裁判文书详情

梁某某与田**、彭某某、田*乙婚约财产纠纷二审民事判决书

2015.08.17湘西土家族苗族自治州中级人民法院(2015)州民一终字第503号

审理经过

上诉人梁某某因与被上诉人田**、彭某某、田*乙婚约财产纠纷一案,不服保靖县人民法院(2015)保民初字第67号民事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本院受理后,依法组成合议庭审理了本案。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一审法院查明

原判认定,原告梁某某与被告田*甲经人介绍相识后即确定了婚约关系,于2014年正月十二日按当地习俗举行了订婚仪式。在订婚仪式上,原告梁某某向被告田*甲、彭某某、田*乙给付了3.2万元礼金、“三金”(金戒指、金项链、金**)首饰一套及其它物品,三被告于当天返还1200元礼金给原告梁某某,并按习俗“回盘”(盘子上放现金)了1200元、衣服鞋袜、烟等。订婚后,三被告积极准备结婚事宜,采办相关物品,花费部分费用。后三被告要求原告梁某某再增加6.8万元彩礼,因原告家庭经济困难,一时难以凑齐,双方发生纠纷导致婚约不能实现。被告田*甲与原告梁某某协商并已退还原告梁某某礼金3万元。原告梁某某认为三被告还应退还“三金”首饰一套及尚欠的礼金2000元,故诉至法院,请求判如所请。

一审法院认为

原判认为,公民从事民事活动应当遵循诚实信用之根本原则。给付婚约彩礼不同于其他给付行为,是男女双方为结婚之目的而事先约定由男方给付女方一定数量的财物。本案原告梁某某与被告田*甲举行订婚仪式后,因被告田*甲及家人要求原告梁某某增加彩礼的数额过高,造成给付困难,而使双方的婚约不能实现,三被告应予适当返还。因被告田*甲、彭某某、田*乙已按习俗当场返还2400元(1200元礼金、回盘1200元),被告田*甲与原告梁某某协商后,被告田*甲已返还原告梁某某30000元礼金,原告梁某某共计收到返还礼金32400元,双方当事人均予以认可。关于给付“三金”首饰的行为属于赠与性质且原告梁某某未提供相关证据证明其价值,可不予返还。综上,该院对原告梁某某要求三被告返还“三金”首饰一套及2000元礼金的诉讼请求,不予支持。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婚姻法》第三条第一款、第五条,《最**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婚姻法﹥若干问题的解释(二)》第十条第一款(一)项之规定,判决如下:驳回原告梁某某的诉讼请求。案件受理费450元,依法减半收取225元,由原告梁某某承担。

上诉人诉称

上诉人梁某某不服原审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称:上诉人主张被上诉人返还“三金”(即金耳环、金项链、金戒指)及彩礼2000元,在原审庭审中被上诉人已认可,故原审判决驳回上诉人的诉请理由不成立。被上诉人在一审庭审中陈述,上诉人未向被上诉人作出承诺,且被上诉人有条件返还“三金”及彩礼。综上,原审认定事实不清,损害了上诉人的合法权益,请求:撤销原审判决;改判被上诉人返还上诉人“三金”(即金耳环、金项链、金戒指)及现金2000元;一、二审案件诉讼费由被上诉人承担。

被上诉人辩称

被上诉人田**、彭某某、田*乙未进行答辩。

双方当事人在二审期间均未向本院提交新证据。

本院查明

本院经审理查明的事实与原判认定的事实一致,本院对原判认定的事实予以确认。

本院认为

本院认为,本案系婚约财产纠纷。本案中,虽然梁某某与田*甲未办理结婚登记手续,梁某某有权主张返还彩礼,但被上诉人家在订婚当天便返还了2400元给梁某某家,之后田*甲又退还了梁某某30000元,该两笔款项合计已经超出梁某某所送的32000元彩礼,同时,被上诉人为婚事还置办了些物品有所花费,且被上诉人梁某某出具的收条中书写的是“收到3万元整退还彩金”,据此,双方当事人已经就退还彩礼及“三金”的事宜达成一致协议,故上诉人现再主张返还“三金”及彩礼无事实和法律依据,本院不予支持。

综上所述,上诉人梁某某的上诉理由不能成立,本院对其上诉请求不予支持。原审判决认定事实清楚,审判程序合法,适用法律正确,应予以维持。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七十条第一款第(一)项之规定,判决如下:

二审裁判结果

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二审案件受理费450元,由上诉人梁某某承担。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裁判日期

二〇一五年八月十七日