裁判文书详情

杨**诉洪**、洪念景、陈**婚约财产纠纷一案一审民事判决书

2013.06.09商城县人民法院(2013)商民初字第208号

审理经过

原告杨**与被告洪**、洪念景、陈**婚约财产纠纷一案,原告于2013年3月28日向本院提起诉讼。本院于同日作出受理决定。受理后本院依法适用普通程序,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原告杨**,被告洪**的委托代理人卢**及被告洪念景、陈**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原告诉称

原告诉称,原告杨**和被告洪*珍本是同组居民,2011年农历正月8日,经原告杨**的姑姑杨**和被告洪*珍的三姨刘*从中做媒,双方在双方父母亲的直接操办下,按照当地习俗定下亲事。当时有二个媒人等多人在场,原告方按照习俗给付被告洪*珍“见面礼”13800元现金。端午节给洪*珍“过节礼”2000元。十月一日为洪*珍购买一枚钻戒、一条黄金项链、一副白金耳环,共计支出现金15000元。农历10月16日经媒人之手给付被告方“送日子”礼金22000元。腊月7日经媒人丈夫之手给付被告方“下礼”礼金62000元。第二天原告杨**与被告洪*珍在双方父母的操办下在城关锦绣宾馆按照当地习俗举行结婚仪式,原告方为此开支几万元。此后原告与被告洪*珍一起到杭州打工,并在那里租房同居生活。其间虽经原告多次催促,但被告洪*珍一直拒绝办理结婚登记手续。2012年7月16日被告洪*珍离开原告外出,去向不明。

2013年农历正月5日,原告及其父母找到三被告,并邀请亲戚出面协调,当时三被告均明确表示解除婚约,但拒绝返还彩礼款。原告方无奈第二天找到匡店村委会主持调解,被告方先是同意返还30000元,继而又反悔,毫无诚信可言。原告按当地习俗给付被告方的彩礼款及为举办婚礼仪式而支出的费用,均是向亲朋好友筹借而来,至今尚未清偿,并导致原告方家庭生活十分困难。现诉至法院要求被告方返还原告按照习俗给付的彩礼款114800元。

原告为证明自己的主张,提交了下列证据:

一、原告代理人调查鲇鱼**村委会支书陈**的笔录及及村委会调解婚姻纠纷登记表;

证明匡**委会曾出面调解过双方退还彩礼的纠纷,但未达成调解意见,原告父亲杨**陈述给被告方彩礼合计114800元。

二、媒人杨**的询问笔录;

证明被告方*原告彩礼合计114800元。

三、邓**的询问笔录;

证明其知道原告向被告方送彩礼的情况。

四、被告洪**为女儿购买电器收据;

证明被告为女儿购买电器(嫁妆)合计支出7300元。

五、应原告申请本院调查被告陈**的笔录。

证明被告方承认收到原告方“见面礼”10000元,不是13800元、“过节礼”2000元、“送日子”22000元、“下嫁礼”62000元,合计96000元。钻戒、项链、耳环不知是啥价买的,但被原告拿走了。

被告辩称

被告洪**等辩称,双方订婚后原告去被告家被告方给原告“见面礼”6800元,三天回门给原告礼金2000元,后来原告派人送来见面礼10000元,端午节又送2000元。10月原告虽为被告买有项链、耳环等物品,但后来原告又全部要去了。2010年腊月八日举行结婚仪式,成了形式上的夫妻。2012年1月原告父亲以没钱做生意和为其治病为由,索要现金50000元,没写借据。同年原告母亲将被告洪**打工的30000元借给原告舅舅。同年3月原告在医院做手术,期间因为钱不够,后续治疗中,被告洪**除支付大量现金外还有刷卡记录。

原告对我不信任,他在城关房门的钥匙不给我,年关原告家不让我进门,我只好在妈家过年,原告回来后并未接我回家过年。2013年正月初五,原告组织五辆小车,带二十多人闯到我妈家要彩礼,对我及家人进行殴打并打砸家具。村干部出面也未处理好。

原告隐瞒了部分事实,1、我与原告同居期间一年零四个月(婚前同居有几个月),为原告打工,原告未付我分文工资,合计应为60800元。2、2013年正月初五原告带人到我妈家大打出手,错误完全属原告。

