裁判文书详情

程*甲与卢**、程*乙等婚约财产纠纷一审民事判决书

2014.02.20广水市人民法院(2013)鄂广水民初字第02620号

审理经过

原告程*甲与被告卢**、程*乙、卢*乙及第三人付友清婚约财产纠纷一案,本院在2013年8月22日受理后,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规定的简易程序,由审判员周*新独任审理,书记员刘**担任庭审记录,于2013年9月12日不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原告程*甲及其委托代理人李*、被告卢**及其委托代理人王*甲、第三人付某乙均到庭参加了诉讼。被告程*乙、卢*乙经本院传票传唤没有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原告诉称

原告程*甲诉称:2011年9月,经付*乙介绍,我与卢*乙定婚,定婚后卢*甲、程*乙通过付*乙共向我索去现金彩礼20000元(不含实物彩礼)。2011年农历冬月22日举行婚礼当天,卢*甲、程*乙又通过付*乙向我索去现金彩礼(不含实物彩礼)4000元。由于我与卢*乙举行婚礼前仅见面一次,故对卢*乙身体状况及其是否患有疾病不了解。卢*甲、程*乙隐瞒了卢*乙在举行婚礼仪式前就患有精神病史的事实,婚礼当日下午,我便见卢*乙精神病发作,按农村风俗三天回门(到其娘家)后,卢*乙即被送到孝**复医院住院治疗,我未与卢*乙同居生活。2012年农历正月11日出院,我为其支付医疗费7000余元,此后又陆续为卢*乙支付医药费8000余元,现卢*乙在其娘家居住。因卢*乙患有精神病,属法律禁止结婚的对象,我与卢*乙至今未办理结婚登记。2013年8月13日下午2时,卢*甲、程*乙、卢*乙来到我家,不问青红皂白的对我大打出手,程*乙用手猛抽我左脸数耳光,我忍无可忍,将程*乙推倒在地,程*乙以其受伤为由,采取威胁手段,又向我索去现金10000元。故卢*甲、程*乙、卢*乙假借婚姻之由共向我索去了现金34000元,属不当得利,且我与卢*乙未办理结婚登记,其没有合法依据取得不当利益,应当返还。

原告程*甲为支持其陈述的事实和主张,向本院提交了以下证据:

1、公民身份证。证明内容:程**的姓名、性别、族别、出生年月、籍贯及住所。

2、证人杨*、程**的证言、程**的存折及公民身份证复印件两份。证明内容:2011年12月2日(农历2011年冬月初八),程**在农业银行广水余店支行取款41068.17元(含利息1068.71元),程**抽出现金20000元交给第三人付*乙(媒人),付*乙作为程**的“送期”彩礼于当日交付给卢**、程*乙夫妇。2011年12月16日(农历2011年冬月二十二日)上午,程**给付娶亲彩礼现金4000元经付*乙之手交给被告程*乙。

3、程*甲申请本院到广水市**疗办公室调取卢*乙的住院医疗费结算单两份。证明内容:1、2007年10月4日卢*乙因患精神分裂症在广**泉医院住院治疗24日(2007年10月4日-10月27日);2、卢*乙与程*甲举行婚礼前,卢*甲、程*乙及第三人付友清对程*甲隐瞒了卢*乙曾患有精神分裂症的病史,卢*甲、程*乙、付*乙对本案的发生负有重大过错;3、程*甲在与卢*乙举行婚礼后,发现卢*乙精神病复发,对其积极医治,2012年1月6日-2月2日,卢*乙在孝感市康复医院住院治疗期间,程*甲为卢*乙支付医疗费7133元。

4、证人程*庚出具的证明一份。证明内容:2013年8月13日,卢**、程*乙通过付某乙之夫程**向程*甲索去现金10000元的事实。

5、证人程*辛的证言。证明内容:卢**、程*乙在其女儿卢**和程*甲举行结婚仪式前,向程*甲共索去现金彩礼24000元;卢**在参加结婚仪式的当日下午,其精神病复发。

被告辩称

被告卢**、程**、卢*乙辩称:一、本案定性为婚约财产纠纷错误,应该是解除同居关系纠纷;二、如果法院支持程*甲与卢*乙解除同居关系,程*甲应赔偿卢*乙精神抚慰金和生活帮助费70000元;三、程*甲仅给付4000元彩礼,剩余20000元彩礼不是事实。程*甲在2013年8月13日给付现金10000元是基于程*甲打伤程**后其自愿支付的,应当驳回程*甲的请求。

