裁判文书详情

伍*与唐**、唐**等婚约财产纠纷二审民事判决书

2015.04.08娄底市中级人民法院(2015)娄中民一终字第63号

审理经过

上诉人唐**、唐**、陆*因婚约财产纠纷一案,不服新化县人民法院(2014)新法民一初字第1432号民事判决,向本院提出上诉。本院受理后,依法组成合议庭进行了审理。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一审法院查明

原审法院经审理查明:2012年农历12月21日,原告伍*与被告唐*甲经媒人唐彩云、唐**介绍相识,三日后即农历12月24日按农村风俗订婚。在订婚当日,原告给付被告方礼金36880元,打发被告唐*甲买衣服钱4000元、打发唐*甲喊公公、婆婆4000元,打发被告唐*乙、陆*各2000元,打发被告唐*甲妹妹一家人3000元,打发被告唐*甲父母、爷爷奶奶、外公外婆各一只胖头,折算人民币1200元,打发其他亲戚2600元,共花费55680元。后被告方返礼,给付订婚回篮礼金1680元,打发订婚礼品折算人民币600元,被告唐*乙、陆*各打发原告1000元,其他亲戚打发原告1200元。2013年春节,原告在被告家过年,被告方打发原告红包1800元,打发原告春节回家礼品,折算人民币500元。被告方共给付原告7780元。2013年正月,被告唐*甲跟随原告伍*共同在浙江打工,后双方因生活琐事发生矛盾,被告唐*甲便独自去广东打工,双方不再联系。2014年正月,经石门村村干部调解未果。现原告诉至法院,要求被告方返还彩礼。

一审法院认为

原审法院经审理认为,本案系婚约财产纠纷。原告伍*按照农村习俗给付被告方彩礼,双方没有办理结婚登记手续。现原告要求返还彩礼,法院予以支持。被告给付原告的礼金及物品可以折抵部分彩礼。考虑到双方曾共同生活过一段时间的情况,彩礼可适当退还。三被告均收受了原告的彩礼,应共同返还。对被告方要求原告赔偿其名誉损失、精神损失的请求于法无据,法院不予支持。被告唐**、唐*乙经法院传票传唤,无正当理由未到庭参加诉讼,依法缺席审判。基此,根据《最**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婚姻法〉若干问题的解释(二)》第十条第一款第(一)项、《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四十四条之规定,判决如下:被告唐**、唐*乙、陆*在本判决生效之日起15日内返还原告伍*人民币38000元。如未按本判决指定的期间履行给付金钱义务,应当按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五十三条之规定,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本案案件受理费1020元,保全费500元,合计1520元,由原告伍*负担320元,被告唐**、唐*乙、陆*负担1200元。

上诉人诉称

上诉人唐**、唐**、陆*不服新化县人民法院的上述民事判决,向本院提出上诉称:一、一审认定事实不清。虽然上诉人唐**在与被上诉人伍*的代理律师通电话时说不愿结婚,但她后来改变了主意,同意随时与被上诉人结婚。而被上诉人伍*因试婚失败,对上诉人唐**怀恨在心,不想与上诉人唐**结婚,此种行为纯属玩弄女性;二、一审适用法律错误。有关返还彩礼的法律只适用于未同居的男女解除婚约关系,而一审已认定上诉人唐**与被上诉人伍*同居生活两个月,凡同居的男女,任何一方先提出解除婚约都不需退回彩礼。因同居前一方自愿赠予对方的财物可比照赠与关系处理;以订婚为名,以赠送财物手段玩弄异性者,无论由哪一方提出解除婚约,过错方给付对方的财物均不得要求返还;三、被上诉人应当赔偿上诉人名誉损失及精神损失。上诉人唐**与被上诉人伍*同居2个月后被抛弃,明显存在名誉和精神损失。综上,原审认定事实不清,适用法律不当,请求二审法院改判上诉人不必退回彩礼给被上诉人伍*,被上诉人赔偿上诉人名誉和精神损失25万元。

