裁判文书详情

张*与王*甲婚约财产纠纷一审民事判决书

2015.05.06蕲春县人民法院(2015)鄂蕲春民一初字第00400号

审理经过

张*诉王**婚约财产纠纷一案,本院于2015年2月10日立案受理,同年4月22日依法由审判员顾**适用简易程序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原告张*及其委托代理人王**、被告王**及其委托代理人吴**、邹**到庭参加了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原告诉称

原告张*诉称,2012年年初,被告王*甲为其聋哑儿子王**的婚事,多次托人到我家提亲,因我女儿患有小儿麻痹症,生活不能自理,我们就没有同意。事后,被告老婆又再次与其亲戚王*一起找我们,反复表态一切事情由他们负责,由于被告家**我们就默认了。结婚时,被告家出提亲钱18000元,我女儿全套嫁妆用了30000余元。可是在2013年清明节时,被告家上门要求两人分手,由于男方的抛弃,我女儿精神上遭受很大的刺激。经过被告所在村村长董*以及原告所在村书记张**在场一起协商,被告同意欠原告30000元,并委托其村村长董*代为书写欠条,被告本人在欠条上签名捺印,约定还款期限。但是,被告逾期后拒绝偿还欠款,现提起诉讼,要求判令被告王*甲偿还欠款30000元并承担本案诉讼费用。

原告张*提交以下证据证明其主张:

1、原、被告身份证复印件与户籍证明各1份;拟证明双方身份情况。

2、欠条1份;拟证明被告欠款的事实。

3、证人证言1份,并书面申请该证人出庭;拟证明欠款的事实与经过。

被告王*甲对原告提交的证据1真实性无异议,但认为原、被告不能作为本案的诉讼主体;对证据2欠条上被告的签名无异议,但认为婚约双方都没有在欠条上签名,原告也没有其他证据证明被告所写的欠条是其真实意思表示,不应得到支持。对证据3有异议,但不发表意见。

证人董*经本院通知出庭,当庭签署保证书后接受了双方的质询。董*陈述,其身份是王牌楼村的村长,住被告王*甲家隔壁。代写欠条的时候,是因为原告张*夫妻与独山村书记张**一起到被告家协调婚约纠纷,应王*甲的要求,董*也赶到被告王*甲家堂屋中,陪独山村书记张**一起,由王*甲与张*的妻子在里屋商谈。双方谈好事情后到堂屋来,当场由王*甲付现金10000元,余下30000元张*要求王*甲出具欠条。因王*甲不会写字,就口头要求董*代写欠条及载明还款时间,王*甲在欠条人后面签名。张*在接到上述欠条后,提出以后要钱不想再与王*甲直接见面。根据张*的意见,王*甲再次表示由董*作为中间人,同意将把欠款交给董*,由董*到时候转交给张*。由此,董*在欠条中间加一括号,里面写明“付款方式:由本村董*到期结账”。但是被告王*甲并没有按照约定将钱交给董*,也未向张*支付。

另根据被告方对证人关于王*甲在欠条上签名时是否存在意识不清等情况的询问时,证人当庭陈述平时没有见到王*甲患有脑震荡的样子,在欠条上签名时也没有发现这种情况。

原告张*对证人董*当庭陈述无异议。

被告王*甲以当天的事情现在记不清楚为由拒绝对证人董*的陈述发表意见,经本院多次反复询问,被告王*甲先表示认识董*就是其村村长,最后一概表示不清楚或沉默。

被告辩称

被告王*甲辩称,原告诉状陈述部分不属实,原告家带来的嫁妆实际价值只有10000余元,婚约两人不能结婚的原因不在被告方,是双方的确不能在一起生活。婚姻法明确规定不能借嫁女儿收取钱财,欠条违背了被告的真实意思,是在强迫下写的,应驳回原告的诉讼请求。

被告王*甲提交以下证据证明其主张:

