裁判文书详情

孟**、熊玉慈与宋**婚约财产纠纷一案二审民事判决书

2015.05.07张家界市中级人民法院(2015)张中民一终字第32号

审理经过

上诉人孟**、熊**因与被上诉人宋**婚约财产纠纷一案,不服湖南省**区人民法院于二○一五年一月十六日作出的(2015)张**一初字第24号民事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本院于2015年2月12日受理后,依法组成由审判员郭*担任审判长,代理审判员向源、全**参加的合议庭,于2015年4月29日公开开庭审理了本案。上诉人孟**、熊**及其共同委托代理人符**、孟**,被上诉人宋**及其委托代理人宋*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一审法院查明

原判认定:原告宋**与被告孟**经人介绍后确立恋爱关系,2014年8月3日,双方按照当地农村习俗举行“扯家”,宋**父母及亲戚给孟**礼金14200元、五金(包括戒指两个、手镯一个、耳环一对、项链一条)价值15400元。后由于双方就结婚彩礼金额及其他琐事问题产生分歧。宋**要求孟**、熊**退还礼金及五金。双方经居委会和人民调解会调解无果,宋**于2014年11年4日向法院起诉,请求法院判令孟**、熊**返还礼金15200元,五金(包括戒指两个、手镯一个、耳环一对、项链一条)价值15400元,共计30600元。

一审法院认为

原判认为:婚约是男女双方以缔结婚姻关系为目的所做出的一致意思表示。宋**为与孟**订立婚约,基于当地农村习俗,给付孟**一定数额的彩礼。按照相关司法解释及相关规定,彩礼是指在婚姻缔结过程中,男方给付女方数额较大的财物,一般包括现金、首饰等贵重物品。本案中,宋**请求孟**、熊**返还15200元礼金及五金(五金价值15400元),但其提交的张家界**办公室的情况说明和金器零售商收据仅能证明其给付了14200元礼金及价值15400元的五金。上述礼金、五金应当认定为彩礼。根据《最**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婚姻法若干问题的解释(二)》第十条第一款第(一)项的规定,双方未办理结婚登记手续的,应返还彩礼。宋**与孟**并未办理登记手续,故孟**、熊**应当向宋**返还上述礼金及五金。孟**、熊**辩称,农历七月初八当天不是订婚,宋**给付的是改口钱不是彩礼,宋**主张返还改口钱没有法律依据。根据当地风俗,“扯家”当天,女方来男方家里,男方给女方礼金和五金,即可视为订婚,礼金、五金也即是彩礼。故对孟**、熊**的该辩论意见,应不予采纳。在支付彩礼过程中,双方家庭人员均参与其中,且未婚男女一般都随父母共同生活,给付的是家庭共同财产,接受彩礼也是以家庭方式出现的,诉讼主体可列包括男女本人和双方的家庭成员,故孟**、熊**辩称宋**不具备起诉主体资格,孟**的母亲熊**不应为本案被告的辩称意见,应不予采纳。

另孟**、熊*慈辩称,宋**单方面肆意悔婚,但其没有提供充分的证据证明,故对该辩论意见不予采纳。考虑到孟**、熊*慈为筹备婚礼确有所花销,也造成了一定的经济损失,孟**、熊*慈应酌情退还宋**彩礼款10000元。依照《最**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婚姻法〉若干问题的解释(二)》第十条第一款第(一)项的规定,判决:一、被告孟**、熊*慈返还原告宋**彩礼款10000元及价值15400元的五金首饰一套(戒指两个、手镯一个、耳环一对、项链一条)。被告孟**、熊*慈不能返还五金首饰原物,则折合补偿人民币15400元;二、驳回原告宋**的其他诉讼请求;上述给付义务,限本判决生效后10日内履行。案件受理费566元,减半收取283元,由被告孟**、熊*慈承担235元,原告宋**承担48元。

上诉人诉称

宣判后,孟**、熊**不服一审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称:1、原判认定当事人主体资格错误。宋**并非本案适格的诉讼主体,熊**亦非本案承担责任的主体;2、原判认定事实错误。宋**及家人只给了孟**改口钱12000元,孟**没有收取宋**亲戚给的2200元,也没有收到五金首饰;3、原判适用法律错误。14200元礼金及五金不属于彩礼性质,原判肆意扩大彩礼的范畴,于法无据。

