭审查明的事实予以综合分析认定。

证据5:证人杨**、杨**出具的证明各1份。拟证明:农历2014年正月初五,被告杨**收原告彩礼款600元;农历2013年七月初十,原告父母到二被告家,被告杨**给原告父母敬酒时,原告又给付被告杨**彩礼款600元。二被告对该证据无异议。本院对该证据的真实性和证明效力予以确认。

证据6:证人杨**、赵**共同出具的证明1份以及二人当庭作证的证言。拟证明:原告先后给付二被告彩礼款共计74100元,其中:农历2013年正月十三给“见面礼”1700元、农历2013年正月十四又给“红包”2000元、农历2013年正月十六给付“订婚”礼金1万元、当天中午给付“敬酒”礼金1600元、认亲时“压篮”支付1万元、报期时“压篮”给付礼金1万元、“接亲”又给彩礼3万元、红包3600元、农历2014年正月初二“打发”被告杨**200元;另外给被告杨**买的有一枚钻戒(价值5000元)、一条项链和一只手镯(实际为:一条手链,下同);证人杨**当庭陈述:农历2013年正月十六给的“订婚”礼金1万元,在原告到被告家前经过其手清点后交给原告杨**,但原告杨**在被告家给款时证人杨**并未在场。经质证,二被告对该组证据有部分异议,认为:二位证人所陈述的2013年农历正月十三给的1700元、同年农历正月十四给的2000元以及同年农历正月十六给的“订婚”礼金1万元均不属实;认可在2013年农历正月十六中午敬酒时给了1600元、同年正月二十八“认亲压篮”给过1万元、2014年农历正月初二拜年“打发”的200元、2014年农历正月初二“报期压篮”给过1万元、2014年农历正月十七“接亲”时给了31600元以及给被告杨**买过戒指、项链、手镯,但被告杨**在2014年农历三月二十三在丹江口市城区大坝公园已将戒指还给了原告杨**。本院对该证据中二被告认可的部分予以确认,对其他部分内容将结合本案的其他证据和庭审查明的事实予以综合分析认定。

证据7:证人赵**出具的证明1份以及其当庭作证的证言。拟证明:2014年农历正月十七“接亲”时原告给付过被告杨*丙礼金3万元、“红包”钱共计是3600元,但证人赵**当庭陈述:“接亲”当天(即2014年农历正月十七,下同)包的红包个数记不清了,但钱数一共是3600元,给开门的、梳头的、穿衣服的、挪嫁妆的人各50元,开始给“背新娘”的和“把轿门”的各200元,后来每人又补了500元,即各700元,接被告杨*丙走时又给被告杨*丙“离娘份”600元,给餐厨的钱具体给谁记不清了。经质证,二被告对该证据的部分内容有异议,认可“接亲”当天给付的3万元礼金,但对共计3600元的红包钱有异议,只认可收到过其中1600元。本院对二被告无异议的部分予以确认,剩余的2000元“红包”款并无证据证实交给了二被告,且二被告对此亦不予认可,故对“红包”款中另外的2000元本院不予确认。

证据8:证人赵**、赵**共同出具的证明1份。拟证明:原告先后到二被告家去过5次,所携带的烟酒等礼品折款共计2800元。经质证,二被告对该证据有异议,认为:“订婚”、“认亲”、“报期”、“接亲”、“回门”时是给被告家拿过礼品,但对礼品的具体价值并不清楚,并且礼品属“消耗品”均已消耗,另外被告家也给原告家“回礼”了。本院认为:对原告在与被告杨**“订婚”、“认亲”、“报期”等节点给被告家所送礼品的事实予以认定,但原告并未提供其所送礼品的种类、价值明细以及票据等有效证据,对原告所主张的礼品价值本院不予确认。

被告杨*乙辩称:原告起诉的是婚约财产纠纷,诉讼主体应该是有婚约关系的男女双方,原告将被告杨*乙列为共同被告,属诉讼主体错误,应依法驳回原告对被告杨*乙的起诉;并且原告所诉称给付彩礼的数额不属实,且原告对其与被告杨*丙未办理结婚登记的原因也未如实陈述,原告方诉讼请求依法不应予以支持。

