裁判文书详情

原告卢**、卢**、周某某与被告朱**、朱**、何某某婚约财产纠纷一审民事判决书

2014.07.09江永县人民法院(2014)江永法民初字第229号

审理经过

原告卢**、卢**、周某某与被告朱**、朱**、何某某婚约财产纠纷一案,本院于2014年4月10日立案受理后,依法适用简易程序,由审判员游**独任审理,于2014年5月8日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代理书记员贺**担任记录。原告卢**、卢**、周某某及其共同的委托代理人陈**,被告朱**、朱**、何某某及其共同的委托代理人义建强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原告诉称

原告卢**、卢**、周某某诉称:原、被告两家于2011年经李某某介绍,原告卢**与被告朱**建立恋爱关系。同年农历五月十二日,双方按照风俗举行订婚仪式,男方(原告)为此备了66000元现金和价值18000元的金首饰(分别为金手镯1对、金**1对、金戒指1个、金项链1条、金吊坠1个)作为彩礼交给女方(被告)。订婚后,原告卢**与被告朱**进行了交往,但双方矛盾不断。2014年1月16日,为了男方请女方父母吃饭的事双方又产生矛盾,导致双方亲属介入,后经警察出面才没有发生严重后果,但双方已无和好可能。原告曾申请政府部门调解,要求被告返还彩礼,但被告不予理睬,为此原告起诉至法院,请求判令被告返还原告彩礼66000元现金及18000元的金首饰,并承担本案诉讼费。

被告辩称

被告朱**、朱**、何某某辩称:1、原告诉称的彩礼被告不应返还。订婚后,被告朱**到男方家与原告卢*甲共同生活,于2011年8月怀孕,由于卢*甲不到法定婚龄,无法领取结婚证,办不出准生证,无奈之下按镇计生办工作人员要求在江永县计划生育服务站做了引产手术,现被告朱**与原告卢*甲已同居4年,当初收的彩礼回了1.6万元,用于举办仪式、宴请亲戚、“找尾巴”等正常、必要开销近3万元,余下部分已由朱**与卢*甲在共同生活用于添置一些生活用品和开支,如要返还,购置的生活用品由原告自行处置。2、按照习俗,男女双方订婚后,女方悔婚则退还全部彩礼,男方悔婚则不能要求返还彩礼。被告朱**与原告卢*甲在订婚后就同居,双方及亲戚都按习俗接纳双方,唯一就是没有按法律登记结婚,但双方没有登记结婚的主要原因是原告卢*甲没达到法定结婚年龄,如今原告悔婚,对被告的声誉带来损坏,恳请法院根据“平等、公平、诚实信用”的原则驳回原告的诉讼请求。

原告为支持自己的诉讼主张,向本院提交了下列证据:

1、李**的证明1份。拟证明原、被告订婚时原告给被告的彩礼情况;

2、卢**、卢**(出庭证人)共同出具的证明1份。拟证明原、被告订婚时原告给被告彩礼的情况;

3、卢**、高某某(出庭证人)、冯某某、何某某共同出具的证明1份。拟证明原告卢*甲与被告朱*甲没有生活在一起;

4、江永县公安局桃川派出所分别对何某某、朱**、卢**的询问笔录共3份、江永县公安局治安调解协议书1份。拟证明原、被告双方发生纠纷,双方感情存在问题。

对于原告提供的证据,被告的质证意见是:证据1,真实性、合法性有异议,李某某应出庭作证,证据有两种笔迹,且李某某不识字;证据2,有异议;证据3,有异议,证人对时间和事实不清楚,无法知道原、被告是否生活在一起;证据4,与本案彩礼返还的问题无关。

被告为支持自己的抗辩主张,向本院提交下列证据:

1、朱**、朱**、何某某自拟彩礼开支清单1份。拟证明被告举办朱**订婚仪式的开支情况;

2、广西**族医院超声检查报告单1份。拟证明原、被告同居共同生活的事实;

3、电饭锅发票1张。拟证明原、被告共同生活购买家庭生活用品的事实;

4、朱**、宋某某、张某某出庭证言。拟证明被告朱*甲怀孕引产及订婚彩礼、回礼、办酒、“找尾巴”情况。

对于被告提供的证据,原告的质证意见是:证据1,彩礼现金66000元异议,回礼是6600元不是16000元,办酒只有4桌不是29桌,合八字没与原告商量,“找尾巴”、礼金开支原告不清楚;证据2,不能证实双方经常共同生活的事实;证据3,有异议,是被告家自己买生活用品,不是与原告买共同生活用品;证据4,被告朱*甲怀孕引产事实无异议,对回礼16000元、办酒29桌有异议,“找尾巴”的事不清楚。

