裁判文书详情

李*甲与黄*、娄*婚约财产纠纷二审民事判决书

2014.12.26恩施土家族苗族自治州中级人民法院(2014)鄂恩施中民终字第00886号

审理经过

上诉人黄*、娄*因与被上诉人李*甲婚约财产纠纷一案,不服建始县人民法院(2014)鄂建始民初字第00363号民事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本院受理后,依法组成合议庭审理了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一审原告诉称

原审原告李*甲诉称:按农村习俗,被告黄*在我家举行“过门、看地方”仪式过程中,收受我给付的彩礼款48995.00元。因我们性格不合,且被告黄*提出要结婚必须先购买房子的要求过高,我无法达到。故向法院起诉,请求法院判令被告黄*、娄*返还彩礼款48995元。并承担本案诉讼费。

一审被告辩称

原审被告黄*、娄*辩称:其一,原告未按照约定彩礼数额给付,致使被告没有接受原告给付的彩礼。其二,原、被告订婚是合法行为,应当受法律保护,但原告未经被告同意擅自解除双方按习俗订立的婚约。被告不仅不应当返还彩礼,且原告还应当赔偿损失。其三,只有在按习俗举行彩礼给付仪式上给付的金钱才是彩礼。总之,请求法院驳回原告的诉讼请求。

一审法院查明

原审法院认定:2012年10月,原告李*甲与被告黄*相识建立恋爱关系。2013年农历正月初六、初七,被告黄*在其母亲娄*等人的陪伴下按习俗到原告李*甲家举行“过门”的订婚仪式。正月初七,原告李*甲聘请的“支客先生”(照管客人的人)李*乙将李*甲给黄*给付的彩礼金40000元交给黄*,另外,原告李*甲给娄*、帅**、周**等5人,每人给付“红包”400元。年月,李*甲要求与黄*办理结婚手续,因黄*要求先购房再办理结婚登记手续,双方发生口角。年月日,李*甲到被告家拜年,又向被告黄*要求办理结婚登记手续,被告黄*仍然要求先购房再办理结婚登记手续,双方再次发生纠纷导致解除婚约。后原告要求被告黄*返还彩礼遭到被告的拒绝。2014年2月25日原告李*甲提起诉讼,请求法院判决被告黄*、娄*返还彩礼48695元,并承担本案诉讼费。

一审法院认为

本案在审理过程中,原告李*甲考虑到双方是因婚约引起的纠纷,要求被告只返还40000元的彩礼。对给付被告的其它财物表示放弃。

原审法院认为:婚约当事人向对方赠与现金或其他物品系基于结婚为目的,而非单纯的赠与,随着婚约的解除,赠与彩礼的条件归于消灭,受赠人应当将彩礼返还赠与人。综上,李*甲要求黄*返还彩礼,予以支持。李*甲表示只要求黄*返还彩礼40000元,放弃其他诉讼请求的意见,不违反法律、法规的禁止性规定,予以采纳。依照《最**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婚姻法〉若干问题的解释(二)》第十条第一款第(一)项和《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四十四条的规定,判决:一、被告黄*给原告李*甲返还彩礼人民币40000元。限判决生效后10日内履行。二、驳回原告李*甲的其他诉讼请求。案件受理费1025元,由被告黄*负担837元,由原告李*甲负担188元。

宣判决后,黄*、娄*不服,向本院提起上诉。

上诉人诉称

黄*、娄*上诉称:1、原审判决认定事实错误,导致判决结果错误。上诉人黄*从一开始就要求被上诉人李*甲先在恩施买房,然后再考虑结婚的事情,李*甲满口答应,自称有能力在恩施买房,在此前提下,上诉人黄*才同意与其交往。并不是在交往过程中,被上诉人要求办理结婚登记手续时,上诉人黄*才提买房要求。上诉人黄*没有拿被上诉人40000元的彩礼钱。被上诉人提出“过门”要求时,上诉人黄*给介绍人提出了6-8万元的彩礼要求,被上诉人表示没问题,谁知举行仪式时摆放的礼金却只有40000元,对此,上诉人黄*很不高兴,当即拒绝接受礼金。出具证明证实上诉人拿了彩礼钱的证人是被上诉人的亲人或者朋友,证明内容肯定对上诉人不利。2、原审法院采信证据不当,严重损害了上诉人的合法权益。被上诉人提交的证据,无论真实、合法与否,法院统统采信,上诉人提交的证据法院却以各种理由否认,不予采信。3、原审程序违法,严重影响本案的公正审理。本案审判长与被上诉人是亲戚,这在当地是人人皆知的事实。应该回避而不回避,程序违法。请求二审法院撤销一审判决,驳回被上诉人李*甲的诉讼请求。

