裁判文书详情

资某某与李某某婚约财产纠纷一审民事判决书

2014.08.08永兴县人民法院(2014)永民初字第573号

审理经过

原告资某某与被告李某某婚约财产纠纷一案,本院受理后,依法由审判员罗**适用简易程序,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原告资某某及其委托代理人刘**、被告李某某及其委托代理人刘**、证人谷某某均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原告诉称

原告诉称:2013年12月,原、被告经人介绍相识并建立恋爱关系,期间原告按照农村习俗给付被告各种彩礼,折人民币共计61644元。后因原、被告性格不合,被告明确提出与原告分手,原告多次与被告协商返还彩礼未果,遂向法院提出诉请,请求法院判令:一、被告返还原告给付的彩礼共计人民币61644元;二、由被告承担诉讼费。

被告辩称

被告辩称:原告的诉请没有事实依据。1、原、被告建立恋爱关系后,原告只送给被告的金耳环价值1415元,金戒指价值1625元,金项链和吊坠价值3101元,共计6141元,另被告送给原告金戒指价值1845元;2、原、被告因订立婚约而同居,同居期间被告怀孕,因原告不愿与被告登记结婚,并外出打工无法联系,被告只得在县妇联的帮助下到塘门口镇开证明引产。原告在2014年4月4日汇款给被告的1000元,系支付被告的怀孕检查费。因原告悔婚给被告造成了极大的精神损害,要求原告赔偿被告因怀孕引产造成的各项损失共计36740.92元。

原告为证明自己的主张,向本院提交如下证据:

证据1、证人谷某某(系原告的满婶,被告的表姐)证言,拟证明经证人谷某某介绍,原、被告确立恋爱关系,2013年农历12月22日,原告第一次到被告家,给了被告2008元红包,被告父母各808元红包,被告弟弟408元红包,给了证人谢媒钱300元,被告父母给了原告1080元红包;农历12月29日,原告到被告家辞年,给了被告家608元买肉钱,给被告弟弟408元压岁钱;原、被告于2014年正月初八订婚,原告给付被告家彩礼40900元,这个钱是交到被告母亲手中,给被告家4个亲戚(1个姨妈、2个舅舅、1个表姐)各408元红包,给了合“八字”的208元,原告的四叔和满*(即证人的丈夫)各给了被告408元,四叔和满*的红包系由证人给予原告,原告的大姐、二姐、外婆、舅舅、姑姑是否给红包,证人不清楚,被告父母给了原告1280元红包;原告还给被告买了“三金”,但“三金”的价值不清楚,被告给原告买了个黄金戒指。订婚后,原、被告闹分手,2014年5月4日,原告到被告家协商返还彩礼的事,但没有结果。

证据2、彩礼清单,拟证明原告于2013年农历12月22日到被告家给付彩礼4332元;被告于次日到原告家,原告给付被告彩礼1824元;农历2013年12月28日,原告去被告家送年前礼,给付彩礼1016元;原、被告于2014年正月初八订婚,原告及其家人给付被告及其家人彩礼45472元;2014年4月4日,原告应被告要求汇款1000元给被告;给被告购买“三金”花费8000元,以上共计金额是61644元。

针对原告所举证据,被告质*认为:对证据1的真实性和关联性均有异议,证人系原告媒人,收受了原告的谢*红包,与原告有利害关系,存在串通的可能,证言可信度不高,且证人所述红包给付主体并非被告,与本案无关,不能作为本案定案依据;对证据2不予认可,该清单系原告单方所列,除购买“三金”的6141元以外,被告全部不知情,原告汇款给被告的1000元系支付被告怀孕的检查医药费。

被告为证明自己的主张,向本院提交如下证据:

证据1、“三金”购买凭证,拟证明原告为被告购买的金耳环、金项链和吊坠、金戒指价值6141元;

证据2、银行支出凭证,拟证明被告为原告购买金戒指支出1845元。

原告对被告提交的证据均无异议。

经过庭审举证、质证和审查,本院对本案的证据认证如下:

(一)对原告的证据认证如下:原告所举证据1为证人谷某某的证言,该证人与原告系婶侄关系,与被告系表姊妹关系,与双方当事人均为亲属关系,且系原告与被告的媒人,与本案并无利害关系,其当庭证言自然流畅,与当地结亲风俗习惯相符,本院对该证人证言予以采信,确认①农历2013年12月22日,原告给予被告2008元,给予被告父母每人808元,给予被告弟弟408元红包,被告父母给予原告1080元红包;②证人作为媒人收取了原告300元红包;③农历2013年12月29日,原告去被告家辞年,给被告父母608元买肉钱和给被告弟弟408元压岁钱;④农历2014年正月初八,原告给予被告父母40900元聘礼,给予被告大舅、小舅、姨妈、表姐4人每人408元红包,原告满*、四叔各给予被告408元红包,原告给了“合八字”的208元,被告父母给予原告1280元的红包。证据2为原告单方列举的彩礼清单,经证人证实和被告认可的金额予以确认,未经证人证实和被告认可的金额不予确认。