被告卢**、程**、卢**为支持自己陈述的事实和辩驳理由,向本院提交了以下证据:

1、公民身份证、户口本复印件。证明内容:卢**、程**、卢**的出生、住址和他们之间的身份关系。

2、广水**鞍村委会出具的证明。证明内容:卢**与程*甲举行婚礼并同居生活;程*甲提出申请,经村委会上报,卢**享有低保待遇;2013年程*甲为卢**办理过农村合作医疗和两家发生过纠纷的事实。

3、王*甲询问卢*己、王*乙所制作的笔录各一份。证明内容:程**及其家人知道卢**曾患过轻微精神病并多次到卢**家要求与其结婚,卢**在举行婚礼前已完全康复的事实。

4、王*甲询问付某乙、王*丙、程*壬制作的笔录各一份。证明内容与证据3相同。

5、医疗收费票据四张。证明内容:卢*乙精神病发作后,卢*甲、程*乙夫妇在随州市曾都医院、广水白**院先后为卢*乙购药支付医药费1721.08元。

6、购货发票一张。证明内容:卢**与程*甲举行婚礼前,卢*甲在2011年12月12日在余店广电加盟店购买了一台海信牌电视机,价格3600元。

7、广水市公安局法医鉴定意见书。证明内容:程*甲殴打程*乙致其构成轻微伤住院治疗。

8、程**、程**的询问笔录。证明内容:程*甲殴打程*乙后,经程**调解,程*甲支付的10000元经程**之手转交给程*乙。

9、医疗收费收据四张、鉴定费票据一张。证明内容:程*乙受伤后,在广水**民医院住院治疗四天,支付医疗费3872.60元,鉴定费400元。

第三人付某乙没有提交书面答辩状,庭审时其辩称:婚礼前10天,程*甲到我家说要求我帮忙作为中间人,当时程*甲与卢**是说好了的,后来,我顺便到了卢**家,彩礼20000元的事我不清楚,提亲当日程*甲给了4000元是事实。

第三人付某乙未向法庭提交证据。

对程*甲提交的证据,卢**及付*乙分别质证后认为:证据1,卢**、付*乙均无异议。证据2,卢**对存折取款的证明目的有异议,认为不能证明给了20000元彩礼的事实,但对证人程*己的证言证明接亲时程*甲给了4000元的彩礼无异议;付*乙对程*己的证言也无异议,并认为接亲当天程*甲给了4000元彩礼是事实。证据2,卢**、付*乙均认为:我们没有接到20000元彩礼。证据3,卢**对卢*乙在2007年因患精神分裂症在广**泉医院住院治疗23天且在广水市**疗办公室报帐的事实无异议,但认为没有隐瞒病情,程*甲知道卢*乙患有精神病,与卢*乙举行结婚仪式后在2012年1月6日-2月2日在孝感市康复医院治疗精神分裂症,程*甲为卢*乙支付医疗费7133元的事实也无异议。付*乙以其不知情为由拒绝质证。证据4,卢**认为是程*甲自愿给付的10000元;付*乙认为自己不知情,未予质证。证据5,卢**、付*乙对给付彩礼4000元及因发生纠纷赔偿10000元没有异议,对彩礼20000元有异议。

对卢**、程**、卢**提交的证据,程**、付*乙分别质证认为:证据1均无异议。证据2,程**有异议,认为卢**在举行婚礼的当日下午,其精神病就发作了,后卢**住院治疗,双方没有共同生活,且村委会的证明仅具有证言性质,当事人没有出庭作证不能作为认定事实的依据;付*乙对该证据没有异议。证据3,程**有异议,认为证人身份不明,笔录上的签字是否为当事人的签名无法确认,且陈述的是虚假事实,证人未出庭作证,证言的内容应不予采信;付*乙对该证据无异议。证据4,程**有异议,认为是虚假证词,举行婚礼前并不知道卢**患有精神病,且证人未出庭作证,应不予采信;付*乙无异议。证据5,程**对其真实性无异议,对其证明内容有异议,卢**与程**没有同居,举行结婚仪式当日下午,卢**的精神病就发作了,且程**在卢**病发后已支付医药费15000余元,并非不闻不问;付*乙无异议。证据6,程**及付*乙均无异议。证据7,程**对鉴定结论无异议,对证明的内容有异议,不能证明程**受伤是程**殴打的,而且该证据与本案不具有关联性,应不予采信;付*乙对该证据无异议。证据8,程**有异议,余店镇卫生院出具的篮色收据(存根)联,不属报销凭证联,且未加盖医院印章,应不予认可,程**住院是事实,但不能证明是程**殴打的;付*乙无异议。证据9,程**有异议,给付***10000元的事实无异议,不是自愿给付,不能证明程**殴打了程**;付*乙无异议。

