裁判文书详情

廖某某与张某某、王某某、张某某婚约财产纠纷一审民事判决书

2014.05.30衡南县人民法院(2014)南法鸡民一初字第6号

审理经过

原告(反诉被告)廖**为与被告(反诉原告)张**、张**、王**婚约财产纠纷一案,于2014年2月17日向本院提起诉讼。本院受理后,依法由审判员李**,人民陪审员张**、符**组成合议庭,在审理过程中被告张**、张**、王**对原告廖**及其母亲莫**提出了反诉,本院于2014年3月24日一并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2014年3月26日被告张**、张**、王**又撤回了对莫**的反诉。原告(反诉被告)廖**及其委托代理人谢**、莫**,被告(反诉原告)张**、张**、王**及其委托代理人李*均到庭参加了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原告诉称

原告(反诉被告)廖**诉称并辩称:2012年农历三月初,原告廖**经人介绍与被告张**认识,不久男女双方即达成婚约。同年农历3月21日,男方到女方家上门,廖**交给张**见面礼金9999元,送给女方家礼物共计人民币3680元。第二天,女方到男方家上门,男方在三塘镇桔子园太平洋酒家办酒席四桌招待女方亲属,各类花销计人民币6400元。几天后,张**随廖**一起去浙江宁波打工。期间,莫**还去张**家里送“日子钱”11888元现金,小红包1000元。6月18日,廖**送给张**黄金手链一条,重11.6克,黄金项链一条,黄金戒指一枚。同年10月份,张**从宁波回三塘赴朋友婚宴后,就再也不去宁波了,干脆连廖**的电话也不接,短信也不回复。双方约好的结婚日期也早过了,被告既不愿意退还婚约财产和相关花费,又不愿意和原告结婚。故依法起诉,请求法院依法判令三被告返还婚约财产现金44285元,返还黄金项链一条、黄金戒指一枚、黄金手链一条。(项链、戒指重22克,计价人民币22克398元u003d8756元,手链重11.6克,计价人民币11.6克332.8元u003d3860元。共计12616元),并由被告承担本案诉讼费。至于被告(反诉原告)张**父母给廖**的红包888.8元,3月22日反诉被告请双方亲戚到三塘镇吃饭车费170余元,给每个小孩子红包100元和张**诉状中提到的5000元一个月的工资不真实,双方已经订婚,张**没有一技之长,不可能给这么高的工资。张**从宁波回家喝喜酒后,不愿意再跟廖**过日子。因为找不到人,莫**才写了寻人启事,并由廖**到泉湖镇张贴的。

为支持其诉讼请求,原告(反诉被告)廖**向本院提供了以下证据:

证据一、原告代理人对介绍人彭**的调查笔录,证明廖**与张**在交往中,2012年农历3月21日送给张**见面礼金9999元,黄金项链一条、黄金戒指一枚(项链、戒子重22克,计价人民币22克398元u003d8756元),送给王**红包2200元,送给女方家礼物共计人民币3680元。第二天,廖**在三塘镇桔子园太平洋酒家设宴款待女方亲属,各类花销计人民币6400元。2012年农历六月莫崇春到张**家里送“日子钱”11888元现金,端午节礼金1000元;

证据二、原告代理人对介绍人尹**的调查笔录,证明2012年农历3月21日廖**送给张**一个红包,将黄金项链一条、黄金戒指一枚戴在张**身上(具体金额不清楚),并送给女方家烟酒等礼物。第二天,廖**在三塘镇桔子园太平洋酒家设宴款待了女方亲属,花费五、六千元;

证据三、原告代理人对张**的调查笔录,证明目的同上;

证据四、原告代理人对李**的调查笔录,证明2012年阴历六月份莫崇春到自己的摊位上为了送日子钱换了88元零钱;

证据五、浙江省宁波市鄞州邱隘小刘首饰店收款收据,证明廖**在宁波为张**买了一个金手链,价值3860元;

证据六、浙江省宁波市鄞州邱隘小刘首饰店个体工商户营业执照(复印件),证明廖**在宁波为张**购买首饰为实;

证据七、浙江省宁**影有限公司收款收据,证明两人在宁波拍摄结婚照所支付了3000元的事实;

