裁判文书详情

肖*与谢*婚约财产纠纷二审民事判决书

2015.03.16长沙市中级人民法院(2015)长中民一终字第00453号

审理经过

上诉人谢*因与被上诉人肖*婚约财产纠纷一案,不服湖南省长沙市开福区人民法院(2014)开民一初字第01223号民事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本院依法组成合议庭审理了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一审法院查明

原审法院经审理查明:肖*、谢*于年月相识后建立恋爱关系并同居生活。双方均系离异单身,在同居期间未共同生育小孩。在交往过程中,双方曾带对方见过彼此家长,肖*对谢*以“老婆”相称。在相处过程中,双方因性格各异,经常矛盾不断,因各种原因吵闹、和好,循环反复。年月,肖*将其所有的交通银行信用卡一张(卡**1483)交付给谢*并告知信用卡密码,谢*用该张**支付日常生活开支。年月日,根据谢*对肖*提出要求,肖*出具书面保证一张,载明:肖*自愿接受谢*提出的要求,包括收入如实上交,经济支配要完全信任,不能七盘八问,不能抱怨,如通过一年的观察,肖*真心实意对待谢*,则谢*同意和肖*去领结婚证,安**和肖*度过余生。年月日,肖*出具保证书一份,第二条载明:从此一切交老婆支取(金钱方面)。年月日,肖*向谢*的银行卡(卡**1333)存款20万元整。年月日,肖*向谢*的银行卡(卡**1333)存款3万元整。年月日,肖*、谢*恋爱关系破裂,肖*多次找谢*协商恋爱期间的金钱往来问题,未果,故肖*诉至法院,请求判如所请。

肖*向原审法院提交证明,证明谢*用肖*交通银行信用卡透支消费42266.74元,并于年月日从案外人胡*和处支取了肖*的房屋租金3万元。

肖*向原审法院主张其向谢*以现金方式支付的款项41600元,但未向原审法院提交证据证明。

一审法院认为

原审法院认为,一、肖*与谢*在恋爱期间已同居生活,并带对方见过彼此家长,谢*亦表示如若肖*真心实意对待谢*,则谢*同意和肖*去领结婚证,肖*对谢*也以“老婆”相称,肖*对谢*经济上的付出确以结婚为目的,考虑到肖*、谢*双方的经济条件及社会认知能力,原审法院认定肖*向谢*支出的相应款项系以结婚为目的的财物支付,现双方同居关系已解除,且未缔结婚姻关系,谢*应返还肖*支付的相应财物。二、对本案所涉双方财物往来作如下认定:1、肖*于年月日向谢*汇款20万元,年月日向谢*汇款3万元,两笔汇款共计23万元,数额较大,目的性明确,应予返还;2、肖*诉称谢*曾代为收取其房屋租金3万元及用其交通银行信用卡透支消费42266.74元,为双方在同居期间的正常消费支出及小额馈赠,可不予返还;3、肖*向原审法院主张谢*偿还用现金方式支付的款项41600元,但并未向原审法院提交证据证明,对肖*的该项诉讼请求,原审法院不予支持。据此,依照《最**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婚姻法﹥若干问题的解释(二)》第十条第一款第一项,《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六十四条,《最**法院关于民事诉讼证据的若干规定》第二条之规定,判决如下:一、谢*在本判决生效之日起七日内返还肖*人民币23万元整;二、驳回肖*的其他诉讼请求。本案受理费6458元,由肖*、谢*各承担3229元。

上诉人诉称

上诉人谢*不服原审判决,上诉称:1、撤销原审判决;2、请求判令驳回肖*诉讼请求;3、判令肖*承担一、二审诉讼费用。事实与理由如下:一、原审法院认定案件事实不清。被上诉人肖*以借款合同纠纷在长沙市开福区人民法院提起民事诉讼,在法官释*的情况下,肖*陈述要求返还财产,案由由原审法院决定。案由决定纠纷的法律适用,原审法院混淆了民间借贷与婚约财产给付彩礼等以结婚为目的的意思表示行为的区别。歪曲了当下社会男女之间交往的客观事实——男女之间交往、恋爱、同居等为表示真心赠与、给付财物的行为。二、原审法院在没有客观事实和证据证明的情况下,错误的认定肖*给谢*钱是以结婚为目的。谢*与肖*仅是同居交往关系,系了解交往过程。彼此尚未达到以婚约为目的给付财务。不能因为言语上的称谓就认定谢*与肖*之间支付款项是以结婚为目的,有违客观事实。三、谢*与肖*交往期间彼此经济方面相互支出,已形成事实上同居状态,并没有肖*所称的“借款”关系,因此,谢*与肖*之间并不存在借款民事法律行为。四、从肖*的意思表示来看,其并未有以婚约为目的给付财物等彩礼的行为及意思表示,而是肖*自己认为花的钱款较多,想从谢*处获得款项退还。

