裁判文书详情

李*与闵*婚约财产纠纷一审民事判决书

2014.09.09谷城县人民法院(2014)鄂谷城民四初字第000080号

审理经过

原告李*与被告闵*婚约财产纠纷一案,本院于2014年3月10日立案受理后,依法组成合议庭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原告李*及其委托代理人卢**、被告闵*及其委托代理人秦**到庭参加了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原告诉称

原告李*诉称,年月我与被告之女闵*经人介绍相识建立恋爱关系。在此期间,被告提出条件:一、男方到女方家作上门女婿;二、需新建房屋一栋,要求男方提供建房资金100000元作为彩礼。原告先后共四次支付彩礼100000元。嗣后,由于被告家庭因素,双方终止恋爱关系。2013年2月7日,原、被告双方通过介绍人订立返还彩礼协议。同年2月25日,被告之女闵*服毒自尽,原告向被告提出返还彩礼事宜遭到拒绝。因此,依照法律有关规定,请求人民法院判令被告返还彩礼100000元。

原告李*为证明所陈述的事实及支持其主张,举出了如下证据:

证据一、被告闵*的户籍证明。证明对象为,被告闵*的身份信息。

证据二、协议一份。证明对象为,原告李*与闵*相处男女朋友关系未成,原告李*所下聘礼100000元在女方出嫁时还清。立据时间为2013年2月7日,签字人为原告李*、被告闵*及介绍人王*。

证据三、原告李*的委托代理人卢**对张*制作的调查笔录一份。证明对象为,张*的儿子陈**与闵*经人介绍谈朋友的有关情况。闵*的死亡与原告李*无因果关系。

被告辩称

被告闵*辩称,一、彩礼返还的权利义务主体应是恋爱对象的男方或者女方。协议上没有闵*的签名,当事人闵*现已去世,从法律意义上讲,该债务人已经死亡,债务即已消灭。我系闵*之父,不是本案适格的被告。二、导致闵*精神崩溃最终服毒自尽的原因除她自身心理素质及抗压能力外,其恋爱对象即原告李*的言行也是她走上绝路的外在原因,原告李*的过错明显。

被告闵*未向本院提交证据。

本院认为

本案在审理过程中,本院制作了对原告李*的询问笔录及依原告李*的申请对证人王*的调查笔录,并于庭审中予以宣读。证据内容如下:

证据一、本院于2014年5月9日对证人王*的调查笔录一份。证明对象为,王*系原告李*及闵*的介绍人,双方分手时,其在彩礼结算现场作见证。

证据二、本院于2014年5月10日对原告李*的询问笔录一份。证明对象为,原告李*与闵*相识情况、在外共同务工情况及双方的感情状况。

本案在法庭审理中,原、被告对对方所举出的证据进行了质证,并发表了质证意见。

对于原告李*举出的第一组证据,被告闵*对其真实性均不持异议。对于原告李*举出的第二组证据,被告闵*有异议,认为协议上无闵*本人亲自签字,本案的适格被告应是闵*,而不是其本人。对于原告李*举出的第三组证据,被告闵*有异议,认为证人张*应出庭作证,其拒绝质证。

对于本院对证人王*的调查笔录,原告李*及被告闵*对其真实性均不持异议。对于本院对原告李*的询问笔录,被告闵*有异议,认为从原告李*的陈述上否认了同居的事实,但如果不同居的话,不会对其不关心,应认定同居事实的存在。

对原告、被告所举的证据及本院的调查材料中,相对方均无异议的证据,本院予以采信,并作为证明案件事实的证据使用。对被告闵*提出异议的原告李*所举出的证据中:原告李*举出的第二组证据,被告闵*认为其不是本案的适格主体。本院认为,对于婚约财产纠纷案件,在确定此类案件的当事人时,一般以是否交付和接收财物为标准,确定案件的主体资格。首先,根据原告李*的主张及其提供的证据和被告的答辩,可以认定女方父母即被告闵*夫妻系本案男女方“定婚”仪式的参与者,同时也是本案彩礼的接受、保管、使用方。其次,本案男女双方解除婚姻结算彩礼时,女方闵*及其父母即被告闵*夫妻在场,并由被告闵*签字确认彩礼的数额。由实施民事行为的人承担民事责任是民法的基本原则。根据权利义务相一致的原则,婚约财产纠纷案件的诉讼主体应是给付和接受财物的人,既可以是缔结婚姻的男女双方,也可以是接受或给付财物的双方父母,故被告闵*是本案的适格诉讼主体。被告闵*的该项辩称意见不能成立。原告李*举出的第三组证据,被告闵*认为证人未出庭作证。本院认为,依照法律的规定,证人应当出庭作证,接受当事人的质询。因证人张*未出庭作证,同时又未在本院规定的举证期限内说明理由,故对于证人张*的证人证言本院不予采信。对于本院对原告李*的询问笔录,被告闵*认为不能否认同居事实的存在。根据原、被告的举证及陈述,无相关证据证实本案原告李*与被告闵*之女闵*存在同居事实,故对被告闵*的辩称意见本院不予采纳。