本院对各方当事人提供证据的分析和认定:

对各方当事人无异议的证据,本院予以认定。

程*甲提交的证据:证据2系一组证据,中国农业**水余店支行向程*甲签发的(鄂)01-00963564号整存整取存折上载明,程*甲于2011年12月2日销户取款41268.71元(含利息1068.71元),而2011年12月2日系农历2011年冬月初八,正是程*甲向卢*乙娘家“送期”之日。且杨*、程*辛均出庭作证证明程*甲在余店农行取款4万余元后,从中抽出现金20000元交给付*乙,作为程*甲向卢*乙娘家“送期”的彩礼,虽然程*甲取款日与其“送期”日吻合,且符合农村结婚习俗及生活常理,但并不能证明取款4万余元则必然给彩礼20000元,并交付给付*乙;娶亲时,程*乙收受彩礼4000元的事实,各方当事人均认可,故对该组证据中程*甲给付彩礼4000元的事实本院予以采信。证据4证人程*庚的证言,卢*甲认为程*甲给款10000元是事实,但是程**自愿给付,因卢*甲在2013年8月13日确实收受程*甲现金10000元,本院予以认定。证据5,证明卢*甲、程*乙在其女儿卢*乙与程*甲举行婚礼前,分别于2011年12月2日、12月16日先后收受程*甲彩礼现金20000元、4000元的事实。因程*辛为程*甲之父,有利害关系,但给付彩礼4000元的事实均认为属实,故本院对给付彩礼4000元的事实予以认定,给付彩礼20000元的事实不予认定。

卢**、程**、卢**提交的证据:证据2,马**委会出具的证明,属书证性质,且证明有该村干部李**等人的签字,虽然证人未出庭作证,但该证据所述的内容符合本案的实情,本院予以认定。证据3、4均属证人证言,且证人卢**、王**、王**和程*壬虽然未出庭作证,与付某乙的陈述一致,陈述的内容与事实相符,本院予以采纳。证据5,程*甲对其证据的真实性无异议,对其证明内容有异议,卢**与程*甲举行结婚仪式后,卢**、程**为卢**治疗疾病支付医疗费1721.08元是事实,但程*甲婚后到孝**复医院对卢**进行了护理,也支付了医疗费,其不能证明程*甲对卢**患病不闻不问,故该证据的内容本院部分采纳。证据7、8、9证明程**受伤经广水市公安局法医鉴定所鉴定其身体损伤程度属轻微伤,其在广水**民医院支付医疗费3702.40无及其支付鉴定费400元的事实,因程*甲对此无异议,本院对上述事实予以确认,给付***现金10000元是程*甲的自愿行为,为发生纠纷后对程**受伤的赔偿,与本案无关,本院该证据不予采信。

本院查明

结合庭审各方当事人的陈述、举证、质证和本院对证据的认定,确定本案的事实如下:

2011年9月,程*甲与卢*乙定婚,嗣后程*甲及其家人托付*乙为媒人。2011年12月16日(农历冬月二十二日),程*甲通过付*乙给付卢*甲、程*乙及卢*乙“娶亲”彩礼现金4000元。同日上午,程*甲与卢*乙举行结婚仪式,当天下午,卢*乙所患的精神病复发。按农村风俗,举行婚礼后第三天,卢*乙“回门”(到其娘家),即在其娘家居住服药治疗。2012年1月6日,卢*乙被送至孝感市康复医院(精神病医院)住院治疗,同年2月2日,卢*乙病情好转后出院。卢*乙在孝感市康复医院住院期间,程*甲陪同护理,并为卢*乙支付医疗费7133元。此后,卢*乙长期服药治疗,卢*甲为卢*乙支付医药费1721.08元,程*甲每月为卢*乙支付医药费500元左右。

另查明,卢*乙在2007年10月4日至27日,因患精神分裂症在广水**泉医院住院治疗23天,后长期服用药物控制病情。

卢**与程*甲举行结婚仪式后,至今未依法办理婚姻登记。双方均为广水市余店镇马鞍村人,婚前双方已认识,并对相对方的情况有所了解。

2013年8月13日,程*乙与程*甲因卢*乙的处境及其他家庭问题发生纠纷,致程*乙轻微伤,经他人调解,程*甲在2013年8月13日赔偿程*乙各项费用的10000元。

