裁判文书详情

蒋**、梁*等与李**、李*乙等婚约财产纠纷二审民事判决书

2014.12.17娄底市中级人民法院(2014)娄中民一终字第531号

审理经过

上诉人蒋**、梁*、蒋**与上诉人李*甲因婚约财产纠纷一案不服涟**民法院于2014年4月2日作出的(2013)涟民一初字第990号民事判决,均向本院提出上诉。本院受理后,依法组成合议庭进行了审理。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一审法院查明

原审法院经审理查明:2013年3月,被告李*甲与原告蒋*甲经被告同事刘**介绍,在网上相识。而后,两人经媒人刘**做媒,经过短暂相处之后,按照双方父母的意愿,于2013年4月21日按农村习俗办理了订婚酒宴。订婚当天,原告蒋*甲家给了被告李*甲礼金30008元,另打发参加订婚宴的被告李*甲的父母及亲戚每人红包一个,被告李*甲的父母亦打发了原告蒋*甲父母及相关亲戚红包一个。此外,在2013年4月17日,原告蒋*甲在娄底市娄星区福泽人珠宝店为被告李*甲购买了足金项链一条、足金戒指一枚、足金耳环一对、足金手链一条,共花费人民币9470元,扣除截金回收款101元,实际花费9369元。原告蒋*甲与被告李*甲订婚之后,两人前往原告蒋*甲在浙江宁波的务工处,开始同居生活。2013年5月29日,被告李*甲回娘家过端午。2013年6月1日和6月2日,被告李*甲在邵***专卖店和邵*建立家电经营部透支原告蒋*甲信用卡5547元。2013年6月12日,被告李*甲在娘家过完端午之后,又前往浙江宁波与原告蒋*甲同居生活。年月9日晚,原告蒋*甲怀疑被告李*甲作风不正,与被告李*甲发生争吵。次日,被告李*甲离开原告蒋*甲。此后两人就未在一起生活。年月日,原告蒋*甲向涟源**田司法所申请调解,要求被告李*甲与原告蒋*甲办理结婚手续,否则返还订婚彩礼、礼金。年月19日,涟源**田司法所对原告蒋*甲与被告李*甲之间的矛盾进行调解,但调解未能成功。2013年9月23日,原告蒋*甲、梁*、蒋*乙向法院提起诉讼。

一审法院认为

原审法院经审理认为:本案双方的争执焦点为:1、婚约的解除是由婚约双方的哪一方提出来的;2、本案的婚约财产到底有多少、是否应当返还;3、原告方是否应当赔偿被告李**的青春与荣誉损失费。对于争执焦点1,由于被告李**没有任何要同原告蒋**办理结婚登记的意思表示,双方实际上亦未办理结婚登记手续,故本案婚约实际上已经解除,而原告蒋**与被告李**对此都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原告蒋**对未婚妻被告李**的不信任以及被告李**对未婚夫原告蒋**的不够包容和理解共同造成了两人作为未婚夫妻的感情的破裂,从而导致两人的婚约无法履行,产生了婚约实际上已解除的后果。对于争执焦点2,所谓婚约财产是指以缔结婚姻关系为目的而给付的彩礼和财物。本案中,被告李**是婚约财产的实际接收者,故被告李*乙、刘*在本案中不承担婚约财产的返还责任。本案的婚约财产只包括订婚当天原告方给付给被告李**的彩礼30008元以及原告方为被告李**购买的金器(足金项链一条、足金戒指一枚、足金耳环一对、足金手链一条,实际花费9369元)。虽然被告李**辩称上述金器已被原告蒋**抢走,但是其未能提供任何证据对其主张加以证明,故法院对被告的此项辩解不予支持,至于原告方与被告方相互打发的红包属于双方按习俗相互往来的人情,不属于实际意义上的婚约财产,双方订婚时所花的酒席礼金因系正常消费支出亦不在婚约财产之列,被告李**持原告蒋**的信用卡透支消费的5547元,鉴于当时双方系恋人关系并已同居,此项消费应属两人在同居关系期间的正常生活开支,亦不在婚约财产之列。因此,能够认定的婚约财产为39377元,考虑到原告蒋**在庭审过程中陈述,被告方将彩礼4008元返还给了原告方,但之后其又陈述将4008元交给了李**,但其未能提供任何证据对其主张加以证明,法院对其此项主张不予支持,故该款项应予扣减。因此,本案的婚约财产为35369元。根据最**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婚姻法〉若干问题的解释(二)》第十条的规定,双方未办理结婚登记的,当事人请求返还按照习俗给付彩礼的,人民法院应当予以支持。由于原告蒋**同被告李**未办理结婚登记,原告方有权要求被告李**返还上述婚约财产,故被告李**应返还原告方35369元。对于本案争执焦点3,本案中的婚约是双方当事人自愿订立的,而婚约的解除系原告蒋**与被告李**的过错导致,三被告没有提供任何证据证明被告李**在青春和荣誉方面遭受了损失,事实上婚约的解除并不会给被告李**带来荣誉和青春方面的损失。因此,三被告要求三原告赔偿被告李**青春损失费和荣誉费的主张,没有事实和法律依据,法院不予支持。据此,为保护当事人的合法权益,依照最**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婚姻法〉若干问题的解释(二)》第十条之规定,判决如下:一、由被告李**于本判决生效后15日内返还原告蒋**、梁*、蒋*乙35369元。二、驳回原告蒋**、梁*、蒋*乙的其他诉讼请求。如未按本判决指定履行期限履行义务的,应当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五十三条之规定应当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本案受理费1550元,由原告蒋**、梁*、蒋*乙承担800元,由被告李**承担750元。