被上诉人辩称

被上诉人伍*答辩称:一、婚约解除完全是上诉人唐**造成的,被上诉人伍*是逼不得已才提出解除婚约。上诉人唐**老早就想与被上诉人解除婚约,2013年初上诉人唐**与被上诉人在浙江生活2个月后就独自前往广东打工,并换了手机号码,与被上诉人断了联系。直到2014年元月份,被上诉人回家才电话联系上唐**,唐**在电话里明确表示不想结婚,也答应过年前回家解除婚约,退还彩礼。后被上诉人前往上诉人家协商解除婚约事宜时,上诉人唐**因其母亲不同意解除婚约而不敢再说解除婚约退还彩礼的话,上诉人唐**母亲就将解除婚约的责任全部归于被上诉人,以达到不退还彩礼给被上诉人的不正当目的;二、一审已查明被上诉人为订婚共计花费55680元,考虑上诉人方返礼给被上诉人的情况,一审法院判决上诉人返还被上诉人38000元是依事实依法律作出的正确判决;三、上诉人方不存在名誉损失和精神损失,婚约解除只对被上诉人有一定影响。综上,一审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判决公平公正,请求二审法院依法驳回上诉人的上诉,维持原判。

二审中,上诉人唐**、唐**、陆*向本院提交证人唐**的自书证明1份,拟证明三上诉人自始自终没说要解除婚约,并同意被上诉人可随时择日结婚。被上诉人伍*经质证后认为:证人证言与事实不符,上诉人唐**不是回家结婚,而是回家谈退婚之事;上诉人方与被上诉人双方协商时证人不在场,是事后听其老婆说的,属传来证据,不能达到其证明目的。本院经审查认为,上诉人提供的上述证据不属于二审程序的新证据,不予采信。

本院查明

经二审审理查明,本院确认一审判决所查明的案件事实。

本院认为

本院认为,本案被上诉人伍*与上诉人唐*甲于2012年底经人介绍相识3日即订婚,并按照民间婚俗给付上诉人唐*甲及其家人彩礼等各项财物共计55680元。双方订婚后虽于2013年初一起到浙江打工,但由于双方感情基础薄弱,因生活琐事产生矛盾后缺乏必要的沟通和交流,不久上诉人唐*甲独自前往广东打工与被上诉人伍*断了联系,致使双方矛盾激化,结婚已不可能。按照《最**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婚姻法〉若干问题的解释(二)》的相关规定,如果双方未办理结婚登记手续的,一方当事人请求另一方返还按照习俗给付的彩礼的,人民法院应当予以支持。该解释在决定彩礼是否返还时,是以当事人是否缔结婚姻关系为主要判断依据的,给付彩礼后未缔结婚姻关系的,原则上收受彩礼一方应当返还彩礼。本案被上诉人伍*与上诉人唐*甲订婚后尚未办理结婚登记手续即告分手,被上诉人伍*有权要求上诉人唐*甲一家返还彩礼,但上诉人方给付被上诉人的礼金及物品可以折抵部分彩礼,同时考虑到上诉人唐*甲与被上诉人曾共同生活过一段时间等实际情况,原审判决上诉人适当返还彩礼38000元并无不当。上诉人主张其不需返还彩礼的理由无事实和法律依据,本院不予采纳。因本案系当事人因解除婚约而产生的财产纠纷,其争议的标的是与婚约有关的财产关系,故上诉人唐*甲要求被上诉人赔偿其名誉损失、精神损失的主张不属于本案审理范围,原审判决不予支持亦无不当。综上,上诉人唐*甲、唐*乙、陆*的上诉理由均不能成立,本院不予支持。原审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本院应予维持。据此,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七十条第一款第(一)项之规定,判决如下:

二审裁判结果

驳回上诉,维持原判决。

二审诉讼费1020元,由上诉人唐**、唐**、陆*负担。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裁判日期

二〇一五年四月八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