本院认证如下:

对原告提供的证据1、2与被告提供的证据1,结合庭审调查,原告给付被告的彩礼现金总额为66000元,给付的金首饰里有金手镯1对、金**1对、金戒指1个、金项链1条,本院予以认定;原告提供的证据3,被告有异议,且原告没有提供其他有效证据予以佐证,本院不予采信;原告提供的证据4,系公安机关依法对原、被告双方发生纠纷的询问记录,本院予以采信;

对于被告提供的证据1,彩礼总额66000元,本院予以认定,而其他事实,被告没有提供相应有效证据予以佐证,本院不予采信;证据2,被告怀孕的事实,本院予以认定;证据3,原告有异议,且被告没有提供其他有效证据予以佐证,本院不予采信;证据4,被告怀孕引产的事实,本院予以采信。

根据当事人举证、质证以及本院对证据的分析、认证,综合庭审调查,本院确认本案如下事实:

原告卢*甲与被告朱*甲于2011年农历五月十二日按照当地习俗举行了订婚仪式,原告卢*甲、卢*乙、周某某备了66000元现金和金首饰作为彩礼交给被告朱*甲、朱*乙、何某某,被告为此举办了订婚宴席并回礼了一部分现金。订婚后,原告卢*甲与被告朱*甲相互交往,进行了同居。2011年8月12日被告朱*甲在广西**族医院检查发现早孕,因原告卢*甲未到法定婚龄,无法办理结婚登记手续,后被告朱*甲在江永县计划生育服务站做了引产手术。原、被告在交往中矛盾不断,2014年1月16日,双方为了男方请女方父母吃饭的事又产生纷争,经江永县公安局桃川派出所介入,才没有酿成严重后果。之后,原告认为原、被告已无和好可能,要求被告返还彩礼,但被告不予理睬,原告遂起诉至法院。

在审理过程中,本院召集原、被告对订婚交付的金首饰进行确认,被告陈述订婚金首饰中有1个金镯子丢失,原告对被告现存的金首饰持有异议,为此原告要求变更其返还金首饰的诉请,请求法院判令被告将金首饰折抵现金给付原告。

本院认为

本院认为:原、被告基于习俗所订婚约,不具有法律上的约束力,无论男、女任何一方先提出解除婚约,接受彩礼的一方都负有向对方返还的义务。原告卢**、卢**、周某某向被告朱**、朱**、何某某所下彩礼,是以原告卢**与被告朱**办理结婚登记手续为前提条件,现因该条件未成就,被告方负有返还彩礼的义务。因此,原告卢**、卢**、周某某要求被告朱**、朱**、何某某返还彩礼的诉讼请求,本院依法予以支持。因举办订婚仪式时被告有实际开支,给付了原告一定的回礼,订婚后原、被告进行了实际交往,被告朱**因同居怀孕引产对身体有一定影响,原、被告及其家庭因产生纷争导致婚约无法延续,双方均有一定过错。同时,被告现存的金首饰使用多年且丢失了部分金首饰,原告对被告出示的金首饰持有异议,但未提供体现金首饰价值的有效证据,而被告也不认可原告对金首饰的估价,综合以上因素,本院酌定被告返还原告彩礼现金36000元(含金手镯1对、金**1对、金戒指1个、金项链1条的折抵现金);原告的其他诉讼请求,本院依法不予支持。依照《最**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婚姻法〉若干问题的解释(二)》第十条第一款第(一)项及《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六十四条第一款之规定,判决如下:

裁判结果

一、被告朱**、朱**、何某某在本判决生效后十日内返还原告卢**、卢**、周某某彩礼款36000元;

二、驳回原告卢**、卢**、周某某的其他诉讼请求。

如果未按本判决指定的期间履行给付金钱义务,应当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五十三条之规定,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

本案案件受理费1900元,减半收取850元,由原告卢**、卢**、周某某负担485元,被告朱**、朱**、何某某负担365元。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判决书送达之日起十五日内,向本院递交上诉状,并按对方当事人的人数提出副本,上诉于湖南省**民法院。

裁判日期

二〇一四年七月九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