裁判文书详情

陈*与瞿**瞿友来婚约财产纠纷二审民事判决书

2014.06.27株洲市中级人民法院(2014)株中法民一终字第70号

审理经过

上诉人陈*因与被上诉人瞿*1、瞿*2婚约财产纠纷一案,不服湖南省醴陵市人民法院(2013)醴法民一初字第1489号民事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本院受理后,依法组成合议庭于2014年4月1日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上诉人陈*及其委托代理人刘**、被上诉人瞿*1、瞿*2及共同委托代理人石毛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一审法院查明

原审法院查明,2011年8月16日,原告陈*经媒人瞿**介绍与被告瞿*1相识,后按农村乡俗,原告家支付了茶钱4000元和彩礼28000元给被告家。2011年12月3日,原告陈*与被告瞿*1按农村习俗举行了结婚仪式,被告家打发了电视机1台、洗衣机1台、空调1台及沙发、茶几、圆桌、床上用品及家具等作为陪嫁品到原告家。原告陈*与被告瞿*1举行婚礼后并未领取结婚证,十多天后,原告陈*与被告瞿*1因家庭琐事发生争吵,被告瞿*1回到娘家生活,原告多次接被告瞿*1回家未果,遂向两被告提出返还彩礼的要求,遭到拒绝。2013年11月25日,原告诉至原审法院,请求判决两被告返还原告为结婚支付的彩礼、三金及其它各项财物共计147160元,并由两被告承担本案的诉讼费用。

一审法院认为

原审法院认为,本案系婚约财产纠纷,争议焦点是原告付给被告的彩礼到底是多少?被告是否应当返还彩礼给原告?原告要求被告返还财物147160元,包括婚礼的所有支出,原告并无充分确凿的证据证明其实际支付给被告的彩礼数额,本案只能结合当事人陈述,根据被告自认,认定被告认可的茶钱4000元、彩礼28000元,总共32000元为原告支付给被告的财物,余款因无充分确凿的证据证实,原审法院不予认可。被告辩称打发了嫁妆67440元给原告,为结婚总共花费106880元,亦无充分确凿证据予以证实,本案只能结合当事人陈述,根据原告自认,认定被告确实打发了电视机1台、洗衣机1台、空调1台及沙发、茶几、圆桌、床上用品、家具等陪嫁品到原告家,但上述物品,被告仅仅提供5张共29440元付款证明,这5张单据所述价格均在市场合理价格内,该院予以认定,其它未提供付款证据的物品,无法确定价格,也就无法在本案中进行处理。我国法律禁止借婚姻索取财物,按照习俗给付的彩礼,双方未办理结婚登记手续的,当事人可以要求返还。本案中,被告收受原告财物,后又打发了嫁妆到原告家,从现有证据看,其收受财物是为添置结婚嫁妆,并无借婚姻敛财的故意,且原告陈*与被告瞿*1已实际举行婚礼,被告家打发到原告家的嫁妆可折抵收受的财物。原告陈*、被告瞿*1为举行婚礼,双方均开销较大,但双方均不能提供充分确凿的证据予以证实,以致无法认定,双方均应各自承担举证不能的法律后果。为结婚铺张浪费,是一种陋习,应当根除,现原、被告为了这种陋习,均付出较大代价,双方只能从中吸取教训,拿出真诚的心态正确对待婚姻,才是解决问题的最好办法。从现有证据认定的事实,能够确认原告已支付给被告的财物为32000元,被告打发到原告家能够认定的嫁妆金额为29440元,能够确认的差额2560元为多收的彩礼钱,被告应退还给原告。据此,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婚姻法》第三条、〈最**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婚姻法》若干问题的解释(二)〉第十条第一款第(一)项之规定,判决如下:一、被告瞿*1、瞿*2在本判决生效后三日内返还多收原告陈*的彩礼钱2560元;二、驳回原告陈*的其他诉讼请求。如义务人未按本判决履行给付金钱义务,应按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五十三条之规定,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案件受理费3243元,减半收取1621.5元,由原告陈*承担810.5元,被告瞿*1、瞿*2承担811元。