原告所诉彩礼,应属赠与行为,非我讨要,原告无理追要。原告告我父母是错误的,我父母并未参与。原告应赔我青春损失费100000元。我与原告系同居关系,原告身体有病,不能生育,故我同意与原告解除同居关系;原告应付我为其打工期间的工资合计60800元;赔偿我青春损失费100000元;我从妈家带去的嫁妆(美的空调、美的冰箱、饮水机、全自动洗衣机、豪华三组合全套柜、高档床上用品多件,价值40000元)原告应返还;原告组织人将我及我父母打伤,应赔偿经济损失30000元。

被告为此提交刘XX(被告洪**的三姨)的证言并申请其出庭作证。

刘XX书面证明见面原告给洪**“见面礼”是10000元,送日子及下礼是62000元。初六原告去被告家拜年被告家给原告6800元,婚后三天回门给原告3000元,拜头年给原告3000元,端午节给原告2000元现金及礼物。但在庭审中又陈述其在外打工,被告给原告礼金时其不在场,不知情。

原告举交的证据(一、二、三)缺乏合法性、被告举交刘XX的证言缺乏真实性,本院不予采信。原告举交的证据(四、五)具有真实性、相关性、合法性,本院予以确认。

本院查明

经审理查明,原告杨**与被告洪**、洪念景、陈**(洪**系洪念景、陈**的女儿)系同村同组居民,2011年年初原告杨**与被告洪念景经杨**(原告的姑姑)、刘*(洪**的三姨)共同介绍按农村习俗订亲。农历正月初八双方见面原告给被告洪**“见面礼”10000元,端午节给礼金2000元(被告陈**收),10月16日“送日子”给被告方礼金22000元(陈**收),农历腊月初七“下礼”给被告方礼金62000元(陈**收),合计96000元。原告认为2011年国庆节还为被告洪**购买“三金”支出15000元,但未提供发票等证据,被告方认为“三金”等物品已被被告拿回去了。被告洪**带到原告家的嫁妆有美的空调、美的冰箱、饮水机、全自动洗衣机各一台(电器价格合计为7300元),一套三组合套柜、一套床上用品。2011年农历腊月八日双方在本县城关锦绣宾馆举行“结婚”仪式,之后双方便一起同居生活,并一起去杭州市打工。2012年7月双方产生矛盾,被告洪**离开原告。2013年2月14日原、被告两家因为彩礼返还问题产生纠纷,引起打斗。2013年2月28日原告诉至本院,要求被告方返还按农村习俗给付的彩礼114800元。

本院认为

本院认为,男、女双方恋爱、结婚应以感情为基础,禁止借婚姻索取钱财。原、被告未办结婚登记手续而同居生活,虽按农村习俗举行了所谓“结婚”仪式,但其婚姻关系不受法律保护。原告要求被告方返还按农村习俗给付的彩礼,本院应予支持。原告方作为农村家庭,给付被告方彩礼近100000元,对其家庭生活的确造成了一定影响,也应考虑酌情返还。考虑当地风俗,被告的婚前个人财产(嫁妆)应当判归原告所有,被告应在此基础上酌情返还彩礼(50%)。原告要求被告方返还购买“三金”支出15000元,但举证不充分,且不能认定为彩礼性质,故其该项请求本院不予支持。被告洪**要求原告赔偿青春损失费100000元,缺乏依据,本院不予支持;要求原告支付工资60800元,但未举交相关证据,本院也不予支持;被告洪**、陈**要求原告方赔偿医疗费等损失30000元,本院认为该请求与本案不属同一法律关系,二被告可另案解决。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婚姻法》第三条第一款、最**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婚姻法》若干问题的解释(二)第十条第一款第一项之规定,判决如下:

裁判结果

一、被告洪**、洪念景、陈**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连带返还原告杨*浩彩礼款48000元(彩礼款96000元50%u003d48000元)。

二、驳回原、被告其他诉讼请求。

上述金钱给付义务,被告方如逾期不履行,则按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五十三条规定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债务利息。

案件受理费2595元,由原告杨**负担1395元,被告洪**、洪念景、陈**共同承担1200元。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本判决书送达之日起十五日内向本院递交上诉状,并按对方当事人的人数提出副本,上诉于河南省**民法院。

裁判日期

二零一三年六月九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