裁判文书详情

陈*与瞿某某、瞿某某婚约财产纠纷一审民事判决书

2013.12.28醴陵市人民法院(2013)醴法民一初字第1489号

审理经过

原告陈某某与被告瞿甲*、瞿*某婚约财产纠纷一案,本院于2013年11月25日立案受理,依法由审判员熊**适用简易程序于2013年12月27日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原告陈某某及其委托代理人刘*全、被告瞿甲*、瞿*某及两被告委托代理人欧*某文均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原告诉称

原告陈某某诉称,2011年8月16日,原告经媒人介绍与被告瞿**相识。交往数次后,被告瞿**和其父亲瞿乙某多次催促原告与被告瞿**订婚,并要原告支付茶钱和订婚彩礼。原告按被告要求支付被告父女俩茶钱、三金及订婚彩礼共计8万余元。此后,两被告又相继以各种名义向原告索要各种钱财,原告为能与被告瞿**结婚,前后累计付给两被告财物147160元。期间,原告多次催促被告瞿**一起去领取结婚证,被告均以各种理由予以推脱,原告当时也未在意。2011年12月3日,原告陈某某与被告瞿**按农村习俗举行了结婚仪式,婚后瞿**以种种理由拒绝与原告圆房,十多天后,被告瞿**找个借口回到了娘家,此后拒不肯跟原告回家,也不同意与原告登记结婚,双方到现在也一直未圆过房。原告向被告父女提出返还钱财的要求,遭到拒绝。被告瞿**甚至在外散布谣言,污蔑原告有XX,原告因此遭受极大的精神打击,为证实自己的清白,专程到醴陵市妇幼保健院体检,结果证实原告身体并无问题,原告为此事向当地派出所报警,要求公安机关追究被告瞿**污蔑陷害原告的刑事责任。经原告及家人打听,被告瞿**此前已有男友,且现在仍与前男友在一起。原告认为,原告付给两被告钱财的行为是一种以结婚为目的的附条件的民事行为,原告与被告瞿**从相识到现在,在一起的时间不过二十天,双方虽举行了结婚仪式,但直到现在,双方既未圆过房,被告瞿**也不愿意与原告领取结婚证,是典型的借婚姻骗取财物,且数额巨大,故原告诉至法院,请求法院判令被告返还原告为结婚支付的彩礼、三金及其它各项财物147160元,并由被告承担本案的诉讼费用。

原告为证明自己的主张,向本院提交了如下证据材料:

证据1、原告代理人刘*全对陈**的调查笔录,拟证实原告为与被告瞿*某结婚办酒席所花费的费用;

证据2、诊断卡及病历,拟证实被告污蔑原告身体有病,但原告身体正常;

证据3、彩礼费用清单,拟证明陈**的调查笔录内容属实;

证据4、证人瞿某友的证言,拟证明原告与被告瞿*某结婚是由瞿某友做媒人以及订婚彩礼都是由瞿某友经手的事实。

对于原告提交的以上证据,经庭审举证、质证,被告瞿甲*、瞿*某质证意见如下:对证据1,证人没有出庭作证,不予认可;对证据2,认为与本案无关,因为被告从没有讲过原告有阳痿;对于证据3,两被告认为不属实;对证据4、认为只有证人瞿某友所讲的瞿某友与原告家是亲戚关系属实,其余的不属实。

本院经过审查认为,对于原告提交的证据1,陈*武所述仅仅是婚礼所花费的一小部分费用,且其中部分费用为婚礼正常支出,小礼红包不可能全部给被告,其表述存在混淆,且陈*武未出庭作证,对此证据本院不予认定;对于证据2,被告不认可原告的证明目的,系孤立的单一证据,对其证明目的本院不予认定;对于证据3,被告不予认可,且提供的其他证据亦不能佐证,对此证据本院不予认定;对证据4,在法庭上,瞿某友明确表示对茶钱、订婚彩礼、三金等不记得了或已事先封好,其未点数,因此瞿某友的证言不能证实原告的证明目的。

被告辩称

被告瞿**、瞿*某辩称,原告所诉与事实不符,被告没有收到原告所述的巨额彩礼,原告付给被告的茶钱和彩礼总共才32000元,为了结婚,被告买了床上用品、液晶电视、空调、洗衣机、摩托车、家具、沙发、茶几、圆桌等共计67440元的嫁妆送到原告家,嫁妆早已超出彩礼的价值,现嫁妆除一辆8000元的摩托车是被告在使用外,其余均在原告家。另外在举行婚礼时,被告方请婚车、给介绍人红包、办酒席、回见面红包、双方家长见面等各项支出达39440元。被告方为举办这场婚礼,总共花费106880元,冲抵原告支付的礼金后,被告还多支付了74880元,如果要返还财产的话,应该由原告返还给被告,请求法院依法驳回原告的诉讼请求。

被告瞿**、瞿*某为证明自己的主张,向本院提交了如下证据材料:

证据1、瞿甲某身份证,拟证明被告瞿甲某的基本情况及其主体资格;

证据2、梦洁**专卖店销售单,拟证明瞿**在该店购买了12000元的床上用品作为嫁妆;

证据3、喜庆用品收据,拟证明瞿*某为了举办婚礼购买了1100元喜庆用品;

