裁判文书详情

周*与秦*婚约财产纠纷二审民事判决书

2014.09.15长沙市中级人民法院(2014)长中民一终字第03529号

审理经过

上诉人周*因与被上诉人秦*婚约财产纠纷一案,不服湖南省浏阳市人民法院(2014)浏民初字第00676号民事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本院受理后,依法组成合议庭对本案进行了审理。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一审法院查明

原审法院经审理查明:周*与秦*于2013年6月经人介绍相识。不到一个月双方按习俗订婚,周*给付秦*彩礼80000元及金项链1条、金手链1条和金戒指1枚,给秦*父母礼金6000元,给秦*外婆礼金1200元,给秦*叔婶礼金2400元,给秦*侄女礼金600元。以上合计90200元。同时,秦*给付周*2808元。订婚后,双方开始同居生活。同居期间,秦*发现周*身体有隐疾,遂要求周*到医院诊疗,经诊疗未见好转。2013年8月初,秦*以周*性功能障碍为由提出解除婚约,双方关系恶化。2013年12月,周*父母见周*要求解除婚约的态度坚决及周*、秦*双方无和好的可能,经与秦*方协商同意解除婚约由秦*方退还周*彩礼52000元及金戒指1枚,秦*如约退还了上述款项及实物。周*得知后不同意只退还部分彩礼,认为双方没有办理结婚登记,应退还全部彩礼。2014年3月5日,周*纠集一些朋友冲到秦*家讨回剩余的彩礼,损坏秦*家防盗铁门。秦*报警,双方纠纷经调解无果,周*遂起诉至本院。

一审法院认为

原审法院认为,周*为将来能与秦*结婚为目的而事先订立婚约,并赠送秦*彩礼80000元及金器若干,订婚后双方即同居生活。同居期间秦*发现周*身体存在某些隐疾可能不利于今后夫妻生活遂提出解除婚约。周*、秦*没有登记结婚,秦*即提出解除婚约,其收受的彩礼应予退还,但导致秦*要求解除婚约是因为周*自身的原因,且周*、秦*虽形式上没有登记结婚,但实质上已同居生活,故秦*收受周*的彩礼可酌情部分退还。现秦*已退还周*彩礼52000元及金戒指1枚,原审法院认为该数额合理,故周*再要求秦*退还剩余彩礼的请求,原审法院不予支持。秦*要求周*赔偿因同居造成的精神损害赔偿,没有事实和法律依据,原审法院不予支持;秦*要求周*赔偿财产损失,该请求与本案不属同一法律关系,原审法院亦不予支持。据此,依照《最**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婚姻法﹥若干问题的解释(二)》第十条第一款第(一)项之规定,判决:一、秦*返还周*彩礼52000元及金戒指1枚(已返还)。二、驳回周*的其余诉讼请求。三、驳回秦*的反诉请求。本案受理费1272元,减半收取636元,由周*负担。反诉受理费553元,减半收取276.5元,由秦*负担。

上诉人诉称

上诉人周*不服原审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称:请求二审法院依法撤销原审判决,改判被上诉人秦*返还礼金46900元和金项链、金手链给周*;本案的一、二审诉讼费由被上诉人承担。理由如下:一、原审判决查明、认定事实与客观实际事实不符。原审法院未查明事实便认定“秦*要求解除婚约是因为周*自身的原因,且原、秦*形式上没有登记结婚,但实质上已同居生活,故秦*收受周*的彩礼可酌情部分退还。”没有任何事实依据。被上诉人只退还了上诉人52000元及戒指一个,另多半金钱、金器不肯退,不符合法律规定及社会道德。被上诉人完全是有备而来、蓄谋想要骗取上诉人的巨额彩礼。被上诉人根本无心与上诉人共同结婚生活,如果有心便会与上诉人同甘共苦,克服生活中的任何困难,共创美好家庭。二、原审法院判决适用法律错误,判决结果明显显失公平。1、上诉人为订婚给付被上诉人的礼金、金器、打发等共计人民币122500元。这一事实双方均予以认可。但原审判决认为“现秦*已退还周*彩礼52000元及金戒指1枚,原审法院认为该数额合理,故周*再要求秦*退还剩余彩礼的请求,原审法院不予支持”显失公平。2、原审判决中判决“秦*返还周*彩礼52000元及金戒指1枚(已返还)。”该条不是上诉人的民事诉讼请求,因此一审法院这一判决毫无意义。3、原审法院判决与法律自相矛盾。上诉人与被上诉人没有办理结婚登记手续且因为给付巨额彩礼导致上诉人欠债、生活困难,依据婚姻法司法解释的规定,法院应当依法支持上诉人一审的诉讼请求。综上,请求二审法院查明客观事实,依法支持上诉人的请求。