被上诉人辩称

宋**辩称:在农村扯家的意思就是订婚,宋**父母给的12000元及亲戚给的2200元都是彩礼钱,因为上诉人与孟**没有进行结婚登记,亲戚给的2200元钱,宋**及家人也会还给亲戚;五金是与礼金一同交给上诉人的,且我们提交的证据能够证明五金已经交付,这些都是彩礼,所以上诉人应当将礼金14200元及五金全部返还;订婚是经过熊**同意的,她是家长,熊**应当承担返还彩礼的责任。

二审中,上诉人孟**、熊**未向本院提交新的证据,被上诉人宋**向本院提交了一组新的证据,即证人刘**、陈*的证人证言,拟证明上诉人给付了孟**五金。

经庭审质证,孟**、熊**认为刘**的证言与其一审的书面证言矛盾,对该证言的真实性有异议;认为陈*的证言不属于二审中的新证据,不予质证。本院经审查认为,刘**的证言中关于金器的内容与其一审陈述矛盾,其真实性无法核实,故对该证言依法不予采纳;陈*的证言不属于二审中的新证据,对该证言依法不予采纳。

本院查明

二审经审理查明的事实与一审查明的事实一致。

本院认为

本院认为:彩礼是以结婚为目的,于婚前给付对方的较大数额的财产,双方未办理结婚登记手续的,收受彩礼的一方应当返还彩礼。本案中,汪**、宋**、宋宪法及宋*等人出具的证言,证明宋**家人及亲戚给付孟**礼金14200元及五金,上述证人虽未出庭作证,但张家界国**司法办公室出具的情况说明与上述证人证言相互佐证,能够证明宋**的父母及亲戚于扯家当天给予孟**礼金14200元及五金。孟**、熊**主张,扯家当天宋**家人虽将五金拿出来,却并未交给孟**,该主张与其陈述的扯家当天双方关系融洽,气氛很好的情理及扯家订婚的习俗不相符,孟**、熊**亦未提交其他足以证明其主张的证据,故其二人主张并未收到五金及宋**亲戚给付的2200元礼金的上诉理由不能成立,本院依法不予支持。宋**父母及亲戚赠与孟**的礼金数额较大,且与五金是一同给付孟**的,这种赠与行为是以宋**与孟**缔结婚姻关系为基础,该礼金不能简单的视为改口钱,应当视为基于当地风俗对扯家、订婚及下聘阶段彩礼款项的不同叫法,不影响彩礼性质的认定,故原判决认定上述礼金及五金属于彩礼的范畴并无不当。宋**家人赠与孟**彩礼是以将来缔结婚姻关系作为附加条件的,赠与是否成立取决于婚姻关系是否缔结。宋**与孟**的婚姻关系已经不能缔结,赠与彩礼的行为不能发生效力,孟**应当将上述彩礼予以返还。原判考虑到孟**为筹备婚礼亦有所花销,判决孟**、熊**酌情返还彩礼10000元及五金并无不当,孟**、熊**主张14200元礼金及五金不属于彩礼、不应返还的上诉理由不能成立,本院依法不予支持。

礼金与五金虽系宋**的母亲交到孟**手里,但其母亲是基于宋**与孟**的婚约及对儿子宋**的赠与而给付的,故宋**有权要求上诉人返还彩礼,是本案适格的当事人。礼金及五金虽交付于孟**,但孟**与熊**并未分户,二人共同生活,孟**、熊**亦未提交证据证明孟**已脱离原本的家庭独立生活,熊**应承担连带返还责任。故孟**与熊**主张宋**与熊**并非本案适格的诉讼主体、熊**不应承担返还责任的上诉理由不能成立,本院依法不予支持。

综上所述,原判决认定事实基本清楚,适用法律正确。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七十条第一款第(一)项之规定,判决如下:

二审裁判结果

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二审案件受理费566元,由上诉人孟**、熊**承担。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本页无正文)

裁判日期

二〇一五年五月七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