证据4、红波家电城销售凭证,拟证明瞿**在该商店购买了一台价值5180元的液晶电视机作为嫁妆;

证据5、收款收据,拟证明瞿*某购买了一台美的牌空调、一台洗衣机作为嫁妆,这两台电器共计5980元;

证据6、醴陵南桥广大环球家具超市收据,拟证明瞿**在该超市购买了沙发等嫁妆花费5180元。

对于两被告提交的以上证据,经庭审举证、质证,原告陈某某的质证意见是:对证据1无异议;对证据2表示看不懂;对证据3,认为喜庆用品应该要有具体项目;对证据2、3、4、5、6,认为其中有三张收据写的是原告陈某某的名字,说明是被告拿钱买的不属实,且证据2、3、4、5、6即使是被告拿钱买的,东西也还在那里。

本院对于被告提供的证据认证如下:因原告对证据1无异议,本院对证据1予以认可;原告对证据2、3、4、5、6均提出异议,本院将结合案件事实再予以认定。

本院查明

依据本院认定的证据,结合当事人的陈述,本案案件事实确认如下:

2011年8月16日,原告陈某某经媒人瞿某友介绍与被告瞿**相识,后按农村乡俗,原告家支付了茶钱4000元和彩礼28000元给被告家。2011年12月3日,原告陈某某与被告瞿**按农村习俗举行了结婚仪式,被告家打发了电视机1台、洗衣机1台、空调1台及沙发、茶几、圆桌、床上用品及家具等作为陪嫁品到原告家。原告陈某某与被告瞿**举行婚礼后并未领取结婚证,十多天后,原告陈某某与被告瞿**因家庭琐事发生争吵,被告瞿**回到娘家生活,原告多次接被告瞿**回家未果,遂向两被告提出返还彩礼的要求,遭到拒绝。2013年11月25日,原告诉至本院,请求本院判决两被告返还原告为结婚支付的彩礼、三金及其它各项财物共计147160元,并由两被告承担本案的诉讼费用。

本院认为

本院认为,本案系婚约财产纠纷,本案的争议焦点是:原告付给被告的彩礼到底是多少?被告是否应当返还彩礼给原告?原告要求被告返还财物147160元,包括婚礼的所有支出,原告并无充分确凿的证据证明其实际支付给被告的彩礼数额,本案只能结合当事人陈述,根据被告自认,认定被告认可的茶钱4000元、彩礼28000元,总共32000元为原告支付给被告的财物,余款因无充分确凿的证据证实,本院不予认可。被告辩称打发了嫁妆67440元给原告,为结婚总共花费106880元,亦无充分确凿证据予以证实,本案只能结合当事人陈述,根据原告自认,认定被告确实打发了电视机1台、洗衣机1台、空调1台及沙发、茶几、圆桌、床上用品、家具等陪嫁品到原告家,但上述物品,原告仅仅提供5张共29440元付款证明,这5张单据所述价格均在市场合理价格内,本院予以认定,其它未提供付款证据的物品,本院无法确定价格,也就无法在本案中进行处理。我国法律禁止借婚姻索取财物,按照习俗给付的彩礼,双方未办理结婚登记手续的,当事人可以要求返还。本案中,被告收受原告财物,后又打发了嫁妆到原告家,从现有证据看,其收受财物是为添置结婚嫁妆,并无借婚姻敛财的故意,且原告陈某某与被告瞿*某已实际举行婚礼,被告家打发到原告家的嫁妆可折抵收受的财物。原告陈某某、被告瞿*某为举行婚礼,双方均开销较大,但双方均不能提供充分确凿的证据予以证实,以致本院无法认定,双方均应各自承担举证不能的法律后果。为结婚铺张浪费,是一种陋习,应当根除,现原、被告为了这种陋习,均付出较大代价,双方只能从中吸取教训,拿出真诚的心态正确对待婚姻,才是解决问题的最好办法。从现有证据认定的事实,能够确认原告已支付给被告的财物为32000元,被告打发到原告家能够认定的嫁妆金额为29440元,能够确认的差额2560元为多收的彩礼钱,被告应退还给原告。据此,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婚姻法》第三条、〈最**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婚姻法》若干问题的解释(二)〉第十条第一款第(一)项之规定,判决如下:

裁判结果

被告瞿**、瞿*某在本判决生效后三日内返还多收原告陈某某的彩礼钱2560元;

二、驳回原告陈某某的其他诉讼请求。

如义务人未按本判决履行给付金钱义务,应按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五十三条之规定,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

案件受理费3243元,减半收取1621.5元,由原告陈某某承担810.5元,被告瞿甲*、瞿*某承担811元。

义务人在上述指定期限内未自觉履行给付义务,权利人可从期限届满之日起二年内向本院申请执行。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判决书送达之日起十五日内,向本院递交上诉状,并按对方当事人的人数提出副本,上诉于湖南省**民法院。

提起上诉的,应在递交上诉状后七日内,按本判决确定的诉讼费向株洲**民法院交纳上诉费,现金缴纳的,直接向农行驻株洲**民法院收费点缴纳。汇款或转帐的,开户行:中国农**红广支行,收款单位:代收法院诉讼费财政专户,帐号:161101040002686。逾期未缴纳的,将承担按自动撤回上诉处理的后果。

裁判日期

二〇一三年十二月二十八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