裁判文书详情

胡*与许**、许**等婚约财产纠纷一审民事判决书

2015.06.12武穴市人民法院(2015)鄂武穴民初字第00763号

审理经过

原告胡*与被告许**、许**、夏*婚约财产纠纷一案,本院于2015年4月13日立案受理后,依法适用简易程序,并由审判员张**任审判,于2015年5月7日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原告胡*及其委托代理人邢鹏程与被告许**及其委托代理人刘**和被告许**、夏*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原告诉称

原告胡*诉称:2014年3月22日,经媒人牵线胡*与许*甲相识,同年3月28日订亲,许*乙、夏*向胡*索要彩礼4万元,另胡*给许*甲家送节及其他方面开支共计花去八、九千元。胡*于2014年底多次要求与许*甲办理结婚登记手续,但许*甲以各种理由搪塞,拒不领取《结婚证》。现许*甲离开胡*,且不知去向,胡*多次要求许*甲、许*乙、夏*返还彩礼4万元,但均无果。故胡*诉至法院,要求要求许*甲、许*乙、夏*返还彩礼4万元。

原告胡*为支持其诉讼主张,向本院提交如下证据:

证据一、武穴市梅川法律服务所法律工作者邢**、陈*于2015年3月13日调查被告许**的笔录原件一份,拟证明被告许**、许**、夏*收到原告胡*支付的彩礼款4万元;

证据二、武穴**山村委会于2015年2月10日出具的证明原件一份,拟证明被告许**、许**、夏*收到原告胡*支付的彩礼款4万元,后双方发生纠纷,虽经村方调解,但无效的事实。

被告辩称

被告许*甲辩称:1、胡*在诉状中所述与事实不符。2014年3月8日,许*甲与胡*订立婚约,胡*称许*甲的父母亲向其索要彩礼4万元不属实。此4万元系胡*的母亲主动给许*甲母亲的,许*甲当时也在场,许*甲母亲随即将此4万元全部交给了许*甲,当日胡*按风俗与许*甲一起回门,许*甲的母亲当即让许*甲从这4万元中拿出2000元打发胡*。余下的3.8万元,在许*甲和胡*一同到温州务工时,由许*甲全部带至温州,双方在同居生活期间买金戒指、金项链花去了几千元,双方订亲后在外同居生活一年多,平时租房、吃饭、添置日常生活用品都是用这些钱开支。故胡*母亲在订亲时赠与的3.8万元早已花光。另胡*在诉状中称其送节及其它方面花销八、九千元纯属子虚乌有。胡*及其母亲在与许*甲发生矛盾吵架时,当着双方亲友的面已将金戒指、金项链抢走了;2、因为许*甲的父母亲未拿一分钱彩礼,故胡*不应将许*甲的父母亲列为本案共同被告。婚约是许*甲与胡*订立的,即使解除婚约,也与许*甲的父母亲无关;3、许*甲与胡*均曾有过婚史,对许*甲而言,因曾经有过一次失败的婚姻,故对这次婚姻很是小心翼翼。在与胡*同居生活期间,其尽量做好一个妻子的本分,但由于胡*心胸狭窄,就连其与自己的儿子打一通电话,胡*也会疑神疑鬼,导致双方经常为琐事吵闹,且每次吵架胡*都会动手打人。现胡*单方面无故解除婚约,且在许*甲的生活圈散布其骗婚以破坏其名誉,给许*甲身心造成了巨大的伤害,故胡*的过错也是很明显的;4、本案讼争的财产是胡*为与许*甲结婚向其赠与的财产,且双方已按习俗订亲并同居生活一年多,导致双方分道扬镳的责任不在许*甲,胡*赠与财产的目的已完全实现。现胡*单方面要求解除婚约给许*甲造成的精神创伤是无法用金钱来弥补的,故于情于理彩礼不应予以返还,更何况这笔钱在许*甲与胡*共同生活期间早已消耗殆尽。综上所述,许*甲虽未与胡*办理合法的结婚手续,但双方在一起共同生活均是以结婚为目的的。虽然胡*根据当地习俗给予了许*甲3.8万元彩礼,但其中大部分用于许*甲与胡*在温州同居期间的共同生活日常开支。许*甲与胡*虽未办理结婚登记,但许*甲实际已履行了作为一个妻子应尽的义务。故已消耗殆尽的“彩礼”不应予以返还,且在许*甲与胡*订立婚约期间,许*甲才是真正的受害者。请人民法院查清事实,秉承公平、公序良俗的原则,驳回胡*的诉讼请求。

被告许*甲为支持其抗辩理由,向本院提交如下证据:

证据一、武穴**民医院于2015年2月13日出具的诊断证明书原件一份,拟证明原告胡*在与被告许*甲同居生活期间存在过错;

