裁判文书详情

原告张*甲与被告黄*甲、黄*乙、蒲*婚约财产纠纷一审民事判决书

2013.11.13芷江侗族自治县人民法院(2013)芷民一初字第261号

审理经过

原告张*甲诉被告黄*甲、黄*乙、蒲*婚约财产纠纷一案,原告于2013年7月10日向本院提起诉讼。本院于当日受理后,依法组成由审判员胡**担任审判长,与代理审判员龙*、人民陪审员杨**参加的合议庭,于2013年9月5日进行了公开开庭审理。书记员姚**担任庭审记录。原告张*甲的特别委托代理人张**、委托代理人张*乙,被告黄*乙、蒲*到庭参加诉讼,被告黄*甲经本院合法传唤未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原告诉称

原告张*甲诉称:2013年2月18日,原告张*甲同被告黄*甲经媒人介绍相识,被告收取原告礼金1560元,2月22日,被告收取原告“看人家”的钱1400元。3月8日,被告收取原告订婚礼金28000元,收取“四金”价值19180元,3月9日,被告收取原告2660元,收取原告亲戚2360元,收取原告父母1760元,被告婆爷收取原告800元。3月13日被告收取原告母亲800元,3月14日,被告收取原告2495元购买火车票、飞机等费用。被告还收取原告购买衣服、鞋,价值1200元。原告支出其他费用6000元,被告共收取原告礼物62215元(其他开支6000元除外)。婚约期间,原告收取被告8188元(包括金**在内),其中:3月8日,原告收取被告金**一枚价值5000元,3月9日,原告收取被告及亲戚1888元,3月10日,原告收取被告1300元。3月29日,被告提出要与原告解除婚约,被告退回原告20000元及“四金”,并把被告写给原告28000元收条撕毁。原告与被告相互所送礼金礼物相互抵销后,被告还应退回原告14848元。原告再找被告退回全部礼金遭到三被告拒绝。为维护原告的合法权益,特诉至人民法院请求判令三被告返回原告彩礼金14848元;诉讼费由三被告承担。

被告辩称

被告黄*甲未发表任何形式的答辩意见。

被告黄*乙、蒲*辩称:原告的诉状所述不属实,被告方收到的礼金是20000元,不是28000元,飞机票是男方自己给女方买的,被告方又不是主动退婚,是男方自己要退婚,被告方已退还了2万元礼金给男方,并且收条原件被告方已经收回并撕毁。

原告张*甲为支持其诉讼主张,向本院提交下列证据:

1、录音资料1份,拟证明黄*甲与姑妈杨**的谈话录音证实黄*甲认为黄*甲与张*甲订婚,是黄*甲母亲要黄*甲订婚的,是逼迫同张*甲订婚;黄*甲对张*甲一点感情都没有,同张*甲订婚很后悔,要与张*甲解除婚约关系;黄*甲自己承认收张*甲彩礼金33000多元,收“四金”价值19000元,所收彩礼金被黄*甲用了。

被告黄*乙、蒲*的质证意见是:所说不属实。钱都是父母收的,女儿黄*甲具体的不知情,当时是男方主动给被告方的,现在是男方不要黄*甲,又不是女方要求退婚的。

2、收条复印件1份,拟证明被告黄*甲于2013年3月8日收到张*甲订婚礼金28000元整,双方到时不能结婚金额退还。

被告黄*乙、蒲*的质证意见是:收条是介绍人张*丙写的,不是被告女儿黄*甲写的,黄*甲的签名是其本人的签名,钱的数目也不对,现金是收了20000元,是被告蒲*收的钱。退婚时被告方退给男方2万元,收条原件当场就撕了。

3、证人张**的当庭证言,拟证明原告张*甲与被告黄*甲订婚他是他们两人的介绍人,原告张*甲在2月18日到看人,送黄*甲见面礼1280元,蒲*带了孙*在场,男方给小孩子送了个红包280元。订婚前,男方补1400元打发的钱给女方。订婚前一天3月8日男方给女方礼金28000元,是他与张*甲父亲到送的礼金,是黄*甲母亲蒲*收的。并且张*甲与女方本人到买四金,花费19180元。3月9日订婚,双方表态,女方给男方买了金戒指,男方给女方买了四金,男方父母给女方打发了两个880元红包,男方的婆婆、姑姑等共送女方红包950元,这950元他听男方说的。订婚当天吃饭、烟、酒等,估算大概花费700-800元。吃完饭以后,男方给女方封了7个红包7个380元,共2660元,是过他的手送的。3月14日前一天,黄*甲送了一条狗到男方家里要男方喂养,并且说到山东要坐飞机,男方打发了800元钱给黄*甲,这是他听男方父亲张*乙说的。3月14日,张*甲与黄*甲坐飞机到山东,买飞机票、吃喝等,他大概问了一下花了2400-2500元。两人到山东以后,男方的亲戚打发女方黄*甲1400元,男方亲戚为了女方买了张麻将桌陪着黄*甲打麻将。共计61015元。清明节的时候,男方就要求退婚了,退婚是张*甲跟黄*甲两人都要退的,黄*甲打的收条是其本人签名的,他作为见证人在场,收条并不是在2013年3月8日打的,而是后面补的,因为黄*甲那方是3月8日收的钱所以就写了2013年3月8日这天,一共写了有三张内容一致的收条,还有一个介绍人也在场。在女方家里,女方退了2万元与四金给男方,三张收条原件被女方拿去了,其余款项女方讲先只付2万元。