证据八、廖**在浙江省宁波市鄞州的现金日记账(复印件),证明为张**买衣服、交电话费等支出3118元的事实;

证据九、廖**和张**的QQ聊天记录复印件,证明原告为被告张**花钱的部分记录情况;

证据十、出庭证人彭**的证言,证明自己亲眼见过廖**给张**及家人20000元的礼金和其他财物(具体价值不知道);

被告辩称

被告(反诉原告)张**、张**、王**反诉并辩称:2012年农历3月初,张**经人介绍与廖**相识,3月21日原告(反诉被告)一行10人来被告家上门,被告在泉湖电力酒家办酒三桌,设宴招待原告(反诉被告)并送红包若干,共计人民币12534元。3月22日,应廖**邀请,被告(反诉原告)方包括小孩一行九人去三塘廖家上门吃了餐饭,对方没打发任何物资和红包钱财。婚约成立后,要求张**随廖**去宁波为其看店,并许诺每月工资5000元,当面许诺绝不食言。在此情况下,3月24日张**随被告廖**去到宁波为他打工。到达宁波廖**安排张**与其同居在手机店的小阁楼上,吃住都在店内。

2012年9月中旬,张**从宁波回衡准备结婚事宜。廖**知道张**还有一个女儿,当即从宁波赶回衡阳,说要求退婚,拒不同意办理结婚手续。廖**多次劝说,仍坚持要张**生了儿子后再结婚。原定10月3日结婚就此告吹。2013年春节后,廖**又要求张**去宁波为其工作。张**要求廖**先结婚或先支付拖欠的工资后再去宁波。廖**均不答应,反而威胁张**的人身安全和名誉,无奈之下,张**去广东打工养家糊口。2013年10月,廖**回衡办理房屋产权事宜。在泉湖镇街上、先锋村街上广贴告示说张**是诈婚骗婚的女人,骗钱七万多,黄金二两多等等不实之词,传播之广达数万人,给被告及其亲戚带来了严重的精神伤害,扰乱了被告的正常工作和生活,其损失无法估量。故依法提起反诉,请求法院依法判令反诉被告返还婚约财产人民币29134元,支付反诉原告工资40000元并赔偿精神损失费20000元,本案诉讼费用由反诉被告承担。

为支持其主张,被告(反诉原告)向本院提供以下证据:

证据十一、张**、王**、张**身份证复印件,以证明其身份情况;

证据十二、2014年2月24日被告(反诉原告)的代理人对张**的调查笔录,以证明婚约成立及往来情况;

证据十三、2012年12月15日张**在中国**银行宁波鄞州区邱隘支行取款9500元的凭单,以证明廖**向张**的借款情况;

证据十四、2012年4月11日衡南**力酒家出具的2380元餐费收据,以证明张**为廖**及其亲属上门所支付的餐费情况;

证据十五、原告(反诉被告)在泉湖镇等地到处张贴的张**诈婚骗取钱财等内容的告示,以证明原告(反诉被告)侵害张**名誉权情况;

证据十六、张**诈婚等内容的告示张贴地点的照片复印件,以证明反诉被告对反诉原告的侵权范围广、影响大;

证据十七、出庭证人刘**、王**、彭**的证言,以证明反诉被告张贴张**诈婚等内容的告示的情况。

经庭审质证,原告(反诉被告)对被告(反诉原告)提供的证据十一和证据十七无异议;对证据十二、证据十三、证据十四、证据十五、证据十六均有异议。被告(反诉原告)对原告(反诉被告)提供的证据七、证据九的真实性无异议;对证据一、证据二、证据三、证据四、证据五、证据六、证据八有异议。对双方均无异议的证据,本身也客观真实,本庭予以认定。

对双方当事人有争议的事实和证据,本院作如下认定:

一、双方因婚约所花费的具体数额及是否应当返还的问题。廖**主张因为与张**的婚约,自己及家人按照农村的习俗送给张**见面礼金9999元,送日子礼金11888元和黄金项链一条、黄金戒指一枚、黄金手链一条(项链、戒指重22克,计价人民币22克398元u003d8756元,手链重11.6克,计价人民币11.6克332.8元u003d3860元,共计12616元。);同时,还送给女方家礼物折价3680元,设宴款待女方家属开销6400元,送端午礼1000元。现张**既然不同意与其结婚,就应当由张**、王**、张**共同返还其基于结婚而交付的财物。张**、王**、张**则主张因为与廖**的婚约,张**及家人按照农村的习俗送给反诉被告及亲属礼金(含实物价值)29134元,现因为廖**单方面撕毁婚约就应当返还。本院认为,原告基于结婚为目的给付被告的彩礼,由于双方后来未办理结婚登记手续,现原告要求被告返还彩礼,本院应予支持。但彩礼仅限于大额现金和贵重物品。张**对原告后来交付的黄金手链不予认可,原告也未提供证据予以证实,对原告要求被告返还的黄金手链,本院不予支持。对于原、被告在恋爱过程中一些礼尚往来和招待餐费属赠与性质,不予返还。

二、反诉被告张**、王**、张**的精神损害赔偿问题。张**、王**、张**主张2013年10月份廖**、莫**在衡南县泉湖镇街上和反诉原告生活居住的衡南县泉湖镇先锋村附近的路口等地张贴损害张**名誉的“告示”,在当地造成极坏影响,请求法院依法判令反诉被告廖**赔偿精神损失费20000元。莫**也当庭承认是自己为了找到张**讨个“说法”制作了一些“寻人启事”,指使他人张贴,没有要故意毁坏张**家的名誉的意思。本院认为,廖**因与张**的婚约财产返还的问题,不积极向相关部门寻求合法解决之道,却在母亲莫**的指使下将张**的个人身份信息及照片公布于众且直指张**是个诈婚骗婚的女人,其行为虽是为了敦促张**及家人迅速返还其给付的财物,但已经严重损害张**的名誉,给张**本人及其家人带来的精神损害是显而易见的,对张**、王**、张**主张的精神损害赔偿,本院予以支持。

本院查明

经审理查明,原、被告双方均无异议的事实确认如下:2012年3月初廖**与张**经人介绍相识恋爱,3月22日双方确定婚约后,张**到宁波为廖**看店,并且以夫妻名义同居生活,后因一些生活琐事发生争执,致使双方婚约不能履行。2013年10月份因廖**无法从张**了解到张**的去向且拒不退还其所给付的彩礼,与莫**一起指使他人制作损害张**名誉的“告示”并到衡南县泉湖镇街上和反诉原告生活居住的衡南县泉湖镇先锋村附近的路口等地到处张贴,以致酿成纠纷。

本院认为

本院认为,2012年3月廖**与张**经人介绍相识恋爱,双方按照农村习俗交付彩礼并确定婚约关系后以夫妻名义同居生活数月,但双方的感情处于不稳定的状态,且因先育后婚还是先婚后育的问题出现沟通障碍,导致本次纠纷,双方均有过错。对廖**要求张**返还见面礼金9999元,“送日子”礼金11888元及黄金首饰的诉讼请求,本院应予支持。而对双方要求对方返还恋爱过程中一些礼尚往来的礼物及招待等费用的诉讼请求,本院不予支持。对张**要求廖**支付恋爱同居期间看店的工资的诉讼请求,因张**未能提供相关证明予以证明,本院不予支持;对张**反诉要求廖**赔偿因损害名誉的精神损失,本院予以支持。依据最**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婚姻法》若干问题的解释(二)第十条第一款第(一)项、最**法院关于贯彻执行《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若干问题的意见第150条之规定,判决如下:

裁判结果

一、被告(反诉原告)张**、王**、张**返还原告(反诉被告)廖**彩礼21887元及黄金戒指一枚、黄金项链一条(重22克,折价人民币22克398元u003d8756元);

二、原告(反诉被告)廖**赔偿被告(反诉原告)张**、王**、张**精神损害抚慰金20000元;

三、驳回原告(反诉被告)廖齐斌、被告(反诉原告)张**、王**、张**的其他诉讼请求。

本案受理费1223元,诉讼保全费589元,合计1812元,由原告(反诉原告)廖**负担。反诉受理费2028元,由被告(反诉原告)张**、王**、张**负担。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判决书送达之日起十五日内向本院递交上诉状,并按对方当事人的人数提出副本,上诉于湖南省**民法院。

裁判日期

二〇一四年五月三十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