本院认为

本院认为:

一、本案是否为婚约财产纠纷的问题

婚约,亦称订婚或者定婚,是男女双方以将来结婚为目的而作的事先约定,为一种重要的民事习惯。彩礼是已订婚男女按我国民间婚俗在财物上的往来,为发生在举行婚礼之前的行为。婚约财产纠纷为男女双方解除婚约而产生的向对方索还彩礼的情形,从而产生财产纠纷。本案中,程*甲与卢*乙之间已经按我国民间习俗举行了婚礼,即使二人没有经过婚姻登记机关登记,人们仍认为他们之间为夫妻关系,本质上为同居关系,而非解除婚约的行为。因此,本案不属婚约财产纠纷。

二、程**给付的彩礼,是否应予返还的问题。

《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第七条规定:“民事活动应当尊重社会公德,不得损害社会公共利益,扰乱社会经济秩序”。本条中规定了我国民法中的公序良俗原则,在我国农村,人们的习惯看法为举行了结婚仪式即视为夫妻关系存在,而不追问是否到婚姻登记机关办理了结婚登记,该观点为一般人所信行,为一种事实上的惯例。本案中,程*甲与卢*乙已举行婚礼,民众已认可他们之间为夫妻关系。如本院认为之第一部分所述,程*甲与卢*乙之间为同居关系

《最**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婚姻法〉若干问题的解释(二)》第十条规定:“当事人请求返还按照习俗给付的彩礼的,如果查明属于以下情形,人民法院应当予以支持:(一)双方未办理结婚登记手续的;(二)双方办理结婚登记手续但确未共同生活的;(三)婚前给付导致给付人生活困难的。适用前款第(二)、(三)项的规定,应以双方离婚为条件。”本条第(一)项中的前提应为既未办理结婚登记,又不存在同居关系,即婚约财产纠纷发生在双方当事人举行结婚仪式或者办理结婚登记前。本案的客观情况为双方已举行结婚仪式,并为当地民众认为是夫妻关系。因此不能引用该条款对本案作出处理。

在本案中,虽然双方未办理婚姻登记,但是卢**与程*甲已经按民俗举行了婚礼,双方已同居生活。《最**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婚姻法〉若干问题的解释(二)》第一条规定:“当事人起诉请求解除同居关系的,人民法院不予受理。但当事人请求解除的同居关系,属于婚姻法第三条、第三十二条、第四十六条规定的“有配偶者与他人同居”的,人民法院应当受理并依法予以解除”。程*甲以婚约财产纠纷向人民法院提起诉讼,其目的是为了达到解决与卢**之间的婚姻关系之目的,不以同居关系为案由提起诉讼,有故意回避法律规定之嫌。

如上所述,程*甲以婚约财产纠纷提出诉讼,要求卢**、程*乙、卢*乙及第三人付友清返还婚约财产的行为不符合本案的客观事实,本院不予支持,故依法应驳回程*甲的诉讼请求。

三、程**的其他诉讼请求问题。

在提起诉讼时,程*甲要求程*乙返还2013年8月13日给付的现金10000元,系生命权、健康权、身体权纠纷案件的范畴,属另一法律关系,与本案不具有关联性,程*甲可另案起诉。

四、卢**、程**、卢**请求程*甲赔偿卢**精神抚慰金和生活补助费70000元的问题。

卢**、程**、卢*乙在答辩时要求程*甲给予赔偿无充分的法律依据,且在诉讼中没有依法提起反诉,故其要求赔偿精神抚慰金和生活补助费的辩论意见本院不予采纳。

综上所述,依据《最**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婚姻法〉若干问题的解释(二)》第一条、第十条和《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四十二条的规定,判决如下:

裁判结果

驳回原告程*甲对被告卢**、程*乙、卢**和第三人付某乙的诉讼请求。

本案案件受理费1000元,由原告程*甲承担。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判决书送达之日起十五日内向本院递交上诉状,并按照对方当事人的人数提出副本,上诉于湖北省**民法院。上诉人应在提起上诉状时预交上诉案件受理费,款汇湖北省**民法院诉讼费汇缴财政专户,开户银行:农行**开发区分理处,帐号:17784901040000680。上诉人在上诉期届满后七日内仍未预交诉讼费用的,按自动撤回上诉处理。

裁判日期

二〇一四年二月二十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