被告杨**就其提出的抗辩理由,未向本院提交任何证据材料。

被告杨*丙辩称:原告起诉的彩礼数额与事实不符,其实际收到的原告所支付的“彩礼”数额共计是50000元,即:“认亲”、“报期”时各给付的10000元、举行结婚典礼时给付了30000元。其为与原告结婚替代原告方所支付婚纱照款以及婚庆公司的定金1500元,在“认亲”时其父母亦给原告了2000元,为置办婚事被告家请客也开销了20000元,在与原告结婚时被告杨*丙的父母陪嫁给被告杨*丙的家电、被褥等物品价值10000余元;原告将给付的“彩礼”与赠与混为一谈,属于赠与的物品要被告杨*丙返还,缺乏法律依据,并且双方“定亲”期间原告所送的烟酒、食物属于消耗品,且在相互来往中被告家也如数“回礼”了,不存在再返还的问题;其与原告最终未领取结婚证是因为原告方的过错,且双方已经举行了结婚典礼并同居生活数日。因此,按照相关法律规定,被告杨*丙只能按照实际查明的彩礼数额按一定的比例向原告返还,而不是全额返还。

被告杨**就其提出的抗辩理由,向本院提交了以下证据:

证据1:被告杨**的居民身份证复印件1份。拟证明:被告杨**的诉讼主体资格。经质证,原告杨**对该证据无异议。本院对该证据的真实性予以确认。

证据2:微微新娘婚纱店、十堰市金夫人婚纱摄影出具的收据凭单各1份。拟证明:被告杨**为与原告结婚而支付婚纱照款和婚庆典礼定金,不存在有意不与被告结婚的意思和其他目的。经质证,原告杨**对该证据的真实性没有异议,但认为:被告杨**交婚纱照、婚庆典礼定金只能表明被告杨**当时的态度,不能说明被告杨**真诚想与原告结婚的事实,且该证据与本案没有因果关系。本院对该证据的真实性予以确认,对该证据的证明目的将结合本案的其他证据和庭审查明的事实予以综合认定。

证据3:丹江口市丹二路西门子家电商品保修专用凭证1份。拟证明:被告杨**父母陪嫁的财物(空调和电视)价值6200元,这些财物现在还在原告家里放着使用的事实。经质证,原告杨**对该证据无异议。本院对该证据的真实性和证明目的予以确认。

经审理查明:原告杨**与被告杨**经媒人杨**、赵**夫妇介绍,双方于农历2013年正月相识,并订立婚约,2014年农历正月十七双方在未办理正式结婚登记手续的情况下,即按当地习俗举行了结婚仪式并以夫妻名义同居生活,同年农历正月十九,原告杨**与被告杨**一起到被告杨**父母家“回门”时,双方因交往期间的相关事宜产生矛盾,被告杨**拒绝再与原告一起回原告家,也拒绝与原告办理正式的结婚登记手续,双方后因此而未在一起共同生活并解除了相互间的婚约关系。在双方相识后交往期间(即自2013年农历正月十三至2014年农历正月十三期间),按照当地习俗双方经过了“订婚”(即“看家”)、“认亲”、“报期”、“接亲”、“回门”等环节,原告杨**先后给付被告杨**、杨**了9笔彩礼款,共计58300元,即:2013年农历正月十三给付的“订婚”见面礼金1700元、同年农历正月十四给付的“红包”款2000元、同年农历正月十六给付的“敬酒”礼金1600元、同年农历正月二十八给付“认亲”礼金1万元、同年农历七月初十给付的“敬酒”礼金600元、2014年农历正月初二拜年“打发”的礼金200元、同年农历正月初五给付的“敬酒”礼金600元、同年农历正月初七“报期”时给付的礼金1万元、同年农历正月十七“接亲”时给付的礼金31600元;原告杨**另给被告杨**购买了一枚戒指(价值4930元)、一条手链、一条项链;期间原告杨**还先后五次携带烟酒、食物等礼品到二被告家以行“礼节”以及联络、商议其与被告杨**的婚事。被告杨**在与原告杨**举行结婚仪式的当天,其父母给其“陪嫁”的物品(即“嫁妆”)有:格力牌空调和创维牌电视各一台(共计价值6200元),上述空调及电视现仍放置在原告杨**家使用。原告杨**与被告杨**因双方产生矛盾导致双方解除婚约后,因婚约财产的返还问题双方经协商未能达成协议,原告杨**遂于2014年3月24日向本院提起诉讼。

