裁判文书详情

黄**、黄*乙、廖**与阙*甲婚约财产纠纷二审民事判决书

2015.08.13益阳市中级人民法院(2015)益法民一终字第349号

审理经过

上诉人黄*甲、黄*乙、廖**与被上诉人阙*甲婚约财产纠纷一案,上诉人黄*甲、黄*乙、廖**不服湖南省安化县人民法院(2015)安**一初字第274号民事判决,向本院提出上诉。本院受理后,依法组成合议庭,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上诉黄*乙及其与上诉人黄*甲、廖**之共同委托代理人曾志旗,被上诉人阙*甲的委托代理人刘**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一审法院查明

原审法院经审理查明,阙*甲与黄*甲于2013年8月经媒人龚**介绍相识,在见面时阙*甲方给付黄*甲红包3900元,黄*甲方给付阙*甲红包1680元。2013年十月初四双方举行订婚仪式,在订婚时,阙*甲给付黄*甲礼金20800元、已付折款4800元、价值14525元的金首饰一套,给黄*甲父母共4000元、弟弟、弟媳3000元、其他亲属共6000元;黄*甲方回阙*甲礼金8800元、阙*甲父母1600元、阙*甲家人1600元、改口费2000元、阙*甲其他亲属5200元。另阙*甲给付黄*甲方报日费2000元。综上,阙*甲方给付黄*甲及其亲属共计44500元,黄*甲方给付阙*甲方的礼金20880元。两项相抵,黄*甲方实际接受的彩礼现金为23620元及价值14525元的金首饰一套,共计是38145元的财物。订婚后,阙*甲与黄*甲曾一起共同生活。2013年十一月初五,阙*甲椎间盘突出动了手术,黄*甲在阙*甲住院期间在医院照顾了一段时间。之后双方因一些矛盾解除了婚约。2014年5月25日,双方曾协商,未果。阙*甲于2015年3月17日诉至原审法院。

一审法院认为

原审法院认为,订婚是男女双方以将来结婚为目的而作的事先约定,期间,男女双方按照习俗给付的财物即彩礼,是以缔结婚约为目的,是一种附条件的赠与,如男女双方并未结婚,当事人请求返还按照习俗给付的彩礼的,人民法院应当予以支持。本案中,阙*甲与黄*甲以结婚为目的进行了订婚仪式,后因一些矛盾双方解除了婚约,对阙*甲要求返还彩礼款及购金折价款的请求,应予以支持,但考虑到黄*甲与阙*甲共同生活过,在阙*甲生病期间又在医院照顾过阙*甲一段时间,原审法院确认由黄*甲返还阙*甲一定的比例,以70%即26702元为宜。黄*乙、廖**参与了阙*甲与黄*甲订婚彩礼的给付与接受,应是本案的共同被告,应承担连带责任。据此,依照《最**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婚姻法﹥若干问题的解释(二)》第十条第一款第(一)项、《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六十四条之规定,判决:一、由黄*甲、黄*乙、廖**连带返还阙*甲彩礼金及购金折价款共计26702元,限判决生效后十日内付清;二、驳回阙*甲的其他诉讼请求。案件受理费1120元,减半收取560元,由阙*甲负担170元,黄*甲、黄*乙、廖**负担390元。

黄**、黄*乙、廖**不服上述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称:一、原审判决未查明婚姻缔结未成功的原因,金器并未实际给付且龚**证言不实,系认定事实错误;二、原审判决对金器直接进行折价,且婚姻未缔结成功系阙*甲的原因,上诉方不应退还彩礼,或只应承担50%的责任。请求二审法院撤销原判,改判黄**、黄*乙、廖**不用向阙*甲返还彩礼及购物价款,并由阙*甲承担本案诉讼费用。

阙*甲答辩称,原审判决认定事实清楚,违反婚约的责任在上诉方,上诉方应当返还现金。请求二审法院驳回黄*甲、黄*乙、廖**的上诉。

二审中,黄*甲、黄*乙、廖**向本院申请了龚**出庭作证,欲证明阙*甲并未实际交付金器且原审查明的相关金额与实际给付金额不符。

阙*甲质证认为,龚**的出庭证言与其询问笔录及所书写的条据陈述事实一致的地方无异议,其他部分有异议。

黄**、黄*乙、廖**对龚**出庭证言中所述的20800元部分无异议,其他部分金额前后矛盾,有异议。

本院认为

本院对上述证据经审查认为,龚**的证言不能证实金器并未实际给付,且证言前后矛盾,不能达到黄**、黄*乙、廖**的证明目的,本院依法不予采信。

本院二审经审理查明的事实与原审查明的事实一致。

本院认为,本案系婚约财产纠纷,各方争议的焦点问题是,黄*甲、黄*乙、廖**是否应返还阙*甲彩礼以及如何返还。

男女双方依照习俗给付彩礼系以缔结婚约为目的,如双方未办理结婚登记手续的,当事人请求返还按照习俗给付的彩礼的,人民法院应当予以支持。本案中,阙*甲与黄*甲以缔结婚约为目的举行了订婚仪式,并相互给予彩礼,后双方因矛盾解除婚约,阙*甲要求返还彩礼及购买金器折价款应予以支持。同时,黄*甲、黄*乙、廖**在原审庭审中亦未对金器是否实际给付以及阙*甲方给付的彩礼数额提出异议,原审结合黄*甲与阙*甲共同生活以及阙*甲住院黄*甲照顾过阙*甲的事实,认定黄*甲按70%的比例向阙*甲返还彩礼及购买金器折价款并无不当,本院依法予以维持。另外,黄*甲、黄*乙、廖**未提供充分有效证据证明婚姻未缔结成功系阙*甲的原因,同时,黄*甲、黄*乙、廖**在二审中否认接受了阙*甲给付的金器,原物返还已无可能,故原审判决黄*甲返还彩礼及金器折价款,并由黄*乙、廖**承担连带责任亦无不当,本院依法予以维持。

综上,上诉人黄*甲、黄*乙、廖**的上诉理由均不能成立,本院依法均不予支持。原判决认定事实清楚,审理程序合法,适用法律正确,本院依法予以维持。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七十条第一款第(一)项之规定,判决如下:

二审裁判结果

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本案二审案件受理费1120元,由上诉人黄*甲、黄*乙、廖**负担。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裁判日期

二〇一五年八月十三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