裁判文书详情

余某某与罗某某婚约财产纠纷一案一审民事判决书

2014.06.10嘉鱼县人民法院(2014)鄂嘉鱼民初字第00075号

审理经过

原告余某某与被告罗某某婚约财产纠纷一案,本院于2014年1月14日立案受理后,依法由审判员张**适用简易程序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原告余某某及其委托代理人马**、被告罗某某及其委托代理人周**到庭参加了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原告诉称

原告余某某诉称,2012年5月经亲友介绍与被告罗某某相识并确立恋爱关系,为筹办婚事,被告的父母收受了原告彩礼2万元。2013年正月初八,原、被告在未办理结婚证的情况下摆设婚宴举行了婚礼,此前,原告为结婚给被告买了结婚的金戒指,耳环,项链等五金手饰和鱼肉烟酒,花费9.6万元,婚后原告多次要求与被告尽快办理结婚登记,但被告一直借故推诿,同年4月份,被告独自外出打工与原告切断了联系。为维护原告的合法权益,请求人民法院判令被告返还因结婚而花费的彩礼9.6万元。

原告余某某为证明其主张的事实成立向本院提供下列证据材料:

1、身份证及户籍证明复印件一份,拟证明原告余某某具备合法民事主体资格;

2、婚礼期间花费彩礼清单一份。拟证实原告余某某为结婚而送给被告罗某某财产明细表,合计9.6万元;

被告辩称

被告罗某某辩称:自媒人介绍起至举行婚礼前后,收到原告方的苹果手机1部、金手镯1个、金项链1条、金耳环1对、金戒指2个、另彩礼2万元整、脚踏摩托车一部。但我陪送的物品有被子、床单、衣服、电器及日常生活用品,价值2.2万元,还有押箱礼金2.6万元(包括父母给女儿6000元)、茶钱7000元(娘家人的见面礼金),这些东西都在原告家,在我外出务工时,除苹果手机丢失外,其余全部放在原告家里,并未带走,原告所说索要彩礼9.6万元不属实。刚开始我与原告生活在一起还很幸福,一个月以后开始闹矛盾,原告的母亲处处把我当贼防,并强行拿走了我们新房的钥匙,我一气之下独自外出打工。因此,过错不在我,而是原告自己,原告所说索要彩礼9.6万元不属实,我不同意退还原告彩礼,我只同意把陪嫁物品给他,不同意退钱。

被告罗某某为证实其抗辩理由成立向本院提交证据如下:

1、身份证复印件一份,拟证明被告罗某某具备合法民事主体资格;

2、财产清单1份,证实目的有二,其一是证实结婚时男方给付彩礼及财物合计3.6万元;其二是女方嫁妆财产价值2.3万元的明细。

证人余**当庭证言。主要内容:我是原、被告的婚姻介绍人,婚庆典礼期间,余**负责传送礼金礼品。经其手送给被告方金手镯1个、金项链1条、金耳环1对、金戒指2个,礼金2万元,红包3000元及香烟鱼肉具体数量不清楚,对于其他的情况表示不知情。

为查明案情事实本院依职权调查了如下证据:1、被告罗某某陪嫁财产清单:康佳牌XQ868-518型洗衣机一台、美的牌饮水机一台、家乐牌无级调温取暖器一台、美的牌落地电风扇一台、塑料脚盆二个、脸盆一个、电压力锅一台、皮箱二个、冬装上衣四件、电壶一个;2、潘家湾**会治保主任刘**证明材料一份,证明原、被告举行婚礼后,因琐事发生矛盾经村组干部多次出面协调处理的过程,同时证明在被告罗某某外出务工期间曾与其通电话,罗某某电话中告知,金首饰全部放在原告余某某新房柜子里,主任刘**得知消息后将此事告知了原告母亲,但未找到金首饰的经过。

被告针对原告所提交的证据质证意见如下:对原告提交的证据1不持异议;对证据2认为包括彩礼在内原告余某某给女方婚礼财物共计3.6万元(含鱼肉烟酒),对超出的部分的真实性表示异议;对法院调取的证据2,认为证人应出庭质证,而该证人未到庭故对该证据的真实性表示异议。对证人余佩群的证言,不持有异议,但辨称,在举行婚礼时被告确实收到原告的金手镯、金项链、金耳环、金戒指等首饰,在原告外出务工时除苹果手机带走外,其余物品全部放在原告家未带走。

原告余某某对于被告罗*向法院提交的证据1无异议,对证据2的真实性不持异议,但认为其陪嫁财物不足2.3万元元,而陪嫁财物至今存放在原告新房里,可当面清点。对证人余佩群证言未发表质证意见,对法院调取的证据无异议。

