裁判文书详情

肖*与姚**、姚**等婚约财产纠纷二审民事判决书

2014.11.19恩施土家族苗族自治州中级人民法院(2014)鄂恩施中民终字第00778号

审理经过

上诉人姚**、姚**、满*为与被上诉人肖*婚约财产纠纷一案,不服利川市人民法院(2014)鄂利川民初字第01483号民事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本院于2014年9月11日立案受理后,依法组成合议庭进行了审理。现已审理终结。

被上诉人肖*一审时诉称:原告肖*、被告姚*甲于2012年11月经老乡肖*某介绍相识、恋爱,双方于2014年1月2日在上海市嘉定区汇桥镇曲江路32号东北老菜馆办理订婚仪式,经媒人姚*丙见证给付被告姚*甲及其家人彩礼40000元和24个红包(每个红包120元)总共42880元,举行订婚仪式时,原告的父母又给付被告姚*甲1400元的改口费。在过年前(1月28日)原告的母亲给付被告姚*甲压岁钱600元;按照被告姚*甲的要求,原告于1月29日给被告购买价值1298元的机票一张。两人订婚后,被告未依约结婚,并借婚姻之名索要财物,故至今两人未领取结婚证,且未同居生活。被告既不与原告结婚,也不退还原告的彩礼。无奈之下,诉至法院,请求法院判令:1.判令被告返还原告的彩礼42880元以及改口费1400元、压岁钱600元、机票费1298元,共计46178元;2.判令被告承担本案诉讼费。

被上诉人辩称

被上诉人姚**、姚**、满某一审时辩称:原告肖*、被告姚**不仅存在恋爱关系,而实属“同居”关系;原告诉称订婚彩礼没有事实依据,纯属虚构编造;三被告对原告的诉求主张不予认可,请求人民法院驳回原告的诉请。

原审查明,被告姚*甲系被告姚*乙、满*之女。原告肖*与被告姚*甲于2012年经人介绍相识、恋爱,2014年1月2日,双方亲友在上海市嘉定区汇桥镇曲江路32号东北老菜馆举办酒宴,正式确定肖*与姚*甲婚约关系。原告经媒人姚*丙之手将彩礼礼金40000元交付被告方,另外,按照风俗习惯,原告送给被告及其家人24个红包(120元/个)共计2880元,原告的父母给付被告姚*甲改口费1400元。2014年1月28日,原告的母亲给付被告姚*甲压岁钱600元;原告为被告购买一张机票价值1298元。原告肖*与被告姚*甲确立恋爱关系后并同居生活,同居生活期间,双方为琐事发生矛盾,在解除婚约关系期间,原、被告为婚约财产多次协商无果。现肖*与姚*甲已解除婚约关系,且未登记结婚。

原审认为,婚约是无配偶的男女双方以结婚为目的的约定,男女双方在谈婚期间给付的彩礼等财产,有一定的赠与性质,但彩礼的赠与是一种附以结婚为条件的民事法律行为。父母操办子女的婚姻大事是农村普遍存在的一种风俗习惯,男方给付的彩礼不论用于操办女方婚事或补贴家庭开支,女方及其父母均是受益的一个共同体,本案中,被告三人作为彩礼这一特定财产的共同受益人,应承担共同返还的民事责任。原告主张的订婚彩礼40000元,有原告提供的证据予以证实,法院予以确认;原告主张的红包礼金2880元、改口费1400元、压岁钱600元,机票费1298元等共计6178元,应属赠与性质,且实际给付,可不予返还,其对该款的请求,不予支持。《最**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婚姻法﹥若干问题的解释(二)》第十条第一款第一项规定,双方未办理结婚登记手续的,给付彩礼的一方可要求返还彩礼,但本案中,原告肖*与被告姚**已实际同居生活,本着保护妇女,公平合理的原则,酌情减少被告方彩礼返还的数额,由被告方退还原告彩礼40000元的一半较为合理。被告辩称没有收取原告彩礼的理由不成立,法院不予支持。被告方在庭审中辩称原告强奸被告,因属于刑事法律关系,不属于本案调整范围,被告方可向公安机关报案处理。根据《最**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婚姻法﹥若干问题的解释(二)》第十条第一款和《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六十四条第一款之规定,判决如下:一、被告姚**、姚**、满*于本判决生效后10日内返还原告肖*彩礼20000元,三被告承担连带返还责任;二、驳回原告的其他诉讼请求。案件受理费954元,依法减半收取477元,由被告姚**、姚**、满*承担300元,原告肖*承担177元。

