裁判文书详情

原告邹与被告熊婚约财产纠纷民事判决书

2014.11.07岳阳市岳阳楼区人民法院(2014)楼民四初字第398号

审理经过

原告邹与被告熊婚约财产纠纷一案,本院于2014年6月30日受理后,依法组成由审判员龙**担任审判长,人民陪审员汤六军、宋**参加的合议庭,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书记员许**担任记录。原告邹*委托代理人赵**、陶*、被告熊及其委托代理人陈**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原告诉称

原告诉称,2012年1月,原、被告经人介绍相识,相处一段时间后,开始讨论结婚事宜。被告提出要买车,原告父亲遂为原告出资11.69万元购买了一辆东风标致308小汽车,考虑到主要是原、被告结婚后用,被告提出车子登记在自己名下时,原告也没阻止。之后,原告及家人送给被告彩礼5万元、“五金”(黄金项链、黄金耳环、黄金手镯、黄金吊坠、铂金钻戒等,价值2万元)、香烟等。在交往过程中,原告还给被告购买了手表、手机、电脑、项链、吊坠等礼物,加上给被告的现金以及其他礼品、红包等,原告及家人在被告及其家人身上总共花费了30余万元。但被告却没有与原告办理结婚登记,反而为经济问题争执不休,令原告疲惫不堪。2014年4月,原、被告达成分手协议,但被告拒绝向原告返还彩礼和车辆。请求人民法院判令被告返还彩礼50000元及五金、车牌号为的车辆归原告所有,并由被告承担诉讼费用。

被告辩称

被告辩称,1、原告要求被告返还彩礼及五金,这一要求是没有法律依据的,而且该5万元在性质上不属于彩礼,是在结婚时原告给予被告用于结婚的费用开支,实际上该费用已经用作购买结婚衣服、装修、随嫁礼金、蜜月等开销。2、就算是原告所说的彩礼,在本案中也不应返还,原、被告已经按习俗举办了婚礼并共同生活,已经作为随嫁礼金由被告全部带到原告家中,因此不存在退还。3、不是五金,给付的是三金,双方举办了婚礼仪式,是事实上的夫妻关系,亲戚朋友都知晓他们是事实婚姻关系,被告在这段关系中也付出很多,要求返还对被告十分不公平。4、车辆与原告无关,是婚前原告父母赠与被告的,车辆直接交付给被告并登记在被告名下,赠与行为已经完成,原告不是赠与人无权要求返还。

本院查明

经审理查明,原告邹与被告熊于2012年1月经人介绍相识,考虑两人均到适婚年龄,不久即商定结婚。2012年12月9日,原告父亲出资购买车牌号为湘的东风标致308小汽车一台,购车款98900元、车辆购置税、登记费等共计116900元,登记在被告名下并由被告使用。2013年6月12日,原告及家人到被告家商量结婚事宜,并按风俗习惯给付彩礼50000元及五金(铂金钻戒一个、黄金项链一条、黄金耳环一对、黄金手镯一个、黄金吊坠一个)。2013年6月29日,原、被告依风俗举行婚礼,但并未办理婚姻登记。在相处交往过程中,原告在株洲工作,被告在长沙工作,双方都有投入和付出。2014年4月,因分居两地及经济原因,原、被告决定分手。原告要求被告返还车辆及彩礼五金,遭到被告拒绝,遂酿成纠纷。

以上事实,有原、被告的身份证、邹**(原告父亲)的存款历史交易明细清单、柳**(原告母亲)的活期存款交易明细单、车辆产权登记信息、证人倪*的证言、家具订货单、婚纱照、租用婚车收据、航班机票订购信息及招商银行交易明细表、网上支付流水表、支付宝交易信息单及原、被告的当庭陈述在卷佐证,本院予以确认。

本院认为

本院认为,原告邹基于缔结婚姻的预期给付被告熊相关财物,在双方协商一致解除婚约时,被告应当返还。婚约财产,不限于原告的给予也包括原告父母为促使双方达成婚姻关系的花费。被告在庭审中陈述,原告及其父母去被告家商量结婚日子时给付50000元及五金,五金现在仍在被告处,可以认定该50000元及具有特殊象征意义的五金系原告为婚约订立所给予的彩礼。双方虽依风俗举行婚礼,但并未办理结婚登记,彩礼应当予以返还。被告辩称该50000元为结婚费用开支且已消耗,但无证据予以证实,本院不予采信。关于车辆,车牌号为湘的东风标致308小汽车是原、被告交往后,原告父亲出资购买,登记在被告名下并由被告使用,系原告家庭为婚约订立的给予。被告抗辩称系该车原告父母的赠与,与事实不符,本院不予采信。据此,依照《最**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婚姻法〉若干问题的解释(二)》第十条之规定,判决如下:

裁判结果

一、限被告熊在本判决生效后五日内返还原告邹**50000元及五金(铂金钻戒一个、黄金项链一条、黄金耳环一对、黄金手镯一个、黄金吊坠一个)。

二、车牌号为湘的东风标致308小汽车归原告邹**。

本案案件受理费3638元,由被告熊负担。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判决书送达之日起十五日内,向本院递交上诉状,并按对方当事人的人数提出副本,上诉于湖南省**民法院。

(此页无正文)

裁判日期

二〇一四年十一月七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