裁判文书详情

汤*与唐**、周*等婚约财产纠纷一审民事判决书

2014.09.12孝昌县人民法院(2014)鄂孝昌民初字第00352号

审理经过

原告汤*诉被告唐**、周*、唐*乙婚约财产纠纷一案,本院于2014年5月4日立案受理后,依法组成合议庭,2014年5月7日,经原告汤*申请并提供担保,本院将被告唐*乙在第三人况守强处的到期债权60000元予以财产保全。并于2014年5月29日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原告汤*的委托代理人汤南桥、被告唐**及其委托代理人张**、被告周*、被告唐*乙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原告诉称

原告汤*诉称,年月,原告与被告唐*甲经人介绍相识,双方见面后随即订亲,订亲时原告给三名被告8000元彩礼,年月底,被告周*提出让原告与被告唐*甲结婚,原告同意,三被告就以结婚为名又索要彩礼,原告再次给予三名被告60000元,并给被告唐*甲购买金首饰花费7257元。原告和被告唐*甲在年月日举行了婚礼,当时并未领取结婚证,“结婚”后不久,被告唐*甲就对原告冷言冷语,不理不睬,给原告造成巨大精神打击,年月,原告催被告唐*甲一起去登记领取结婚证,但被告唐*甲以各种借口拒绝,导致双方一直没有领取结婚证,随后被告唐*甲不辞而别外出打工,至今不知所踪,被告唐*甲不愿与原告登记结婚,依据法律规定,三名被告应当返还原告彩礼,故请求法院依法责令三被告立即返还原告彩礼款75257元,并承担本案诉讼费用。

原告汤*为支持其诉讼请求,向本院提交如下证据:

证据一、原告身份证复印件,用以证明原告身份。

证据二、证人唐*丙证言并出庭作证称,我是原被告两方的媒人,与原被告均无特殊关系,原告所称8000元是作为见面礼给付的,包括上门时给付唐*甲、唐*甲母亲、嫂子、侄子的钱;60000元现金交给了唐*甲母亲周*,其中20000元当时协商是男方给予女方置办婚礼宴的酒席钱。

证据三、发票,用以证明原告为被告唐*甲购买金首饰花费7257元。

证据四、证人刘*证言,内容是:本人陪同媒人唐**、汤*于2013年1月19日(报期之日)到被告处,汤*经媒人唐**之手送唐某甲家60000元属实。

被告辩称

被告唐*甲辩称,彩礼40000元是事实,另外20000元用于置办婚礼宴的酒席钱,40000元彩礼款已用于购买家具、电器、床上用品,以及同居期间的生活费用,我与原告虽然没有办理结婚登记,但事实上已经同居生活,没有办理结婚登记也是原告的过错,故不存在彩礼返还的问题。

被告唐*甲没有提交证据。

被告唐*乙辩称,我没有拿原告彩礼钱,此事应由被告唐*甲负责,与我无关。

被告唐*乙没有提交证据。

被告周*辩称,彩礼钱应是40000元,8000元的见面礼实际总共只有2000元,彩礼钱都给了被告唐**。

被告周*没有提交证据。

经庭审质证,三被告对原告提交的证据一、四不持异议,对原告提交的证据二持有异议,认为所证内容不真实,证据三的真实性没有异议,但认为是赠与关系,不是彩礼。

对上述当事人均不持异议的证据,本院依法予以采信,对当事人持有异议的证据,本院认为,证据二唐**证言,证人唐**与原被告均无特殊关系,全程参与并见证了原告与被告唐*甲“结婚”的整个过程,其陈述客观、可信,予以采信。证据三真实性三被告不持异议,购买金首饰款符合彩礼的特性,予以采信。

本院查明

经审理查明,原告汤*与被告唐*甲年月经人介绍相识恋爱,双方确立婚约关系在交往过程中,原告在双方上门时给予被告唐*甲本人及其家人部分钱款(原告称给付共计8000元,被告方认可2000元),2013年1月1日,原告在孝感老凤祥银楼为被告唐*甲购买了项链、吊坠、戒指、耳环等首饰,共计花费7257元,2013年1月19日,原告依据农村习俗同媒人唐*丙及刘*到被告方家中报期,经媒人唐*丙手,原告将现金60000元交给被告周*,双方言明其中20000元系原告给予女方置办婚礼宴酒席费用,另40000元作为彩礼给予女方,年月日,原告汤*与被告唐*甲按农村习俗举行了结婚仪式后以“夫妻”名义同居,双方一直没有到民政部门办理结婚登记手续,因同居期间发生矛盾,被告唐*甲在原告家生活约一年时间后外出不归,双方分开生活,原告遂向本院提起诉讼,请求依法判令三被告返还彩礼款共计75257元。

本院认为

本院认为,彩礼是依据民间习俗、男女双方以缔结婚姻为目的而由男方向女方支付一定数额的金钱或财物的行为。本案原告虽然与被告唐*甲按农村习俗举行了结婚典礼,但没有办理结婚登记,在法律上没有形成合法的婚姻关系,依据《最**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婚姻法〉若干问题的解释(二)》第十条第一款的规定:“当事人请求返还按照习俗给付的彩礼的,如果查明属于以下情形,人民法院应当予以支持:(一)双方未办理结婚登记手续的;(二)双方办理结婚登记手续但确未共同生活的;(三)婚前给付并导致给付生活困难的。”故对原告请求被告方返还彩礼的诉求依法予以支持。原告给予被告方60000元现金及购买金首饰花费的7257元,事实清楚,证据充分,原告给付最终目的是为了男女双方缔结婚姻关系,符合彩礼特性,均属彩礼范畴,但原告与被告唐*甲在起初交往过程中,原告几次给予被告唐*甲本人及其家人部分钱款系原告自愿行为,并不属于民俗意义的彩礼范畴。鉴于原告给付的60000元彩礼款中的20000元系用于婚礼置办婚礼酒席开支、以及双方按照农村习俗举行了结婚典礼并已经共同生活一段时间的事实,被告方返还彩礼款的数额不宜以全额返还执行,而应当酌情返还,本院酌定以返还26000元为宜。被告唐*甲辩称彩礼款已用于购买生活用品及婚后花费,因未能提交相关证据证明,对此辩解意见不予支持。原告给付彩礼款60000元,是媒人一起交给了被告周*,被告方接受彩礼是以家庭方式出现的,并不是特定的被告唐*甲个人,被告周*虽陈述其中40000元已全部给予被告唐*甲,但也没有提交证据证明,故彩礼款的返还应由三被告负责,对被告唐*乙辩称的应由被告唐*甲个人负责的辩解意见,亦不予支持。故此,依照《最**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婚姻法〉若干问题的解释(二)》第十条第一款的规定,判决如下:

裁判结果

一、被告唐**、周*、唐*乙于判决生效后十日内退还原告汤*彩礼款26000元,三被告互负连带责任。

二、驳回原告汤*的其他诉讼请求。

如果未按照本判决指定的期间履行金钱给付义务,应当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五十三条的规定,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

本案案件受理费1500元,由原告汤*负担500元,被告唐**、周*、唐**负担1000元。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判决书送达之日起十五日内,向本院递交上诉状,并按对方当事人的人数提交副本,上诉于湖北省**民法院。上诉人在提交上诉状时,根据不服本判决的上诉请求数额及《诉讼费用交纳办法》第十三条(一)款的规定,预交上诉案件诉讼费。上诉人在上诉期届满后七日内未预交诉讼费的,按自动撤回上诉处理。

裁判日期

二〇一四年九月十二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