被上诉人辩称

李*甲二审答辩称:1、原判决认定事实清楚,理由成立。上诉人和被上诉人建立恋爱关系,按民间习俗给付彩礼,双方商量好了,男方才定时间举行“过门”仪式,不商量好,女方是不会到男方家举行“过门”仪式的。被上诉人对介绍人并不认识,是应上诉人的要求才定的。上诉人既然承认到被上诉人家举行了“过门”仪式,又不承认拿了40000元彩礼的事实,其理由不能成立。2、被上诉人和原审法官根本不是亲戚。至于回避问题,一审开庭时上诉人并未申请回避,不存在程序违法。请求二审法院驳回上诉人的上诉请求。

二审期间,双方当事人均未向本院提交新的证据。

本院查明

二审查明:原审判决认定的事实属实,本院予以确认。

本院认为

本院认为:本案的争议焦点主要在于基本事实能否认定,即上诉人黄*到被上诉人李*甲家举行“过门”仪式时,是否收受了被上诉人李*甲给付的40000元彩礼。对该争议事实,上诉人黄*一方提交了周**、帅**等证人出具的证言,证明上诉人黄*未收受被上诉人李*甲支付的彩礼;而被上诉人李*甲一方则提交了证人李*乙出具的证言及其诉讼代理人对证人杨*、魏*所作的调查笔录,证明上诉人黄*收受了被上诉人李*甲支付的彩礼。

根据最**法院《关于民事诉讼证据的若干规定》(以下简称《证据规定》)第七十三条规定,“双方当事人对同一事实分别举出相反的证据,但都没有足够的依据否定对方证据的,人民法院应当结合案件情况,判断一方提供证据的证明力是否明显大于另一方提供证据的证明力,并对证明力较大的证据予以确认”。结合本案案情,2013年农历正月初六、初七日双方举行“过门”仪式后,并无证据证明上诉人黄*与被上诉人李*甲之间的恋爱关系产生异常,直至年月双方仍在讨论办理结婚登记问题,发生口角的原因只是上诉人黄*要求被上诉人李*甲先买房后办理结婚登记。从常情常理判断,如被上诉人李*甲支付的彩礼上诉人黄*未收受,双方很难再以恋爱关系继续交住,谈婚论嫁的可能性则更小。换言之,上诉人黄*在“过门”仪式上收受李*甲支付彩礼的可能性,大于其未收受李*甲支付彩礼的可能性。从证人证言的证明力上看,上诉人黄*一方虽提交了证人证言,但证人未出庭作证;而被上诉人李*甲一方有证人出庭作证。根据前述《证据规定》第六十九规定,无正当理由未出庭作证的证人证言,不能单独作为认定案件事实的依据。显然,李*甲一方已出庭作证的证人证言的证明力大于黄*一方未出庭作证的证人证言的证明力。基于以上原因,原审法院确认李*甲一方的证人证言,认定上诉人黄*收受了李*甲支付的40000元彩礼,符合法律规定。

至于上诉人黄*、娄*上诉提出一审程序存在违法问题。经本院审查,原审法院在庭审中告知了双方当事人申请回避的权利,上诉人黄*、娄*未申请原审审判人员回避。且上诉人黄*、娄**并无证据证明原审审判人员与被上诉人之间存在“亲属”关系,因此,原审审判人员不存在自行回避情形,参与本案的审理,不违反程序法规定。

综上,原审判决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应予维持。上诉人黄*、娄*的上诉请求无事实和法律依据,本院不予支持。经合议庭评议,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七十条第一款第(一)项、第一百七十五条的规定,判决如下:

二审裁判结果

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二审案件受理费800元,由上诉人黄*、娄*负担。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裁判日期

二〇一四年十二月二十六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