1、证人证言、彩礼账目明细、金首饰和手机发票各1份并当庭申请证人王*乙出庭作证;拟证明原、被告方子女缔结婚约的情况及被告为此支付彩礼48,599元。

2、派出所接警记录、证人证言、医院发票、出院小结1组;拟证明原告方多次对被告家骚扰,欠条的形成是非法的,且原告方*有脑震荡意识不清,欠条是胁迫所为。

原告张*对被告王*甲提交的证据1有异议,认为证人未出庭接受质询其证言不能采信,彩礼账目是被告自己所写,不符合证据形式要求,金戒指只有一枚具体价钱不清楚,手机已损坏不能使用;对证据2有异议,接警记录不能证明嫌疑人是谁,与原告无关,其中证人证言不合法,证人未出庭接受质询,且不能证明原告多次对被告家骚扰。医院发票与本案无关联性。出院小结反映出被告患脑震荡是1986年的事,至今已经20多年,不能证明被告在欠条上签名时是出于意识不清或受到胁迫。

结合庭审质证情况,本院依法对原、被告提交的证据认定如下:

原告提交的证据1被告对其真实性无异议,但认为诉讼主体不适格。因婚约财产纠纷案件并非要以婚姻缔结的双方才能作为诉讼主体,本案双方因婚约财产纠纷经协商形成了债务关系,原、被告系欠条上载明的债务双方,被告王**的异议不成立,故对原告的证据1予以认采信;原告提交的证据2、3被告有异议。根据本案证人董*(也是被告王**的邻居和其村村长)的证言却可以证明被告当时是真实意思表示,且被告并未提交自己当时受到胁迫的证据,依法对原告证据2、3及其证明目的予以采信,同时,根据证人董*的陈述及质证情况,欠条中“付款方式:由本村董*到期结账”应认定属于原、被告约定由董*作为中间人代收代转交的意思表示,不属于债权债务转移。

被告提交的第一组和第二组证据中,原告除对金戒指一枚和购买手机无异议外,其它均有异议,结合原告的质证意见,其真实性可以认定,但与本案缺乏关联性,不予采信;其中证人证言和订亲的费用清单证据形式不合法,不予采信;出警记录中的嫌疑人不明,医院治疗发票中的当事人与本案无关联性,不予采信;被告王*甲1986年出院小结载明被告脑震荡好转,该症状距今已近三十年,被告没有提交其他充足证据证实其签名时不具有或属于限制民事行为能力,依法对被告此两证据的关联性与合法性不予采信。

本院查明

经审理查明,2012年年初,被告王*甲为其聋哑儿子王**的婚事,托人找原告张*提亲,因原告女儿患有小儿麻痹症,生活不能自理,经双方协商最终达成了婚事。年月日双方孩子按农村习俗举行了婚礼,但未办理结婚登记。2013年,原、被告两家发生纠纷,经过双方所在村委会干部参与做工作,被告王*甲与原告张*达成协议,由被告王*甲支付现金10000元,下欠30000元委托在场的彭思镇王牌楼村村长董*代为书写欠条,并书面约定了还款期限,被告王*甲在欠条上签名确认。原告张*在接到上述欠条后,提出以后要钱不想再与王*甲直接见面,根据原告张*的意见,被告王*甲再次表示同意由董*作为中间人,到期将把欠款交给董*,由董*转交给原告。董*根据被告王*甲的意见,在欠条中间特别加上“付款方式:由本村董*到期结账”。双方约定的还款日期到期后,因被告王*甲拒绝履行,导致原告张*持欠条诉至本院,要求判令被告王*甲偿还30000元欠款。

本院认为

本院认为,原、被告双方因子女婚约及财产形成纠纷属实,经协商被告自愿补偿原告方,并就现金给付不足部分出具欠条,应认定该债务形成是双方真实意思表示。被告辩称该债务不合法,不属于被告真实意思表示,且给付彩礼的一方是被告,只有被告才能起诉。因在期限内被告并未提交其签字时存在受胁迫或其他不是真实意思表示情形的充足证据,且彩礼只是婚约财产中的一部分,法律并无明确规定只有给付彩礼一方才可以提出婚约财产之诉,被告的辩称意见依法不成立,应认定双方约定之债合法有效,被告应按照约定付款。因被告未按约付款,原告依据欠条提出的诉请本院依法予以支持。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第八十四条、《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四十二条之规定,判决如下:

裁判结果

一、由被告王*甲支付原告张*人民币30000元,限于本判决书生效之日起十日内一次性履行完毕。

如果未按本判决指定的期间履行金钱给付义务,应当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五十三条之规定,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

案件受理费550元,由被告王*甲负担。

如不服本判决,可以在判决书送达之日起十五日内向本院提交上诉状,并按对方当事人的人数或代表人的人数提出副本,上诉于湖北省**民法院。

裁判日期

二〇一五年五月六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