裁判文书详情

舒某某与胡某某、陈某某婚约财产纠纷一审民事判决书

2015.04.07崇阳县人民法院(2015)鄂崇阳民初字第446号

审理经过

原告舒某某与被告胡某某、陈某某婚约财产纠纷一案,本院受理后,依法组成合议庭,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原告舒某某及其委托代理人黄**和被告胡某某、陈某某及其共同委托代理人陈**均到庭参加了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原告诉称

原告诉称,2013年农历9月,原告与被告胡某某经媒人介绍认识。2013年农历11月26日,原告与被告胡某某按习俗订立婚约。按照被告方的要求,原告在订婚当天向被告胡某某家里给付了“彩礼”人民币80000元,“主礼”人民币4000元,“亲房礼”人民币5500元。同时原告这边的亲朋向被告胡某某给付了“喝茶礼”人民币11600元。合计人民币101100元。另外,原告在订婚前向被告胡某某给付了黄金首饰四件(手镯一个,耳环一对,戒指一个,项链一根),总重量62.46克,总价值16614元。原告与被告胡某某订立婚约后,两人在交往过程中,由于双方性格不合,语言不相投,平时无法沟通,建立不起感情。更重要的是,被告胡某某欺骗原告,对原告不忠心,在与原告订婚后,仍然脚踩两只船,跟以前的男朋友藕断丝连、纠缠不清。被告胡某某的行为让原告无法接受和理解,并严重伤害了原告的心,致使双方最终没能走到一起。后来,原告及其家人就返还礼金的事与被告方协商过,但因谈不拢而未果。为此,原告要求二被告向原告返还彩礼及其他礼金合计人民币101100元,由被告胡某某向原告返还黄金首饰四件或折价返还人民币16614元。

原告为证明其诉称事实成立,支持其主张,在举证期限内向本院提供了如下证据:

1、原告身份证、户口簿复印件。证明原告的基本情况;

2、被告户籍证明。证明二被告的基本情况及二人系母女关系;

3、接待笔录(舒某某的陈述)。证明舒某某和胡某某经人认识和订婚的时间、给付礼金和黄金首饰的数目及由于胡某某的过错而不能如期举行婚礼的事实;

4、调查笔录(证人黄**的证言)。证明舒某某和胡某某经人认识和订婚的时间、给付礼金和黄金首饰的数目、礼金交给了被告陈某某及后来双方家属协商退婚的事但没协商好的事实;

5、崇阳县新金珠宝行质量保证单。证明原告向被告胡某某给付的黄金首饰是在崇阳县新金珠宝行购买,共62.46克,单价266元,合计人民币16614元;

6、手机信息(复制于胡某某的手机)。证明胡某某在与其表姐聊天过程中表达了其不想结婚,反悔又赔不起的想法及其在外还有男朋友,舒某某与胡某某没有结婚是因胡某某的过错。

二被告共同答辩,一、原告和被告胡某某于2013年农历11月26日订立了婚约,并接受了原告给付的彩礼礼金80000元、黄金首饰四件属实,原告主张的其他部分,因给付或接受的主体不符,不属于彩礼的范畴,被告也不予认同。二、被告诉讼主体不适格。因婚约关系陈某某即使接受了原告方的财物,该行为是作为家长或女方家庭代表的一种代理行为。如果陈某某作为家长被代理对象为胡某某,则胡某某是本案唯一适格的被告。如果陈某某作为家庭代表的身份,胡某某的家庭成员都应成为本案的被告,则本案将遗漏诉讼当事人。三、被告方已按预定的日期准备嫁女结婚,临近举办婚礼数日前,原告要求解除婚约返还彩礼,并诉称“对原告不忠心,在与原告订婚后仍然脚踩两只船,跟以前的男朋友藕断丝连、纠缠不清,并严重伤害了原告的心”,该诉称不属实。其一,被告胡某某没有其他的男朋友;其二,胡某某自始至终愿意和原告结婚,无任何悔婚之意,且为嫁娶事宜作出了安排,准备了嫁妆,购置床上用品及日常生活用品花费一万多元。所以原告认为双方没有达到缔结婚姻关系的目的是因为被告单方的过错,该理由不成立。被告认为双方缺乏了解,性格不合,没有感情基础和共同语言,加之原告缺乏自信以及随意、散漫的性格和猜忌的心理是导致双方分手和本案纠纷引起的根本原因。在被告准备结婚的情况下,原告随心所欲不同意结婚,不结婚的原因在于男方,故被告不同意返还彩礼及其他财物。四、被告在结婚前因结**为原告购买一个黄金戒指(价值2980元),原告应予返还。综上,请法院对原告的主张不予支持。