被告黄*乙、蒲*的质证意见是:订婚礼金给在被告蒲*手里,收了以后到银行才发现只得了20000元。3月8日没有打收条,男方找被告方解除婚约,被告将戒指退给男方,收条是后面补的。被告方一共得了看人家1400元与礼金20000元。

4、证人李*甲(又名李*乙)的当庭证言,拟证明她是被告方的介绍人,第一次双方到看人,男方送黄*甲见面礼1280元,蒲*带了孙*在场,男方给小孩子送了个红包280元。其余的具体事情,她都不知情。双方退婚闹矛盾,她到协调过三次,第二次协调时女方把四金退了,第三次协调时女方只答应退2万元给男方。女方退四金时,黄*甲自己写的收条,一共写了三份,她和张**还有男方各一份。正式退现金时,她也在场,女方讲她们没有钱退只退了2万元现金,三份收条全部被女方拿回去了。

被告黄*乙、蒲*的质证意见是:对于见面礼1280,还有红包280元没有意见,被告的女儿黄*甲没有打过三份收条。

被告黄*甲、黄*乙、蒲*未向本院提交相关证据。

本院查明

本院对原告张**提交的证据进行了审查和评议,评析如下:原告张**提交的证据1录音资料1份、证据2收条复印件1份、证据3证人张**的证言、证据4证人李**的证言能相互印证原告张**与被告黄*甲订婚双方所给付对方的财物,证据2虽然是一份复印件,但结合录音资料、张**的证言、李**的证言能反映收条是被告黄*甲本人书写的收条,并同意两人如不能结婚全额退还原告张**的订婚礼金28000元的事实,本院予以采信。

根据本院采信的证据结合原告的诉称,被告的答辩及庭审陈述,本院依法查明如下法律事实:

2013年2月18日,原告张*甲同被告黄*甲经媒人介绍相识,2013年3月8日原告家给被告家送28000元订婚礼金,交与被告蒲*之手。2013年3月9日原告张*甲与被告黄*甲举行了订婚仪式,当日原告给被告黄*甲送了“四金”,被告黄*甲还收取原告父母、亲属一定数额的赠与礼金。当日原告也收到被告黄*甲送的金戒指一枚,次日原告收到被告黄*甲父母、亲戚一定数额的礼金。订婚后不久,原告张*甲与被告黄*甲出现矛盾,双方家庭三次协商解除婚约事宜。被告黄*甲退还给原告张*甲所送“四金”并出具“2013年3月8日女方黄*甲收取男方张*甲订婚礼金28000元,双方到时不能结婚彩礼金全额退还”的收条三份。后被告黄*甲家退回原告张*甲彩礼金20000元,并将收条收回,剩余8000元尚未支付于原告张*甲。后原告张*甲多次要求被告黄*甲家支付剩余礼金及其他礼金遭拒。

本院认为

本院认为:按照农村风俗,男方给付女方彩礼是建立婚约关系为目的,原、被告虽然按照习俗举行了订婚仪式,但未进行婚姻登记,婚约解除后,收受的彩礼应予以返还。被告黄*甲亲笔书写的收条收到原告张*甲彩礼金28000元,虽无原件,但根据原告提供的黄*甲与姑妈杨**的谈话录音、与介绍人张*丙、李*甲(又名李*乙)的当庭证言能相互印证,被告虽予以否认,只认可收到20000元,但并无充分证据证明,故对原告的该项主张本院予以认定,因被告黄*甲在书写收条时已表示如双方未能结婚,该彩礼金全额退还,系其真实意思表示,并未是在遭到胁迫,威胁时书写,因此28000元彩礼金应当予以返还,因被告方已返还原告20000元,尚有8000元未返还给原告。因该笔彩礼金系被告黄*甲家收取,因此应由被告黄*甲与其父母即被告黄*乙、蒲*共同承担返还责任。原告主张被告在与原告婚约期间原告给付被告方看人家钱,给被告黄*甲购买火车票、飞机票,给被告黄*甲购买衣服、鞋以及被告黄*甲收取原告亲属的钱这些都是原、被告双方之间按照农村习俗实施的一种互赠行为,并不是被告方的索取,故原告要求被告返还应不予以支持。被告黄*甲经本院合法传唤未到庭参加诉讼,本院依法缺席判决,据此,根据最**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婚姻法》若干问题的解释(二)第十条第一款、《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四十四条之规定,判决如下:

裁判结果

一、被告黄*甲、蒲*、黄*乙于本判决生效后十日内共同返还原告张*甲彩礼金8000元;

二、驳回原告张**的其他诉讼请求。

案件受理费171元,由被告黄*甲、蒲*、黄*乙承担。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接到本判决书之日起15日内,向本院递交上诉状,并按对方当事人的人数提出副本,上诉于湖南省**民法院。

裁判日期

二〇一三年十一月十三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