上诉人姚**、姚**、满*不服原判提起上诉,请求撤销原判,改判驳回被上诉人的诉讼请求。事实与理由:一、认定事实错误。一审认定被上诉人与上诉人姚**订婚并给予40000元彩礼的事实证据不足,一审仅凭介绍人肖*某并非姚**的一面之词,就认定双方按谋道的订婚习俗在上海定了婚并收受了40000元彩礼。另外,采信证据错误。被上诉人方证人姚**的书面证言系虚假证言。介绍人肖*某没有参与所谓订婚仪式,其书面证言不实。姚**并非双方介绍人,对本案事实不知晓,也没有参与所谓的订婚仪式。录音光盘系经过技术剪辑、拼凑,不具有真实性、合法性。上诉人一审中的两个证人亲自出庭作证,能反映当天的客观真实情况,其证言依法应予采信。一审法院认为被上诉人方证据形成证据链并予以采信,违反了相关法律规定,属于采信证据错误。上诉人姚**根本未与被上诉人肖*订婚,也根本没有收到过彩礼,当时的聚餐是因为双方发生纠纷予以和解的。造成双方分手的主要过错在于被上诉人,被上诉人主张订婚、支付彩礼没有事实依据,其请求返还于法无据。二、适用法律错误。一审引用民诉法第六十四条第一款,实为颠倒适用,错误认定。三、申请对肖*某书面证言的笔迹真伪进行司法鉴定。综上,请求二审依法维护上诉人的合法权益。

被上诉人肖*辩称:一审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请求二审法院维持原判。

本案在二审庭审中,上诉人提交了肖*某之夫姚*庚的书面证言,证明内容为肖*某没有参与肖*与姚**的聚餐,肖*是否给姚**彩礼并不知情,一审中的书面证言系他人按肖*意思书写好后肖*某按的手印。被上诉人方证人姚*丙出庭作证:证明刚开始时是由其母亲肖*某担任双方介绍人,后来正式订婚时由姚*丙担任双方媒人,肖*经姚*丙之手给姚**支付了40000元彩礼、红包二十四个。

本院查明

本院经审理查明,一审查明事实属实,本院予以确认。

本院认为

本院认为,本案争议焦点为是否存在被上诉人肖*给姚**支付订婚彩礼40000元的事实。按本地习俗,支付彩礼这一在恋爱特殊关系中发生的财物交往,与一般社会关系中发生财物交往的方式不一样,一般由中间人即媒人在场见证并经手转交,鲜见由接受方出具经济手续的情况。故媒人是双方财物交往情况的重要见证人。本案上诉人姚**与被上诉人肖*的媒人姚**在二审中出庭证实,在双方订婚当日,其本人亲手转交姚**40000元彩礼。无证据证明证人姚**与被上诉人存在近亲属或其他利害关系,其证言具有客观性、真实性,应予采信。结合本案各方所提交其他证据,能综合认定肖*与姚**举办了订婚聚餐,并在这一过程中给姚**支付了40000元的彩礼。原审根据最**法院有关司法解释的规定,酌情确定上诉人返还被上诉人20000元彩礼,综合考虑了双方恋爱期间已实际同居的情况,处理恰当,本院予以确认。关于上诉人申请司法鉴定的问题,因其鉴定内容已得到证实,无鉴定必要,且一审中未提出申请,在二审中申请鉴定不符合法律规定程序,故不予准许。综上述,原审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依法应予维持。上诉人的上诉理由不成立,其上诉请求本院不予支持。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七十条第一款第(一)项、第一百七十五条之规定,判决如下:

二审裁判结果

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二审案件受理费300元,由上诉人姚**、姚**、满*共同负担。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裁判日期

二〇一四年十一月十九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