二被告未向本院提供书面证据。

庭审过程中,证人黄**出庭作证,陈述其只看见被告胡某某拿着80000元彩礼款从自家复式楼的楼上下来,并未看见给钱和接钱的过程,其余的事实与调查笔录一致。

经庭审质证,被告对原告提供的证据1、2、5无异议。对原告提供的证据3认为属当事人的陈述,不能支持原告的证明目的,但对其中涉及的彩礼80000元及四件金首饰无异议。对原告提供的证据4表示以证人出庭的证言为准。对原告提供的证据6认为该证据来源不合法,不具有证据的合法性,且该证据的真实性有异议,原告应该出示信息的原始载体,因此该证据不具有证据的特性,不能作为证据使用。

结合被告发表的质证意见,本院对被告无异议的证据1、2、5予以采信,对有异议的证据分析认定如下:对原告提供的证据3,该接待笔录系原告的委托代理人对原告所作,可认定为当事人的陈述,但被告对其中的部分事实自认,本院对其自认的事实予以确认。对原告提供的证据4,证人黄**出庭作证时陈述其并未看到被告陈某某收取彩礼,原告在庭审中亦陈述听其母亲讲彩礼交给了被告胡某某,本院对该部分事实予以确认。对原告提供的证据6,因原告未能提供该手机短信息的原始证据,依法对该证据不予采信。

根据上述依法确认的证据,结合庭审中当事人无异议的事实,可认定本案如下事实:

原告舒某某与被告胡某某经人介绍于2013年农历9月相识,确立恋爱关系。2013年12月18日,原告赠送被告胡某某黄金首饰四件(手镯一个,耳环一对,戒指一个,项链一根),总重量62.46克,总价格16614元。2013年农历11月26日,原告舒某某与被告胡某某按习俗举行了订婚仪式。订婚当天,原告向被告胡某某支付了彩礼80000元,另向被告陈某某支付“主礼”、“亲房礼”等合计9500元,由被告陈某某向被告方其他亲属转交,另原告方亲属向被告胡某某给付“喝茶礼”若干。订婚后原告与被告胡某某在共同生活期间因性格不合,双方产生矛盾后解除婚约。在双方协商退婚事宜无果后,原告向本院起诉,要求二被告向原告返还彩礼及其他礼金合计101100元,并由被告胡某某向原告返还黄金首饰四件。

本院认为

本院认为,订婚是男女双方为达到结婚目的所作的事先约定,双方自愿订立的婚约并没有法律上的约束力,任何一方均有权提出解除。赠送彩礼的行为是双方以缔结婚姻为目的的附条件的赠与,根据最**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婚姻法》若干问题的解释(二)第十条的规定,“当事人请求返还按照习俗给付的彩礼的,如果查明属于以下情形,人民法院应当予以支持:(一)双方未办理结婚登记手续的;……”;全国民事审判工作会议纪要(法办(2011)442号)第50条的规定,“婚约财产纠纷案件中,当事人请求返还以结婚为条件而给付的彩礼,如果未婚男女双方确已共同生活但未登记结婚,人民法院可以根据双方共同生活的时间、彩礼数额并结合当地农村的风俗习惯等因素,确定是否返还及返还数额”。本案中,原告与被告胡某某在订婚后虽共同生活了一段时间,但双方并未登记结婚,根据上述法律规定,原告给付给被告其他亲属及原告亲属给付给被告胡某某的礼金不属于彩礼范畴,原告的该部分请求本院不予支持。原告向被告胡某某给付的大额现金及贵重物品被告应酌情返还。被告辩称已购买嫁妆及准备结婚事宜,花费了大量费用,但未提供相应证据,结合本案实际,本院综合考量原告给付被告胡某某的大额现金80000元返还50000元为宜,原告给付被告胡某某的贵重物品黄金首饰四件(手镯一个,耳环一对,戒指一个,项链一根)亦应全部返还。被告陈某某并未实际接受原告的彩礼,原告要求其共同返还彩礼的请求本院不予支持。被告辩称因准备结婚特为原告购买黄金戒指一个要求原告返还,但其未提起反诉,其要求原告返还的请求本院亦不予支持。根据最**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婚姻法》若干问题的解释(二)第十条的规定,判决如下:

裁判结果

一、由被告胡某某返还原告舒某某彩礼款人民币50000元;

二、由被告胡某某返还原告舒某某黄金首饰四件(手镯一个,耳环一对,戒指一个,项链一根,合计总重62.46克);

三、驳回原告舒某某的其他诉讼请求。

上述给付内容,限于本判决生效后十五日内履行完毕。

如果未按照本判决指定的期间履行金钱给付义务,应当按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五十三条之规定,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

案件受理费2650元,由原告舒某某负担1000元,由被告胡某某负担1650元。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判决书送达之日起十五日内,向本院递交上诉状,并按对方当事人的人数提出副本,上诉于湖北省**民法院。上诉人应在提交上诉状时,根据不服本判决的上诉请求数额及《诉讼费用交纳办法》第十三条第一款的规定预交上诉案件受理费。湖北省**民法院诉讼费专户名称:湖北省**民法院;开户行:中国**宁温泉支行;帐号:17-680501040008389-222。上诉人在上诉期满后七日内仍未预交诉讼费用的,按自动撤回上诉处理。

裁判日期

二〇一五年四月七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