裁判文书详情

上诉人夏*与被上诉人徐**、徐**、朱*婚约财产纠纷二审民事判决书

2014.03.12咸宁市中级人民法院(2014)鄂咸宁中民一终字第14号

审理经过

上诉人夏*因与被上诉人徐**、徐**、朱*婚约财产纠纷一案,不服湖北省通山县人民法院(2013)鄂通山民初字第709号民事判决,于2014年1月20日向院提起上诉。本院受理后,依法组成合议庭,于2014年2月27日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一审法院查明

原审认定,原告夏*与被告徐*甲经媒人方杨桥介绍相识,于2012年11月2日按农村风俗订婚,原告夏*给付被告徐*甲彩礼人民币60000元,当天被告徐*甲返还原告夏*礼金10000元。此后,原、被告同居生活。2013年5月3日,原、被告因琐事发生矛盾,为此原告诉至原审法院。原审同时查明,2013年5月5日被告徐*甲和其父母一起到原告家中,要求领取结婚证,并且被告徐*甲告知原告胎儿几天没有动静,怀疑胎儿不保,要求原告夏*负责,原告夏*怕被告徐*甲引产可能引起较大的后遗症,责任重大,自己承担不起,又不愿意与被告徐*甲去领取结婚证,于是口头同意解除婚约,互不相找。2013年5月8日被告徐*甲在广州**幼保健院做了引产手术,共花医疗费1868.05元。

一审法院认为

原审认为,原、被告经媒人介绍相识,于2012年11月2日按农村风俗订婚,原告夏*给付被告徐*甲彩礼人民币50000元。原告订婚支付给被告的彩礼,解除婚约后原告的彩礼被告徐*甲应适当予以返还。由于原、被告虽然未结婚,但已同居生活,解除婚约将对被告今后的生活造成一定的影响,且2013年5月5日被告徐*甲及其父母一起到原告夏*家中要求与原告夏*领取结婚证,而原告明确表示不愿意结婚,原告夏*为回避引产风险与被告徐*甲已达成口头协议,与被告徐*甲解除婚约,相互不找对方,被告遂于2013年5月8日做了引产手术,花费了一定的医疗费用,并给被告造成了一定的经济损失。对原、被告之间达成协议因原告无证据证实受被告胁迫所致,故现原告要求被告徐*甲返还彩礼50000元,违反了民事活动应当遵守社会公德和诚实信用的原则,故原审法院对原告的诉讼请求不予支持。为保护当事人的合法权益,经原审审判委员会讨论决定,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第四条、第五条,《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六十四条第一款、第一百四十四条之规定,判决:驳回原告夏*的诉讼请求。本案受理费1050元,由原告夏*负担。

夏*不服原审判决,上诉提出:一、原审认定的事实不清,导致判决错误。上诉人发现被上诉人怀孕的时间超过二人在一起的时间,才心存疑虑,加上两人相处不融洽才发生争吵。发生争吵后,被上诉人未能对在网上与其妹夫暧昧聊天作出合理解释打消上诉人疑虑,反而以自杀相要挟,最后以胎儿不保将危及其生命为由,胁迫上诉人作出不要返还礼金的表述。上诉人实属无奈之举。二、上诉人与被上诉人未办理结婚登记手续的情况下,被上诉人以缔结婚约为由收取的彩礼,依法应当返还。请求:一、撤销原审判决;二、判令被上诉人返还上诉人彩礼5万元;三、案件受理费由被上诉人承担。

被上诉人答辩称:一、原审认定的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保护了妇女权益和维护了诚实信用原则。上诉人提出徐*甲作风问题纯属污蔑。徐*甲与上诉人确定恋爱关系后开始同居生活,双方发生争吵后,被上诉人为打消上诉人疑虑多次要求作亲子鉴定,但上诉人否认对徐*甲有过怀疑而推辞。上诉人得知徐*甲胎儿出现异常后,为规避引产带来的风险,便不同意办理结婚登记手续,还主动提出让徐*甲自行引产,其送的彩礼不需返还。上诉人提出的胁迫没有依据。二、上诉人与徐*甲已同居生活,且怀有身孕,上诉人提出返还彩礼违反了社会公德、背弃了诚实信用原则,不应支持。三、被上诉人徐*甲系成年人,具有完全民事行为能力,上述彩礼均由其持有,与其父母无关,本案也属于婚约财产纠纷,原审对上诉人对徐*甲父母的诉讼请求予以驳回并无不当。请求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二审查明的事实与一审认定的事实一致。

本院认为

本案的争议焦点为:一、按照习俗给付的彩礼,如果双方未办理结婚登记手续,是否应一概予以返还?二、上诉人夏*请求返还彩礼的诉讼请求是否应予支持?

对于焦点问题一,本院认为,最**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婚姻法>若干问题的解释(二)》第十条规定“当事人请求返还按照习俗给付的彩礼的,如果查明属于以下情形,人民法院应当予以支持:(一)双方未办理结婚登记手续的;(二)双方办理结婚登记手续但确未共同生活的;(三)婚前给付并导致给付人生活困难的。适用前款第(二)、(三)项的规定,应当以双方离婚为条件。”婚约财产纠纷案件中,应根据该司法解释的立法精神,根据双方共同生活的时间、彩礼数额并结合当地农村的风俗习惯等因素,确定是否返还及返还数额。上诉人夏*也是以此为依据,提出其与徐*甲未办理结婚登记手续,彩礼应予返还。本院认为,此司法解释所规定未办理结婚登记的,针对的是双方并未共同生活的情形,而被上诉人徐*甲与上诉人夏*按照农村风俗订婚后,双方已经共同生活,且致徐*甲怀孕。上诉人提出双方未登记结婚即应返还彩礼的理由,不能成立。

对于焦点问题二,本院认为,上诉人夏*作为具有完全民事行为能力的民事主体,应遵循诚实信用原则、尊重社会公德,并对自己行为所产生的后果承担法律责任。上诉人夏*在得知胎儿出现异常后,即对徐**提出办理结婚登记手续的要求予以了拒绝,且不愿再承担道义和法律上的责任。本案纠纷的产生,是上诉人夏*提出与徐**解除婚约,并由徐**自行引产、彩礼不用退还而引起的。上诉人夏*作出上述承诺时,徐**的父母及媒人等人均在场,上述在场人均出庭证明了上述事实。上诉人夏*提出上述意思表示是受到胁迫后作出的,该意思表示不真实的理由,没有事实和法律依据。同时,上诉人夏*的上述行为还违反了公序良俗的原则,具有过错。上诉人夏*作为过错方,在徐**引产并自行支付相关费用后再反悔,提出被上诉人应退还彩礼的上诉请求,既不合法,也不合情理,本院不予支持。

综上,原审认定的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处理并无不当。同时,本案系婚约法律关系,诉争的双方为上诉人夏*和被上诉人徐**,上述彩礼也是由徐**持有。因此,原审判决驳回上诉人夏*对徐*乙、朱*的诉讼请求,并无不当。上诉人夏*各项上诉请求均不能成立。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七十条第一款第(一)项之规定,判决如下:

二审裁判结果

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一、二审案件受理费各1050元,均由上诉人夏*承担。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裁判日期

二〇一四年三月十二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