本院认为

本院认为:财产的取得,不得违反法律规定。没有合法根据,取得不当利益,造成他人损失的,应当将取得的不当利益返还受损失的人。本案中原告杨*甲在与被告杨*丙相识恋爱期间,以各种名义和理由共给付二被告彩礼款58300元,另给被告杨*丙购买了一枚钻戒、项链、手链各一条,有相应的证据证实,原告杨*甲为了与被告杨*丙结婚,向二被告给付上述彩礼与财物,后虽然被告杨*丙与原告杨*甲按照当地习俗举行了结婚仪式,但此后被告杨*丙“悔婚”,不愿意与原告杨*甲缔结婚姻,亦未与原告杨*甲办理正式的结婚登记手续,原告杨*甲要求二被告返还其所给付的“彩礼”及部分贵重物品(钻戒、项链、手链等),有证据证实的部分,本院予以支持;原告杨*甲所主张的在2013年农历正月十六所给付二被告的“订婚”礼金1万元、2013年农历五月给被告杨*丙汇款7500元、2014年农历正月初八给被告杨*丙买衣服的款项2600元、2014年农历正月十七“接亲”时所散发的“红包”款2000元以及平时到二被告家所送“礼品”折款2800元,并认为上述款项亦应由二被告予以返还,但原告杨*甲所提交的证据并不足以证实上述事实,二被告对此亦不予认可,本院对此不予支持;有关在2013年农历正月十三给被告杨*丙的“见面礼”金1700元、同年农历正月十四给被告杨*丙的“红包”款2000元计3700元,虽然二被告在庭审中对此亦不予认可,但证人杨**(双方的“媒人”)当庭证实原告杨*甲确实将上述二笔款项给付了被告杨*丙,本院对上述二笔款项予以确认;有关原告杨*甲送被告杨*丙一枚钻戒的事实,被告杨*丙对此亦予以认可,被告杨*丙在庭审中辩称其已于2014年3月23日将该钻戒返还给了原告杨*甲,但被告杨*丙并未提交相应证据证实,原告杨*甲对此亦不予认可,本院对被告杨*丙提出的该抗辩理由不予采信。被告杨*乙提出“原告起诉的是婚约财产纠纷,诉讼主体应是有婚约关系的男女双方,原告将其列为共同被告,属诉讼主体错误,应依法驳回原告对其起诉以及原告所诉称的给付彩礼的数额不属实,且对其未能与被告杨*丙办理结婚登记的真实原因也未如实陈述,原告方的诉讼请求不应予以支持”的抗辩理由,因被告杨*乙是被告杨*丙的父亲,原告杨*甲所给付的部分彩礼款是给其家庭的,故该抗辩理由无事实法律依据,本院对此不予采纳。被告杨*丙提出“其父母所陪嫁的嫁妆应从需返还的彩礼数额中冲抵”的抗辩理由,在庭审过程中原告杨*甲对被告杨*丙父母所陪嫁的嫁妆的价款以及冲抵应返还的彩礼款的意见亦无异议,本院对此予以采纳,冲抵后二被告还应向原告杨*甲返还彩礼款52100元(即58300元-6200元);其提出“其在与原告杨*甲举行结婚仪式,同居生活了一段时间,所收的彩礼款应当按照一定比例部分返还”的抗辩理由,与法律规定相悖,本院对此不予采纳。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第七十二条第一款、第九十二条、第一百三十四条第一款第(四)项,《中华人民共和国婚姻法》第三条第一款、《最**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婚姻法﹥若干问题的解释(二)》第十条第一款第(一)项和《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六十四条第一款,《最**法院关于民事证据的若干规定》第二条之规定,判决如下:

裁判结果

一、被告杨**、杨**在本判决生效后十日内共同返还给原告杨*甲彩礼款共计52100元;被告杨**在本判决生效后十日内向原告杨*甲返还钻戒一枚(价值4930元)、手链、项链各一条(其中:被告杨**已将所收的手链、项链各一条交至法庭,待本判决生效后由原告杨*甲直接到法庭领取);

二、驳回原告杨**的其他诉讼请求。

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五十三条的规定,如果未按本判决指定的期间履行给付金钱义务的,应当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如果未按本判决指定的期间履行给付金钱义务之外的其他义务,应当支付迟延履行金。

案件受理费2030元,由原告杨**负担630元,被告杨**、杨**共同负担1400元。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本判决书送达之日起十五日内,向本院递交上诉状,并按对方当事人的人数提出副本,上诉于湖北省**民法院。上诉人应在递交上诉状时,根据不服本判决部分的上诉请求数额及《诉讼费用交纳办法》第十三条第一款第(一)项的规定,预交上诉案件受理费。十堰**民法院诉讼费专户名称:十堰市财政局非税收入汇缴结算户;开户银行:中国农**堰支行;账号:1733-1。通过邮局汇款的,款汇十堰**民法院,邮编:442000;地址:十堰市邮电街12号。上诉人应将注明一审案号的交费凭证复印件同时交本院。上诉人在上诉期届满之次日起七日内未预交,也未提出缓交、减交、免交上诉案件受理费申请的,按自动撤回上诉处理(本院不再另行送达预交上诉案件受理费通知)。

裁判日期

二〇一四年七月三十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