上诉人诉称

宣判后,陈*不服,向本院提起上诉认为,被上诉人瞿*1实系借结婚的名义趁机敛财,上诉人已实际给付茶钱、彩礼等共计147160元,故一审判决认定事实不清,请求本院撤销原判,改判被上诉人退回扣除32000元办酒席开支后的113160元。

被上诉人辩称

被上诉人瞿*1、瞿*2辩称,上诉人所述与事实不符,请求本院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二审中,上诉人陈*提交了以下证据:1.申请证人范**出庭作证,拟证明当时给付财产的情况;2.家具电器照片,拟证明一审判决认定这些财产价值为29440元过高;3.南桥大金行开具的金器发票,拟证明为被上诉人瞿*1购买金器花费16535元;4.醴陵市富里镇车上村委会出具的《证明》,拟证明上诉人为准备结婚而花费情况。

被上诉人瞿*1、瞿*2质证认为:对上诉人提交的证据1,因证人与上诉人存在亲戚关系,且其记忆模糊,应不予采信;对证据2的真实性、合法性没有异议,但对关联性有异议,不能证明所涉物品价值,应以发票为准;对证据3的三性都有异议,这并非正式发票且未盖章,且该金器均在上诉人家里;对证据4的三性都有异议,村委会无权出具此类证明。

被上诉人瞿*1、瞿*2未提交新证据。

对上诉人二审中提交的上述证据,本院认证如下:对证据1,因证人与上诉人系亲戚,且其表述与上诉人在一审中提交的证据存在矛盾之处,因该证言系孤证,本院不予采信;对证据2的真实性本院予以认定,但照片不能证明所涉物品价值;对证据3,该收据虽未加盖公章,但结合双方当事人的陈述等其他证据,本院综合予以认定;对证据4,村委会出具的证明,因无其他证据佐证,本院不予采信。

对一审采信的证据和查明的事实,二审予以确认。另查明,2011年12月18日,上诉人为被上诉人购买了金戒指一个、金项链一条、金耳环一对、金手镯一个,价值16535元。

本院认为

本院认为,本案系婚约财产纠纷。二审的争议焦点为:上诉人给付被上诉人的婚约财产数额及应予返还财产数额如何确定?《最**法院关于民事诉讼证据的若干规定》第一条规定“当事人对自己提出的诉讼请求所依据的事实或者反驳对方诉讼请求所依据的事实有责任提供证据加以证明。没有证据或者证据不足以证明当事人的事实主张的,由负有举证责任的当事人承担不利后果”。本案中,上诉人作为原告提起诉讼,应当对自己主张的已交付147160婚约财产的事实承担举证责任,但其并未提供充分证据对此予以证明。经审查上诉人提交的147160元的结婚费用清单,亦有较大部分用于结婚和婚礼,办酒等开支。原审判决根据双方当事人的陈述,已认定上诉人给付被上诉人茶钱4000元,彩礼28000元,被上诉人则已打发价值29440元的陪嫁物品,本院对此亦予确认。根据二审中的新证据,可证明上诉人另为被上诉人购买了价值16535元的金器。被上诉人抗辩称该金器虽由其保管,但其放在上诉人家抽屉里,存在被人偷走的可能性。对该抗辩理由,被上诉人并未提供证据予以证明,本院不予支持,被上诉人对该价值16535元的金器包括金戒指一个、金项链一条、金耳环一对、金手镯一个,均应予以返还。

综上,由于上诉人在二审中提供了新证据,对给付的婚约财产有了进一步的查明。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七十条第一款第(二)项之规定,判决如下:

二审裁判结果

一、维持湖南省醴陵市人民法院(2013)醴法民一初字第1489号民事判决书第二项判决;

二、变更湖南省醴陵市人民法院(2013)醴法民一初字第1489号民事判决书第一项为:被上诉人瞿*1、瞿*2在本判决生效后三日内返还多收上诉人陈*的彩礼钱2560元及价值16535元的金戒指一个、金项链一条、金耳环一对、金手镯一个,上述金器如不能按期返还则按同等价值折价赔偿支付。

本案一审案件受理费3243元,减半收取1621.5元,由上诉人陈*负担810.5元,被上诉人瞿*1、瞿*2负担811元;二审案件受理费1621.5元,由上诉人陈*负担1411元,被上诉人瞿*1、瞿*2负担210.5元。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裁判日期

二〇一四年六月二十七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