裁判文书详情

原告向某某与被告褚某某婚约财产纠纷一案一审民事判决书

2013.10.10慈利县人民法院(2013)慈民一重字第10号

审理经过

原告向某某与被告褚某甲、褚**、谢某某婚约财产纠纷一案,于2012年12月21日向本院提起诉讼。本院于2013年3月28日作出(2013)慈民一初字第228号民事判决,被告褚某甲、褚**、谢某某不服,提起上诉。张家**民法院于2013年6月26日作出(2013)张**一终字第57号民事裁定,以一审审判程序违法为由,裁定撤销原判,发回重审。本院于2013年9月2日另行组成合议庭重新审理。原告的委托代理人李**、被告谢某某及三被告的委托代理人姜城等到庭参加了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原告诉称

原告向某某诉称,原告向某某与被告褚*甲于2012年2月经人介绍相识并确立恋爱关系,2012年11月4日举行婚礼,2012年11月7日被告褚*甲回娘家居住。此后双方一直没再同居生活。原告为与被告褚*甲结婚先后二次给三被告支付彩礼60300元(其中2012年4月10300元、同年8月18日50000元),另给被告褚*甲黄金项链1条、黄金耳环1付、黄金戒指1枚。被告褚*甲无意与原告结婚而一直不愿与原告领取结婚证结婚的这一行为,已给原告造成了巨大的经济损失。现要求三被告返还原告礼金人民币60300元并赔偿为此所造成的经济损失45000元,同时要求被告褚*某退还原告彩礼“三金”。

原告为证明自己的主张,向本院提交了如下证据:

(1)证人向某某、褚**、向某某、褚**的证言4份,以证实原告为与被告褚某某结婚先后几次给三被告支付彩礼60300元及给被告赠送“三金”的事实;

(2)《借款借据》7份,以证实原告为与被告褚*甲结婚共借款61000元的事实。

被告辩称

被告褚*甲辩称,原告先后只给了被告彩礼人民币58000元,被告没有收到过原告给的“三金”。原、被告最终没能结为夫妻是因原告向某某生性就不懂得体贴她人,且性格粗暴造成的。其责任在原告自己。被告也为结婚置办结婚用品花费了人民币5万余元。故被告只同意适当返还原告礼金人民币1万元。

被告褚某乙、谢某某辩称,原告向某某所赠送的礼金全部是由被告褚**本人收取和支配。故作为被告褚**的父母,不应成为本案的被告。请求驳回原告对二被告的起诉。

二被告为证实自己的主张,向本院提交了如下证据:

(1)慈利县某镇某村民委员会出示的《证明》1份,以证实被告褚*甲全家于2010年4月分得土地补偿款83427.30元的实事;

(2)证人谢某某的证言1份,以证实原告向某某给付的彩礼全部由被告褚某某自己收取、保管的事实;

(3)证人王某某的证言以及银行查询单各1份,以证实被告褚某某本人保管礼金的实事;

(4)嫁妆清单及相关票据,以证实被告为与原告结婚置办嫁妆共花费50410元的实事;

(5)人情薄1份,以证实被告家亲属给原告向某某送礼人民币3300元的实事;

(6)慈**民医院出具的《诊断证明书》1份、医药费发票2份,以证实被告褚*甲被原告向某某打伤后前往医院治疗的实事。

经庭审质证,原告提交的证据(1)是四份证人证言,其形式要件符合证据规则的要求,其内容主要是证实原告为与被告褚*某结婚给三被告的彩礼情况,除所证实的“三金”缺乏其他证据佐证而不能作为本案定案的依据外,其他内容客观真实、与本案具有关联性,且证据之间能够相互印证,符合证据“三性”原则,本院予以采信;原告提交的证据(2)是几份借款借据复印件,该借据上没有注明出借人的基本情况,也没有出庭予以证实,其真实性无法确认。且该几份证据也只能证实原告是否为结婚向他人借款的实事,并不能证实原告为此是否已导致家庭生活困难。因此,该证据与本案不具有关联性。故本院对此不予采信。被告提交的证据(1)是被告所在村民委会出示的一份证明,该证明书上没有个人的签名,不符合证据的形式要件,且其所证实的内容与本案也没有关联性,故该份证据不符合证据“三性”原则,本院不予采信。被告提交的证据(2)(3)是二份证人证言和一份银行存款查询单,其证人谢某某是本案的被告,她所作的证词属当事的书面陈述,其陈述的内容与证人褚*某等的证词相矛盾,故本院对此不予采信;证人王某某也只是听被告褚**本人讲她所看到的现款是原告赠送给被告的彩礼,其真实性无法确定,故对王某某的证言本院不予采信;银行查询单虽然客观真实,但仅凭这一份查询单无法确定其存款1万元就属原告向某某给被告的礼金,故对被告欲以此来证实其存款是原告支付的礼金的举证观点本院不予采纳;被告提交的证据(4)是被告褚**为与原告向某某结婚而置办嫁妆所支付嫁妆款的实事,原告对其真实性当庭予以认可。故该证据符合证据“三性”原则,本院予以采信;被告提交的证据(5)是一份人情清单,原告对其真实性不持异议,但该清单上只是记载了收受人情2800元的实事,并没有载明该人情款就交给了原告向某某,故对被告欲以此来证实该笔人情款已交给原告向某某的举证观点本院不予采纳;被告提交证据(6)虽然客观真实,但仅凭这一证据无法证实被告褚*某身体所受到的伤害就是原告向某某所造成的,故对被告的举证观点本院不予采纳。

