裁判文书详情

王*与周*婚约财产纠纷二审民事判决书

2014.04.24随州市中级人民法院(2014)鄂随州中民一终字第00071号

审理经过

上诉人周*为与被上诉人王*婚约财产纠纷一案,不服随县人民法院(2013)鄂随县民初字第01500号民事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本院于2014年3月12日受理后,依法组成由审判员姚**担任审判长,代理审判员张*、周*参加的合议庭,于2014年3月24日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上诉人周*的委托代理人周*,被上诉人王*及其委托代理人汪**到庭参加了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一审原告诉称

原审原告王*诉称,我与周*于2013年4月相识,同年6月23日依照农村习俗,周*到我家上门后,我给付了彩礼60000元。因我与周*缺乏了解,性格不合,经常为琐事争吵、打架,以致无法成婚,故请求法院判令周*返还彩礼60000元并承担诉讼费。

一审被告辩称

原审被告周*辩称,2012年7月,我与王*在工作中相识,后双方确定恋爱关系。2013年4月,我与王*公开同居,并按照农村婚姻习俗订婚,王*父母赠与我“见面礼”10000元,同时王*给予我彩礼50000元用于筹备嫁妆。在同居期间,王*致使我怀孕并流产,花费医疗费1534元;且我在同居期间一直与王*共同经营客运业务,共同收入所得为32116元,故提出反诉,请求法院判令王*支付我同居期间共同经营所得32116元、医疗费767元、精神损失费5000元。

对周*提出的反诉请求,王*辩称,我并未与周*同居;我家给付周*的彩礼和见面礼合计为70000元,周*应全额返还;鄂S号客车所有人为王*,周*要求分割车辆经营所得没有法律依据;周*怀孕及人流与我无关,我没有赔偿义务,故请求法院驳回周*的反诉请求。

原审查明,2013年4月,王*与周*相识、恋爱。2013年6月23日(农历五月十六日),依照当地习俗,周*到王*家“上门”,王*给付了彩礼60000元。双方在恋爱期间,周*曾跟随王*在鄂S号客运班车担任过售票员。2013年7月23日,经吴山镇中心卫生院超声波证实,周*已怀孕。2013年8月10日,周*在随州真爱妇科医院做了人工终止妊娠手术,花费医疗费1534.5元。因多方面原因,双方发生矛盾,致使双方不能保持恋爱关系,王*遂于2013年11月1日诉至法院,要求周*返还彩礼。经调解,双方未达成协议。

原审另查明,鄂S号客运班车的实际所有人为王*(系王*之父)。

一审法院认为

原审法院认为,婚约财产纠纷是指婚约关系存续期间订婚双方因维持婚约关系而产生的财产纠纷。婚约财产纠纷对婚约的依附性极强,婚约关系一旦解除,婚约财产关系也就失去了其存在的基础。按照本地农村习俗,男方给付女方彩礼是以建立婚姻关系为目的的,本案中周*虽按习俗“上门”,但二人未依法进行婚姻登记,由于双方现在无法成婚,故王*请求返还彩礼,符合最**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婚姻法〉若干问题的解释(二)》第十条:“当事人请求返还按照习俗给付的彩礼的,如果查明属于以下情形,人民法院应当予以支持:(一)双方未办理结婚登记手续的”的规定。同时鉴于王*与周*在恋爱期间曾同居生活过,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第四条对民事活动中公平原则的规定,周*对婚约财产中的彩礼现金应依法酌情返还。王*在开庭审理时要求增加的10000元彩礼的诉讼请求,因其明确表明如果对方予以否认可以不要求返还,周*之母李**对所增加的10000元彩礼予以否认,故对王*增加的10000元彩礼的诉讼请求,不予支持。因本案所争议的是婚约财产纠纷,周*提出反诉要求分割在与王*同居期间鄂S号客运班车的营运所得,因鄂S号客运班车的实际所有人为王*之父王*,周*与王*之父王*形成的是雇佣关系,故周*请求要求分割与王*同居期间鄂S号客运班车的营运所得的诉讼主体错误,且周*并未提出证据证实其与王*在共同居住生活期间有共同财产分割,故对此诉讼请求不予支持,如周*有证据证实可另行诉讼向王*主张权利。周*反诉诉称要求王*支付人流费用767元,可以认定王*、周*曾同居一定时间,故周*要求王*支付其人流费用767元的诉讼请求,应予以支持。周*反诉诉请的精神损害赔偿,因其未提供相关证据予以证实其精神受到损害,故对此诉讼请求,应不予支持。综上,酌定为周*应返还王*彩礼50000元。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第四条、第九十二条、最**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婚姻法﹥若干问题的解释(二)》第十条第一款、《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四十二条之规定,判决:一、被告周*于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返还王*彩礼50000元;二、反诉被告王*于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支付周*人流费用767元;三、驳回原告王*的其他诉讼请求;四、驳回反诉原告周*的其他诉讼请求。如果未按判决指定的期间履行金钱给付义务,按《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五十三条之规定,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案件受理费1300元,减半收取650元由王*负担,反诉费700元,减半收取350元由周*负担。