被上诉人辩称

被上诉人秦*答辩称:一、我和周*订婚的事实和周*家给付彩礼的事情我方都认可,但是订婚是周*家提出来的,我们是以结婚为目的的订婚,彩礼是按照周*外婆家习俗给的,并不是我们要求的。二、后来因为双方无和好的可能,经我方与上诉人一方协商同意解除婚约并有我方返还上诉人彩礼52000元及金戒指1枚,我方也如约退还了上述款项及实物。

本院查明

本院二审查明的事实与原审判决认定的事实一致。

本院认为

本院认为,本案的争议焦点为:一、关于彩礼数额的认定问题?通过对一审证据的审查,结合双方的答辩情况,周*为订婚的花费中可以认定为彩礼的包括:彩礼8万元,金项链、金手链和金戒指,周*给秦*父母的礼金6000元。周*在一审起诉状称的订婚酒宴4000元属于订婚所必须的花费,秦*和周*订婚是出于结婚的目的,因此这部分不能算作彩礼。周*主张给付给秦*外婆礼金1200元,秦*叔父母礼金2400元,秦*侄女礼金600元,给付给媒人礼金1800元,这些都属于周*基于结婚的目的对女方亲属及媒人的赠与,不宜认定为给女方的彩礼。另查明秦*家返还给周*2808元作回礼。综上,本院认定的周*给付给秦*的彩礼总计为83192元,金项链、金手链和金戒指。因秦*家已经返还周*家彩礼52000元及金戒指1枚,故剩余的彩礼数额为31192元及金项链和金手链。

二、秦*是否应当返还剩余礼金及金项链、金手链给周*的问题?《中华人民共和国婚姻法》若干问题的解释(二)第十条规定:“当事人请求返还按照习俗给付的彩礼的,如果查明属于以下情形,人民法院应当予以支持:(一)双方未办理结婚登记手续的;(二)双方办理结婚登记手续但确未共同生活的;(三)婚前给付并导致给付人生活困难的。适用前款第(二)、(三)项的规定,应当以双方离婚为条件。”周*和秦*订婚后并未办理结婚登记手续,依据上述司法解释的规定,秦*应该依法返还周*给付的彩礼。但是人民法院应当结合当事人同居时间长短或者结婚时间长短、双方家庭状况、财产用途去向、有无子女、当地经济条件等具体情况,酌情全部返还或者部分返还。本案中上诉人和被上诉人以结婚为目的而事先订立婚约,双方虽然未办理登记手续,但订婚后双方即开始同居生活。后因周*的原因导致双方解除婚约。在解除婚约的过程中,周*母亲董**曾代表周*家与秦*家经协商达成一致意见,双方同意解除婚约并由秦*方退还周*家彩礼52000元及金戒指1枚,秦*家也如约退还了52000元及金戒指一枚。本院认为,秦*已经退还了周*52000元彩礼及金戒指一枚,根据双方在婚约解除中的过错程度及双方已经同居的事实,该数额比较合理,符合民法的公序良俗原则和公平原则。故对上诉人周*要求返还剩余彩礼及金项链和金手链的诉讼请求本院不予支持。

三、原审法院判决是否超过了当事人的诉讼请求的问题?上诉人周*在原审起诉状中主张其支付的彩礼数额为98900元及金戒指、金项链、金手链,因秦*已经退还了周*52000元彩礼及金戒指一枚,所以周*原审的诉讼请求是“请求法院判令秦*返还礼金46900元及返还金项链和金手链给周*”。但是原审法院判决的结果是判令“秦*返还周*彩礼52000元及金戒指1枚(已返还)。”根据民事诉讼法不告不理的基本原则,案件在审理过程中,法院只能按照当事人提出的诉讼事实和主张进行审理,对超过当事人诉讼主张的部分不得主动审理。本案原审法院的判决超出了当事人的诉请请求,违反了民事诉讼法不告不理的基本原则,应予以纠正。

综上,原审判决认定事实清楚,但适用法律有误,判处不当,本院依法予以纠正。上诉人周*的上诉理由部分成立。据此,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七十条第一款第(二)项之规定,判决如下:

二审裁判结果

一、维持湖南省浏阳市人民法院(2014)浏民初字第00676号民事判决第三项;

二、撤销湖南省浏阳市人民法院(2014)浏民初字第00676号民事判决第一项、第二项;

三、驳回周*的诉讼请求。

本案二审案件受理费1272元,由上诉人周*负担。

裁判日期

二〇一四年九月十五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