证据二、原告胡*于2015年2月4日书写的保证书原件一份,拟证明原告胡*在与被告许*甲同居生活期间存在过错。

被告许**、夏*的答辩意见与被告许某甲的答辩意见一致。

被告许**、夏*均未向本院提交证据。

经庭审质证,原告胡*对被告许*甲提交的证据一真实性无异议,但对其拟证明的目的有异议,认为诊断证明书只能证明被告夏*受伤治疗情况,但不能证明是原告胡*所致的;原告胡*对被告许*甲提交的证据二真实性无异议,但对其拟证明的目的有异议,认为双方在一起共同生活,争吵是正常的,原告胡*书写保证书的目的是为了和好,平息矛盾,不能证明原告胡*存在过错;被告许*甲、许*乙、夏*对原告胡*提交的证据一、二真实性均无异议,但对其拟证明的目的均有异议,认为上述两份证据不能证明被告许*甲、许*乙、夏*收到的4万元全部是彩礼款;被告许*乙、夏*对被告许*甲提交的两份证据均无异议。

对上述有争议的证据,本院认为:原告胡*提交的证据一、二所证明的内容与庭审查明的事实相吻合,且上述两份证据的形式、来源符合法律规定,内容真实,与本案事实具有关联性。故对原告胡*提交的证据一、二,依法予以采信;诊断证明书只能证明被告夏*受伤及治疗情况,被告许*甲未能提交其他相关证据证明系原告胡*所致,故被告许*甲提交的证据一,不能达到其拟证明的目的;从保证书的内容来看,原告胡*保证以后不再动手殴打被告许*甲,由此间接证明原告胡*曾经动手打过被告许*甲,原告胡*存在过错,故对被告许*甲提交的证据二,依法予以采信。

本院查明

经审理查明:胡*与许*甲于2014年3月22日经人介绍相识,2014年3月28日订立婚约,胡*的母亲给付许*甲的母亲夏*彩礼款40000元。订立婚约后,胡*到许*甲家,夏*给付胡*礼金2000元。后胡*与许*甲一同到温州务工并同居。在温州同居期间,胡*为许*甲购买了一枚金戒指和一条金项链。2014年底,胡*要求与许*甲办理结婚登记手续,但许*甲不同意领取《结婚证》。双方发生纠纷后,许*甲向胡*返还了金戒指和金项链。此后,双方一致同意结束恋爱关系。后胡*多次要求许*甲、许*乙、夏*返还上述彩礼款40000元,但均无果。故胡*提起本案诉讼。

另查明:胡*与许*甲至今未办理结婚登记手续,胡*与许*甲在订立婚约之前均有过婚史,双方在同居期间产生过矛盾,胡*曾动手打过许贵琴。

本院认为

本院认为:一、本案婚约的双方当事人为原告胡*与被告许*甲,但按当地风俗习惯,给付彩礼及收受彩礼的并不仅限于原告胡*与被告许*甲二人,一般而言还应包括男女双方的父母亲,因此,原告胡*应为给付彩礼方,被告许*甲与被告许*乙、夏*夫妻应为收受彩礼方,故被告许*乙、夏*为适格的被告;二、原告胡*与被告许*甲虽有婚约,但双方至今未办理结婚登记手续,对依当地习俗给付的彩礼,收受彩礼方原则上应予返还。本案的彩礼款虽当场给付了40000元,但被告夏*回给了原告胡*2000元,该款应当扣减。鉴于原告胡*与被告许*甲在定婚后有在温州同居一段时间的实际情况,被告许*甲为同居生活在客观上存在一定的费用开支,同时原告胡*在同居期间存在打人的过错行为在一定程度上导致被告许*甲悔婚,依照公序良俗、诚实信用的原则,综合考虑,可酌情返还彩礼款25000元;三、原告胡*与被告许*甲为同居生活各自支出一定的费用在情理之中,但被告许*甲、许*乙、夏*辩称彩礼款在被告许*甲与原告胡*同居期间已全部用于日常生活开支则不符合常理,对此既遭到原告胡*当庭的否认,被告许*甲、许*乙、夏*亦未能提交相关证据予以证明,故对被告许*甲、许*乙、夏*的此辩解不予支持;四、彩礼款系被告夏*收取的,至于被告夏*如何处置则与原告胡*无关,故被告许*甲、许*乙、夏*辩称彩礼款已全部给付被告许*甲而与被告许*乙、夏*无关的理由不足,不予支持。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第四条“民事活动应当遵循自愿、公平、等价有偿、诚实信用的原则。”、《最**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婚姻法〉若干问题解释(二)》第十条“当事人请求返还按照习俗给付的彩礼的,如果查明属于以下情形,人民法院应当予以支持:(一)双方未办理结婚登记手续的;……。”的规定,判决如下:

裁判结果

限被告许**、许**、夏*在本判决生效后五日内返还原告胡*彩礼款25000元。

如未按本判决指定的期间履行给付金钱义务,应当按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五十三条之规定,加倍支付延迟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

案件受理费800元,减半收取400元,由原告胡*负担150

元,被告许**、许**、夏*负担250元。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判决书送达之日起十五日内向本院递交上诉状,并按对方当事人的人数提出副本,上诉于黄冈**民法院。

裁判日期

二〇一五年六月十二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