上诉人诉称

宣判后,上诉人周*不服原审法院的上述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称,1、一审法院对本案部分主要事实没有查清,即对双方同居期间共同经营的鄂S客车实际所有人没有查清,也没有查明周*与王*是共同经营还是周*与王*之父王*形成雇佣关系;2、一审法院适用法律错误,一审法院认为上诉人反诉请求分割同居期间的共同经营所得诉讼主体错误属适用法律错误,一审法院酌定上诉人返还全部彩礼50000元不当。综上,请求二审法院依法改判或发回重审。

被上诉人辩称

被上诉人王*答辩称,鄂S客车所有人为我父亲王*,我不是车辆的所有人和经营者,我与父亲王*系雇佣关系,一审法院认为上诉人无权分割该车经营所得是正确的,一审判决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请求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上诉人周*为支持其诉讼请求,向本院提交下列证据:

鄂S客车在随西线联合体客车联营领款的表格。证据的主要内容为:2013年11月、12月,鄂S客车在随西线联合体客车联营领款签字人均为王*。证明目的:鄂S客车的实际车主为王*,实际受益人为王*。

被上诉人王*质证认为,对证据本身无异议,对证明目的有异议,领款系王*代其父亲所为,系代理行为。

被上诉人王*为支持其诉讼请求,向本院申请证人李*出庭作证。证人李*出庭证明周*在一审提交法庭的证据一即李*签字的证明一份,该证明仅部分内容是他认可签字的,证明部分的倒数第一、二段系事后添加的。证明目的:周*只是偶尔帮忙卖票,并非鄂S客车的售票员。

上诉人周*质证认为,该证人证言不属实。

对上述有异议的证据,承办人认为,王*对周*提交证据的真实性无异议,但因王*在原审提交了证据证明其父王*为鄂S客车的实际车主,领款表上王*的签字不足以证明王*系鄂S客车的实际车主;证人李*的证言因无其他证据相佐证,且周*在一审提交的李*签字的证明并无事后添加的痕迹。故对上述该两份证据均不予采信。

本院查明

经审理查明,原审查明事实属实。

本院认为

本院认为,原审法院认定鄂S号客运班车的实际所有人为王*之父王*的事实清楚、证据充分,上诉人周*在一、二审期间均无相应证据足以推翻上述事实,故上诉人周*上诉称王*为鄂S号客运班车实际所有人的上诉请求依法不能成立,本院不予采信。上诉人周*上诉称其与王*共同经营客运班车业务,因周*对鄂S号客运班车并未实际投资经营也不享有共同所有权,即使王*作为家庭成员能从鄂S号客运班车的营运过程中获得收益,但王*在恋爱期间所得的该部分收入属于其一方的个人财产,并不能认定为双方共有财产,故上诉人周*的该上诉请求与事实不符,本院不予支持。上诉人周*上诉称原审法院判决其返还全部彩礼50000元不当,上诉人周*在原审的庭审笔录及调解笔录中已认可被上诉人王*给付彩礼60000元,考虑到周*与王*同居生活过一段时间且女方怀孕流产,周*在恋爱期间还曾跟随王*在鄂S号客运班车担任过售票员,原审判决周*返还彩礼50000元数额过高,未能充分保护妇女的合法权益,本院依法予以纠正,酌定周*返还王*彩礼30000元。综上所述,原审认定事实清楚,但实体处理不当,本院依法予以改判。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第四条、第九十二条、最**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婚姻法﹥若干问题的解释(二)》第十条第一款、《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七十条第一款第(二)项之规定,判决如下:

二审裁判结果

一、撤销随县人民法院(2013)鄂随县民初字第01500号民事判决第一、三、四项;

二、维持随县人民法院(2013)鄂随县民初字第01500号民事判决第二项;

三、上诉人周*于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返还被上诉人王*彩礼30000元;

四、驳回被上诉人王*的其他诉讼请求;

五、驳回上诉人周*的其他诉讼请求。

如果未按判决指定的期间履行给付金钱义务,应当按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五十三条之规定,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

一审案件受理费1300元,减半收取650元由被上诉人王*负担,反诉费700元,减半收取350元由上诉人周*负担;二审案件受理费1050元,由上诉人周*负担、被上诉人王*各负担525元。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裁判日期

二〇一四年四月二十四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