经庭审质证,对被告收到原告彩礼2万元及苹果手机1部之事实均表示认可,本院予以确认。当事人双方有异议的证据本院结合原告余某某提交的证据材料及被告罗某某的答辩,审核后作出如下评判:1、对原告余某某提供的证据2为事后通过回忆打印的一份送礼清单,注明为筹办婚礼给被告礼金礼品合计9.6万元,本院认为,对这一证据所要证明的内容虽然有暇疵,但被告罗某某在质证意见中对以上财物并未完全否认,仅对具体的数额的多与少表示不认可,故本院确认为部分有效证据;对法院调取的证据2为当事人双方所在的村委会出具的情况反映,仅证明原、被告婚礼后因两家产生矛盾出面调处的经过,并无不当,其二,也未充分证实被告罗某某在外出务工时将金银首饰带走的事实;对被告罗某某提供的证据2,原告余某某表示认可,但认为陪嫁的实物还在,要求当面清点,本院认为合情合理,予以确认;对证人余佩群的证言,因双方未提出异议,本院将结合其他的有效证据酌情处理;原告余某某承认脚踏摩托车目前在原告家。

本院查明

经审理查明,原、被告在2012年5月经余**的介绍相识后确立恋爱关系,2013年正月初八原、被告在未办理结婚登记的情况下,按风俗习惯在当地摆设了婚宴。在此期间原告余某某通过媒人余**给被告罗某某家礼金2万元,另外原告给被告买了苹果手机1部、金手镯1个、金项链1条、金耳环1对、金戒指2个及脚踏摩托车和鱼肉烟酒。同年3月原、被告因沟通方面存在问题为办理结婚证一事产生矛盾,为此,双方发生争吵,被告回娘家居住,原告和亲朋及所在村、组干部多次上门接被告回家,遭被告拒绝。2013年4月,被告罗某某独自外出务工,与原告余某某断绝了联系,此后,原告余某某多次要求被告退还彩礼彩金未果而诉至本院。

本院认为

本院认为:本案为婚约财产纠纷,按原告的诉讼请求实际涉及到两个方面的问题,一是“彩礼”返还问题,二是为“婚宴”所支出的费用承担问题,原告的诉讼请求是否能得到支持,首先看双方的婚姻状况,再看是否符合法律规定,双方是没有进行结婚登记,即举行婚礼同居生活,其婚姻关系不符合法律结婚规定的条件,属于同居关系不受法律保护。在同居期间双方因生活琐事发生矛盾,被告回娘家居住,原告和亲朋及所在村、组干部多次上门接被告回家,遭被告拒绝。导致双方没有去补办结婚登记,并开始分居生活,对此,被告应承担主要责任。对双方未办理结婚登记手续的,当事人请求返还按当地习俗给付彩礼的,人民法院应当予以支持。但彩礼并不是全额返还,也不是一律返还,只有符合法律规定,才给予返还或酌情返还,就本案而言,双方均已达到法定婚龄,按照民间习俗已举行了婚礼,给付彩礼一方已达到结婚的目的,只是其婚姻不符法律结婚规定,没有依法进行结婚登记,也正因为如此,考虑对彩礼给予适当返还。彩礼是一方当事人为了达到结婚的目的,在婚前给付另一方一定数额的财物,如本案原告给付被告2万元礼金,但一方或双方为结婚所支付的各项费用不属彩礼,要求其返还没有法律依据。原告给付被告的苹果手机、金**等物品,因双方在一起生活时间短暂,且其价值较高,应予适当返还,金**等当前证据不足,可待证据收集后再行主张。依据最**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婚姻法)若干问题的解释(二)》第十条第一款第(一)项及《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四十二条的规定,判决如下:

裁判结果

一、由被告罗某某在判决书生效之日起返还原告余某某彩礼2万元,苹果手机1部;

二、被告罗某某陪嫁物品洗衣机、饮水机等归其所有;

三、驳回原告的其他诉讼请求。

案件受理费800元,由原、被告各负担400元。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判决书送达之日起十五日内,向本院递交上诉状,并按对方当事人的人数提出副本,上诉于咸宁**民法院,上诉人应在提交上诉状时,根据不服本判决的上诉请求、数额及《诉讼费用交纳办法》第十三第一款的规定预交上诉案件受理费。湖北省咸宁**民法院开户银行:中国**宁温泉支行,帐号:17-680501040008389-222;户名:咸宁**民法院;汇款用途:上诉费。上诉人在上诉期满后七日内仍未交纳或不足额交纳上诉费的,按自动撤回上诉处理。

裁判日期

二〇一四年六月十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