本院根据上述有效证据以及庭审查明的事实,确认以下事实:

年月,原告李*与被告闵*之女闵**介绍建立恋爱关系,同时附带条件要求原告李*上门入赘,提供资金在被告闵*家旁建新房一栋以结婚之用。嗣后,原告李*及闵*一同前往广州务工。期间,原告李*之父李**先后向被告闵*给付现金共计95000元以建房之用。同年8月,经被告闵*操作,位于被告闵*宅基地旁的两间两层新房建好。原告李*及闵*的感情一度较好,下半年发生争执。2013年2月7日,原告李*及其父亲李**与被告闵*夫妻及其女闵*在被告闵*家中就解除婚姻彩礼数额进行结算,同时,邀请介绍人王*在场。经双方结算,订立协议一份,约定原告李*所下聘礼100000元(含原告李*父亲李**为建盖结婚用新房务工及支付的烟酒款5000元),在闵*出嫁时还清。协议由原告李*、被告闵*及王*签字确认。2013年2月25日,闵*服毒自尽。嗣后,原告李*催要彩礼款无果,为此引起诉讼。

本院认为,彩礼是男、女双方以缔结婚姻关系为目的,受风俗习惯影响,由男方给付女方一定数量的现金和财物的习俗。从法律性质上来讲是一种以结婚为成就条件的给付行为。这种民间习俗是当地的一种习惯做法,这种做法虽然不值得提倡,但法律没有明文禁止。原告李*与被告闵*之女闵*自行解除婚约,且双方未办理结婚登记手续。原、被告就返还彩礼的数额达成一致意见,并形成协议一份。根据最**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婚姻法》若干问题的解释(二)第十条第一款规定“当事人请求返还按照习俗给付的彩礼的,如果查明属于以下情形,人民法院应当予以支持:(一)双方未办理结婚登记手续的……”,原告李*要求被告闵*返还彩礼,理由正当、证据充分,本院予以支持。被告闵*辩称,协议内容约定在女方出嫁时偿还彩礼款,当事人现已死亡,该债务终结,其本人不是案件的适格被告。且原告李*的言行对于闵*服毒自尽有明显过错。本院认为,其一,原告李*与被告闵*达成的附条件的返还彩礼的协议,以自愿、合法为前提,是以意思表示为要素并按照该意思表示发生私法上效果的民事法律行为。该行为附带条件,以指明的事实即闵*出嫁作为条件的成就。待条件成就时,该民事法律行为产生效力,由被告闵*支付彩礼款。闵*之死这一事件的发生,阻却了该民事法律行为所附条件的继续进行,该民事法律行为所附条件不再有存在的法律价值与意义,当然所附条件不再成立。原告李*可以随时在合理的时间里主张权利。其二,被告闵*接受原告李*支付的彩礼,用于其女结婚时的婚房,其性质上已转换为女方家庭的共同财产。同时,被告闵*签字确认该合同之债的存在,由彩礼的接受方返还彩礼符合合同之债的相对性原理。其三,被告闵*辩称闵*服毒自尽,原告李*有明显过错,其未提供充分证据证明。故被告闵*上述辩称意见本院不予采纳。依照最**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婚姻法》若干问题的解释(二)第十条第一款之规定,判决如下:

裁判结果

被告闵*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返还原告李*现金100000元。

如果未按本判决指定的期间履行给付金钱义务,应当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五十三条之规定,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

案件受理费2300元,由原告李*负担1000元、由被告闵*负担1300元。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判决书送达之日起十五日内向本院递交上诉状,并按对方当事人的人数提出副本,上诉于湖北省**民法院(上诉人在提交上诉状时,预交上诉案件受理费2300元,款汇湖北省**民法院,开户银行:农行**支行,账号:1738。上诉人也可将上诉案件受理费交给本院或直接到襄阳**民法院交费)。上诉人在上诉期届满后七日内仍未预交上诉费的,按自动撤回上诉处理。

裁判日期

二〇一四年九月九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