本院查明

根据双方当事人的陈述及认定的证据,查明的案件事实如下:

原告向某某与被告褚*甲于2012年初经人介绍相识并确立恋爱关系。2012年6月,被告褚*甲与其亲友前往原告家相亲时,原告向某某给三被告支付礼金人民币1万元,由被告谢某某直接收取。2012年10月原告向某某到被告家求庚时给三被告支付礼金人民币48000元,由被告谢某某直接收取。同时原告向某某另直接支付给被告褚*甲婚纱照相款人民币4230元。2012年11月3日原告向某某支付给被告褚*甲购买衣服费用人民币3700元,另支付给被告谢某某人民币1200元。2012年11月4日原告向某某与被告褚*甲按照当地风俗举行了婚礼(未办理结婚证)。婚礼当天,原告向某某与被告褚*甲收取亲友赠送的茶礼8200元,并由被告褚*甲保管。同居期间,被告褚*甲认为原告向某某在夫妻生活中表现得太粗鲁,不懂得体贴她人。为此,被告褚*甲再无心与原告一起共同生活,2012年11月7日被告褚*甲借“三朝门”之机回娘家居住。后经原告及原告的亲友多次前往被告娘家接被告褚*甲回家,但被告褚*甲以与原告没有感情为由,拒绝与原告继续共同生活。2012年12月21日原告向某某向本院提起诉讼,要求三被告返还原告彩礼60300元并赔偿原告各种经济损失45000元,同时要求被告褚*甲返还原告为结婚所赠送的“三金”。庭审中,被告褚*甲明确表示不同意与原告向某某补办结婚登记。另查明,被告褚*甲为与原告向某某结婚,置办了近5万元的嫁妆(其中:电脑1台、创维电视机1部、双鹿电冰箱1台、小天鹅洗衣机1部、格力空调1部、饮水机1台、液化气双灶1口、压力锅1口、钢瓶1只、烤火炉1个、衣柜1套、电视柜1口、茶几1个、十字绣画2幅、床垫1个、电脑桌1张、电脑椅子1把、木椅子10把、北京桌2张、圆桌1张、花2盆、6铺6盖、绒床单2床、布床单2床、布娃娃2个、烤火被1床、凳子10把、仿皮沙发1套。)

本院认为

本院认为,原告向某某与被告褚*甲虽然按当地风俗举办了婚礼且已同居生活,但双方没有办理结婚登记,其婚姻关系不受法律保护。庭审中,被告褚*甲明确表示不同意与原告向某某补办结婚登记。故原告向某某要求三被告返还彩礼的部分诉讼请求符合彩礼返还的相关法律规定,本院应予支持。原告要求被告褚*甲返还“三金”的诉讼请求因证据不足,本院不予支持。原告向某某陈述实事时扩大了彩礼的范畴,我国长期的司法实践活动中,一直只将较大额度的礼金及“三金”界定为彩礼返还的范围,而对小额礼金及部分烟酒副食以及购买衣服等所支出费用均不列为彩礼返还的范围之内。故原告支付给被告的彩礼应界定为58000元。同时,返还彩礼的原则是适当返还原则,且本案被告为结婚置办嫁妆也存在一定的损失。故应以返还5万元较为合理。原告向某某要求三被告赔偿损失45000元的诉讼请求,因没有提出有关三被告在婚约过程中有过错以及所造成损失的证据予以证实,故本院对此不予支持。被告褚*甲的个人嫁妆应仍归被告褚*甲所有。被告褚*乙、谢某某以原告所赠送的彩礼是由被告褚*甲直接收取并自和保管为由,认为作为被告褚*甲的父母不应成为本案的诉讼主体的抗辩意见不能成立。三被告系家庭共同成员,其财产关系为共有关系,且有证据证实被告谢**直接收取过原告所赠送的部分礼金,故被告褚*乙、谢某某理所当然地成为本案的诉讼主体。本院为维护双方当事人的合法权益,本着公正公平合理的原则,根据《最**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婚姻法〉若干问题的解释(二)》第十条第一款以及《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六十四条第一款之规定,判决如下:

裁判结果

一、被告褚某甲、褚**、谢某某于本判决生效后5日内返还原告向某某礼金人民币5万元;

二、被告褚*甲的个人嫁妆仍归被告褚*甲所有(嫁妆明细见查明部分);

三、驳回原告向某某的其他诉讼请求。

本案案件受理费2566元,由原告向某某负担800元,三被告负担1766元。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接到判决书之日起15日内向本院提交上诉状,并按对方当事人的人数提出副本,上诉到湖南省**人民法院。

裁判日期

二〇一三年十月十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