上诉人诉称

上诉人蒋**、梁*、蒋**不服原审法院的上述民事判决,向本院提出上诉称:1、原审判决认定蒋**未提供证据证明其将4008元交给李**的事实是错误的;2、原审判决认定李**持蒋**的信用卡透支消费5547元属于恋爱同居关系期间的正常生活开支是错误的;请求人民法院依法改判将上述两笔费用及其他应退还的费用一并判令由被上诉人李**等予以支付。

被上诉人辩称

上诉人李*甲及被上诉人李*乙、刘*针对上诉人蒋**、梁*、蒋**的上诉答辩称:根据《婚姻法》的有关司法解释,本案的法律关系不是婚姻财产关系,蒋**与李*甲之间属于同居关系,因此李*甲对蒋**等人提出的财产不应当返还。

上诉人李*甲不服原审法院的上述民事判决,亦向本院提出上诉称:一审法院以婚约关系对本案定性,判决上诉人返还“婚约财产”既不符合事实也违背了法律规定,根据有关司法解释的规定,解除非法同居关系时,同居生活期间双方共有所得的收入和购置的财产,按一般共有财产处理。同居生活前,一方自愿赠送给对方的财物可比照赠与关系处理。据此,被上诉人蒋**以结婚为目的自愿赠送给上诉人的礼金和黄金首饰的行为只能认定为赠与关系。请求二审法院依法撤销原判并改判上诉人不予返还有关礼金。

上诉人蒋**、梁*、蒋**针对上诉人李**的上诉答辩称:李**上诉人认为其与蒋**之间属于同居关系,双方之间的财产往来属于赠与关系,并进而认为其不需要返还35000多元的上诉理由不能成立,请求二审法院依法驳回李**的上诉。

本院查明

经审查,本院确认原审判决所查明的案件事实。

本院认为

本院认为,2013年3月蒋*甲与李*甲经人介绍相识后确立恋爱关系,并于2013年4月按农村习俗订婚,蒋*甲家给付李*甲礼金30008元并为李*甲购买了价值9000余元的足金项链、戒指、耳环、手链等,此后双方一同外出打工并同居生活,双方之间确形成同居关系,后因年月双方发生矛盾而未能办理结婚登记手续。从本案双方当事人所发生争议的性质来看,蒋*甲家给付李*甲数额较大的礼金及为李*甲购买数件黄金首饰均是以结婚为目的行为,此行为不能认定为赠与行为,双方之间的争议属于婚约财产纠纷,李*甲上诉认为其与蒋*甲之间的关系属于赠与关系的主张与本案事实不符,本院对其上诉主张不予支持。根据双方当事人的陈述及所提供的证据,李*甲对于蒋*甲所给付的礼金30008元及价值9369元的金首饰的事实是认可的,而蒋*甲对于李*甲家返还其礼金4008元的事实亦不否认,原审法院依据《最**法院关于民事诉讼证据的若干规定》认定涉案婚约财产的价值为35369元是正确的;上诉人蒋*甲等上诉提出李*甲使用其信用卡透支消费5547元,应列入婚约财产范围的主张,因该消费开支系两人在同居生活期间的开支,原审法院以此为由将此费用不列入婚约财产范围并无不当。综上,上诉人蒋*甲、梁*、蒋*乙与上诉人李*甲的上诉主张均不能成立,本院均不予采纳,原审判决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本院应予维持,据此,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七十条第一款第(一)项之规定,判决如下:

二审裁判结果

驳回上诉人蒋**、梁*、蒋**与上诉人李**的上诉,维持原判决。

二审诉讼费1144元,由上诉人蒋**、梁*、蒋**负担659元,由上诉人李*甲负担485元。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裁判日期

二〇一四年十二月十七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