被上诉人辩称

被上诉人肖*答辩称:原审法院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请求二审法院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谢*在二审诉讼过程中提交了如下证据:1、长沙**第一医院急诊留观病历本;2、照片;拟证明在双方恋爱期间,肖*对谢*实施家庭暴力。肖*发表如下质证意见:谢*提交的证据已超过举证期限,证据1的真实性有异议,无医院的公章,病历上的内容无法辨别,谢*也没有申请相应的证人出庭作证。即使谢*有受伤,也无法证明谢*的伤系肖*所致,证据不能达到谢*的目的;证据1的关联性有异议,本案系婚约财产纠纷,谢*提供的证据与本案缺乏关联性。证据2的真实性、合法性、关联性均有异议,不能达到谢*的证据目的。上述证据在一审之前已形成,而谢*在一审诉讼过程中并未提交,因此,谢*提交的证据不属于二审“新证据”的范围。本院对谢*提交的证据认证如下:谢*提交的上述证据不能达到其证明目的。

本院查明

本院二审审理查明的事实与原审法院审理查明的事实一致。

本院认为

本院认为:本案当事人争议的主要焦点即为谢*与肖*双方解除恋爱关系,肖*于恋爱交往过程中给付谢*的金钱,谢*是否要退还。谢*主张肖*于双方恋爱期间给付谢*的金钱是为了表示其对谢*的真心,系肖*自愿给付,并不是以结婚为目的,双方解除恋爱关系,谢*无需退还肖*任何款项。本案中肖*与谢*之间于年月相识后建立恋爱关系并同居生活,年月日,肖*、谢*恋爱关系破裂。在双方恋爱期间,年月日,肖*向谢*的银行卡(卡**1333)存款20万元整,谢*用该笔钱偿还了其在银行的贷款。年月日,肖*向谢*的银行卡(卡**1333)存款3万元整。根据查明的事实及肖*与谢*交往的具体情况,再结合中国的传统习俗,肖*给谢*钱目的一是为了向谢*证明其对谢*的真心,更进一步目的是为了达到与谢*结婚并长期共同生活,但现肖*与谢*之间已解除恋爱关系,肖*的目的已无法实现。综上,根据本案的实际情况,参照《最**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婚姻法﹥若干问题的解释(二)》第十条“当事人请求返还按照习俗给付的彩礼的,如果查明属于以下情形,人民法院应当予以支持:(一)双方未办理结婚登记手续的;(二)双方办理结婚登记手续但确未共同生活的;(三)婚前给付并导致给付人生活困难的。适用前款第(二)、(三)项的规定,应当以双方离婚为条件”之规定,谢*对于肖*在双方恋爱交往期间给付其的钱款应适当予以返还。关于谢*需返还肖*的钱款数额,本院认为在肖*与谢*交往期间,谢*也是抱着认真的态度,其并不是借恋爱结婚为由诈骗肖*的钱财,且从肖*于谢*交往的情况来看,谢*、肖*之间解除恋爱关系,肖*在一定程度亦存在一定的过错,原审法院判决谢*返还肖*23万元过于偏高,本院酌情调整为由谢*返还肖*18万元。原审判决认定事实清楚,但处理结果欠妥当,本院依法予以纠正。据此,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七十条第一款第(二)项之规定,判决如下:

二审裁判结果

一、撤销湖南省长沙市开福区人民法院(2014)开民一初字第01223号民事判决;

二、谢*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返还肖*人民币18万元整;

三、驳回肖*的其他诉讼请求。

一审案件受理费6458元,由肖*、谢*各承担3229元;二审案件受理费6458元,由肖*负担2000元,由谢*负担4458元。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裁判日期

二〇一五年三月十六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