(二)对被告的证据认证如下:被告所举证据1、2,原告均无异议,本院予以确认。

本院查明

经审理查明:原、被告2013年12月经人介绍认识并建立恋爱关系。农历2013年12月22日,原告资某某第一次到被告家,原告给予被告2008元红包,给予被告父母亲各808元红包,给予被告弟弟408元红包,给予媒人即证人谷某某谢媒红包300元,被告父母给予原告一个1080元的红包,该红包存放在被告处。次日,被告到原告家,原告父母给予被告1008元红包,原告的大姐、二姐各给予被告408元红包。农历2013年12月29日,原告到被告家辞年,给予被告父母买肉钱608元,给予被告弟弟压岁钱408元。2014年2月5日,原告为被告购买了黄金戒指、黄金项链和吊坠、黄金耳环共计花费6141元,被告为原告购买黄金戒指花费1845元。原、被告于农历2014年正月初八订婚,订婚当日,原告给予被告家40900元聘礼,给予被告4个亲戚(1个姨妈、2个舅舅、1个表姐)每人408元红包,原告的四叔和满*各给予被告408元红包,原告还支付了原、被告二人“合八字”的费用208元,被告父母给予原告1280元红包。2014年4月4日,原告汇款1000元给被告。2014年5月原、被告分手后因彩礼返还协商未果,原告遂诉至法院。

另查明,原、被告建立恋爱关系后即同居,同居期间被告怀孕,后又引产。

本院认为

本院认为,本案争议的焦点为彩礼是否应当返还及返还的数额问题。本院对此评议如下:

一、彩礼是否应当返还。法律禁止借婚姻索取财物,婚约不受法律保护。本案中原、被告未办理结婚登记手续,根据《最**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婚姻法〉若干问题的解释(二)》第十条第一款第一项规定,当事人请求返还按照习俗给付的彩礼,双方未办理结婚登记手续的,人民法院应当支持。故原告资某某请求被告返还按照习俗给付的彩礼,本院予以支持。

二、返还的彩礼数额。农历2013年12月22日,原告第一次到被告家,原告给予被告2008元红包、被告父母每人808元红包、被告弟弟408元红包,合计4032元,以及农历2013年12月23日,被告到原告家,原告父母给予被告1008元红包,原告的大姐、二姐各给予被告408元红包,合计1824元,为原、被告在恋爱期间,原告及其亲属给付被告及其亲属的,为一般赠与,不属于彩礼的范围,被告无需返还;农历2013年12月29日,原告去被告家辞年所封红包,应为正常人际往来,不属于彩礼的范围,被告无需返还;谢媒钱300元和“合八字”花费的208元,为原、被告二人订立婚约过程中的共同消费,不属于彩礼的范围,不应由被告返还;农历2014年正月初八原告送给被告父母聘礼40900元和原告为被告购买“三金”支出的费用6141元,为原、被告为订立婚约而由原告及其亲属给付的彩礼,被告应当返还;原告在订婚当日给予被告亲属4人每人408元红包和原告满*、四叔各给予被告408元红包,该几项支出均依风俗约成,为一般赠与,不属于彩礼的范围,被告无需返还;原告于2014年4月4日汇款给被告1000元,该笔款项发生在二人同居女方怀孕期间,该款亦不属于彩礼的范围,被告无需返还。综上,原告方给予被告方彩礼共计47041元,被告应予以返还。被告父母在订婚当日给予原告的1280元红包亦为依风俗约成,为一般赠与,不予抵扣;被告为原告购买金戒指花费的1845元,应予抵扣。鉴于原、被告在确立恋爱关系后即同居,且同居期间被告怀孕引产的事实,本院酌定由被告返还原告彩礼30000元为宜。

据此,依照《最**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婚姻法〉若干问题的解释(二)》第十条第一款第一项之规定,判决如下:

裁判结果

一、限被告李某某于本判决书生效后15日内返还原告资某某彩礼30000元;

二、驳回原告资某某其他诉讼请求。

如果未按本判决指定的期间履行给付金钱义务,应当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五十三条之规定,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

案件受理费1341元,减半收取670.5元,由原告资某某负担344元,由被告李某某负担326.5元。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判决书送达之日起十五日内,向本院递交上诉状,并按对方当事人的人数提出副本,上诉于湖南省**民法院。

(此页无正文)

裁判日期

二〇一四年八月八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